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 3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3、第 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第 3 章

  李旭别的没有嘴巴很大,这事儿不到一节课全班都传遍了。

  两节语文课上完,陆为民夹着书准备出教室,被谌冰叫住。

  “老师。”

  陆为民顿时满脸慈爱,仿佛看待花朵的园丁:“怎么,是有什么地方没听懂吗?”

  谌冰从兜里摸出手机递过去:“我忘了交手机。”

  陆为民:“……”

  旁边看戏的同学:“……”

  陆为民在这学校教书二三十年,从早年激情昂扬到中年壮志难酬再到如今的佛老无为,几乎不再管学生,说话都快没人搭理了。现在居然有学生主动交手机!陆为民颤抖着手接过。

  “你,你真是好孩子。”

  文伟刚就听了李旭说的事,又目睹此情此景,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卧草,真是第一名啊。刚来就炸网吧,还交手机,不愧是你冰神!”

  ……学生交手机明明是基本操作,但在九中反而成了奇闻异事。

  谌冰没理他。

  身旁萧致搭着手腕,漫无目的玩手机。类似架着坦克轰丧尸的马赛克小游戏,手指在杂乱无章地沙漠上飞速按动。丧尸密密麻麻,但他手速和判断力游刃有余,几乎指哪儿打哪儿。

  文伟围着谌冰溜溜达达:“冰神你他妈怕不是来九中搞改革的吧!?争做学习领头羊?”

  不怪他好奇盘东问西,周围有钱、学习好的全去了其他学校,聚集在九中的就是筛了几层后留下的粗粝沙石,孺子不可教也。谌冰这样的吊炸天学神降临九中,几率大概……三千年一生根,三千年前一发芽。

  谌冰心不在焉听他扯淡。

  八辈子没见过分数上700的文伟不知从哪儿找了本“高精尖数学专练”,指着其中的难度思考题。

  “冰神,这题会写吗?”

  他单纯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想看谌冰一展学神智商。谌冰真以为他不懂,拿出草稿本和笔:“我给你讲。”

  文伟超乖:“好的!”

  他俩讲题,萧致单手搭着桌面,若无其事往这边瞥了眼。不同于刚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狂霸酷炫拽,现在炮口怎么对怎么不准,进场秒死了四五次。

  “后几道步骤的公式变形可能想不到。圆锥曲线很大一部分难度在计算上。”谌冰理清思路,问,“离心率题目给了e——”

  “等等,”文伟摸下巴,“离心率是什么?”

  谌冰:“……”

  ——这问题相当于解“1加1等于几”时问“加和减的区别是什么?”

  亡羊补牢,要补的不是牢,是出生时颅骨里缺的脑髓。

  谌冰舔了舔唇,打算给他过过基础知识,身旁萧致嗤了声。

  “傻逼。”

  文伟转向他。

  萧致:“离心率都不知道。”

  文伟:“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

  安静了好几秒。萧致踢开凳子起身,瞥他一眼,完全是杀疯了的无差别攻击:“我不知道离心率,也不妨碍你这条破洞裤骚得丑。”

  “…………”

  题没讲完。

  中途文伟气急败坏找班花借针线盒去了,急赤火燎撅着屁股缝裤子。

  萧致作为班上绝无仅有的大帅逼,审美几乎影响全班男性潮流,一般他说难看那就是真的很难看了。

  文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赶紧得把裤子这洞缝上。

  ……活久见。

  谌冰无语后收书,趁着大课间,趴上桌睡几分钟养神。

  正午阳光升高,他皮肤白,半偏头露出白而精致的耳廓,阳光照着右耳垂生的那颗小小的黑痣,非常小,但在白肌的映衬下就很明显。

  唯一的点缀,极其勾人。

  萧致撑着桌椅,眼皮掠低看了几秒,刚才的不快到现在成了烦得要命。

  操。

  ……勾引谁呢?

  刚开学生物钟没太调整过来,谌冰困恹恹也就眯了两分钟不到,被指节叩击桌面的声音弄醒。

  抬头,萧致若无其事、没事找事说:“换座位,我坐外面。”

  “?”

  “我想晒太阳。”

  “……”

  行吧。

  谌冰揉着眼睛起身看他挪了桌椅。坐下也没别的话,点开游戏继续玩儿。手速似乎回到了巅峰状态。

  旁边,文伟边缝裤子边跟管坤说话:“有没有感觉萧哥这两天很狂躁啊?见人就杀。”

  “开学综合症?”

  “操,萧哥能有什么开学综合症,作业狗屁都不写,开个几把。”边说,文伟边转向管坤,再三确认,“我破洞裤是不是真的很骚?”

  “……”

  这一上午的课谌冰算来着了。

  语文课过了数学课,刚毕业的年轻老师进教室在黑板默出了答案接着埋头讲题。底下聊天、打牌、打游戏,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他没事人似的,同学们当他不存在,他也当同学们不存在。

  很互相尊重。

  课代表发试卷,谌冰卷子在一中,这会儿手里什么都没有。

  萧致甩出了期末数学试卷。

  ——28分。

  选择题全选C,填空题问角A角B关系他填了根号3,大题倒是自觉地自己画了个大X,摆明了不要老师动手我他妈自己来。

  谌冰翻来覆去看两遍:“考的什么狗屎?”

  “……”

  谌冰记得初中萧致成绩不算差,真不差,脑子好用,平时虽然贪玩儿但考个班上前三不成问题。

  现在看到这张堪比鬼画符的试卷,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怎么能跟你比,大学霸。”

  萧致短促笑了声,话里,有点儿咬着牙。

  气氛总是莫名其妙变成对峙,谌冰问重点:“老师讲哪儿知道吗?”

  “听不清。”

  “那我给你讲。”

  回应简单干脆,“千万别,谢了。”

  谌冰感觉这真没话说了。再剑拔弩张什么都聊不了,好像有什么血海深仇。谌冰打算跟他好好捋捋前尘往事,但萧致已经拿出了手机,低头自己玩,摆明了拒绝闲聊。

  行,下课再算账。

  数学老师非常守时,正讲到“我们把这个不等式移项,整理出f(x)的公式——”接着听到下课铃响,公式讲到一半直接咽下去,调头出了教室。

  谌冰没废话,不客气地踹萧致凳子一脚。

  “出来。”

  还没动,门边突然起了骚乱,走进一个嚎啕大哭的女生,径直来到萧致桌子前。看校服是高一的,年纪小,不说话,但头发烫烫染染像个拽姐,哭得脸稀里糊涂比猴屁股还红,委屈坏了。

  她直视萧致抹眼泪。

  萧致左右扫了眼。

  没别人,确认她冲自己来后,萧致:“……你谁?”

  女生顿时崩溃:“我谁?!你说我是谁?还能有比你更海的渣男吗!?明明说了开学就奔现,为什么不来找我,我在咖啡厅等了你整整三个小时!”

  萧致站了两秒,明显不清楚怎么回事儿,

  垂眸思索几秒,唇轻轻动了下,反应过来后直接吼:“谁他妈又拿老子照片去网恋,我操.你大爷!”

  谌冰:“……”

  还有这种操作?

  萧致是附近高中公认的高颜值校草,口耳相传,每次出校门都有人堵着偷偷摸摸看。但就不知道哪个居心叵测的王八蛋拿他照片网恋还骗钱,之前就被纠缠过几回了。

  文伟也懵了:“不可能啊,难道还有人不知道萧哥不近女色吗?”

  “九中第一无情剑,岂是浪得虚名?”

  “……”

  女生哭得太伤心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看架势似乎受了别的委屈,抽抽噎噎说不出来。

  “你还装!我遇上你这种渣男!你还让我发那种照片……”

  周围安静。

  这下问题很大。

  萧致扫了整个教室一圈,突然径直朝另一头走过去。人群混乱地散开,躲在背影后看戏偷笑的男生被他烂布条似的揪出,一拳砸脸。桌椅拖拉发出巨响,萧致一脚服服帖帖给他踹到角落。

  “张自鸣,操.你大爷你贱不贱?”

  张自鸣个子挺高,眼下几颗痘,还算身高体壮,但被萧致按着打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边挨打,边还“嘿嘿嘿”地笑:“萧哥,对不起对不起,开个玩笑——”

  “你他妈脖子上顶的肿瘤开这种玩笑?”

  萧致打架来真的,不见血不罢休,一般人看见了最好躲远点免得被波及。他抄了把凳子后文伟赶紧背后抱住他:“萧哥,算了算了,真的别打架——”

  谌冰上前,握住他手腕。

  “别打了。”

  凳子拐过受伤的只能是劝架者。蓄力手腕硬生生收住,凳子砸地“哐当”一声巨响。

  “给她道歉。”萧致声音压着火。

  张自鸣抱头,还笑得出来:“别啊,萧哥你自己网恋的怎么怪到我头上?”

  “我操——”

  萧致揪住他衣领直接往外踹,踹到他踉踉跄跄趴那初中生面前跪着,“你他妈是人吗,她才多大,你恶不恶心?”

  闹哄哄中,陆为民进教室大喝一声:“萧致!”

  萧致松手。

  “你又打架!说了多少次不要打架!还他妈打张自鸣,你俩多大仇多大怨!刚开学第一天就干仗!”陆为民气得浑身发抖,“给我滚到办公室来!”

  一前一后。那张自鸣流着鼻血嘿嘿笑了两声,想跟萧致勾肩搭背:“萧哥,别生气嘛。”

  “操.你妈滚!”

  萧致直接甩开他。

  教室安静,文伟继续安慰狂哭的小姑娘:“初几了?初三?小妹妹以后好好学习,不要相信网上的怪哥哥。萧哥不可能问你要照片,他峡谷国服李白修的是无情剑,心中无女人、剑法自然神。这事你看看怎么办,报警还是……?”

  女生跑出了教室。

  文伟挺无奈:“恶心巴拉的,刚开学就这样。”

  谌冰跟到走廊,照着光线,脑子突然醒了一下。

  ……张自鸣。

  张自鸣。

  耳熟的名字。

  白光泼洒,又是那天的正午。

  警察指着桌面文档分析监控:“出车祸前萧致和同班同学张自鸣见过面,这个人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在一家KTV工作……”

  “萧致死后,这个人销声匿迹,怎么都联系不到。”

  “……”

  阳光落入眼底,患癌时的刺痛似乎掠夺了知觉。但当时更疼痛的是看见太平间血肉模糊的尸体。

  谌冰靠着栏杆,皮肤被阳光晒得微微发烫,短暂失神。

  耳边传来办公室的训斥。

  “萧致!无论如何不能动手打人,你是不是有暴力倾向啊我问你?为什么屡禁不止!学校一直在忍让和包容你!”

  “再打架,我看你这辈子也毁了!”

  “……”

  半晌,办公室门“哐!”地被踢开。

  萧致满头阴火,跟谌冰对上目光。两两相望,谌冰正思索说两句的同时,萧致别开肩膀转头进了教室。

  拉开凳子,撕了张草稿纸先打下三个大字“检讨书”。

  字迹非常凌乱。

  接着,写了几字“傻逼,写你大爷检讨”。

  没等谌冰说话,萧致从桌斗里抽出手机和校服,踢开凳子直接出了教室。

  最后一节课陆为民进教室,见谌冰握笔垂眸安安静静写字,身旁位置却空着,暴跳如雷:“又逃课!这个萧致完全不把老师放在眼里,不如他自己开个学校读吧,反正我是教不了他。”

  谌冰握着笔,抬头:“老师。”

  陆为民火气未消,但对谌冰挤出了笑意,温声道:“怎么了?”

  椅子里少年干干净净,校服袖口别在小臂,瘦削,有种学生的少年和荏弱气质,开口声音不急不缓。

  “张自鸣先惹事,萧致才打人。”

  “……”

  陆为民怔住:“啊?”

  谌冰指尖在纸面拂了下,语气尊重,但内容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就跟您说一下,免得老误会萧致。”

  此情此景,陆为民有点儿尴尬,听旁边同学附和几句,才重新开口。

  “……是吗?那都有错,等着,这俩我一块儿收拾。”

  陆为民出了教室。

  隔着两三排桌子,文伟跟推销员似的,向他竖起大拇指。

  “兄弟,666。”

  谌冰没回话,低头,继续写东西。

  第五节课谌冰所作所为,直接让他在文伟心目中形象蹭蹭蹭涨了一大截。

  放学,文伟溜溜达达过来:“没校卡吧?这两天你跟我,带你吃食堂。”

  周围学生撒丫子狂奔,谌冰以正常速度闲庭信步,文伟心里急也只能放慢脚步聊天:“……萧哥真不可能跟人网恋,张自鸣那傻逼太恶心了,小女生都不放过。”

  文伟是萧致死忠粉,此时拼命帮他挽回形象:“他平时都挺好说话,又不是傻逼见人就打。萧哥妹妹今年刚上初中,他最烦别人调戏小女孩儿了,见一次打一次。”

  “……”谌冰看他一眼:“他妹妹。”

  “对,叫萧若,特别可爱一小姑娘。你估计不知道,萧哥就这么个妹妹,也没别的家里人了,特别宝贝她……”

  文伟闻到食堂饭菜香后加快了脚步,身旁,谌冰却停了下来。。

  人来人往,食堂喧嚣声消减了此刻枝叶间的无止境的蝉鸣。

  谌冰站着,若有所思,轻声道:“我知道。”

  知道还是不知道文伟不好说,毕竟萧致似乎对他态度一般,文伟摸出手机看了看消息:“果然,萧哥接妹妹放学去了。。”

  照片上小姑娘梳单马尾,红杠校服,杏儿眼直视镜头,嫌弃的脸上就差写出“你别拍我”几个大字。

  谌冰说:“挺可爱。”

  不知不觉长这么大了。

  “一会儿你回寝室吗?”到食堂,文伟端着餐盘,回头问他。

  “不回,直接去教室。”

  “行,那我吃完先走。”

  分道扬镳前,谌冰突然开口:“我想出趟校门,住校生中午能不能出去?”

  “可以啊。九中宽松得很,不过回来记的给门卫大爷捎包黄鹤楼。”

  谌冰:“……”

  文伟忍了一秒笑喷:“妈的,学神这么好骗!”

  谌冰舔了下唇,懒得跟他说话,倒头出去了。

  到教室还没几个人,一中同学中午来了一般自觉安静,睡觉的睡觉写作业的写作业。但这地方同学到教室了,全在打打闹闹。

  谌冰置身事外,填满上午没写完的纸,对照阳光看了一眼。

  半透明黄纸后人影晃动。

  身影高挑,萧致来了后一窝蜂男生笑嘻嘻凑近说话。比较奇怪,萧致打人也凶,人缘又特别好。

  声音叽叽喳喳。

  “张自鸣是不是喜欢你啊?这他妈阴魂不散的,简直跟牛皮糖黏上了就甩不掉。”

  “我感觉他好像心理不太正常。”

  “反社会人格?”

  “真反,社会人,格。萧哥这种为民除害的社会人,有一说一,该反当反。”

  萧致叼着烟踢他一脚,垂眸道:“你特么才社会人。”

  “……”

  谌冰放下纸,填补最后几句话。

  走廊窗户,阳光疏疏落落筛入教室内,刻下明明暗暗的光影。

  谌冰坐姿端正,脊背挺拔清峋,白T恤简直干净得扎眼。与周围打闹格格不入的安静,仿佛入定了似的,专心致志写东西。

  萧致视线掠过,抬头,杵灭了手里的烟。

  管坤啧啧称奇:“这是真学神啊。我刚看成绩表他全市排名第一,全市什么概念?上学期期末题出的超几把难他还能上730,反正,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上730的活人。”

  萧致没说话,给烟屁股丢进垃圾桶。

  “我们都在玩儿,就他写作业。真好奇为什么转来九中?”

  萧致眼神散漫地望了会儿天,说:“我也看不懂。”

  看不懂,这个人为什么突然出现。

  午自习后萧致进了教室。

  谌冰不知几时趴下睡了,阳光将右脸白净的皮肤晒得泛红,染着层薄薄的潮汗,头发也弄的有点儿乱。

  萧致抬手关窗,尽管放轻了动作,但卡簧推到底时不可避免发出“咔嚓——”的轻响。

  “……”

  萧致挪开视线。

  不知道谁放的一包白色塑料袋,还有两页纸。

  塑料袋里装着创可贴,消毒水和一瓶去火的风油精。两页纸,字迹银钩铁画、锋芒毕露,检讨书,不多不少3000字。

  谌冰被动静吵醒,掠开眼皮似乎没睡醒,眸色浅淡,又阖了下眼。

  说,“给你的。”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