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 33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33、第 3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3、第 33 章

  年少时的热血和冲动来得快去得也快。

  总能看见班上的同学突然发奋,但如果短期内没有成效,顿时又萎靡不振,甚至比以前更失望、厌学、得过且过。

  谌冰清楚学习是个长期过程。

  短期努力是有目标作为期待值,面对以后无止境的挑灯夜读,又该怎么坚持下去?

  头顶的视线焦灼,萧致一直看着他。

  听见这话顿了几秒,似乎在思索,但唇角跟着牵了一下,喉头滚动:“你觉得我喜欢不了你两年?”

  “……”谌冰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萧致。”

  “不就是两年。”

  少年往别的方向看了一眼,音色掠低,混着些磁性和少年的轻佻,随后抓了下头发若无其事往教室走。

  “一辈子都可以。”

  谌冰盯了会儿墙面,直感到心底压着的情绪往上涌,像被烧了一块。

  不太清楚是什么感情。

  但萧致说的话,每一个字听起来都这么重。

  等他回到教室,成绩单已经贴在了布告栏。

  陆为民正站在讲台上总结学习情况:“这次考试呢,全班700分以上的有一个,400到700分的有14个,300到400分的有30个,其他呢就是分数特别低的了。总体来说比上次期末考试成绩要好,但是个别同学的成绩起伏也太大了——”

  萧致肩膀抵着门,“哐当”一声靠上去,拖腔散漫地喊了声:“报告。”

  全班哄笑。

  陆为民推着眼镜看他,饶有兴致:“知道自己考多少名?”

  萧致微不可查地抬了下眉,高瘦的身影还挡门口,点头:“知道,刚才我家小学神已经训我了。”

  “……”谌冰背后跟来,正好听见这句,抵着他背往前一推。

  往座位走,陆为民说:“你这次考得其实也还行,前10的奖拿不到,进步奖要不要?”

  萧致抬手挥了挥:“不要。”

  陆为民直乐:“行,你就跟这前10死磕上了,不过这也给你一个教训,不要好高骛远——”

  萧致停下脚步,偏头,应了声:“知道,下次还敢。”

  “……”

  陆为民让他弄得没脾气。

  回座位,文伟转身敲敲他桌子,笑着说:“萧哥,还有个好消息,周放也没在前10。”

  萧致应了声:“那不错。”

  谌冰心说你做个人吧。

  周五放假时司机来接,谌冰上车回了家。

  进门,许蓉穿着身修长的水绿色束腰旗袍,坐在椅子里喝茶,看见他回家踏上缀着兔毛的拖鞋过来,帮忙拿书包。

  谌冰多看了她几眼,说:“妈,这件衣服很漂亮。”

  许蓉还化了妆,她本来就漂亮,虽然不太会保养显出岁月的痕迹,但眉眼依然很动人。她笑了下:“是吗?”

  随即,又有些不安:“我先把衣服换下来,去给你做饭。”

  家里三个厨子,还有好多帮忙的阿姨,但她凡事亲力亲为,谌冰也没说什么。

  许蓉跟他上楼:“这衣服好看,我还在想,下次你爸回来在他面前穿——”

  谌冰脚步放慢了。

  “何必呢?”

  许蓉直摇头:“就算不为我,也得为你考虑。他跟那女人虽然没有孩子,但谁说得准以后呢?你平时看见你爸,也稍微给点好脸,毕竟是父子一场。”

  谌冰静了好几秒,才说:“妈,我希望你过自己开心的生活。”

  许蓉面露尴尬,觉得他小孩怎么懂她的苦心,摇摇头又去了楼下。

  谌冰进房间关上门。

  对着镜子拉下蓝白校服的拉链,指尖抚过冰冷的铁扣,喉间升起窒息的感觉。

  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

  但就是感觉喘不过气。

  萧致的消息一直在响,最开始分享明天天气情况、古镇美食、游玩项目,到现在开始考虑穿着打扮,美曰其名给谌冰看看衣服,但每张照片都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疯狂露肉。

  谌冰吃完晚饭回房间,半小时没看消息又是几十条。

  “……”

  照片里每张换了T恤,下摆撩到快咬在齿间,露出大截线条分明、肤色健康的腹肌。

  萧致似乎刚洗完澡,头发半干半湿地垂了几缕在额心,目光直视镜头,眉眼深刻,溢出刚出浴后新鲜潮湿的气息,光这么一看,谌冰似乎能感觉到他微烫的呼吸和体温。。

  萧z:[哪件好看?]

  谌冰指尖划拉屏幕半秒,打了几个字。

  CB:[我觉得你不穿好看。]

  萧致似乎没听出他的讥讽,半晌回复。

  萧z:[我也觉得。但大庭广众之下不穿衣服有伤风化,如果你实在想看,不如改天来我家,我一次让你看个够。]

  “……”

  谌冰真疑惑他怎么还没骚死呢?

  背后许蓉端着水果进来,看见他手机亮着的屏幕:“在看什么?”

  谌冰吓了一跳,动作飞快想熄屏,却意识到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回头递过手机,心里恨不得把萧致拉出来杀了:“萧致给我发照片,这是他。”

  许蓉快两年没看见过他了,惊讶地接过手机,顿时又笑了:“你看他现在,长得比初中还帅了。我当时就感觉这小男孩好看得很,现在,真的是……”

  许蓉看了看屏幕,认真道:“就是拍照拍得好花,像那种戏弄女孩子的渣男。”

  谌冰没忍住,唇角挑了点弧度:“对啊,渣得很。”

  许蓉感叹:“不过真的很帅啊。”

  “……”

  阿姨杀手也是石锤。

  谌冰退出聊天框,免得下一秒萧致发出更大尺度的黄图,同时说:“我明天跟他出去玩儿。”

  许蓉还在走神儿:“嗯?去什么地方玩儿?”

  谌冰说了古镇的名字。

  许蓉很高兴:“去啊,去,你平时老闷在家学习写作业,有人带你出去玩儿就很好。不过要记得听他的话。”

  “……”谌冰抿唇,“我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他吗?天天跟屁股后面,叫哥哥,最听他的话了。”许蓉絮絮叨叨,“他做事有底,我还是放心的,你明天开开心心地玩儿。”

  谌冰还想反驳,莫名其妙又没再说话。

  许蓉离开他房间,谌冰重新打开手机,传来萧致的视频请求。

  刚点开,扬声器猛地传出一阵“呜呜呜哇哇哇”的嚎啕,随即似乎在努力收声,憋哭憋得十分辛苦。

  镜头刚点开还摇晃了几下,先是天花板,接着才是人影。萧若穿了件粉红色的睡衣,手里抱了个洋娃娃,委屈巴巴盯着手机,随即一把给洋娃娃砸上来,一屁股坐到沙发里。

  萧致的声音:“你继续,反正不嫌不好意思。”

  谌冰不解:“怎么了?”

  “不是明天去玩儿?萧若也想来,不许她来就哭,你看多大人了哭得像个傻逼。”萧致的声音。

  萧若一阵吼:“要泥寡!”

  萧致若无其事:“没事儿,就在我面前闹,我现在把视频开着,她再好意思哭一句我都不信。”

  萧若直勾勾盯了他半晌,似乎气得要走,似乎又不服气,跑到他腿边来扭成了一坨面条。

  “哥,哥哥,带我一起去……”

  “啧,”萧致推她额头,“你这小孩儿怎么这么烦?”

  边说,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明天我去废品站问问收不收妹妹,我不想要了。”

  萧若:“……”

  萧若又抱着他腿直扭,哭又挤不出眼泪,像个变身失败的小撒娇精。

  萧致就跟她讲道理呢,也没管视频还开着,低声道:“知不知道哥哥明天跟谁去玩儿?以后你有喜欢的男生了,你俩约会我也天天在旁边看着,你觉得行吗?”

  萧若没有喜欢的男生,所以这波稳答:“行!”

  “行个屁。”

  “……”

  萧若还抱着他手臂晃来晃去。

  萧致快没辙了,开始打苦情牌:“哥哥特别想跟他去玩儿,都想了一两年了,你就不能成全我?”

  “……”萧若眨巴眨巴眼睛,手里动作明显放缓。

  萧致声音掠低:“你也知道,哥哥特别喜欢——”

  谌冰打断他:“你够了??”

  萧若瘪了瘪嘴,撒开手,捡起地上的娃娃拍了拍,垂头丧气往门外走。

  萧致笑了:“明天去王姨店里待着啊,我晚上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哼。”萧若含恨看他一眼,给门关上。

  “世界清静了。”萧致过了两秒说。

  谌冰莫名好笑:“没清静吧?”

  萧致感觉他有暗示:“嗯?”

  谌冰斯条慢理,给他刚才那几张照片截图重新发回去,说:“你照片我妈看见了。”

  萧致:“……”

  少年人发骚的照片被长辈看见,这他妈是什么人家惨剧?!

  视频另一头,萧致表情跟吃了隔夜饭没区别,半晌说:“你为什么不拦着?”

  谌冰:“但凡我拦得住。”

  “……”

  但凡他拦得住,也不至于让萧致这种骚孔雀污染许蓉的视线。

  感觉萧致可能受到了打击,为了安慰他,谌冰补充:“不过我妈没说什么,还夸你越长越帅。”

  萧致沉思了几秒,似乎松了口气:“那就好,没破坏给你妈的印象。”

  镜头摇晃,萧致起身到了床上,顺便看了看时间:“现在几点了?”

  “十点半。”

  窗外万籁俱寂,偶尔吹过薄薄的风声,透过窗户能看见别墅区外婆娑的树影,像无数站在一起的人群。

  谌冰也动身上床,刚拉了拉被子,耳边响起低低的声音。

  “还有十个小时,我们就见面了。”

  “……”

  谌冰偏头转向手机屏幕,心里轻轻的,好像被挠了一下。

  萧致:“好激动,睡不戳。”

  谌冰握着手机安安静静,思索了几秒,提议:“不如现在给你放一段《离骚》?”

  前段时间的梗。萧致在对面沉默了良久,似乎快气笑了:“好,你放。”

  谌冰开始从文件夹里翻音频。

  他前段时间给萧致找的学习资料还挺齐备,偶尔甚至自己备课,就为了给他量身打造学习计划。

  刚找出,耳边又响起声音。

  “你能不能念着哄我睡?”

  “……”谌冰攥紧手机,“不如我直接给你唱摇篮曲?”

  耳边又是一阵难以言喻的沉默,混着一声模糊的低笑。

  半晌,萧致突然喊他:“谌冰。”

  谌冰:“?”

  萧致声音清晰干净:“有点想你,难以克制。”

  “……”

  谌冰低头看了下时间。

  虽然差了一个小时,但确实离十二点很近了。

  谌冰到网抑云给他翻了首《大地飞歌》,分享过去:“听两遍,睡觉。”

  说完挂断了视频。

  不到半分钟,萧致给他发来一堆疯狂疑惑的“?????????这是什么登西?好刺激!”

  感觉完全没有刚才的旖旎情绪了。

  网抑云一生之敌。这就是谌冰想要的效果。

  之前把这首《大地飞歌》当起床铃声来着,听一遍必四处翻找手机,顿时耳聪目明,清醒到极致。

  谌冰指尖点着手机,半晌,重新敲下两个字。

  “晚安。”

  第二天谌冰起得很早。

  许蓉给他准备早餐,在旁边问了去玩的地方,搜完手机说:“似乎很远,要不要司机开车送你俩过去?”

  想了想,谌冰放下汤匙:“不用。”

  到房间换衣服,萧致发来了新消息。

  萧z:[我出门了。]

  萧z:[图片.jpg]

  他穿了件白T恤,外面套件薄薄的暗红格子衬衫,袖口在手腕折了几折,戴着手表,能看出指骨和手背分明的棱角。萧致穿黑色时比较冷峻,但穿白色干净得要命。

  本来本来想拿牛仔外套,鬼使神差,谌冰反而从衣柜里勾了件形制相似的灰黑色格子衬衫。

  他出门,司机送到约定的公交站台。

  古镇附近没有地铁,公交车似乎都是一个小时发一趟。谌冰刚到时还没看见萧致,低头拿手机敲了敲。

  CB:[你在哪儿?]

  片刻,手机回了消息。

  萧z:[我在你背后。]

  还没转身,背后气息靠近,谌冰被手臂当头搂住了肩膀,沉甸甸的重量压下来,能感觉到萧致笑时拂过耳侧的气息。

  很乱,很轻,很热。

  “吃早饭了?”

  谌冰拧开他的手,回头,萧致递过一瓶矿泉水:“给你。”

  “……”谌冰接过,拧开,喝了几口。

  这趟公交车特别挤,除了一部分游客还有很大一部分大清早买菜的爷爷奶奶。本来上去时还有座位,萧致想了半秒又起身,给座位让给了其他人。

  他俩算是车上难得的年轻人,站着,能察觉到周围打量的视线。

  两个人身高都非常优越,长得也帅,往那儿一站真的跟风景一样。

  谌冰转身,视线望向窗外。

  没多久,见萧致被旁边的奶奶碰了碰手臂,递过一款手机:“年轻人,我孙女想加你微信,可以吗?”

  老太太笑得很和蔼,满头白发,旁边坐着挺不好意思直笑的女生。萧致看了眼手机,轻声说:“奶奶,不好意思啊,我对象不让加。”

  老太太惊了一秒:“你有对象啊?”

  萧致点头:“嗯,好看得很。”

  老太太很意外,女生凑近说了什么,她又拿手机示意谌冰:“那这个年轻人加吗?”

  “……”谌冰怔了下,下一秒,萧致本来吊儿郎当当个玩笑,两步跨到他身前挡住,话里意味深长。

  “他对象,也不让加。”

  但不知道为什么,拒绝后那个女生不仅不失望,而且似乎想通了什么,看着还挺开心。

  “……”

  谌冰牵着手腕给他救回来。

  路程漫长。车里人不见少,反而越来越多。导致车内越来越闷热。谌冰昏昏欲睡,感觉被萧致一把拉到了身旁虚虚地揽着,没让其他人靠近。萧致轻声说:“你眯着吧。”

  谌冰闭目,因为人多,被萧致圈着也不好松开。

  萧致单手抓着吊环,另一手从他背部捞过,还有余力看手机。

  耳边是各种语音。

  萧若:“哥哥你到哪儿啦?到地方了吗?”

  萧致:“没呢。”

  文伟:“萧哥,在路上?冰神好上手吗?”

  “……”

  谌冰眼皮挑了下。

  萧致声音带着笑意:“很好上手。”

  谌冰踢了他小腿一下。

  萧致补充:“也好上腿。”

  “……”

  群里现在很热闹。大家都在网吧打游戏,在家打游戏,所以对他俩难得跑远一趟很好奇,纷纷要求现场直播。

  杨飞鸿紧急加入聊天:“萧哥你做个攻略,改天我们再过去玩一玩。”

  萧致对这个提议完全不感冒:“做什么攻略,我就是去享受的。”

  “咦~”

  语音里一阵暧昧不明的起哄。

  “又不是享受谌冰,你们闹什么——”萧致一句话没说话,就被谌冰拿过手机,掐断了聊天扯皮。

  “吵。”谌冰说。

  烦死了。

  总算熬到下车,离古镇入口大概还有几百米,周围建筑已经变成较为低矮的仿旧式平楼。刚下车的游客很兴奋,几个年轻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开始朝前方狂奔。

  人群一跑动,还以为有什么热闹要凑,萧致拉着谌冰的手腕加速跑了起来。

  “……”

  脚步飞快,周围全是行人,得换动位置避免撞上去。拉着自己的掌心有力但燥热,谌冰心说傻逼,但还莫名其妙跟他朝入口跑。

  古楼牌坊近在咫尺。

  耳边响起一阵车马喧嚣的锣鼓和唢呐,好像突然转换时空,置身于时代的另一端,是和他以前看到的一中、九中完全不同的建筑和风格。

  谌冰停下,总算能甩手骂:“……你烦不烦?”

  但目睹此情此景,心里却有种奇异的感觉。

  书里总说,要和喜欢的人到处走走,看到不同的风景。

  谌冰四下扫了一圈,萧致呼出的热气散成白雾,眉眼散漫,但话里却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这儿好热闹。”

  是挺热闹。

  古镇全国有名,游客趋之若鹜,走两步就能跟大伙儿挤着肩膀。

  入口是古镇的独特美食,店铺只有苍蝇馆子大小,前台铺排着烧烤。萧致拿了串蝎子和蝉蛹:“试试?”

  “……!”

  没想到刚进古镇就来个这么刺激的,洁癖小少爷看了一眼,直接往后退了两三步:“拿走。”

  萧致若无其事,继续往前,哄骗似的:“试试?”

  试试就逝世。

  谌冰眉眼微微异动,萧致越走越近,他没忍住推了一下:“你故意的吧!明明知道我最怕虫!”

  萧致无所谓,当场吃了一颗:“这有什么?”

  “……”

  谌冰怔住了。

  谌冰怕虫,饮食习惯里完全没有这些东西。但萧致吃下去似乎若无其事,他犹豫了半秒,好奇:“味道怎么样?”

  萧致形容着说:“烤焦了就只有烧烤料的味道,没别的怪味儿,普普通通。”

  “……”谌冰挑眉,“真的?”

  萧致递给他:“真的。”

  小蝉蛹只买了一串,萧致也不习惯吃这个东西,上面还有大概三四颗。谌冰看了半晌,说:“我试一下。”

  萧致似笑非笑,再三保证:“绝对没有异味。”

  谌冰咬了颗刚咀了两秒,动作突然僵住,抬头看向萧致。

  萧致笑意加深:“这个爆浆还可以吧?”

  谌冰:“……”

  爆、浆!

  我他妈——

  谌冰怔住,随即,萧致飞快递过一张纸巾:“不要乱扔垃圾。”

  谌冰吐出来丢垃圾桶。爆浆其实没太明显,但里面嫩汁加上这句心理暗示,实在是太恐怖了……

  谌冰追着想拉扯他,萧致躲避,越往里走越能看见不少穿汉服的男生女生。

  大概到了一座吊桥的位置,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各位游客,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皇帝出巡了,皇帝出巡了啊!真龙天子游四方,见者回避!”

  转过去,不知道是什么影楼的摄影团,浩浩荡荡一大群人,就看见当中穿着塑料拉胯小黄袍的眼镜男摇摇晃晃站着,周围有人假扮太监,皇后,旁边还有他的15岁小公主。

  那女生为了配合爸妈无聊的九五至尊欲,满脸通红,感觉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谌冰:“……这儿的娱乐行业这么体贴吗?”

  萧致动了下唇,视线飞快掠过,似乎挺有兴趣:“感觉,还不错?”

  谌冰转头看他:“不会吧?”

  萧致笑了笑:“我就随口一说。”

  “……”

  谌冰看了估计十分钟的热闹,中年人cos帝王,到古建筑楼底下摆出僵硬的pos,挥挥大袖,偶尔还虚弱地叫几句“爱妃”。

  谌冰感觉算是见识了生物多样性。

  萧致也长见识了。

  “牛逼。”

  走到较为安静的地方,萧若拿出攻略查看的间隙,萧若视频通话突然来了。

  她问:“哥哥,你到了吗?”

  “到了。”

  “好不好玩儿?”

  “还可以,发现个特别有趣的项目。”萧致转换镜头将刚才看到的场景摄入,“那裙子是不是特别好看?下次带你过来扮演公主,拍照片,还有太监给你牵裙子。”

  萧若好兴奋:“真的假的!”

  “真的,你必须玩一次,不玩不是我妹妹。”

  “……”

  谌冰心说这也能叫哥哥吗?

  他俩说着什么,萧致目光转向别的地方,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好,我一会儿帮你看一套。”

  说完挂了电话。

  谌冰:“怎么了?”

  “没事儿,”萧致说,“她就是打电话看看我有没有丢下她跑了,然后发现这里汉服好看,让我帮她带一套。”

  谌冰应了声:“行,现在去买?”

  那边有古风一条街,正好也在攻略上,萧致说:“走吧。”

  这条街相对幽静,不再是闹市区铺天盖地的特产、美食、拍照合影,显得更加有逼格。不过他俩男生不怎么能体会美感,看见其他人拍照,飞快绕开了。

  到了一家汉服店。

  老板娘出来,看见他俩,抱歉地道:“这里只有女孩子的衣服呢。”

  萧致说了声了解,继续往里走。

  老板娘看了半天,转向谌冰:“你穿吗?”

  谌冰缓缓打出一个:“?”

  萧致往小女生那边的区域走,听见这句话都笑拉了,应了声:“有适合他穿的女装吗?”

  老板娘还当真了,准备去找,谌冰咬牙道:“不用,是给她妹妹买。”

  说完走近,用力拽了下萧致的衣服。萧致不想大庭广众跟他起冲突,打打闹闹,所以手也下意识往后拦了拦,不经意,就给谌冰的手抓到了掌心。

  安慰似的挠了挠,就这么握着,一直不肯松。

  那老板娘似乎懂得了什么,神色暧昧,似笑非笑。

  谌冰心说绝了。

  跟萧致待一块儿,每天都得解锁一个社会性死亡小技巧。

  萧致衣品还可以,给萧若打视频沟通了几分钟,买了套改良的明制小裙子,包好拎了出来。

  走之前,老板娘欲言又止地道:“其实适合这位小哥哥这种身高的女式汉服,我们店里也有。”

  谌冰阴着脸,说:“不用,谢谢。”

  跟着出门,一把拽住了萧致的衣服,推推搡搡往前走。好端端一场约会眼看反目成仇,萧致好言相劝:“谌冰,你能不能冷静冷静?”

  谌冰给袖口往上推了推,说:“我冷静不了,不然,你给死一下?”

  打打闹闹到了巷子尽头,萧致被他拽着手腕时回头看路时瞥了眼,被摊子上“紫微斗数”“面相全解”“算命八字”等字样吸引了注意力。

  “别打了,”萧致拉他,“看看这个。”

  谌冰还没气过来呢,极尽冷漠:“你想算哪天出殡?”

  “……”

  萧致舔了下唇,抬手搂着他肩膀,顺气似的拍了拍:“行了,谌冰,再无理取闹就烦了。”

  “……”

  谌冰被他牵着手腕,到摊子前蹲下。

  对方是个老爷爷,和电视里里算命先生差不多,很瘦,戴着眼睛,两鬓斑白,很是仙风道骨。

  爷爷和蔼地问:“这位年轻人算什么?事业,流年,财运,算八字看面相推命盘,老头子都可以一算。”

  萧致视线掠过,修长的手指夹着摊上的书翻了两翻,似乎没听进话。

  片刻,他蹭着指腹,眸底情绪复杂:“我想测姻缘。”

  “……”

  作者有话要说:萧哥:想测测我和冰冰什么时候可以亲亲:)

  算命先生:看不出你年纪轻轻,已经为情所困。

  久等久等,兄弟萌不介意可以给俺专栏点个关注哇?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