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 31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31、第 3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1、第 31 章

  谌冰攥笔的手松了又放。

  现在的萧致不再是之前跌跌撞撞的少年,四面楚歌,不肯迈出下一步。

  他可以往前走了,哪怕路依然不明晰,哪怕身侧依然黑暗。

  “行,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灭你的威风,”陆为民道,“你先给我把军令状立下来,考不到前10就给我写3000字检讨和未来的学习规划,怎么样?”

  萧致没说话,旁边文伟插嘴:“三千字哪儿够?我们萧哥这种真男人,怎么也得五千字吧?”

  这不就是把他架在火上烤?

  萧致瞟了他一眼,文伟笑得极其鸡贼。背后跟着水涨船高,接连地喊“六千!六六大顺!”“八千!八八就是发!”

  给陆为民整笑了,回头:“算了,你们不要再闹,总之这次都好好考。”

  他在气氛热络前,端着茶杯一路溜溜达达出了教室。

  这下周围安静下来,文伟冲他挑眉:“看不出来啊萧哥,这两天是不是经历过什么?确定了从此以后重返学业巅峰吗?”

  萧致慢悠悠地,话里意味深长:“还不确定呢。”

  “?”

  文伟没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萧致也没解释,他长腿在桌底下伸直了,教室温度高又给校服拉链往下拉到底,颈口到锁骨瘦而好看,很直白地朝谌冰靠近。

  谌冰察觉不妙:“你有事?”

  “有事,”萧致调子拖得很长,“这次考进了前十,能不能给我一个奖励?”

  谌冰眸子染了层薄薄的翳,直视他,语气堪称冷漠:“我是你爹?考好了还得给你奖励?”

  萧致笑了:“你不是我爹,但这个奖励只有你能给。”

  “……”谌冰似乎有了某种预感。

  萧致打断他:“不是那种奖励,只是单纯想让你陪我玩儿一天。”

  “……”谌冰神色依然没有松缓。

  萧致舔了下唇,补充:“也不是那个玩♂,只是单纯的玩,懂?”他换了一种说话,“可能相当于约会。”

  “……”

  谌冰低头将语文书翻来翻去,没看进内容,语气冷淡:“你先考了再说吧。”

  窗户旁,萧致垂眸探出指尖夹着书页翻了两翻,说:“目前对我来说,还很有难度。”

  “下周五考试,考的内容大部分应该是本学期的,你这几天看着补。”

  萧致远远地“哦”了一声。

  接着,不动声色等了半分钟,他高冷的小同桌从抽屉里取出几册笔记本丢到他桌上,目不斜视:“笔记都有,自己看。”

  上面分科别类记得很齐备。

  按照谌冰的学习能力其实不用这么仔细,甚至完全多此一举。很明显,这笔记本是他专门替萧致记得。

  各科老师早夸谌冰的基础已经不用再学,但他每天上课依然很认真,是为了替萧致填补那段空白。

  萧致将手里的笔记本捏着边沿翻来覆去几秒,放下,调整了坐姿垂头翻开。

  落笔只有刷刷刷的动静。

  谌冰默写完一篇英语范文,拿原版出来比对时,见萧致垂手掏出手机指尖飞快按了几下,随即放下。

  谌冰怔了两秒,自己手机屏幕亮了。

  他回头看了看教室后门,没人时拿出来,见萧致新发了条朋友圈,特别@了他。

  -【下周的约会,你已经走出了50步,那么剩下的全部交给我。】

  “……”

  我他妈。

  这个骚东西直接开大号下场舞了吗?

  谌冰还没回过神,文伟转头:“你们下周要去约会?去什么地方约会?能不能带上我我不占地?”

  谌冰顿了两秒,回头抓着萧致手腕用力拽了把:“半分钟内删掉。不然今天送你上路,下周坟头约会。”

  “……”

  周六下午上完课放一天假。

  谌冰上次月假没回家,这次回去,许蓉正和几个阔太太打麻将,很好的手气,但看到他顿时放弃了牌桌。

  晚上一起吃饭,餐桌上全是谌冰爱吃的菜。谌冰给她夹了筷鳕鱼:“妈,你吃。”

  许蓉对他学习很在意:“在九中成绩还好吗?”

  谌冰说:“一直是第一名。”

  许蓉还是不放心:“九中整体很差,考第一没有含金量。你有空问问以前在一中的同学,找试卷来做,跟得上一中的节奏那才叫没退步。”

  谌冰应声:“好。”

  吃完饭,谌冰上楼。

  难得周六的休息,群里又开始热热闹闹。

  有人去约会,有人去KTV唱歌,还有的依然在家死宅打游戏。一打游戏呢这群人就不可避免开始刷屏艾特大佬。

  九中转世战神:[@萧z,好哥哥,要不要来一局惊险刺激的——]

  日出江花:[分享链接:“我又回来王者荣耀了,曾经的老排挡,开局cue我哦~”]

  萧z:[在忙。]

  萧z:[图片.jpg]

  九中转世战神:[靠!不说我都忘了萧哥还背负着和陆为民的约定,所以现在是在学习吗?]

  谌冰点开图片。

  明黄的灯光落在书桌上,笔记本翻开露出锋利规整的字迹,旁边偶尔添了两笔他的批注,底下是几张试卷和草稿纸。

  九中转世战神:[我靠可以啊,看起来有模有样。萧哥,这笔记本是你的?]

  萧z:[不是。]

  萧z:[字好看吗?]

  九中转世战神:[好看,绝了。]

  萧z:[我也觉得特别好看,微笑.jpg]

  “……”

  谌冰抿了抿唇,到书桌前坐下。

  刚才许蓉的话倒是给了谌冰提醒,他到群助手里找出一中的群,里面比九中群安静得多,大部分时候往群里甩一道题,然后大家盯着题研究半天。

  这次又在解一道数学题。

  东来:[绝了,答案始终对不上。]

  帅仔:[你到网上搜一下?]

  东来:[搜锤子?这题老王原创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老东西,但凡他参与出高考题,全省平均分往下跌十个点。]

  清华清华我来了:[……所以我今晚还能蹲到一个答案吗?]

  东来:[莫慌,数学小王子正在疯狂肝,如果他写不出来,那估计今晚就看不见答案了。]

  “……”

  谌冰点开图片,这道题涉及一些大学才学的分部积分,搞过竞赛更可能写出来。谌冰花半个多小时写完过程,发到了群里。

  东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冰神诈尸了!!!]

  清华清华我来了:[所以这个答案有保证了????]

  学习勿扰:[哎哎,我算了半天不确定,到后面卡住了,按冰神这个思路来看是可以的!]

  “……”

  谌冰很少在群里说话,转学之后大家以为他对班上有意见,也不是很敢@他。现在看他居然出来说了句话,班群氛围暴涨。

  刷新疯狂消息,谌冰不知道回什么,半晌打字。

  CB:[最近过的还可以。]

  CB:[你们什么时候期中考?]

  东来:[下周。流泪了。]

  成绩好还是不好,都怕考试。

  谌冰聊了几句,步入话题重点。

  CB:[你们有时间,可以给我发一下这学期的试卷或者学习资料吗?]

  群里应者云集。

  雪诺:[可以可以,你要PDF还是实体版本?我这里都有。]

  东来:[冰神有空回趟一中呗,大家见面吃个饭。可别一走就不认人了。]

  谌冰打开文档看了下。一中学习进度拉得很快,完全不按教材走,到现在都快进行一轮复习了。

  这些试卷给萧致,他可能消化不了。

  谌冰想了想打字。

  CB:[高三年级的复习资料,能找到吗?]

  东来:[咦,冰神准备复习了?]

  CB:[差不多吧。]

  一中的复习大书做得很绝,其中的核心考点、常考必考题型、题型变式,总结到位,条分缕析,结构也非常有内在逻辑。折合起来四五百页,吃透这本大书高中知识也就学透了。

  但一中这套书不广泛刊印,很多普通学校想要只能找关系从一中拿一本,把题用纸复印下来发给学生做。

  东来:[行,我明天帮你问问张老师,他给你的书都收着呢,以为你没准哪天又回来了。找张老师要一套应该没问题。]

  CB:[谢谢。]

  东来:[拿到了我给你同城速递,寄过来。]

  谌冰又发了句谢谢。

  群里继续聊天,手机屏幕突然弹出了视频请求。

  来自萧致。

  谌冰打开视频,对萧致坐书桌前,头发被灯光照的略为蓬松,低头,下颌线条骨感锋利,穿件白T恤特别的清新干净,手指搭着手机扶了一把说:“我有问题。”

  谌冰:“你有什么问题?”

  萧致用笔戳了下头发:“这道题不会。”

  他拿起手机一阵倒腾,倒腾完发送给谌冰。

  谌冰看了看说:“你先搞基础题,别搞这么难的。”

  “?”

  “基础题总分占比很高,一星期也提不出多大的东西。先把必得的分抓紧,其他再说。”谌冰示意他手里的笔记本,“蓝色记号笔是重点的,其他的现在不管。”

  萧致说:“但其他的分似乎也挺高。”

  “忙不过来,其他分先不要了。”

  萧致似乎对这个提议不满意,低头,思索片刻后说:“不要不会影响我考前10?”

  “……”

  谌冰叹气:“你把基础分拿稳,说不定能考前5。”

  萧致:“那我冲了。”

  谌冰说:“那我挂视频了。”

  萧致指间转着笔,却抬起视线:“能不能别挂?”

  “嗯?”

  “我学习习惯不好,需要有人监督才可以。”

  “……”

  萧致说的挺正经,但谌冰总觉得并不是很对劲儿。

  但被他目光所及,谌冰只能点头,翻出张一中的卷子开始检测自己现在的水平。

  时间慢慢过去,深夜,周围逐渐变得安静。

  “我写完了几道题,你要不要看看?”

  萧致在手机镜头上敲了下,吸引谌冰注意力。

  谌冰给他改完试卷:“下次做几张考试真题。”

  差不多十一点,到了该睡觉的时候。萧致单腿踩着椅子,手指划拉一下群聊。

  周放正在疯狂@他。

  放放子:[萧哥今晚没打游戏吗?]

  九中转世战神:[没有,我已经连跪五把了。]

  放放子:[他为什么这样?弄得我很有危机感啊,感觉前10地位不保。]

  九中转世战神:[萧哥学习八成求助冰神,冰神也是你室友,不如你找他说几句好话?]

  放放子:[算了,怕萧哥揍我==]

  “……”

  群里聊天,谌冰也说:“早睡吧。”

  萧致退了群聊,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下:“不行,我这次非得考进前10,熬夜通宵都可以。”

  谌冰:“还是建议走可持续发展路线。”

  萧致拒绝:“不。”

  莫名有些好笑,谌冰说:“那你学,我先睡了。”

  结果谌冰睡到半夜,被手机消息的铃声惊醒,快两点了,萧致还在给他发新消息。

  萧z:[这道题你帮我看看怎么解。]

  萧z:[你睡,醒了再说。]

  谌冰揉着昏沉的眉心,心说你他妈是不是有九条命,不怕猝死?

  他看题,想想撑起身拿出纸笔,计算完拍照发送躺回床上又睡了。

  这一周萧致肉眼可见地努力。

  好不容易上节体育课他才走出教室,让一帮男生扶着,捏捏肩膀捏捏大腿放松精神:“萧哥,照我说,大可不必为了跟陆为民的对峙拼命,毕竟要真考不了前10,他也奈何不了你。”

  萧致嗤了声:“不是为他。”

  是为了另一个人。

  为了有哪怕短短一天能乖乖听自己的话。

  操。

  萧致半闭着眼睛,又热血起来了,看了看手表说:“我还能趁这两分钟回去再记几个单词。”

  “……”

  傻逼。

  谌冰拉着他手腕用力一拽,朝操场过去。

  体育老师还是懒得很,短暂拉伸后让跑了两圈操场,说:“你们自由活动。”

  男生一窝蜂往球场跑,难得的太阳天,女生们买了冰淇淋,坐在操场旁的看台附近聊天散步。萧致似乎对打篮球很感兴趣,但思索几秒后说:“我觉得我该回教室学习了。”

  “……”谌冰实在受不了,冷冷道,“半个小时耽误不了你考年级第一。”

  萧致:“还是算了。”

  谌冰搭着他肩膀往球场连推四五步:“赶紧去。”

  萧致笑了,眉眼几分轻佻和少年意气,走向球场时周围响起那群傻逼震天的附和:“那个男人他又回来了!”

  乱七八糟的吼声。

  谌冰站树底下的阴影,手里拿了瓶冰水拧开,被明亮的阳光照得微微眯起眼睛,视线里是少年奔跑时掠过的残影。

  萧致心情不错,压抑了四五天总算能在球场上放松放松,运球迅速奔跑,在球场上几乎压着这群人打。

  谌冰看着,又喝了口冰水。

  文伟实在抢不过球,又怒了:“你能不能别这样玩儿?能不能别这样!您是在表演英俊校草带球跑吗???能不能也让我们摸一下球?”

  “行啊,球给你。”

  萧致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但给之前非常炫技地奔跑起跳来了个三分球,“哐当”进篮,周围几个女生、男生都叫起来了。

  “卧草,这腹肌!”

  “你刚才看清楚没?到底有几块?”

  “说实话,看得老子鸡儿都硬了。”

  “……”

  非常粗俗直白的夸赞。

  萧致抛出球后突然转向谌冰,吹了声口哨:“冰冰,转过来,看我。”

  “……”

  谌冰差点被这称呼噎着,抬头瞪过去。

  但下一秒,萧致探出指骨勾着T恤下摆往上拉,拉到坦露出腰线,精悍结实的麦色腹肌,挑眉:“帅不帅?”

  谌冰:“…………”

  他乍这么一出不仅惊到了谌冰,也惊到了周围看热闹的同学,顿时周围都炸了。

  “啊啊啊啊卧草这也太他妈硬了吧?”

  “萧哥到底又在骚什么登西啊?”

  “……”

  只有文伟相当淡定:“孔雀式求偶。不要慌,看热闹就好了。”

  谌冰半天没回过神,耳朵里全是那些男孩子女孩子的兴奋鸡叫:“啊啊啊啊这个腹肌我可以!!!我他妈直接叫老公!”

  “萧哥!转过来!让我也康康你硬邦邦的东西!”

  言语十分之风流。

  谌冰本来单纯被他骚到,现在莫名其妙心情有些不爽了。

  他垂着眼皮,心情不佳,萧致放下T恤朝他走过来,身上流了汗,隐隐有着燥热难耐的气息。

  说话,嗓音也很低:“怎么了?”

  谌冰住他衣服就往球场外拉:“还打什么球,回去学习。”

  “……”

  萧致被他拽得走路不太方便,手指轻轻扣过他指缝,往教室里走。

  边走,谌冰阴沉着脸,脑子里全是——这个傻逼到底讲不讲男德?

  大庭广众在骚什么?

  气都气死了。

  但往教室走的路上,吹了冷风,谌冰又渐渐冷静下来,同时奇怪自己刚才为什么那么生气。

  身旁萧致闲闲地跟着,一直没说话,察觉谌冰情绪平静后才问:“到底怎么了?”

  谌冰:“……”

  萧致眸子漆黑,对视时有种撩人的吸引力,似乎能将人陷落。他看着谌冰似笑非笑,谌冰莫名感觉耳背有些热,飞快转头朝教室走。

  萧致在背后跟着。

  “怎么了啊?”

  谌冰瞟了他一眼:“你还想不想考前10?”

  一句一句,慢吞吞回了教室。这会儿教室都没几个人,靠窗边只有他和萧致。萧致坐下休息了一会儿,给校服敞开了,露出底下的黑色T恤。

  谌冰拿出作业,他挑了下眉,随后伸手勾他的校服袖子,纠缠不清地拉拉扯扯。

  “哎,你刚才看见没有?”

  “什么?”

  “我的腹肌。”

  “……”

  谌冰忍无可忍,“你到底有完没完?”

  萧致懒洋洋地笑着,眉眼有些潮湿,手指又回头勾着衣摆。

  他左右扫了一圈,说:“现在教室没人,我就只给你看看?”

  谌冰快要被他气死了。

  萧致放松了刚才的几十分钟明显精神很好,继续道:“还可以给你摸。”

  “……”谌冰闭了下眼,在心里告诉自己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不过萧致也就骚了一会儿,转身抽出了谌冰前两天给他的那本大书。

  厚,贼他妈厚。

  看着就能感觉到知识的力量、知识的厚重。

  但谌冰让他必须把这本书学下来。

  萧致现在就挑了本学期的重点,每天补补基础,再练练题,做笔记。

  耳边彻底安静下来。

  谌冰无意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阳光从窗户过滤,少年形成分明的剪影。侧脸线条干净利落,眉眼利而散漫,视线沉沉地落到书页上。

  窗外是阳光明媚,绿叶欲滴,轻歌曼舞。

  窗内的风景,也煞是好看。

  周五晚自习的考试很快到来。

  在此之前是大扫除,萧致坐在椅子里,旁边一群人真跟他即将上战场似的,拼命给他捏肩膀:“萧哥不急,萧哥不慌,你就是最棒的,一定可以考到前10!”

  周放简直悲痛欲绝:“真的过分了!”

  萧致手里拿着支笔,正埋头重温谌冰给他押的一道大题,对身旁的聒噪很烦。

  “别他妈碰我,一群垃圾学渣。”

  说完,左手一把握住谌冰的手腕:“让我碰碰。”

  “……”谌冰用力扯了一下,没扯出来,只能仍由他紧紧牵着。

  牵到开考前15分钟,谌冰准备去考场了,萧致又抱着他不肯撒手。

  “好紧张。”

  谌冰对他彻底没办法,站着没动。

  萧致:“要考不到前10,是不是就不能带你去玩儿了?”

  虽然一开始谌冰也没觉得自己同意过,但此时,抬手不太习惯地抚了抚他后背。

  “尽人事,听天命。没什么好紧张的。”

  还以为他很焦虑,没想到萧致倒是笑了一下,回头拎着笔袋走了:“早点考,考完放假。”

  由于上次萧致勉强认真,所以考场没在最后一个。九中老师出题的水平不太行,每次考试就是从附近某学校找一套密卷,把小明改成小红,然后装作自己的试卷分发下来考。

  谌冰写得很快,写完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左右扫了眼,全班还在奋笔疾书。

  谌冰平时心静,今天却不是很静。

  很担心萧致那个狗东西能不能考好。

  考前大概还有五分钟,全班都写完了,开始骚动。

  陶梦也不像其他老师那么规矩,说:“行,那可以交卷了。”

  谌冰出教室时其他班还在考试,部分同学早交卷了,在走廊上溜达。

  谌冰准备去厕所,路过了萧致在的考场。

  他坐在走廊靠窗的位置,将试卷翻来覆去地检查,无意抬头看见谌冰,挑了下眉。

  谌冰现在不想理他来着,准备走,余光却不经意匆匆掠过他的试卷。

  空了一道大题。

  满篇写了几行夺人眼球的大字。

  “聪明漂亮、美丽可爱、善解人意的老师!

  这题我不会写!

  但是!这次的考试分数对我十分重要!

  能不能看在我态度好给一分!就一分!

  您将重燃一位厌学男孩的希望!”

  谌冰:“……”

  作者有话要说:堵一毛钱,萧哥能不能考进前10!

  俺现在继续写营养液加更~

  大家俺爪留评呀[虽然妹有红包了233,下次发!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