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 38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38、第 3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8、第 38 章

  萧致重新翻了这几本书,说:“真的很喜欢。”边翻边形容,“这本英语语法书很适合我,我看看‘助动词自身没有词义,不可单独使用’,你看,就很通俗易懂,符合我目前的水平。”

  “……”

  萧致又拿了本数学练习题,修长的手指朝上托着垫了垫:“嘶,好厚重,我已经感觉到我的数学将不再彷徨。”

  他边说边总结:“我能不喜欢吗?我喜欢得很,喜欢到我他妈想跳起来给你比爱心,非常好,好极了。”

  “……”

  谌冰提醒他:“戏,过了。”

  “我还没表达出百分之一的喜悦。”萧致试着收敛了点儿情绪,抬手在他头额发上捋了捋,“虽然但是,该说不说。过生日送试卷,不愧是你。”

  他手上的动作很轻,掌心有些烫,掠过眼皮时谌冰闭了闭眼。

  加上重生前,快四年没给萧致过生日了。初二以前生日都在萧致家吃饭,他爸妈一般不在家,就一群小孩儿跑来跑去。谌冰有一次给萧致买了榴莲千叶蛋糕,他当时吃得神色复杂,边下咽边探指揪了揪谌冰的脸蛋,说:“小东西搞我真有一套。”

  谌冰确实没有挑选礼物的才能。

  萧致给试卷、习题、复习大书叠成一个还算整齐的形状,拍照后,靠回椅子里垂着眼皮,修长指节在手机屏幕上飞快敲击,摆明了发朋友圈。

  炫耀。

  晚自习下课谌冰回寝室拿手机,看到了萧致的朋友圈。

  -[提前一天,收到了最好的礼物。]

  但底下的评论就很内个。

  杨飞鸿:[咦,你不是不收礼物吗?]

  傅航:[女装大佬也不爱?]

  文伟:[我他妈跑半个商场买的荧光篮球让退回去了,你不是不收礼吗?]

  萧z:[性质不一样。]

  文伟:[谁他妈给我翻译一下什么叫‘性质不一样’?]

  “……”

  谌冰转回浏览器搜索“十七、八岁的男孩子过生日,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寝室刚下晚自习,气氛较为躁动,文伟端着洗脸盆走来走去,一边跟周放闲聊:“你说明天萧哥请吃饭,我到底带不带礼物?”

  “萧哥不是不收礼物吗?带过去了还得自己带回来,不如改天给他送个皮肤。”

  “你说的有道理。”

  “……”

  谌冰搜了半天,发现就一句话。

  送礼物,真心就好。

  谌冰拿笔记本,开了台灯开始写写划划。夜里空气变凉,察觉到宿管阿姨过来查寝,谌冰熄了台灯等到人离开,随后拧亮继续写。

  等他写完已经过了十二点十分,谌冰拿起手机给萧致发了条消息。

  CB:[生日快乐。]

  对方消息秒回。

  萧z:[终于等到你。]

  谌冰才明白他估计一直在等自己这句话,退出去,上铺文伟猛地操了一声:“萧哥什么人啊?!!给他发生日快乐半天不回,冰神这会儿刚来句祝福,他秒截图,现在发了朋友圈,还是不回我消息!”

  说完啐了口“狗男人”。

  谌冰垂眸看了看手机,果然,萧致只截图了谌冰的页面,那句孤零零的“生日快乐”。

  底下评论炸了。

  傅航:[我给你写的三千字小作文没看见呢?]

  文伟:[我他妈朋友圈艾特你半天了,至少也点个赞吧?不然让我很尴尬啊。]

  谌冰往下滑动,果然,他的几位好兄弟都是踩着12:00的点发朋友圈,照片是大家站在一块儿说笑的场景,文字全是“我萧哥今天过生日,好兄弟们队形走一走,排面搞起来搞起来!!”

  搞得特别像社会人吆五喝六出风头的样子。

  谌冰替萧致尴尬了一秒。

  果然没半分钟,底下评论刷新。

  萧z:[操、你爹,半分钟,给我删了。]

  萧z:[晚自习没给你头锤爆,是不是在眷恋我的温柔?]

  谌冰滑动屏幕,在文伟朋友圈底下点了个赞,关掉手机睡觉。

  因为萧致说不收礼物,第二天到教室,他桌子上果然干干净净。不过生日贺卡还是有的,七七八八摆了半桌子,不乏粉色信笺,也不乏草稿纸粗制滥造的生日寄语。

  萧致进来也没看,随手给贺卡拢成一叠,放到了桌肚里。周六下午上完课放假,气氛比较喧嚣。萧致刚坐下,文伟转过来:“萧哥,生日快乐,恭喜你又成熟了一岁。”

  萧致应了声,指间转着支笔,没当回事儿。

  那边傅航特别热情地冲上来,趴萧致桌子面前,满头大汗:“萧哥你伸手。”

  “有事?”

  “叫你伸手你就伸。”

  萧致:“我不收礼物。”

  “不是礼物。”

  傅航明显等烦了,一把给他手拉到桌面,重重往下一拍:“我妈给你煮的两颗红鸡蛋,萧哥你自己看着吃吧哈哈哈哈。”

  萧致:“……”

  鸡蛋被他这猛力一掌,直接拍碎了,瘪攮攮摊在塑料袋里,看着都恶心。

  萧致忍了一会儿,恐怕是没忍住,一脚踢开凳子:“我他妈怎么遇到你们这群狗操的东西?”

  二话不说翻出桌子,两三步追到走廊给傅航拎住了衣领,边踹边往卫生间走。门外鸡飞狗跳,陆为民正好端着茶杯,看见了疯狂有一下没一下拍萧致的手:“你又欺负同学,你又欺负同学……”

  今天倒是难得的晴天,走廊上阳光铺满。

  天气不错。

  谌冰偏头看着,莫名挑了下唇角。

  过了估计五分钟,萧致没事人似的推门进教室。背后傅航夹着腿跟个小媳妇似的,就差咬条手绢,明显被殴打了一通。

  萧致坐下懒洋洋翻书,半晌,探指给谌冰翻开的教科书掩上,动作特别嚣张:“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谌冰:“?”

  萧致微抬了抬眉,很暗示,但不明说:“你自己想想。”

  “……”谌冰想了几秒,“什么?”

  萧致对他的迟钝很不满意:“你烦不烦?”

  谌冰:“??”

  僵持了几秒钟。

  萧致看了会儿黑板,可能是没脾气了,直接给长腿伸到桌底下去:“你还没跟我说,生日快乐。”

  “……”

  打了上课铃,陆为民端着茶杯从教室头走到教室尾巴。

  来来回回了几次,谌冰抓紧了书,避免被他抓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

  收敛了一两分钟。等陆为民刚出教室,萧致立刻抓住了谌冰手腕,给他肩膀轻轻抵到墙壁贴紧,挪动凳子时阴影落到身前。

  萧致盯着他,催促似的:“快说。”

  气息拂过鼻尖,谌冰后靠,想推他,但连着手都被他握得紧紧的。

  谌冰闭了下眼,声音很轻:“我十二点给你发过了。”

  “不行,”萧致否认,“那个不算。”

  “……为什么不算?”

  “你说为什么不算?”

  萧致凑得很近,能看清他眉眼利落的线条,眼睫很长,藏在眸底下的淡淡的阴影。

  “我想亲口听你说。”

  谌冰往后挪了挪。

  “快说。”

  他这么催着,谌冰喉间似乎卡住了,半晌,才说:“……生日快乐。”

  他说完,莫名有一种被人强迫了的感觉,低头看着课本,耳边萧致打量他半晌,声音玩味。

  “怎么说句生日快乐,还脸红了?”

  “……”谌冰没说话。

  萧致本来以为他要跟自己打架,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但谌冰似乎没以前那么炸了,就将书翻来翻去,似乎也没看进去内容。

  好像有某种情绪在发酵。

  萧致没看明白,前面文伟拿着作业转过来:“冰神,这道题怎么解?”

  谌冰捏着笔,放下,给他讲那道题。

  刚才那瞬间的尴尬情绪影子没了。

  消散得莫名其妙。

  下午四节课,上完放一天假。

  正好萧致生日,刚打铃,大家吆五喝六地喊上了:“走走走,出去恰饭,萧哥请客。”

  萧致坐位子里,收拾作业到书包拎着往外走,文伟回头:“你是不是还得先回家一趟?”

  “对,回去放东西。”

  谌冰坐在位子里,暂时没动静。

  萧致回头在他桌子敲了敲:“六点四十,集合吃饭。”

  谌冰应了声。

  文伟远远喊他:“冰神你还回寝室吗?”

  “我回去一趟。”

  “行,那我跟小傅他们先走了,到时候给你发店里的定位,你自己过来。”

  谌冰点头。

  等他们推推搡搡离开,谌冰回寝室,取出压在书底的四张生日贺卡。

  他确实不知道该买什么礼物,现在距离六点四十还有半个小时,谌冰打车去了附近最繁华的商业街。他在商店间来来回回走了十几分钟,眼看时间快不够了,只能随便进个店看见什么买什么。

  到服装专卖店买了件白T恤。

  旁边有家饰品店,一串耳扣看起来还可以。

  旁边的收纳在纸盒里的干花也不错。

  ……

  另一边,饭店外的长椅,男生靠拢在一起。

  “冰神怎么还没来啊?”

  “估计快到了。”

  萧致晃了晃手机,抬手指了下帘子内:“你们先进去,我再等他几分钟。说不定找不到具体地方了,我过去接一下。”

  “好,那我们先进去了。”

  萧致往前方人多的岔路口走,半晌,看见谌冰手里拎着纸盒,站在红绿灯附近左右张望,明显有点儿找不着店。

  萧致走近,勾了下手臂。

  谌冰转过来看见他,递过手里的东西:“给你的礼物。”

  “我不都说不要礼物了吗?”萧致低头看了下袋子,“何况昨天你已经给我了。”他指尖扒拉着绳子数了数,“为什么有4份?”

  “……”

  谌冰直接塞到他手里,快步走到前面:“你拿着就行了。”

  背后萧致似乎笑了声,从盒子里取出什么,念道:“给19岁的——”

  “操!憨批。”

  谌冰转过去,一把给贺卡抢过塞回袋子:“你能不能回家再看?”

  萧致边往后退边应声,点头:“好的好的,不好意思。”

  谌冰转回来。

  两个人并肩走着,大概安静了半分钟,萧致问:“为什么是19岁?你不会忘了我多大岁数吧?”

  19岁是重生前的年龄,那时候谌冰还躺在病院,萧致已经出事了。就记得那天许蓉还在旁边的瓶子里插了一束白菊花。反正癌症后期时谌冰意识很模糊,但还记得跟许蓉说过,今天是他生日。

  那时候谌冰很想给他送个礼物,说句生日快乐,但是没有机会了。

  半晌。

  萧致还是没忍住,手指在袋子里掏啊掏出张16岁的贺卡,明白了:“搞半天,你想把之前错过的礼物补起来?”

  谌冰暂时没说话。

  周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萧致一直跟他并肩走在一起,嗓音带着笑。

  “还挺浪漫。”

  “……”

  谌冰心说浪漫个屁,你是傻逼。

  等走到饭店楼底下,先看见一条婀娜多姿的背影,穿着黑丝短裙。她正在楼底下跟傅航推推搡搡,谌冰看了几秒认出是昨天跟萧致待一块儿那个女生。

  谌冰脚步停住,萧致在背后,呼吸落到耳侧,推了他一把:“怎么不走了?”

  那边文伟赶紧招手:“萧哥!陈自强也来一起吃饭了,特意找你的。”

  谌冰:“?”

  那边的“女生”转过来,说实话看脸跟一个漂亮女孩子绝无差别,但开口那一嗓子周围都惊住了:“萧哥,没带礼物就过来了,蹭顿饭可以吧?”

  相当粗哑,估计变声期还没过,带着低音混响。是个猛男。

  谌冰怔了下:“这谁啊?”

  “隔壁3班的,”萧致推了推谌冰肩膀,“走了,带你近距离体验人类神秘惊奇。”

  谌冰还站着没动,萧致拉着他手腕往前走,陈自强疯狂上来冲谌冰抛媚眼:“学神,学神,久仰大名久仰大名!我是3班班长陈自强,咱俩以前没见过,不过现在可以认识一下。”

  说着要握谌冰的手。

  谌冰往萧致背后走了一步。

  作为一个不逛B站极少体验宅男文化的好男孩,谌冰显然被他惊到了。萧致抬手拦住谌冰,有意无意给他往背后挡了挡:“算了,你隔四五米膜拜他就行了,也没必要进行肢体接触。”

  文伟跟着打圆场:“对,冰神有洁癖,我用一下他洗脸盆,他能端盆在池子边一言不发刷半个小时。”

  “……”

  “你他妈没事儿用他东西干嘛?你有病?”

  打打闹闹上楼,服务员正好端着一个蛋糕过来。其实大家都不能算爱吃这玩意儿,只不过生活要有仪式感,服务员笑道:“可以许愿了。”

  萧致站在桌子前,闭着眼睛几秒钟的功夫,旁边文伟猛地嘘声,手脚胡乱挥动,似乎在暗示什么。

  “预备……”

  “看我手势……”

  “……”

  谌冰大概猜到他们想干嘛了,但觉得蛋糕甩脸上很不干净,起身拉着萧致打算提醒一下——

  也就是这一瞬间,文伟抓起一块奶油蛋糕,跟他妈玩泥巴一样,直接甩飞过来,都不是用抹的。

  萧致偏头躲过去,谌冰脸上突然察觉到一阵凉意。

  “哈哈哈哈哈哈我操文伟你个狗日的,你他妈甩冰神脸上去了!”

  “牛批是真的牛批!”

  “哈哈哈哈哈哈哈,”文伟边笑边打嗝边往地上跪,“冰神我给你道歉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的,但他妈太好笑了!”

  “我靠。”

  萧致转过来看见,没忍住也笑了,“你看看你。”

  谌冰左脸冰凉,似乎沾到了眼角,妈的简直烦死了。

  萧致起身:“你们玩儿,我带他去弄一下。”

  谌冰半闭着眼睛,看不清路,就被他牵着到了卫生间。

  萧致给他擦脸上的蛋糕,边擦边乐:“哎,等等,我看看——”

  他描绘着奶油的轨迹,似乎擦到了更大的面积:“你看看你像不像那个什么,艺伎?”

  谌冰:“我像你妈!”

  “别生气,乖乖。”萧致懒洋洋笑着,拿纸巾给他擦去了奶油,又用湿纸巾擦拭眼缝附近。

  他手指很长,触感柔软,轻轻捏着他的下颌。

  沾了冰水温度变冷,谌冰脸的温度却在变热。

  半晌,他松手:“好了。”

  声音也在耳朵附近。

  谌冰眼睛睁开一条缝,随即闭上,还不太习惯。

  萧致不着急,点了根烟在旁边,抬手又摸摸他的脸。

  谌冰偏头躲:“你干什么?”

  “没。”

  萧致取下烟,洗舆池里抖下了几片烟灰,“你脸又红了。”

  “……”

  谌冰脸红,萧致就没往那方面想过,问:“是不是最近天气变冷,皮肤冻伤?”

  “……”

  谌冰心说你想得还挺远。

  他适应着睁开眼睛,半晌,总算能仔细看清楚萧致的脸。

  萧致微微弯着脊梁,靠近时阴影落到身前,眉眼全是观察的神色。谌冰轻轻拉了下他袖子:“走了。”

  这顿饭正好赶上明天的周假,所以大家放得开,乱吃乱喝。文伟端着酒每位碰一杯:“你喝不喝?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他无差别乱杀,不喝酒的都被逼着跟他碰两杯。

  谌冰不太喝,只是文伟起哄要给萧致敬酒时,将一杯喝完了。

  吃完饭时间还早,大家撞撞胳膊。

  “你回家吗?”

  “我不回,这么早,才九点半,回什么家?”

  “那要不要去唱歌?KTV走一走?”

  “你们就他妈宰客,萧哥今天过生日,又请吃饭,还他妈请你唱歌?五音不全的嗓子,省省吧。”

  “……”

  一群人出了饭店,走到了附近的广场的夜市里。夜色昏暗,灯火明亮。周围到处都是人,还有几对广场舞团队开着大音箱争奇斗艳,文伟指了指露天茶馆:“去喝茶?”

  喝茶,就一杯花茶、茉莉茶、柠檬茶,坐椅子里嗑瓜子,水没了再添,打发时间坐到人家停止营业都成。

  七、八个人,坐还坐两桌。谌冰喝了酒有些晕,面色还是若无其事,静静听他们聊天。

  旁边“砰!”地响了一声,似乎有人在放烟花。

  谌冰回头看了一眼。

  晚上,夜市这种地方,卖什么的都有。

  傅航缠着萧致聊天:“今天就算了,明天我们去打游戏,李白那新皮肤特别好看,你要是约的话我今晚可以去你家睡,我给我妈打个电话就成。”

  萧致懒洋洋的,给他踹回椅子里:“滚,不打。”

  烟花明亮璀璨,有能冲上天的,也有盘在地上燃的,还有甩起来像个风火轮那种拉风的烟花。

  谌冰拉萧致的衣服:“烟花。”

  他声音很小,萧致没听清楚,换了个姿态靠近他身旁。

  “怎么了?”

  谌冰说:“放烟花。”

  “……”萧致瞥了一眼,“那不过年给小学生玩的吗?”

  谌冰面无表情,眼皮下垂,眸底敛了一层淡淡的光影。

  半晌,说:“要。”

  这个字很模糊。

  萧致没太听清楚,凑得更近,谌冰唇瓣染了酒气的冷气拂过脸侧。

  “就要。”

  “放。”

  “烟花。”

  然后,怕萧致还不同意似的,抓他的衣袖。

  手指捏得很紧,也不说话,眼底情绪还冷冷淡淡的。

  还声音,却软得不可思议。

  桌椅被身体姿态的转换带动出“嘎吱”的动静。

  萧致舔了舔唇,起身朝摆摊的地方走:“行啊,给你放烟花。”

  谌冰也跟着起身。

  文伟没听见他俩说话,问:“你们干嘛呢?”

  萧致:“去哄小孩儿了。”

  文伟:“哄什么小孩儿?我能不能一起?”

  谌冰停下脚步,凉凉地看他一眼:“别来。”

  文伟秒懂:“……好的。”

  买烟花的摊子在不远处,萧致随手拿起个盒子,边看边问:“擦炮,摔炮我认识,那这是什么?”

  “窜天猴。”老板说,“就是你把它举起来它往天上冲,然后爆开这种。”

  萧致问:“安全吗?”

  “你放心,能到大庭广众下玩儿的,肯定安全。”

  “行。”萧致拿了根回头问谌冰,“玩不玩?”

  谌冰站在阴影里,小幅度点了点头。

  “这个我也给你推荐,让小朋友捏在手里的,点燃了就能亮。”老板生怕东西卖不出去,疯狂推荐,“这个也好玩儿啊!点燃了你可以甩,甩一圈,转起来特别好看!”

  萧致想了几秒:“就那个‘风火轮’?”

  “对对对。”

  “我靠,这个不行,太丢人了。”萧致回头看谌冰,“不玩这个行不行?”

  谌冰自认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嗯声:“那不玩这个。”

  但还是买了一大捧,走到没有人的地方。一支一支的小仙女棒点起来很方便,但燃的时间不长,萧致面向谌冰画了个圈:“好看吗?”

  烟花滋燃,形成雪球似的光束,嚓嚓爆裂开,光芒四溅。

  谌冰脸被映亮,小声说:“好看。”

  “你这小孩儿……”萧致陪玩算是仁至义尽。从袋子里拿了另一根,“现在给冰冰放大烟花。”

  语气也是哄小朋友的语气。

  萧致拿起那根“窜天猴”,点了引线,等了两秒,管口猛地往上窜出一线光球,到半空中蓦地散开,形成一朵五彩斑斓的烟花。

  谌冰抬头看了几秒。

  一根“窜天猴”里面估计有20多发,时间很长,萧致到谌冰身旁:“要不要我再给你放这个炮仗?”

  谌冰抿了下唇:“要。”

  “好,放炮仗你不怕吧?”

  谌冰没说话。

  萧致记得谌冰小时候胆子小,性格也特别安静,每次一群野男孩儿玩这些东西,他就挺茫然的,躲到自己背后偷偷地看。

  “那我放了。”

  萧致给筒装烟花插在花坛里,让它自己一只一只蹿。右手掌心抵着擦炮盒,细长的指尖飞快蹭过火纸皮,点燃了一根小炮仗,丢到两三米的位置外。

  丢完他闲闲地走到谌冰身旁,给打火机和擦炮盒放兜里,自然而然挡在了谌冰面前。

  萧致两手举起,朝谌冰的脸靠过来。

  “别怕。”他低声说。

  萧致手靠近时谌冰下意识闭上眼,但下一刻,耳朵被捂住了。

  微热的气息近在咫尺。

  “……”

  谌冰重新睁开眼,心里听到很轻很轻的一声砰。

  随即,漫天燃烧的烟花落到眼底。

  作者有话要说:萧哥:咱们不玩儿行吗?

  冰冰:就要。

  萧哥:好,这就哄你开心。

  感谢看文,鞠躬!大家有营养液可以灌灌我!到2万加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