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 35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35、第 3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5、第 35 章

  第二天起床很早。

  谌冰跟许蓉说吃了早饭就去学校,她正好约了朋友打麻将,让谌冰收拾书包,顺道去楼底下叫司机。

  谌冰站门口等了一两分钟,远处梧桐树林驶来一辆迈巴赫,停在他身旁,落下了车窗。

  谌重华手搭着车窗,露出西装袖口下考究名表:“去哪儿?”

  谌冰:“回学校。”

  谌重华审视他几秒:“月假放两天,不在家陪陪你妈,这么急着回学校?我看你是没把这个家放在眼里了。”

  “……”

  谌冰脸上没有什么情绪,校服下脊梁绷得又直又紧。

  无声对峙。

  司机开车从车库出来,谌冰带了把落在臂弯里书包,拽上肩时包带飘过了谌重华脸,但谌冰头也不回:“走了。”

  “你!”留下背后男人气急败坏。

  转过去背对他,谌冰视线垂落,眸间瞬间从刚才隐忍裂开了冰纹。

  恶心。

  厌恶。

  声音让他暴躁。

  听这阴阳怪气恨不得挥拳砸上去。

  也不知道是从哪天起,谌冰对谌重华态度成了争锋相对、相看两生厌。不听他话,跟他交流就烦躁,甚至共处一室都感到窒息。但凡想到他曾经带着那个女人回家试图一起过年,谌冰心脏一跳一跳地疼。

  他手指攥紧,又张开。

  算了,不想这事儿。

  司机停在路旁,谌冰在街头给萧致发了条消息。

  对面混合着说不清杂音,萧致喊了声:“你带斤……”

  谌冰没听清:“带斤什么?”

  半晌,他似乎走到了较为安静地方,重新说:“你带斤水果上来,文伟他们都在。”

  谌冰旁边水果店称好东西上楼,敲门,跟拧着门把手管坤对上了视线。

  谌冰前段时间跟他彼此阴阳怪气,见面了略尴尬。管坤似乎也没什么好说,调头回了屋。进去才发现屋里还有班上两三个男生,都坐沙发上玩游戏。

  萧致叼了根烟,垂着眼皮坐椅子里,文伟趴他腿边拼命哀求:“萧哥,上网啊?走走走,不要再矜持了。”

  萧致抿了下牙,唇缝溢出若有若无雾:“不去。”

  “上网你都不去?!”文伟简直震惊,“我也可以理解你学习苦心,但是,今天还在放月假啊!”

  “月假也不去。”

  “球球你,你不来,我们五排将毫无意义!”

  “滚。”萧致起身给烟掐灭,接过了谌冰手里水果袋。

  劝他无果,一行人只能起身,就像他们成群结队来萧致家一样,成群结队地走。

  “那我们自己去了。”

  “萧哥你在家学习吧。”

  谌冰瞥了眼关上门,萧致洗好水果放果盘里递过来,捏着枚草莓要喂给他。

  “我算不算禁得起诱惑?”

  谌冰偏想躲没躲开,冰冷草莓尖拂过唇角,只能接到手里。

  萧致往房间走,边说话:“你诱惑力比游戏大多了。”

  “……”

  谌冰跟到房间,萧致拿出了放假布置作业,只穿了件不带外套黑T恤,单腿折叠踩在椅面上,坐姿野腔无调,开始写作业。

  谌冰抄了把椅子坐旁边,他给数学试卷基础题写完,探指敲了敲桌面。

  “后面不会了。”

  谌冰接过试卷看了下题目,拿出草稿纸讲解这类题型,先把基础理论讲通,再一层一层打结构。说:“讲完,我再总结两个相似题型,以后再遇到这题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其实考察内容都相同。”

  萧致靠得很近,气息拂过笔尖,他收敛精神听了两个题型,接着似乎有点儿困了。

  “……”

  谌冰看他眸色逐渐涣散,指节敲了敲桌子:“在听?”

  学生行为习惯一般要养成,如果平时上课都在走神、睡觉、玩游戏,那突然要求全神贯注学习完全是痴人说梦。

  萧致撑着下颌,嗓音低沉,半垂着眼皮。

  “碰——”

  谌冰又敲了敲桌面。

  萧致:“困了。”

  谌冰侧目看了他一会儿,不知道怎么训他:“以后起床先出门跑几千米,回来精神一上午。”

  萧致没说话,他忙着搞小动作,手指有一搭没一搭逐渐挪过书面,碰了碰谌冰手指。

  很轻,混着他带笑嗓音,却让谌冰心里异样,指尖跟猫挠痒似。

  谌冰只能道:“……那先休息十分钟。”

  萧致学习习惯不好,必须先纠正习惯。

  不过一说休息,他似乎精神了,拿出放在旁边手机打开。

  群里全是语音消息。

  “萧哥,我们现在好快乐!你不来玩游戏一定会后悔!”

  “五杀,除了你,我们也能办到!”

  “网吧鼠标全部替换成了高灵敏度游戏鼠标,你之前不一直觉得鼠标垃圾吗?现在来,绝对给你尊享至尊游戏体验!”

  “……”

  萧致抬了下眉,微微露出齿尖,眉眼散漫,不知道是不是心动了。

  谌冰给他手机拿过,关掉。

  “自己趴着睡几分钟。”

  “……”萧致唇角扯了一下。

  谌冰准备去趟客厅,刚挪动椅子起身感觉被他握住了手腕,倒回去时站立不稳,坐到了他腿上。

  “???你干什么?!”谌冰想起身。

  少年体温很高,隔着柔软布料,隐约勾勒出胸膛和腹部肌肉。萧致锁着双手抱稳他,没有别意思,随即将下颌轻轻搭上了他肩膀。

  “那我眯会儿,你给我垫着。”

  “……”谌冰怔了好几秒,再想抽身,背后似乎搭好了。

  萧致手从他双臂落到腰侧,背后搂紧,挨肩睡觉时微硬发梢拂过耳垂,奇异酥痒。

  谌冰楞在原地。

  ……很奇怪姿势。

  不管他怎么动弹,萧致都能轻松将他禁锢在怀里。

  而且手臂和腰身摩擦时触感,越挣扎,反而越奇怪。

  谌冰坐着,在想自己为什么能接受他所作所为。

  谌冰放轻了翻页动作,手指夹着书页,微微弯起脊梁。

  背后萧致全部重量压在自己肩头,左脸搭着,乌发散漫垂落时遮住了眼皮,越能显出鼻梁到下颌那线条犀挺,耳缘戴着颗漆黑耳钉。

  空气中浮着他沐浴液清柠味儿。

  书桌上有面镜子。

  谌冰无意瞟了眼,看清楚这个亲密动作,手里转着笔漫无目,紧了又松。

  潜意识里一直觉得他和萧致距离不对劲。不是被道德约束……

  而是感到危险。

  十分钟闹铃响时萧致在耳边很轻地“啧”了声,随后掠开眼皮,眸底昏沉,半晌才逐渐聚焦为清晰。

  谌冰坐回了自己椅子。

  萧致搓了下脸打起精神,问:“讲哪儿了。”

  谌冰敲了敲刚才说到位置。

  反正他没有特别着急。

  时间还够,慢慢来。

  “今上午我觉得差不多了。”谌冰给他作业来回翻了一遍,“除了英语和化学,都写完了。这两部分比较少,下午能写完。”

  萧致偏头看他,笑了:“那现在干嘛?”

  谌冰起身:“吃饭。”

  “行,我换身衣服。”

  萧致找衣服间隙,谌冰出门找萧若,她坐沙发茶几旁看动画片,听到吃饭这个关键词光速冲进了房间,也换衣服。

  谌冰看了半分钟迪士尼公主,看不明白,给电视关了,回头萧致边打电话边推开房门。

  “怎么回事儿,你慢慢说。”

  对方大概说了半分多钟。

  萧致神色不对劲儿,嗯了声挂断,往门边走。

  谌冰问:“怎么了?”

  “管坤他们在网吧跟人打起来了。”

  谌冰第一反应网吧里怎么能跟人打起来,第二反应才是:“人没事儿吧?”

  “我过去看看。”萧致走了两步折回来,“你带萧若去吃午饭,吃了回来等我。”

  “……我也要去。”谌冰无视这句话,穿鞋自己先出了门。

  等赶到网吧时就看见两伙人蹲在马路边,总之全翻着白眼,看对方很不爽样子。

  “我不跟你说了让萧致来?他要是不爽就跟老子打一架。”说话人掸了下烟灰,剃短发,下巴略方,骨相特别凶神恶煞。

  他刚说完,萧致长腿溜达着走到他背后,探手往他肩膀上一摁:“你有事?”

  张方差点让他摁得没站起身,想起,还是被死死地摁住,动弹不得。

  “你他妈先松开!”他吼。

  萧致松手,文伟几个起身站到他身旁,也是一脸不爽。

  “怎么回事儿?”

  张方嚷嚷:“什么他妈怎么回事儿?抢老子球桌哎就算了,我就问下你们学校老师,他个贱嘴巴就开始骂人,狗杂,你说这事儿怎么结?你们九中人就这素质?”

  文伟快吐了:“你们铁路运输职高,就这素质?”

  张方骂骂咧咧踹脚:“我去你妈!”

  萧致抬手抵着他肩膀,直接推回去:“你他妈别在老子面前动手动脚。”

  张方明显不服气,啐了口,然后憋着劲儿安静下来了。

  谌冰冷眼看到现在,大概清楚这是隔壁跟九中打了几十年校架职高。这方脸估计就是职高校霸了。

  张方:“你说这事儿怎么结吧?”

  文伟可烦死了,瞪他一眼:“萧哥,这狗日,我跟你说……”他好像有些说不出口,半晌道,“他打我们学校女老师主意。”

  萧致就没明白这俩上个网怎么杠上了,侧目:“女老师?”

  文伟羞于启齿:“陶梦。”

  萧致转向张方:“你找她学英语?”

  “……我他妈。”

  张方斜着眼睛想了两秒,没否认,一脸狂傲,“找她处对象又关你屁事,我就找他问问九中有没有这个老师,他特么嘴巴不干净就乱喷粪?”

  萧致视线压低,看了他几秒。

  就在谌冰以为他打算和平解决这事件,萧致抬腿,直接给他踹到路边去:“你傻逼?”

  “?”

  张方怔了两秒,爬起身,开始暴躁:“你特么动手打人?”

  萧致尾调抬高:“打就是你个贱人,怎么了?”

  张方明显想就地跟他干起来,但打架有打架规矩,他抬手指萧致:“约地方?”

  “约,约哪儿?”

  “就你们九中背后小树林。”

  “行啊。”

  “行,你说行。”张方往回走,“下午三点,你他妈不来你是弟弟。”

  他放下狠话,调头就走了。

  谌冰从他背影收回视线:“什么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管坤看他一眼,咬着牙,话里劲劲儿,“打群架呗。”

  “?”

  谌冰皱眉,对事情发展表示看不明白。

  文伟烦死了:“就刚才我们在网吧,他认识我们几个,故意找茬问有没有好看女老师。一问知道是陶老师,太好笑了,要是被陶老师知道,一鞋跟给他脑浆抽出来。”

  这地方什么乱七八糟事情都有,职高部分男生学习不好留过级,快毕业都要二十岁了,一头成年禽兽。

  萧致给手里烟掐灭了:“这杂说不定故意找事。”

  “那现在怎么办?”

  “不都说了,三点,后面小树林。”

  “……”

  谌冰总算说话了:“你们是不是都有病?”

  萧致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别话:“你自己找个店吃饭,吃了饭回去,别掺和这件事儿。”

  文伟也说:“对,冰神你不懂,这地方江湖规矩,不打一架给他打服了,积压起来迟早反弹。”

  这群少年人,一个个点了根烟,蹲马路边商量这件事,感觉跟社会小哥没多大区别。

  谌冰管不了那么多,扣住萧致T恤领口一把提起:“你不许去。”

  文伟夹烟,看了他好几秒:“冰神,不带这么擒贼先擒王。”

  “……”

  萧致抓着他手试图分开,若无其事笑了下:“就打一架。”

  谌冰手攥得更紧。

  他指骨细,被萧致轻轻地掰着,反而握紧到指甲嵌入肉里。

  “你不许去。”

  场面顿时有点儿尴尬。

  文伟看他俩掰头,转头叹息:“不然怎么说?感情,只会影响你出剑速度。明明是一把快刀,一把利剑,现在变得儿女情长、优柔寡断起来了。”

  萧致搭着谌冰肩膀,推推搡搡到人少地方。

  “我一会儿就能回来,一般打这架时间不会超过五分钟。”

  谌冰对他们学校间恩怨、打架规则、江湖恩怨完全不感兴趣,他拽着萧致靠近时与他目光相对,话咬得断续、清晰:“但你说过今下午继续学习。”

  “我不听借口。”

  “你别骗我。”

  “……”

  萧致低头重新想了四五秒,回到文伟这一行人中对上他们期待视线,道:“那我先跟谌冰去吃饭了。”

  文伟:“架还打吗?”

  萧致:“我不打了。”

  “?”

  文伟:“不是,萧哥,刚才这架不是你踹他一脚踹出来吗?”

  萧致若无其事:“踹就踹了,怎么了?”

  文伟震声:“萧哥!江湖规矩!!”

  萧致转身踩着树底阴影往外走,背后文伟疯狂嘶吼:“萧哥!这可事关你九中校霸尊严!!!你居然就为了哄冰神开心——”

  萧致抬手不在意地晃了下,示意他们可以去吃饭了:“没事儿,不当校霸,还能当校草。”

  文伟:“…………”

  萧致搭着谌冰肩膀往店里走,偏头跟他说话,左手挪到背后屈指勾了勾。

  指节很长,逐渐成形,摆了个9手势。

  文伟本来还想嘶吼,突然懂了。

  没再说话。

  晚自习教室里热热闹闹。

  第二节晚自习下课,各科课代表在黑板上抄写化学答案方程式,吵吵闹闹,杨飞鸿进门给朱晓带腿扛起,接着又放下去溜达回了自己座位。

  陶梦也叫课代表把翻译句子抄黑板,谌冰上讲台握着粉笔折断成两截,开始书写。

  教室后排是篮球落地“咣当咣当”声音。

  “萧哥,打球啊?”

  “还有几分钟上课?”

  “六七分钟吧,不过也能打,反正下节课又没事儿干。”

  “……行,到时候晚点进教室。”

  谌冰继续抄单词,察觉到身侧落下阴影,伴随着燥热浅浅气息。

  “我出去玩儿了。”

  “……”谌冰笔锋勾在“g”末尾,说,“你去。”

  腰间被他双臂抱住搂了搂,谌冰刚要回头踹人,高高瘦瘦身影若即若离,不怎么正经地打着呵欠出教室门了。

  四五个男生拿着篮球往底下走。

  谌冰写完翻译回座位,放下书,管坤坐座位上,不知道是憋屈还是隐忍之类眼神,回头瞅了他一眼。

  谌冰没理他。

  上课时萧致跟文伟座位还空着,陆为民进来扫了一圈:“这几个畜生哪儿去了?”

  全班鸦雀无声。

  管坤闷闷地回应:“操场,打球。”

  “妈,打上课铃了听不见啊!”陆为民挥了挥手,“你去叫他们回来。”

  管坤应了声,刚踢开凳子站起身,陆为民眯着眼睛看他:“不是,你今天还算听话,怎么没跟他们一起打球?”

  管坤脸色微变,随即若无其事:“我人不舒服。”

  陆为民没多心:“行,那你跑慢点儿,照顾好身体。”

  “知道了。”

  管坤往外走。

  谌冰写字间隙,想到什么,动作突然停下了。

  “哗啦——”谌冰推开凳子声音很响,色泽浅淡眸子转向管坤:“我跟你一起去。”

  管坤盯着他,不甘示弱似,针锋相对:“不需要吧。”

  谌冰绕过他直接出了教室,往球场走。

  背后隔了大概四五米,跟着管坤影子。到球场时谌冰停下了脚步。

  确有男生在打球,但大部分篮架空着,根本没有萧致他们影子。

  谌冰回头看管坤。

  他站在阴影里,走出来,若无其事:“你干嘛管这些闲事?”

  “他们约架去了?”

  管坤没说话。

  谌冰直视他几秒,走到距离在咫尺之间,动手前压着嗓音重新问:“他们,人呢?萧致,人呢?”

  他说这话时眉眼间冒着寒气,眸底漆黑,跟平时清清冷冷模样完全不一样。

  管坤本来还想犟,似乎被他瘆住了。

  抿了下唇,往操场背后墙壁外指了指。

  “翻出去了。”

  学校墙估计一两米,底下堆着几块不知道哪些学生垒起砖块,谌冰□□跳下去,背后是一片了树绿化草坪。城市规划较为原始,跟附近公园接壤,所以往前走不远就是树林。

  深夜没多少人了,谌冰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只能往前走。

  接着,听到了微弱动静,手机光线晃动。

  “差不多了吧?”

  声音不远,谌冰再往前走了几米,翻过矮坡看到了当中打架一群人。

  当中有一道特别高身影,脚还踩着旁边石头,就有人蹲在他旁边不说话,明显已经被打趴下了。

  萧致声音冷静:“我问你,下次还敢不敢?下次还敢不敢?”

  似乎是下午张方声音。

  虽然愤怒、不屈,但口头上还是服输了:“行,老子以后不去惹她。”

  萧致给旁边校服捡起来,说:“我也是为你好啊小方,陶老师发起火来,够我十个让你受。”

  张方哼哼唧唧地不服气,萧致没心情理他了:“赶紧散,我还要回去上晚自习。”

  张方说:“老子也要赶在关校门前赶回去。”

  两边打完,又很讲江湖规矩地开始清理战场。萧致拿校服抖了两下,借文伟手机电筒:“看看沾泥了没?”

  文伟仔细查看:“没有。”

  萧致嗯了声:“你再闻一下我身上有没有血腥味儿。”

  文伟又凑到他身旁,从头发到手背感受了一圈,“没有,只有男人野性跟荷尔蒙。”

  “……”

  萧致没理他,开了手机摄像头,对着手机捋头发。

  傅航看他半天,很迷:“萧哥,今天打个架怎么这么不潇洒?男人不是战损最帅么?你收拾半天收拾个啥?”

  “你不懂。”

  萧致没多说,修长手指插入头发捋了几下,总算捋整齐了,校服也干干净净拉到锁骨附近。

  还是文伟知道:“萧哥不得赶紧收拾下么?到时候回去被冰神看穿,不得哄个三天三夜?”

  “……”

  傅航赶紧加入帮他打理衣服阵营:“我也来我也来,绝对不让你为难。”

  他们一群人打了架,此刻竭力伪装成只是出来打篮球、出了点儿汗样子。

  整理好半天,总算放心了。

  文伟拍萧致肩膀:“萧哥,您现在这造型,万无一失。”

  傅航也附和:“要是被冰神看出来你打架,我直播吃屎!”

  “……”

  萧致拿起手机照亮底下路,往回走。

  先听见管坤喊:“萧哥。”

  “嗯?”

  萧致抬头,在树林隐隐绰绰阴影里,看见了两道身影。

  一条是管坤,离得较远。另一条无声无息,反而离得更近,眉眼笼罩着层层薄寒阴影,不知道在这儿看了他们多久了。

  萧致:“……”

  作者有话要说:有些男人吧还是要茶。

  萧哥走宽路这过程好多阻碍haha

  感谢看文。抽一百个字多的红包!【狗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