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 37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37、第 3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7、第 37 章

  等了估计十分钟。

  萧致开着手机电筒找进来时,高高瘦瘦、皮肤白净、穿件白T恤孤零零站墙根底下的谌冰,被光线一照,不像□□后被困的学生,更像深夜丛林中的男鬼。

  萧致举手机朝他晃了下:“AreyouOK?”

  “……”谌冰手指搭着额头,没脸见人,想着还是翻回学校比较好。

  萧致两三步晃过去,拉着他手腕,挑眉:“遇到鬼打墙了?”

  谌冰手挺冷的,说实话大半夜在墙根下杵着,着实瘆人。

  九中有很多传闻,据说原身曾是火葬场,无人认领的骨灰都撒在背后这片树林里,再在坑上面栽一棵小树。所以林子里有多少棵树,就埋着多少条冤魂。

  谌冰也不能说害怕吧……但己在这儿待着,总觉得非常傻逼。

  萧致垂头,给他肩膀抓着转了几圈,似乎在观察他有没有中邪:“你怎么回事儿?还学会翻、墙了?”

  “……”谌冰不语。

  这顿脑抽过于可怕,突然想见他,于是寝室里看谁都不顺眼,卫生间正好听见几个男生说一会儿翻、墙上网,谌冰一直比较有行动力,想了几分钟跟着就翻了。

  “出来有事儿吗?”萧致问。

  谌冰:“没事儿。”他举起刚才不小心被笔划破的地方,“伤口。”

  成功转移了萧致的注意力。

  萧致握着他指尖,捏了捏,随即拉着往外走:“行,现在出去看看。”

  他手骨骼修长,掌心滚烫,还喜欢搂搂抱抱拉拉扯扯,在小树林里目张胆地牵他。一般来说只要谌冰不抵抗,他就不会松手。

  夜里风很凉。

  谌冰在寝室里的焦灼、不安、低落,被他单手牢牢抓紧,突然变得无足轻重。

  谌冰看得有点儿白了。

  他就是想和这个人在一起。

  在一起,就觉得快乐。

  出小树林是一条公路,要往下走几分钟才能到学校正门大街。深夜路旁没有人,只能时不时看见几个学生鬼鬼祟祟奔跑,互相看见还打声招呼。

  “狗哥,你也翻啊?”

  “对,今天这墙还挺好翻。”

  “……”

  语气跟讨论今天食堂的饭好不好吃一样。

  到路边萧致上行车给脚踏一靠,说:“上来。”

  谌冰:“行车?”

  “对,代步工具换了。”

  行吧。

  谌冰跟着上行车后座,车辆开始摇摇晃晃。从小树林旁的公路下去有一条大斜坡,绵延起伏,萧致踩着脚蹬加速往下冲,吓得谌冰“操”了一声,随后给他腰死死地抱住。

  “能不能别这么野?!”

  萧致吹着风还挺凉快,闻言,捏紧了手刹:“别揪我……行,我慢一点儿。”

  晚上路边也没几辆车,绕过围墙就是大路,车辆开始增加。周围繁弦急管,大半夜两个年轻人骑着行车停在红绿灯底下,怎么看怎么像俩精神小伙儿。

  “……”

  谌冰给额头抵着他脊背。

  幸亏是晚上,没几个人看见。

  路口夜市开着,萧致下行车推着走,回头问:“要不要买点儿吃的?”

  谌冰应了声。

  他俩在楼底下的烧烤摊坐下等,萧致拿手机看了下,半身前倾,饶有兴致地递过手机:“给你看看这个。”

  是个新拉的讨论组。

  讨论组名字叫“今天傅航吃屎了吗?”

  群里正在疯狂刷屏。

  伟子:[你吃不吃?你吃不吃?立了flag翻脸不认人?]

  说不吃就不吃:[那我他妈哪儿知道冰神就在旁边看呢?要怪怪管坤,个傻逼,连冰神都拦不住,白让他蹲在教室里通风报信了。]

  管坤:[是,全怪我。]

  说不吃就不吃:[滚滚滚!谁他妈再来我直播间刷吃屎?女装呢现在。]

  “……”

  谌冰把手机递还给萧致。

  烧烤摊弄好,萧致拎着东西回头喊他:“走吧。”

  行车锁在楼下,谌冰跟着上楼,刚推开门就见萧若坐在客厅沙发,困得直揉眼睛,但一直等萧致回来。

  放下烧烤萧致招呼她:“来串?”

  萧若摇头,对谌冰叫了声哥哥,转头回房间了。

  谌冰看她关上门,才问:“你每次出门,她都起床等你?”

  萧致:“嗯。”

  “……”谌冰又看了一眼门,想说什么。

  萧致到冰箱拿了两瓶可乐,回来坐下,说:“在别墅准备搬走的前两天,我在外面,她己待家里被一群催债的地痞流氓恐吓过。一进门就砸东西,满口脏话逼着她给钱,说要把她丢水池子里,还不上还杀了她。”

  “他们真敢吗?不敢,但萧若只有这么大,肯定害怕。”萧致声音低了不少,“那以后她就不愿意一个人待在家,怕被砸了门进屋逼着还钱。他们还打算闹到学校,让所有人知道这事儿,让我们身败名裂。小老板这么做我不是不能理解,损失的几百万全是血汗钱,要不是公司面临破产,也不会连人命都逼出来……”

  “钱只有还了才舒服,但我拿什么还?”萧致笑了下,“你看看杨晚舟造的孽。”

  谌冰抬手拉着他手腕,用力逐渐收紧。

  萧致拆开了塑料盒,声音很平静,点了根烟叼在唇边:“我有钱也想还,但是,一想到我以后半辈子挣钱都是替杨晚舟还债,就很没意思,你白吧。”

  谌冰当然白。

  萧致不想逃避责任,想替老萧把钱还上。

  但这些事情都可以没有。

  现在呢,杨晚舟攥着钱大富大贵当资本家,不仅给老萧送进去,还让己儿子女儿背上一辈子包袱。

  就为了俩字儿,钱和权。

  杨晚舟不肯给萧致钱的理由谌冰隐约猜到了,给了萧致估计拿去替老萧还债。她不如不给,每个月压死了几百块,除了维持基本生活什么都干不了,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谌冰拿了串鸡胗,送到萧致面前:“你张嘴。”

  “?”萧致,“干什么?”

  “喂你。”

  萧致怔了下:“你今天哪儿来的闲心?”

  谌冰捅捅他手臂:“叫你张嘴,就张。”

  萧致应了声,俯身靠近,给鸡胗咬了一块。咬完配合地说:“你喂的就是比较香。”

  谌冰笑了下,吃完烧烤洗漱完了回他房间,拿起桌上的书本翻了几翻:“我看看你的学习情况。”

  萧致也洗漱完从门外进来,往床上一坐。

  “今晚作业都写完了吗?”谌冰转头,“数学还抄了两道题在黑板,你写了没?”

  “……”萧致似乎才想起来,“问题现在都十二点了,该睡觉了吧?”

  “你不写了?”

  萧致:“……不想写。”

  谌冰早给文伟发消息让他传一下题,坐近:“还是写完再睡,不能滋长惰性。”

  滋长惰性?

  萧致顿了两秒,似笑非笑:“听你开口,没个八年老干部经验说不出这话。”

  “……”

  作业发过来,萧致到桌前拉开椅子,转着笔写作业。

  除了书桌开灯较亮,其他地方灯光都暗。他坐姿不太老实,单腿踩在椅子上,曲着腿,肩背平缓地滑下去。

  谌冰拿手机给他传了几个音频,再下载了一个百词斩,进去设置了一套单词。

  等萧致写完,递给他:“以后天天背单词吧。”

  萧致看了眼手机,嗯声,到谌冰身旁坐下。

  谌冰其实不太懂基础差应该怎么补,不过之前认识一些教育机构的老师,本来是想让谌冰去直播教学分享学习经验的,不过谌冰一直没理会,不知道现在再去找这些老师聊天,他们还理不理人。

  谌冰胡思乱想着,身旁,萧致单手拽了下T恤的领口,用一种随便的语气问:“今天为什么翻出来?”

  “……”

  之前他支支吾吾不肯说,萧致就不问。

  这个年龄最大的礼貌就是:你不说,我就不问。

  现在随口提起,谌冰要是还不肯说,他估计能假装谌冰根本没翻过墙。

  气氛有些沉默,谌冰静了两秒:“不想住校了。”

  萧致看他:“跟人吵架了?”

  不是。

  因为……

  这句话很难说出口,兜兜转转指向一个确定的回答,但谌冰感觉未来充满了不确定。

  不知道怎么去捅破那层薄如蝉翼的纸,之前还不懂,但被萧致耳濡目染这么久,装傻都不行了。

  谌冰现在的心情就跟鲁迅那句“孔乙己大约的确是死了”蕴含的准确性差不多,有点儿模模糊糊的意识,但又觉得待在这一头掩耳盗铃更好,不用去面临那阵过山车似的危险感。

  谌冰想着什么,萧致牵他手查看刚才的刮伤,说:“不会被校园霸凌了吧?”

  “……”

  谌冰不清楚晚上到底算己霸凌管坤,还是管坤霸凌己。

  可能前者更贴合。

  谌冰跟他牵手特别不在,把手抽出来:“别动手动脚。”

  萧致抬了抬眉:“你凶什么?”

  “……”

  “不是你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接你?”

  谌冰开始掀被子往床上躲,给头蒙住:“我要睡了。”

  他躺了估计四五秒钟,萧致开始拽被子。

  谌冰拉着被子用力往己这边扯,肉眼可见的不爽:“你干什么你?”

  萧致指了下床铺,“被子你不得分我一个角吗?快冬天了。”

  “……”

  谌冰沉默了两秒,推着被子送回去。

  萧致笑了声,掀开被子钻到床上躺下,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谌冰背过身免得直视他,没想到刚转过去,突然感觉腰间环过一双手,跟着好像把己抱起来了,身体不受控制往后挪,接着撞到了微凉的怀里。

  萧致手臂和长腿跟他折叠,压在一起,呼吸落在耳侧,气息又热又浅。

  声音有点儿懒散,却滚烫。

  “天冷了,我的心是冰冰的。”

  “……”

  谌冰刚想用力挣扎来着,但萧致已经放开,抱着被子一角完好居于他的位置。

  操。

  谌冰松了口气。

  但己居然出了点儿汗……额头和耳颈热的不可思议。

  因为萧致的突然袭击谌冰一整晚都没睡好,心不在焉翻来覆去。第二天被闹钟吵醒时脑子里昏昏沉沉,掐断之后,继续阖着眼皮养神。

  萧致没着急,在旁边坐着等他,看看表不知道说些什么:“步行。”

  谌冰再眯了几分钟的功夫,他改口:“行车。”

  “……”

  过了会儿又改:“出租车。”

  “……”

  再过三分钟,萧致直接宣布完蛋:“现在打车也来不及,我们迟到了。不过还有备用方案。今早升旗仪式,迟到了没事儿。”

  “……”

  操。

  谌冰以为他玩儿呢,才知道这几句话是这意思,赶紧起床洗漱往学校走。

  本以为校门口会是迟到后的冷清与凄凉,却发现人口众多。傅航背着书包,拎了满手的早餐,边打呵欠边冲萧致打招呼:“萧哥,你也是因为今天升旗故意迟到的吗?”

  “……”

  萧致看了眼谌冰。

  谌冰捏了下他手背。

  萧致手指挠向掌心,轻轻掐他一下,面不改色:“是这样,没错,真他妈巧。”

  傅航注意到谌冰:“冰神,昨晚又到萧哥家睡了?”

  萧致替他回答:“是我硬拉他来我家,绝对不是他、深夜、主动、翻——”

  他还没说完就忍不住笑了,迈开长腿直跑,被谌冰追到校门口还打架。进去有老师和同学盯着,萧致不想跟他大动干戈,赶紧抱着往花坛后面拉,边拉边哄:“行了行了,好面子也该适可而止,实话都不让人说了?”

  “……”

  谌冰心说你那说的是实话吗?

  就差来个激情、看片、火爆表情包了。

  他俩拉拉扯扯,傅航差不多想起了这段时间的传闻。就断绝情爱一朝剑断,改为围着谌冰转的事情。他们几个关系好的都清楚,天天看他朋友圈发骚话,@冰神,冰神连个点赞都没回过。

  傅航啧了声,感觉他萧哥属实有点儿单箭头。

  傅航决定就此事具体问一问,他问得不直白,不过意味深长:“萧哥,最近很得意啊,感情更上一层楼了?”

  萧致小臂搭着谌冰肩膀,听了两秒,偏头时能看见下颌骨感锋利的线条。

  他语气随意:“没。”

  “那你不打算,求个名分,什么的么?我不说你也懂。”

  萧致看了会儿蓝天,似乎想到了什么,若无其事:“不打算。”

  傅航:“?”

  谌冰心口跳了一下。

  手心的温度凉下来。

  萧致走到了前面,背影高瘦,似乎对一切都不在意。

  “就这样也挺好的,保持距离,保持分寸。”

  傅航重新看了眼谌冰。

  谌冰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事不关己。

  “你说我以前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非要名分,没名分朋友也不当了。”萧致我总结就一句话,“年轻不懂事。”

  “……”傅航附和:“对,不谈恋爱做朋友也挺好,何必这么剑拔弩张的呢?”

  “嗯。”

  萧致表态完毕,回头重新拉谌冰的手腕:“走吧,好兄弟。”

  “……”谌冰被他拽得怔了下。

  ……什么意思?

  叫谁好兄弟?

  傅航也聊开了:“既然如此,萧哥,过几天生日,给你叫几个我认识的女装大佬,时男时女,时阴时阳,说不定会很适合你这种骚男人的口味。”

  “……”

  萧致回头朝他走了两步,提溜着衣领,抬腿一顿踹:“我操、你大爷。”

  傅航赶紧认错:“错了错了,萧哥,您的品味永远是一流!”

  此处暗示谌冰。

  笑笑闹闹。

  傅航下一秒又补充:“但我那几个朋友也是姹紫嫣红,尽态极妍。”

  “滚。”

  萧致直接心态。

  “……”

  今早这顿谈话就离谱。

  走到教室门口萧致才想起来,问:“过几天你生日啊?”

  傅航满脸惊讶,好像看见了灵异事件:“我生日在暑假啊,萧哥。”

  萧致没当回事儿,往教室走:“那谁生日?文伟?”

  “……”

  “你生日。”傅航缓缓说。

  萧致想了好一会儿,重新看手机日期,应了声:“对,我生日。”

  傅航愁得直拍脑壳:“萧哥,男人更要爱己!你怎么连己生日都忘了?”

  “一年过一次,能不忘?”

  萧致没当回事儿,拉开凳子坐下。

  他没当回事儿,但其他人显然当回事儿了。时间还有四五天,大家早早记得,互相撞肩膀提醒:“周六萧哥生日啊,别忘了,到时候给他准备惊喜。”

  本来这事儿小,但有文伟这张嘴,不出半天感觉全校都知道了。

  连九中大群里也是莫名其妙的聊天话题。

  疯疯:[最近有什么乐子吗?]

  赤耳茶耳:[校霸过生日,算乐子吗?]

  疯疯:[这是暗示我们给校霸送礼物、交保护费吗?]

  “……”

  萧致看到群消息,就一秒,差点给桌子都掀了。

  然后这群大嘴巴不仅管不住嘴,还管不住任何行动的轨迹。周三中午习回来,萧致就看到他们鬼鬼祟祟从门口进来,肩膀挤着肩膀,给礼物塞到了己桌斗里,一边拼命挡住萧致。

  “萧哥,别看,别看!这个真的和你没关系!不关你的事!”

  本来就没打算看的萧致:“……”

  晚习在那儿写贺卡,文伟特别神秘地回过头:“萧哥,你的人生梦想是什么?”

  萧致:“……”

  “是发财?还是高考高分?还是全家人幸福安康?不然我都写上吧……”说完他好像意识到己说漏嘴了,疯狂找补,“没有,不是给你的,我只是找个参照物,以上祝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

  萧致眯着眼,舔了下齿列,没说话。

  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传的,总而言之,周五陆为民上课前来教室,硬是讲完题岔开问了句:“萧致,天你生日啊?”

  “……”

  萧致坐在椅子里往后倒,说话很慢:“是不是我生日不知道,但估计是某几个傻逼的忌日。”

  “……”

  陆为民:“你干嘛呢,这么凶?人家还不是想给你庆祝生日,不要辜负同学们的好意。”

  他说:“我提议,不如天早习,给萧致唱首生日歌吧?”

  “……”

  萧致咬着牙,一字一顿道:“那我天不来学校了。”

  话说到这份儿上,陆为民提议打住:“行,就这样没事儿了,你们该干嘛干嘛。”

  教室里全是热热闹闹的哄笑声。

  谌冰低头写字,不觉攥紧了笔。

  下课,萧致推着桌子猛地往前一靠,桌子移动给文伟坐的空间劈窄成了一道闪电,他局促回头,萧致狰狞高大的身影落到他头上,冲他勾了勾手指:“你出来。”

  旁边杨飞鸿怔了一秒:“萧哥。”

  萧致转向他:“你也出来。”

  傅航表示不清楚事情发生的状况:“怎么了?”

  萧致瞥了他一眼:“还有你,正好,全给我滚出来。”

  文伟:“……”

  杨飞鸿:“……”

  傅航:“……”

  萧致满头晦气,抓着头发推门出了教室,背后推推搡搡跟着仨互相埋怨的大嘴巴。

  谌冰看了下表,之前同城速递的快递也到了,手机刚收到消息。

  学校的快递柜在正校门外,出学校还得专门给保卫老师打个报告,马上就回来。谌冰进去找了下己的快递,找到三四个,抱起来还特别沉,拿着往回走。

  从行政楼左边那条道绕回教室,距离要近一些,但平时走的人很少,大部分时候盘踞着学校里不知名的吸烟小混混、玩手机谈恋爱小情侣。

  谌冰绕过去,同时看见楼梯角落,面对面站着四五个男生,还有一个身量颀长的女孩子。

  萧致嘴里叼着根烟,正和那女生说话。

  女生也只有背影,头发又长又卷,穿着短裙,小腿笔直修长,背影非常窈窕漂亮。

  刚才还以为出去打架呢,其实文伟几个男生全靠在萧致肩头,对这个漂亮小姐姐特别有兴趣,笑嘻嘻地问东问西。

  萧致给女生从头到尾瞟了一遍,似笑非笑。

  “你穿这身衣服还可以。”

  “这是一个‘可以’能概括的?这他妈是绝美,很适合你。”

  “我也觉得好看。”

  “……”

  女生说的话谌冰一直没听清。

  看起来性格很不错,时不时伸手捶一下文伟的肩膀,再拽一拽傅航的校服,特别亲近。

  “……”

  谌冰本来打算从这条楼梯上去,莫名其妙又转了回去。

  等他回到教室开始拆快递,用小刀推到指尖划开塑料袋和纸盒,背后,萧致也回来了。

  他拉开凳子坐下,垂着眼皮看谌冰从盒子里取出一沓一沓的试卷,习题,复习百科大全,莫名舔了下唇。

  谌冰把这些都推到萧致桌子上:“送你的生日礼物。”

  萧致:“……谢谢你啊。”

  不知道为什么安静了几秒。

  谌冰给小刀收到文具盒里,又收拾了快递盒的垃圾,扔掉后回来见萧致正翻着这几本书。

  不过只是翻了下,没拆开。

  谌冰停在他面前:“你是不是不喜欢?”

  萧致:“啊?”

  “你不喜欢我送你的东西?”

  萧致拿单词本翻了两翻:“……还可以吧。”

  空气中发酵了一会儿。

  “算了。”

  谌冰感觉己脾气来得没道理,拿起笔漫无目的划了几划。

  然后又放下。

  心里胀胀的,好像被东西挤压。

  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种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冰冰表面:你是不是不喜欢我送你的东西?

  冰冰内心:吃醋了。

  开了个预收《仙尊怀了魔君孽种》,养崽小甜饼,大家可以看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