5、第 5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5、第 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第 5 章

  傍晚马路边,灯光透过树影给饭桌镀了层橙黄色。

  萧致端来烤牛肉和鲜虾后低头玩手机,摆明了不太想说话,刻意避免跟谌冰对视。

  文伟不明所以,对他老玩手机有意见:“干嘛呢这么没意思,你那群老婆粉又催你上钟了?”

  “没。”萧致无所谓,“上钟,等先把国标拿了再说。”

  说完,起身走到旁边:“我打个电话,叫萧若来吃饭。”

  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谌冰问:“上什么钟?”

  “游戏陪玩。萧哥打游戏特别猛,偶尔被排名榜上的大佬拉去当陪玩,做气氛组的你懂吧?”文伟抬指比了个数,“像他这种带国标的头牌,陪玩一个小时300。”

  谌冰不玩儿游戏,正试图理解,文伟又比了个数。

  “赛季末500。”

  “……”

  有一说一,谌冰只记得萧致玩游戏水平不错,而且还是个嘴臭心态男孩,看见菜鸡能嘲一百句不带停嘴的,乍一听说他搞气氛组,谌冰觉得很梦幻。

  下一秒,文伟推推他胳膊:“妹妹来了。”

  十字路口一道穿校服外套的小影子,个头更像小学生,脖颈和手腕瘦伶伶的,垂着耳发看不太清脸。

  小姑娘,露出小天才电话手表:“哥,手机能换个吗?”

  萧致薅了把头发:“这不能凑合用?”

  “能倒是能,”萧若丧气道,“就是大马路上接电话很丢人。”

  萧致笑了:“柜子里王姨那个老年机你看看?”

  “……”

  谌冰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萧若她有印象,但不太熟,小姑娘看他一眼明显认出来了,但没叫人。

  可能是怕生,也可能是忘性大,不再记得他了。

  烧烤盘肉片滋滋冒出油花,夜渐深。

  酒瓶横七竖八倒了一桌子,文伟醉醺醺吐槽网吧钢丝球:“他这不活该么?老早警告不要收容未成年,他表弟天天带一大帮人去不拦着,被派出所和工商局炸了怪谁?还特么想打人。”

  “哐当。”

  凳子被踹了一脚。

  萧致坐椅子里收拾手机准备起身,淡淡道:“萧若想睡觉,我带她回去了。”

  回头,小姑娘搭他肩膀,眼皮费力地睁开一条缝,极力遏制睡意但没什么成效,眉挑得要飞起来。

  文伟:“才九点,这么早?”

  “不早,”萧致起身,“她们小学生都九点睡。”

  萧若困蔫蔫道:“我初一。”

  安静了一秒,萧致挑眉:“哦。”

  萧若转头看他:“……你是不是不记得我读几年级?”

  “走。”萧致笑了下,转移话题,“回家了。”

  陆陆续续散伙,回到寝室已经是深夜。

  谌冰拎袋子拉开椅子,取出磁核共振单。旁边文伟上床后开始刷土味视频,自己寻开心。

  谌冰在桌面上铺展开化验单。

  ——按照医生所说,目前没有癌化的迹象。

  谌冰取了一支马克笔涂抹在影像干净区域,按照时间顺序描绘癌化后污染侵蚀的轨迹,直到片子残留下大片漆黑虚影。

  ……重生到现在,谌冰一直不能确定这会不会成为他未来的样子,会不会重蹈覆辙。

  但在有限的时间里,不断去做,只有这样才能弥补上辈子对萧致的痛惜。

  夜越来越深,谌冰桌上的台灯还亮着。

  文伟打完游戏眼睛发疼,被尿意催逼着翻下床梯,回头发现谌冰穿件单薄睡衣,半支着下颌,背影极为专注,握笔似乎正看书和不停做笔记。

  文伟啧了一声。

  听到动静,谌冰后背僵硬,动作很快地拿了什么东西放在身前,回头。

  文伟又欠揍地啧了声:“学神不愧是学神,连放假的星期六都在学习,现在可快凌晨一点了。真乃吾辈楷模!”

  谌冰淡漠眸仁直视他,面无表情:“你干什么?”

  “我起夜。”

  “那你去。”

  “冰神你在干嘛?”文伟凑头巴脑要过来看。

  谌冰短暂思索了一秒,随后道:“在解奥数竞赛题。”

  文伟倒吸一口凉气,作为学渣他最怕的就是这些难题,回头往门外走:“行,您忙着,我去上厕所了。”

  九中寝室没有单独卫生间,要上厕所还得去走道尽头的大通排。一到夜深人静阴风阵阵,相当瘆人。

  文伟走了两步又转回来:“冰神,一起吗?”

  谌冰:“赶紧滚。”

  “……”

  胆子这么小,还敢叫他一起上厕所。

  谌冰死过一次,说出来岂不是更瘆人?

  身影消失后,谌冰撤开桌面上的语文教材。

  笔记本,密密麻麻写了两性关系杂志绿茶篇目的提纲、概括和心得体会。

  标题:《如何改变一个男人的命运》。

  ……幸好没被看见。

  因为偶然得到的这本莫名其妙的书,谌冰睡得特别晚,包括第二天起床后立刻取出来翻看,同时还上网搜索了不少帖子。

  但凡跟感情沾边就很令人棘手,谌冰逛了一天的知乎,发现各抒己见,也给了他不少思考。

  不过到教室后被敲了敲桌子。

  朱晓满脸羞涩道:“冰神,我问道题可以吗?”

  是那个听说谌冰考700多分掉眼泪的年级第二。

  谌冰给书压到底下,点头。

  “行。”

  看题间隙,教室门“哐当”响后,传来略显青涩的少年音。

  “出去打球吗?”

  “陆为民第二节课要来检查,真出去啊?万一到时候被逮回来。”

  “逮回来就逮回来,他还能把你吃了不成?何况萧哥也一起去,天塌了他先顶着。”

  “……”

  萧致的名字让谌冰抬起视线。

  坐后排的几个,似乎还有外班的,高高瘦瘦特别扎眼。站在当中的少年被人群催促,往外走:“行,打球。”

  身影消失,谌冰想继续看题,听到耳边幸灾乐祸的声音。

  “现在教室里能安静一半。”

  朱晓说完,和没什么表情的谌冰对上视线。

  朱晓有点儿尴尬,解释说:“他们就是很吵,反正幸好你不跟萧致坐一块儿了,不然……”

  不然什么他说不上来,反正下意识害怕萧致,理所当然把他当瘟神。

  或许全班不少人都有这样的心思。

  谌冰心不在焉讲完题,跟着出了教室。

  操场在教学楼后面,被铁丝网和道路隔开了。路灯下少年身影拉的很长,携球快速过场的人影轻风似的拂过视线,寒意中又带点儿温暖。

  谌冰莫名想起以前萧致教自己打球。

  本来脾气就不太好的少年,硬是陪着没太大运动天赋的自己呆了一下午,站在旁边捡球,对屡屡投不中球筐的说“没事儿,你才刚学。”

  而转头有个来抢球场的傻逼,骂了谌冰一句菜鸡。

  萧致追着他solo,边打边讥讽,最后对方完全心态崩溃,仰天嘶吼:“老子真的好踏马菜!老子不配!老子应该管好自己!”

  直到给谌冰逗乐了,萧致才皇帝似的一挥手:“赶紧滚。”

  回想到这儿,谌冰唇角挑了点儿弧度。

  他收回思绪走向球场。

  时隔这么久萧致应该不知道,高中三年谌冰因个子高屡次被安排为班争光,魔鬼训练后,除了校队那几个体育特长生,能把普通人按在球场上摩擦。

  文伟看到他停下动作:“冰神,我是眼瞎了吗?你也不写作业出来浪?”

  谌冰说:“透透气。”

  “来,一起打球?”

  谌冰说:“你们玩儿,我就看着。”

  旁边,萧致头发潮湿地垂下几缕,气质像冷冷的薄雾,对他的到来视若无睹,到篮框底下拿起矿泉水仰头灌了几口。

  “行,”文伟没废话,“爷冲了!”嘴里发出一声哨响,沿球场狂奔起来。

  “哎,要不咱们秀一场给冰神看看?虽然咱们学习不好,但也有长处!”他提议,“由于萧哥比较猛,我建议我们五个打他一个,诸君怎么看?”

  “可以诶!”

  “心动不如行动。”

  男生之间莫名其妙的小把戏,萧致怔了一秒,随即抿唇:“你们是不是他妈有毛病?”

  “玩不起啊萧哥?”

  “你是不是怕了?”

  “男人不能说不行。”

  “……”

  少年恣意放纵又骄傲,哪儿禁得起激?回头拧开瓶盖再仰头喝水,利落道:“等着。”

  一句话,嗨翻全场。

  球场光线黯淡,但丝毫不影响大家的热情。文伟死命嘶吼:“萧哥进攻很快的!那腰不是腰,夺命的弯刀,你们注意防住他,别在冰神面前丢人!”

  “我们是不是还得商量个阵容?”

  这边紧锣密鼓开始商量。

  萧致嗤了声:“你就是摆出诸葛亮的八阵图也没用,废物队员。”

  “萧哥,人身攻击就不对了啊!”文伟直接喷,“友谊第一,弱鸡也有自尊!”

  骚话一套一套的。

  萧致指尖搭着球有一搭没一搭顶着旋转,气定神闲,谌冰安静待在旁边的阴影里看他,似乎觉得挺有意思。

  收回余光,萧致舔了下唇,往前走:“还他妈商量,一会儿陆为民拿着笤帚杀过来了。”

  “你别催啊,”对面,文伟他们似乎还是很没底气,但不得不沉着应战,“来啊,谁怕谁!”

  一声哨响,比赛拉开帷幕。

  人影被灯光拉的很长,鞋底摩擦在操场响起悠长的声响。萧致反应能力和敏捷程度真的一绝,抬手投篮时被光线勾勒出腰侧腹肌,简直像一只迅捷的捷豹。

  疯狂灌篮。

  灌篮——

  灌篮……

  打着打着,文伟都笑了:“你妈的,我现在只想跪下来叫老公,还打?”

  “伟子哥你好骚。”

  说说笑笑,比赛停下,少年们坐在台阶边,手撑着身体仰望深蓝夜空。

  谌冰偏头看过去,萧致站在阴影里,下颌骨被涂抹了晕染橙色的流光,带几分野性,简直绝无仅有的绮丽。

  ……谌冰本来打算提溜他们回教室的心情都没了。

  这里的学生虽然学习不好,但和一中的同学比起来同样自由而耀眼。

  休息了一会儿,谌冰转向萧致,说:“能不能教我打球?”

  “……”

  萧致偏头看他。

  谌冰性子比较喜静,很难提出这样的要求。萧致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底几分捉摸不定,压着唇角没说话。

  他俩沉默,文伟相当亢奋:“萧哥,教学神学习啊?这可能是你人生中唯一一次当他的老师了,赶紧动起来,珍惜机会啊!”

  “……”

  萧致侧目看他。

  文伟后知后觉:“呃,开诚布公,咱们学习确实比不过人家。不要不承认。”

  就很,憨憨。

  萧致给球往下拍了几拍,走到篮框底下指了指,声音从模糊到清晰:“运球你应该会,投球脚垫一下,由掌发力到指尖给球推出去……”

  边说,边示范。

  但完全没正眼看谌冰。

  “其他的,自己多练就成。”

  萧致敷衍教学结束,转头要走。

  谌冰并非不会打篮球。他只想找个话题结束跟萧致的对峙,争取多聊几句。

  绿茶书上说,男人都喜欢女人认可他,赞同他,满足他内心永远长不大的男孩儿。只有善于夸奖的女人,才能得到男性的好感。

  谌冰思索了后不太流畅地道:“你刚才好厉害啊。”

  接着,极力使自己很少带感情的视线充满欣赏地看着他。

  总之,画面很像一个在街边拦路人的打广告者。说一句“你好厉害啊”,下一句就是“有兴趣加入我们俱乐部吗,一个月只要三千块。”

  萧致:“……?”

  “你真的很厉害,跟你比起来,完全不会篮球的我突然觉得好害羞。”谌冰这句话化用自两性关系书里一句典型台词,既表达了夸奖,又展示了自己的娇俏感。

  “…………”

  操。搞什么?

  萧致五指扣住篮球,极力控制才能维持面无表情。

  谌冰探手过来,试图接球却无意碰到他的指尖。

  仿佛过电似的的酥痒感,萧致飞快挪开手,简直像兵荒马乱,飞快运球去了另一个半场。

  谌冰视线追逐,慢步走近。

  ——从外人来看,这是一幅和谐美好的教打篮球场景。

  文伟揽着管坤肩膀,对这一切非常满意:“学神一定能感觉到我们九中人对他的爱吧?咱们萧哥真是个大好人。”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