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 44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44、第 4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44、第 44 章

  萧致腿给沙发踢了踢:“她来干什么?”

  萧致问得平静,视线给零食袋全扫了一圈,有几包封口打开,明显萧若拆开吃了。

  萧若怯怯地道:“她来看我。”

  萧致:“来看你,给你买吃的,还给你梳了好看的头发,逗你开心是不是?”

  萧若眼睛一眨巴,有些害怕地缩了缩手指。她知道萧致跟杨晚舟之间几乎针锋相对,也知道他特别不想看见杨晚舟,平时收到非800块以外的东西都是直接丢垃圾桶,甚至还踹两脚。

  “……”

  见她害怕,萧致摸她脑袋:“你吃你的。”

  说完回了房间。

  谌冰跟进来,萧致坐书桌前给电脑上陆为民传的视频打开,边听边准备写感悟:“两千字?”

  谌冰跟着坐下,问起刚才的事:“没事儿吧?”

  萧致声音低低的,说了句没事儿,然后点开了视频。他色调偏冷的指节长度窄细,按在鼠标上相当的赏心悦目。

  他不愿意说,谌冰也不问。

  萧致为什么跟杨晚舟闹成现在这种局面,不太清楚,反正记得之前的关系并不亲密。

  萧致拨动进度条,偏头:“看着一起写?”

  未来的规划。

  两千字。

  对谌冰来说很容易。

  书桌是一张橡木白的长方形桌,自从摆上书后位置就变窄,谌冰写字的间隙手臂总时不时跟他撞两撞。

  萧致看他:“你又撩我?”

  “……”

  谌冰没心情再写,索性给他填好的表拿过来看。

  这次没在胡乱填写,按照学年划分了清晰的阶段性目标。

  高二上学期期末考到班上前五,高二下学期期末考到年级第二,高考争取能考上双一流大学。最后的大学名字栏暂时是空白,暂时没有目标。

  谌冰拍照留存:“你最好说到做到。”

  “……”

  萧致抬了下眉:“你在小看自己的魅力?”

  萧致写完了计划表,闲得没事儿从背后给谌冰抱进了怀里。手腕从肩膀滑到谌冰手背,叉入五指,然后轻轻咬了咬谌冰的耳朵。

  谌冰被气息挠得有些热,耳边说话,拖长的嗓音没腔没调,“以后进步一名,你就陪我睡一晚。”

  “……”

  谌冰垂着眼皮,嗤了声:“成绩难看,想得挺美。”

  “我就先约定。”

  “你约定个屁。”

  “……”

  谌冰推开他拿出了生物三维设计。

  萧致看表:“我俩都学习多长时间了?不能休息休息,联络感情吗?”

  谌冰一看表,确实从八点半到现在,十一点过,到了休息准备吃午饭的时间。

  谌冰给书合上了准备到窗边远眺活动视线,刚起身被萧致按着肩膀重新往椅子里按。他力道比较重,谌冰险些没站稳,刚坐下就被他捏着下颌亲了上来。

  谌冰攥紧他手腕:“你他妈能不能克制点儿?”

  “……”

  后面骂人的话咽进了喉头,萧致目光很近,眼底情绪收敛,亲他半晌后低头笑了一声。

  “对不起。”

  他没什么诚意地道歉,“热恋期,我也控制不住自己。”

  谌冰忍了一会儿,抬手拽住他衣领,泄愤似的用力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萧致嘶了声,退回去,指尖掩着唇蹭了蹭后骂:“你属狗啊?”

  谌冰好笑,打算给他拽回来,背后门突然被敲响了。

  敲门声响特别大,跟打雷似的,伴随着一种猿鸣三声泪沾裳的啸叫:“噢噢噢萧哥!萧哥!玛卡巴卡!还没睡醒吗?这可不是青少年的作风哦,再不起来太阳晒屁股了!”

  文伟的声音。

  “……”

  萧致眉眼间流露出一种好事被打搅的情绪,沉着视线,目光转向了谌冰。

  谌冰心里也觉得挺烦,转身抽了张纸巾蹭了下唇角。

  萧致拧开门,门外的文伟抱着两摞书,精神状态相当兴奋。

  “没睡啊?你们是在学习吗?我来加入你们了。”

  “……”

  萧致皱了下眉。

  “萧哥,中午我就在你这儿吃饭了,下午跟着学习学习,抄抄作业。”他斜着目光,毫无畏惧地直面萧致的嘲讽,说,“你别不信,昨天下午那节热爱学习的公开课让我获益匪浅。”

  萧致还握着门把,想了几秒才从意难平状态冷静下来,示意他:“去做饭。”

  “好。”

  文伟:“我这就去。”

  他熟门熟路到厨房抄了围裙,旁边还有个拎着保温杯的傅航,说:“我妈炖的牛肉,让我带过来一起吃。”

  这俩挨在一块儿,萧致看了一圈问:“小坤呢?”

  文伟神色微妙起来。

  大概半个小时前,他发消息找管坤一起来萧哥家吃午饭,管坤只回了句“不来”就没了消息。

  很明显,他估计是跟谌冰杠上了,不肯来。

  萧致没当回事儿,坐沙发里,拿手机给他发消息。

  旁边萧若像个小跑腿的,本来蹲在小马扎上看偶像剧,非常忐忑地递过一包瓜子:“哥,磕吗?”

  萧致没抬头:“不吃。”

  萧若又递过一把葡萄干,窝在掌心小小一堆,摆明了献殷勤:“哥,来两颗?”

  “……”

  萧致掠起眼皮:“你有事?”

  萧若顿时悻悻的,瘪了下嘴,回头看小仓鼠。

  她小心翼翼,萧致明白她可能担心今早收杨晚舟零食的事儿,抬手,给她的小盘髻揉出几根呆毛:“跟你说没事儿了。”

  萧若还瘪嘴,她眼睛圆溜溜的,显得不怎么放心。

  “行啊,你这个人,敬酒不吃吃罚酒,”萧致偏头,“罚你洗一天碗,现在就去。”

  萧若磨磨蹭蹭的,在他手背上拍了一下,转头蹦蹦跳跳去了厨房。

  文伟炒菜时就一直跃跃欲试,等弄完了上桌,特意坐到谌冰的身旁。

  他理了理外套,指着自己脸,满脸殷勤的问:“冰神,你看我怎么样?”

  “……”谌冰冷眼看着他。

  文伟本意是想让谌冰看看自己有没有学习的天赋,毕竟学霸比较有经验,他从昨晚起激动得睡不着了,甚至想好了自己以后考状元的励志演讲台词,就叫——从九中到清华的逆袭。

  谌冰想了想说:“不帅,但很特别。”

  文伟纠正他:“我说的不是长相,是学习,你看我的面相是否有成为学霸的潜质?”

  谌冰咬牙,一字一顿道:“我他妈真看不出来。”

  “……”

  文伟比划着,开始解释:“反正,从今天起我要好好学习了,以后打游戏什么的都没叫我。”他拿出手机,为了表示决心,给自己的昵称改成了“九中转世学神”。

  昨晚的一通演讲对热血少年的影响力还挺大,谌冰不好打击他的梦想,就说:“那你加油。”

  “好,向你看齐。”

  文伟一直属于戏比较多那种,各种掌中宝小读本都备齐了,边吃饭边在背ABCD。

  桌上荤的素的都有,萧致往谌冰碗里夹了筷牛肉:“你多吃点,补一补。”

  谌冰:“补什么?”

  “补身体,”萧致笑了下,“别再没半分钟又头晕。”

  “……”

  谌冰怔了两秒才明白他说什么。

  文伟没有对象听不懂,傅航先还吃饭,品了这句话大概一分钟,突然抬头震惊地看着他俩。

  “成了啊?”他问。

  谌冰抽手迅速去压萧致的手背,但还没来得及制止,萧致轻描淡写点头:“成了。”

  傅航:“恭喜恭喜恭喜!”

  文伟莫名其妙:“什么东西?”

  谌冰本来不太想公开的,总感觉不压着点儿,萧致估计能拎着两串鞭炮到4班教室门口放……但他现在这么说出来,好像没别的感觉。

  就很普通,很平静,像所有小情侣官宣一样。

  傅航还想问:“有糖吗?”

  被萧致敲打了一下:“回学校再说。”

  “好嘞。”

  吃完饭开始补作业。

  文伟非要往萧致房里挤,推出来几次都往里挤,最后萧致没办法,给他支了个小板凳,坐在旁边一起写作业。

  傅航在旁边看着挺感慨的。

  萧致以前在他眼里真就九中一霸,谁都管不住,陆为民训他都是自己哭天抹地,萧致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一点点烦躁。而文伟,老油条了,现在居然乖乖坐在凳子上给试卷翻来翻去。

  谌冰作业写完了,趴在书桌上睡午觉。

  他没有任何反应,但这俩真是听话得可以。

  傅航站了两站说:“我这种不怕开水烫的死猪,处于现在的学习氛围中,是不是有点儿格格不入?”

  文伟有道题不会,正准备晃醒谌冰仔细问一问,被萧致摁着肩膀一脚踹回去。

  萧致咬牙:“这个逼才叫格格不入。”

  格格不入的文伟:“……”

  傅航:“……”

  傅航转身去了客厅打游戏。

  差不多五点半起身,收拾去学校。

  路上文伟才曲里拐弯听懂了傅航话里的暗示,回头看了会儿他俩,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世纪:“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萧致若无其事,道:“没发生什么,只是一朵开了好多年的花,终于结成了果。”

  “……”

  谌冰真的没想通他哪儿看来的骚话。

  还没进教室文伟就嚷嚷着要他买糖,萧致没着急:“先把作业交了,其他的事情慢慢来。”

  教室里人来人往,吵吵闹闹。为了预防有人到教室来抄作业,陆为民特地要求朱晓刚打铃就收作业,他矮矮瘦瘦的身影在讲台拍尺子,声音孱弱:“听后感,赶快交,赶快交!不许互相抄!”

  杨飞鸿走过时碰碰他胳膊:“班长,听后感,借我抄一下。”

  朱晓:“…………”

  他推了下眼镜:“你是不是没听到我说什么?”

  “不就是不要抄作业吗?”杨飞鸿不以为然,充满煽动地说,“快,借我!不然我必死无疑!”

  朱晓忍了几秒,别开头:“那边的同学,不要抄了!”

  活脱脱一个小陆为民。

  谌冰拉开书包,从里面抽出听后感,专门递给萧致:“你去交。”

  萧致:“嗯?”

  “没事儿,就让你体会一下按时交作业的成就感。”

  “……”

  萧致给打印纸卷成筒状,轻轻往谌冰头上敲了敲。

  “我最近明明在认真完成作业。”

  又敲了敲。

  “你就编排我。”

  还想敲时被谌冰挡住,指尖一勾,改为扒拉他衣服:“你有没有心?”

  “……”

  谌冰没留神,“刷拉”被他拉开了校服,烦得要命,而萧致见状挑了挑眉,自觉转身往讲台上走。

  他给听后感放到讲台,特别认真地叮嘱朱晓:“一份是我的,一份是我同桌的,都是2000字。你记得跟陆为民争取一下,我和谌冰虽然翘了讲座,但我们昨晚把这个视频反复播放了十遍,很有心得体会。”

  朱晓:“……哦,好的。”

  身后傅航猛蹿上来搂萧致的脖颈,他被压得后退两步,站稳后慢条斯理推开他,继续跟朱晓说话:“一会儿给你一颗糖,班长。”

  朱晓对素昧平生的校霸如此温和感到迷惑:“啊?”

  “没什么大事,”萧致轻描淡写道,“就是祝贺一对新人。”

  “……”

  傅航比萧致要矮一丢丢,勾着他肩膀,笑笑闹闹就往门外冲:“买糖买糖买糖!”

  “……”

  俩傻逼。

  谌冰扣着校服冰冷的锁链往上拉,下颌微动磨了磨牙槽,硬是尝到了血腥味儿。

  打铃之后,几个男生还没回来。

  估计过了快十几分钟,萧致总算从门口进来,校服脱下搭在手臂上,里侧穿了件黑色的长袖。这个时间明明已经冬初,但少年体热,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冷意。

  等拉开椅子坐下,萧致抬手拽过了谌冰的手腕,给校服搭了上去。

  刚才谌冰就觉得他搭着校服不对劲儿,里面果然藏着东西。

  谌冰偏头,眼底叠着点儿阴影,手指微微蜷缩后摸到了塑料纸,随即,响起“咔嚓咔嚓”的动静。

  谌冰:“这什么东西?”

  萧致:“你掀开看看?”

  “……你直说是不是会死?”

  “惊喜,”萧致低声重复了一遍,“惊喜。”

  谌冰掀开了校服。

  一朵红玫瑰,由礼花扎着,好好地盛在校服当中。包裹应该算很精致,塑料纸烙着金粉,玫瑰花瓣的顶端也涂着金粉,颜色很深,看起来相当新鲜。

  萧致说:“我刚去校门外买的。”

  谌冰看了一会儿,给花抽出来丢到抽屉里,边拿着校服搭到萧致膝盖上。

  “你校服穿好。”

  萧致呼吸有点烫,最近的花店都挺远,可能他这一路连奔带跑的。

  他问:“好看吗?”

  谌冰看不出一朵花有什么特别的,想了想说:“好看。”

  萧致又给校服搭上了他手臂上,只不过这次,左手拉住了谌冰的左手。他手心果然很烫,大概在教室里牵着也不好意思,偏还遮遮掩掩地找书:“谌冰,你给我讲下这道数学题。”

  “……”

  谌冰被他拽着,不得不靠近,陪他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靠得很近,萧致眉眼深刻,眸底似乎染了一层薄雾。书桌两旁堆叠着高高的书堆,中间狭窄,他俩头发挨着头发。

  萧致四周扫了一圈,随后低头,很轻地碰了下他唇角。

  “公式变形好难,没听懂。”

  谌冰:“……”

  谌冰用力在他指甲掐了一下,跟着直起身,背后响起皮鞋叩地的脚步声。

  果不其然。

  陆为民声音响起:“谌冰,萧致,傅航,我看看,还有那天翘讲座翻、墙出校门的,全部给我来一趟办公室。”

  教室里稀稀拉拉站了七八个。

  陆为民神色凝重:“全过来。”

  刚出教室门口,萧致肩膀被傅航撞了下:“陆老头看起来心情不好啊?”

  “□□了他心情能好?”

  “不是,”傅航形容着说,“是那种地狱级别的心情不好。”

  办公室藤椅里坐着别的老师并一位校领导,透着来者不善的气息,陆为民招手:“你们过来。”

  谌冰站到中间,坐着那个中年人,戴细框眼镜显得很斯文的男老师看到他,挑眉:“哎呀,怎么你也在?”

  谌冰认出这是1班的班主任,姓许。

  九中唯独一个理科1班还看得过去,差不多是能上十几个本科的水平,偶尔撞大运还能出几个一本。

  他当时想把谌冰弄到1班去,谌冰没同意。

  “你们不听讲座就算了,回教室学习啊。还翻出学校,这种行为你们觉得对不对?自己反省反省。”

  陆为民语气比起平时训话更严肃,明显训给别人听的。

  几个人都没说话,暂时没弄清事情的情况。

  许老师指尖搭着试卷翻了两翻,说:“你们是学生,学校制定了不得出校的规定,却不遵守。你们翻出校门,要是出事故怎么办?学校还要给你们负责——”

  他话锋一转,“但你们当中,除了谌冰学习好,其他人我看根本也没有什么想学习的念头吧?”

  谌冰站着,没说话。

  他拿起了桌上的学习计划表,挨个点名问名字,给计划表抽出来一个一个地念。

  “就你,高考还想考580分?我怎么看你就是考2、300的料?”

  他转向傅航。

  傅航这张表随便填的,不反映真实心理,不过听到这句羞辱倒是怔了几秒。

  许铮给表单往他胸口一拍,推了推眼镜,继续念下一位。

  “想期末考上年级前10?凭什么?凭你天天翻、墙出去上网?凭你连件校服都穿不整齐?”

  “你还想读本科?现在的本科是什么垃圾都能上的吗?笑死我了,你以为大学不挑人吗?”

  “还有你,不切实际,痴心妄想!”

  “……”

  陆为民听不下去,解围说:“这都是同学们的愿望啊,许老师,慢慢努力说不定就实现的!”

  许铮立刻反驳他:“陆老师,凡事还是要认清楚这群学生的底细。你这几天忙着写什么听后感,我认为完全没必要。这群学生,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说实话你有空应该到我班上来取取经,看看我是怎么管学生的。”

  “……”

  陆为民也不说话了。

  许铮翻出了最后一张表。

  他抬头瞥向萧致,第一句话就是:“校霸,校草,大帅哥,久仰大名啊。”

  阴阳怪气。

  “……”

  萧致垂着眼皮,抿了下唇,没什么好说的。

  许铮给他表格展开,看第一眼就笑了,简直笑得捧腹:“你填的什么你心里有数吗?是不是连这种表格都照着抄啊?我看看你有没有把署名抄成谌冰——没有啊,你还是稍微心里有点儿数嘛。”

  整间办公室都很安静。

  “就你,萧致,你怎么敢在这张表上填,你想考985、211、双一流?你平时除了打架惹是生非混日子,还做了什么?不是我想说你啊,是你这一年多就给我这么个印象。”

  许铮给表格放下,说:“我简直看着都想笑,你懂吗?你们这群人,除了谌冰稍微好一点儿,就是一群一无是处的东西,以后出了社会恐怕也是惹是生非、杀人放火。”

  一般好学校的老师素质都比较高,高中会在意学生自尊心,但普通学校的老师很可能出生野路子,光听这番言论,就能得知他训斥本班学生是个什么盛况。

  谌冰还是头一回听到有老师这么骂人,怔了几秒。

  陆为民转过去喝茶。

  他是个婆婆嘴豆腐心,听到这些言论额头直冒冷汗。

  不过许铮是年级主任,他只能赔笑脸。

  谌冰垂着视线,余光看向身旁,萧致脸上没什么情绪,但背后手臂被傅航紧紧攥住,喉头小幅度滑动,从脚跟到头发丝都透露出暴躁的不适感。

  许铮边喝茶边训,训完,将矛头对准了谌冰。

  “你说你,好端端的,跟这群人混干什么?”

  谌冰转向他。

  “他们翻、墙,你也翻、墙?他们考0分,你也考0分?谌冰,你明明学习这么好,为什么不珍惜自己!”他说得义愤填膺,很明显当领导当久了可能说话都有这毛病,很是自我煽情。

  他抬手特别指了指萧致,“为什么跟这种人混在一起?”

  这种人……

  萧致往前走了一步,但被傅航死死地拉住,几乎出声了在喊“萧哥,萧哥……”

  他停下脚步,旁边,谌冰出声了:“你有病吗?”

  许铮似乎没听清:“嗯?”

  “我说。”

  谌冰眼底敛了层寒意,直勾勾看着他,一字一顿,“你是不是有病?”

  办公室哗然。

  陆为民一把拉住他,情绪激动:“谌冰你干嘛你!许老师训你两句!你怎么跟老师说话的!”

  许铮脸青红不定,直直看着谌冰,明白羞辱意味后当场暴跳如雷:“你骂我有病?谌冰,这是不是你一个学生该说出的话!你在心里,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老师!我告诉你,你给我放尊重点!”

  谌冰咬着牙,尽量平静地说:“在你要求别人尊重你之前,你先尊重别人。你先羞辱践踏学生,又怪我不尊重你?”

  “简直了!他妈的!”许铮直接拍桌子,“你有没有教养?!你父母就是这么教你的?马上把你爸妈电话给我!我现在就要打电话问问,你爸妈是不是教你顶撞师长!教你对老师大呼小叫!教你辱骂老师!”

  他说着要去翻陆为民桌子上的学生家长联系手册,举止非常激动。

  陆为民劝不住,赶紧说:“除了谌冰,其他人都回教室!”

  办公室里学生站着没动,冷漠地看着他。

  “反了你们!”陆为民怒吼,“叫你们出去!没你们的事儿!”

  其他人陆陆续续开始往门口走,萧致没动,反而往前跨了一步,修长的指节撑上了教师的办公桌。

  他声音挺轻的:“必须出去?怎么才叫有我的事儿?”

  陆为民不明所以。

  萧致瞥了眼给桌子翻得一团乱的许铮,开口,字吐得清晰利落。

  “你特么脑子有病,我今天就骂你了。”

  “……”

  许铮怔在原地。

  “现在。”

  萧致转向陆为民,声音很直,很硬,透着少年人那股骨头里的生冷。

  “我能留在这儿了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