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27、第 2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7、第 27 章

  萧致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准谌冰,垂着眼皮淡淡道:“你继续。”

  不等他回答,又说:“希望明天早上你别后悔。”

  “……”谌冰抬手挡了一下镜头。

  但萧致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谌冰撑起身想抢他手机,手臂和肢体纠缠着,刚探指捞到手机边缘时门口探出一只脑袋。

  “萧哥你啥时候出来——”文伟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的画面,就是两人搂抱在一起沿床打滚。文伟呆了两秒,很识趣地道:“没事,我就来帮你关个门。”

  萧致停下动作。

  文伟补充:“免得被萧若看见不好——”

  “…………”

  他出去,房间里一片死寂。

  萧致舔了下唇,重新拍拍谌冰的额头:“我他妈给你点首歌——《闹够了没有》。”

  谌冰没忍住:“那你还真是非。”

  “……”

  萧致收了手机起身:“不跟你扯淡,我真要出去了。不然文伟那张大嘴巴,改天估计该传你已经怀孕了。”

  谌冰:“……”

  我他妈。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谌冰盯着天花板一言不发,旁边萧致看了他会儿,推开门出去。

  谌冰醉酒后脑子里感觉很不清晰,轻飘飘地没什么劲儿。夜阑人静,好不容易陷入深度睡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肩膀被用力推了一把。

  谌冰先没理,再被推了一下,直接骂:“萧致你是不是有病?”

  但他睁开眼,发现面前站着道黑漆漆的身影。

  该身影体型壮硕,背光看不清脸,直勾勾盯着他:“你会做广播体操吗?”

  “……”

  谌冰辨认两秒才认出是管坤,心说你有病吧,揉着眉心心情复杂地看手机。

  还以为是十一二点,结果发现都凌晨三点了!

  谌冰莫名其妙,压着声说:“你有事吗?”

  管坤平时话比较少,属于班上沉默的壮男,现在说话时半睁眼睛下眼白非常明显,颠三倒四道:“我给你做广播体操行不行?”

  “……”谌冰意识到不对劲。

  管坤尖声一“呔!”,窸窸窣窣地挥动起四肢,不协调的的身体舞姿不像广播体操,更像被鬼上身。

  ——场面非常诡异。

  谌冰开始喊:“萧致!”

  没人应。

  “萧致……”

  谌冰趿着拖鞋开门往卧室跑,背后被管坤手臂狠狠勾了一把,似乎还想把他拽回来。谌冰好不容易挪着病腿奔波到卧室。萧致躺沙发上,腰间搭了件校服睡得正沉,旁边文伟还抱着他胳膊。

  谌冰推他:“你先起来一下。”

  谌冰回头,背后管坤跟僵尸似的循着声音往这边跑,嘴里还稀里糊涂念些不成腔调的曲子。

  好他妈诡异。

  “……”

  饶是谌冰再冷静都忍不了了,见萧致不醒用力拽了下,跟着响起萧致的轻嘶。萧致撩开眼皮,带着突然被叫醒的低气压,被奔至跟前的管坤搂住了肩膀:“好兄弟,要不要跟我学广播体操?”

  萧致看他两秒后骂了句“操”,起身直接给牛高马大的管坤摁倒在沙发。

  文伟也醒了,噗嗤一声狂笑:“卧草哈哈哈哈哈卧草小坤子又犯病了!梦游,这次表演的什么节目?还广播体操,赶紧给他推到沙发上继续睡。”

  “……”

  谌冰本来还挺害怕,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梦游?

  梦游跳第八套广播体操?

  这地方简直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生物多样性。

  文伟解释:“管坤一直有梦游的习惯,反正就半夜到处乱跑,现在老师都让他自己住一个寝室,没事儿,他不伤人,就是症状比较严重。估计是小时候挨他爸打挨多了。”

  “挨打能挨出梦游?”谌冰闻所未闻。

  文伟:“或许?”

  萧致转过来:“吓坏了?”

  “……”谌冰眸底微寒,一声不吭看了他四五秒,抬手勾着他往卧室走。

  等进了门,谌冰给他推到床上,说:“你就在这儿睡。”

  萧致继续损:“你怕了?”

  ……这是一个“怕”字能解释清楚的吗?

  谌冰上床后自觉躺在里侧。萧致看了他半晌最后还是挨着床坐下了。

  今晚这睡谌冰睡不踏实,半夜总梦到被人撞胳膊,那人顶着管坤的脸,身体却是一坨面,不住问:“兄弟,要不要我教你练广播体操?”

  特别惊悚。

  谌冰在梦里跑来跑去,直到摸索到了萧致的手臂,那股温度和力道才让他放心地睡过去。

  二早起床,谌冰一晚的睡眠质量感觉差到低谷。出房门,管坤听文伟说了昨晚的事,脸色更差:“冰神,对不起对不起,我从小就有这个毛病,绝对不是故意恶搞你。”

  “……没事。”

  谌冰不知道该说什么。

  旁边萧致正拿着筷子放桌上放,瞥了眼谌冰,不咸不淡说:“他喝醉了比你没好到哪儿去,更疯批。”

  “……”谌冰转向他,“有这回事儿?”

  萧致嗤了声:“可以。醒了就忘,症状也跟梦游一模一样。”

  “……”

  谌冰确实记不清楚昨晚的事儿了,浮浮沉沉像做梦。那边管坤心情简直抑郁:“幸好在你们家啊,不然我半夜像个僵尸一样蹦出去,不是直接把人吓死吗?”

  文伟安慰他:“说不定你下楼梯时已经摔死了,放心,吓不到别人。”

  管坤:“……”

  并没有被安慰到,谢谢。

  吵吵闹闹,萧致示意餐桌:“先吃饭。”

  在学校差不多每天早上喝粥吃馒头,但单独在家里就是吃螺蛳粉都没人管。文伟往粥里加了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什么咸鸭蛋蛋黄,瘦肉,青菜叶,煮出那锅东西闻着却还可以。

  萧若也起床了,满头蓬乱,坐到餐桌上。

  一群少年们,没大人管的好处就是吃到一半可以去打游戏,打完了回来继续吃。他们凑近花里胡哨聊游戏,谌冰当然也关心他该关心的:“这周布置的作业是什么?”

  “……”

  文伟刚进入峡谷,闻言嘶了声:“这周,怎么说呢,没有作业……”

  管坤附和:“对,没有,老师说我们学习一个月太辛苦,这两天最好在家好好休息。”

  谌冰心说你们天天上课摸鱼划水也能叫辛苦。

  他看向文伟,文伟感受到了目光里的威慑,识趣改口:“陶美女发了三张试卷,语文有一张,数学两页题,化学背方程式周一默写。”

  “那你们写完了吗?”谌冰问。

  文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挪起了屁股:“……那什么,我妈突然叫我回家吃饭。”

  管坤也秒懂了:“我也该回家了,离家一天,我妈妈指不定想死我。”

  谌冰还没说话,这两人已转眼间开门狂冲出去,宛如被狗撵了。

  “……”

  谌冰转向萧致。

  萧致拿着筷子,眉间敛了层阴影,眼角百无聊赖地垂下。

  谌冰:“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你倒是先等我吃个饭。”

  谌冰:“你吃。”

  他语气完全无所谓,“反正我今天待在你家也不走了。”

  这句话的意思相当于,反正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萧致看了他半秒,没说话。

  谌冰先去准备,把包里带的书翻出平平整整放上书桌。

  萧致吃完饭过来,转着笔写了大概四五道题,随后拿起了手机。

  谌冰坐旁边整理框架,想着开始给萧致补课,从基础做起。一时也没怎么注意到他。

  萧致手机里消息响了很多条。

  伟子:[萧哥,我现在蹲在楼梯间打游戏,需要我使用计划拯救你于水火之中吗?]

  萧z:[?]

  萧z:[你有什么计划?说来听听。]

  伟子:[不如咱们故技重施跟冰神说管坤被车撞了,你送他去医院,然后我们趁机去网吧浪一波?]

  小坤:[操.你爹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恶灵附身,要去找神婆驱鬼,需要萧哥这阳气重的猛男跟你呢!?]

  伟子:[你激动什么?这只是计划,计划……]

  小坤:[计划也不行,杂种。]

  “……”

  俩傻逼。

  萧致指尖按着手机,谌冰撩皮眼皮漠然看他一眼,色泽浅的眸子有种魔力,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别玩手机。”

  “……”

  萧致讲道理:“我这个人逆反心理很重,你越让我干什么,我越反感。”

  谌冰一脸少废话:“题写完了有功夫骚了?”

  “没有。”

  “没有就继续写。”

  谌冰没有一句废话。

  萧致看了他好几秒,舔了下唇,说:“你再这样——”

  “?”

  萧致确认萧若还在客厅里看动画片,继续刚才的话:“我就不爱你了。”

  他嗓音偏低,这句话说得自然轻松,又有种漫不经心的撩人。

  “……”心里咚地跳了一下。

  随即,热意蔓延上耳缘,总感觉这话不对劲,但他一时想不到怎么怼回去。

  萧致看着他明显被噎住,视线收敛,轻飘飘一笔带过:“算了,还是爱你吧。”

  他继续转笔,似乎对自己骚这一手习以为常。

  谌冰哭笑不得。感觉像女孩子走在路上突然被小男孩说“你好漂亮呀姐姐”,虽然对方还轻浮,但总归是一句真心实意的表白,所以又不好生气。

  半晌,谌冰指他语文试卷:“你写作文要有你口头一半花言巧语就好了。”

  萧致:“…………”

  过分,这也能劝学。

  萧致面无表情,男孩子心意被辜负不开心了,说:“告诉你个秘密,两秒前,文伟突然被车撞了。”

  谌冰:“??????”

  萧致:“我现在要送他去医院,作业等下午回来写。”

  说完萧致去卧室换了身衣服,米白色的衬衫外套,显得干干净净,腿也特别长,二话不说开门出去了。

  话题转变太突然,谌冰没回过神儿,手机上文伟发来新消息。

  伟子:[冰神,萧哥没有骗你,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现在痛苦万分!]

  “……”

  谌冰盯着手机,民了下唇。

  萧若瘪了瘪嘴,似乎习以为常:“估计他们在‘蓝调’吧。”

  谌冰问:“医院的名字?”

  萧致目光仿佛看待天真小朋友:“不是,是网吧的名字。”

  “……”

  谌冰看着试卷骂了句操。

  楼底下墙根边蹲着俩拿手机乱戳的少年,十七八岁,特别像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萧致走近挥了下手:“走了。”

  管坤:“LOL?三排?冲他妈的?”

  萧致应声:“行。”

  文伟还蹲着没动,手指飞快在屏幕上戳戳点点:“稍等,我先PS一个医院的背景图发给冰神,否则被他揭穿,你们都懂冰神的逻辑性有多强。”

  管坤瞟了眼:“那你还跟他比逻辑?”

  “……”

  文伟:“那我至少尽力而为。”

  管坤就差没踹他:“尽力而为之前,你先把这个太平间照片换一换。”

  “……”

  萧致点了根烟夹在指间,往网吧走。

  管坤等文伟不耐烦骂了好几次,又开始骂谌冰:“这么说吧,虽然冰神那学习和长相我很佩服他,但像他这种逮着学渣一心劝学的行为——我、觉得、不可。”

  文伟嗤了声,想起昨晚看见的搂搂抱抱场景,看破不说破:“你懂个屁。”

  “……”管坤不跟傻逼一般见识,直接找萧致要认同感。

  “萧哥。”

  萧致走在前面,一直叼着烟,没说话。

  管坤说了句掏心窝子的话:“你不烦他吗?”

  萧致给烟取下来,夹在指间弹了下烟灰,面对这个没说话。

  这群少年都自由散漫惯了。管坤跟谌冰根本没有共同语言,还是看萧致和他走得近偶尔才说几句。打心底来说,他根本就没把谌冰当成过自己这路人。

  管坤声音含着怨气:“他老想着让学渣学好,但他没考虑过,萧哥你本来……”他话没继续说了。

  文伟没听懂他话里的深意,觉得管坤背后说人家不好:“兄弟何必怨气这么大?请不要恶意揣测冰神,他只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子,可能说话很难听,但绝对是好人。”

  “你不懂,我恶意揣测个屁。”管坤甩开他,“你知不知道萧哥他身上背着什么?”

  萧致回头看他。

  管坤对文伟做了个封口的动作:“你是大嘴巴,这事儿我不告诉你。”

  文伟莫名其妙:“咋还孤立我呢?是不是兄弟?”

  “这件事……”管坤似乎想到了什么,还没说,前方萧致回头看他。

  “够了啊。”

  “行行行,够了够了。”

  街区越走越破旧,萧致长长的身影拖到地砖,似乎有着重重心事。

  他俩不说,文伟识趣地回到刚才的话题:“也许有些人就是有救赎病?心地善良,看不得别人过得不好。”

  管坤开始和他吵:“冰神什么都好,我没说他不好啊,但我就是看不惯这种逼着人学习的行为。”

  “……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有人这么逼我,我分分钟考到九中年级前十。”

  “也许萧哥就不想学呢?”

  “……”

  街道人渐渐变少,周围建筑显得破旧潦倒,前方出现了一家隐蔽的黑网吧。

  秋天温度已经不太热了,穿件外套还能感觉到携过颈侧的凉风。

  文伟继续怼:“也许萧哥心里想学呢?只是没有人拉他。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萧哥害怕冰神只是玩玩儿而已,把他拉起来却突然撒手,让他跌得粉身碎骨。”

  “……”

  管坤怔了下,似乎被他这番话给惊住了:“你是什么品种非主流?”

  萧致给烟头在垃圾桶盖上杵出黑色的灰烬,回头,烦得很:“能不能别他妈吵了?”

  “不吵了。打游戏要紧。”文伟一秒抽离,跟着进了网吧。

  男生注意力集中时间一般很短,刚才还互相呲牙,现在开了三排立刻变成同生共死的好兄弟。

  萧致抓着鼠标指骨偶尔动一下,从刚才听见他俩吵架起似乎心情就不好,手速频频变慢。

  文伟看他冲入对方五人阵营送死后没忍住道:“你是不是在想男人?”

  “……”

  萧致抬手在他脑门敲了一记,手速立刻恢复如常。

  -

  破破烂烂的黑网吧。

  谌冰进去后立刻被浓重的烟味呛了一口。

  萧若牵着他衣角,显得很兴奋:“我好久没见过我哥挨揍了!”

  “……”谌冰四下找寻,看到角落三条身影。

  萧致戴耳机,目光全神贯注放在电脑屏幕上,衬衫扣子往下松了几颗些微露出锁骨。姿态特别闲适,长腿搁在桌椅底下,眉眼被阴影涂抹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谌冰走近他们都没注意到,文伟还掏了掏萧致的胳膊:“萧哥,打男刀怎么出装?”

  “出泉水的装备选择穿甲小件锯齿短匕,之后把这件装备合成幕刃……”萧致嗓音漫不经心。

  刚说完,他察觉到垂落至桌面的阴影。

  回头,站他背后的谌冰抬了下眉,眸底仿若冰碴:“打傻逼怎么出装?”

  “…………”

  文伟听见谌冰的声音,直接吓得跌下桌椅,后知后觉捂住自己的手臂假装伤残人士。

  谌冰十分平静地问:“你被什么车撞了?”

  文伟冷汗直流:“呃,自行车也是车。”

  “撞哪儿了?”

  “撞到……”

  文伟才发现自己捂错了地方,但此时不得已自圆其说,“撞到手腕,医生说可以去网吧打游戏,增强骨骼50%的抵抗力。”

  谌冰冷声道:“你怎么不说增加50%的攻击力?”

  “……”

  场面过于修罗场了,文伟一向是最懂事的,明白只有自爆才能保护他萧哥:“冰神QAQ,这事儿不怪萧哥,是我管不住网瘾非要骗他出来打游戏,你要责罚就责罚我叭,他是无辜的!”

  萧致好整以暇坐在椅子里,转向他,眉梢微微压着,没多大的反应。

  文伟这副窝囊相引爆了管坤的怒气,他直接砸鼠标揭竿而起:“冰神,该说不说,能不能别影响男人打游戏!”

  他刚吼完,就被文伟一把捞下去:“你他妈怎么敢的……”

  配角退场,这下单独成了谌冰和萧致的对峙。

  谌冰刚才声音低,但文伟跟管坤的操作成功吸引了周围的目光,萧致推开椅子起身,揽着谌冰往外走。

  “出去说。”

  谌冰没大吵大闹,跟着他往网吧外走。

  都是读过书的人,知道要脸。

  到一道旋转楼梯后,铁梯挡住了大部分视线,谌冰刚准备撂腿就被萧致一把抱进了怀里。

  “先别打,你现在能动手?”

  萧致话里几分不正经,抱他时顺便制住手臂,免得他大动作没造成杀伤力反而给自己弄伤了。

  “……你。”

  谌冰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感觉自己特别像言情电视剧里被男主一把抱怀里的女主,怎么挣扎都显得傻逼。

  “我就出来玩儿一会儿,再去超市。中午还给你做饭呢。”萧致转移话题。

  因为靠得近,他呼吸落在耳侧像燃烧的羽毛,又轻又热。

  被他紧紧搂着,谌冰能感觉到少年衣衫底下的柔软和滚热,还有身上淡淡的烟味儿。

  “……”

  这样好说话好商量谌冰反而气不起来了,心情复杂。

  这段时间谌冰觉得那本绿茶书有些傻逼,遂弃之不用,现在发现对付狗男人还是要使用那些手段。

  谌冰冷静后,轻言细语:“你真的不喜欢学习吗?”

  似乎没料到谌冰的温和,萧致垂眸思索后给出答案:“或许?”

  很直白的回答。

  看来他好像没意识到错误。

  在这种情况下,谌冰只能用书里说的那些最致命的招数。

  谌冰安静了片刻,等让萧致感觉意味深长时,说:“你知道,我学习还可以。”

  “你学习很好。”萧致略微挑眉。

  “我还想着大学跟你待一起,工作了也和你待一起,”谌冰声音逐渐低下去,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细说,“但你现在不努力,我觉得……”

  他停顿后,声音的底色有些凉意:“你是不是,从来没把我考虑进你的未来?”

  说完,周围有些安静。

  萧致估计有十几秒没说话。

  他不说话给了谌冰充分的反省时间。谌冰心里凉了半截,突然觉得这句话很过分。

  任何时候我们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别人。

  擅自对人抱有期待、强迫别人强大,看似出发点是好的,但其实非常傻逼且一厢情愿。

  因为,你可能根本不知道对方经历了些什么。

  但话说出口,已经收不回来了。

  萧致喉头滚了滚,似乎在隐忍,但随即压平了唇角显得若无其事。

  他眼底明明情绪浓烈,但在转向别的方向时消失得一干二净,嗓音仓促:“我先送你回学校。”

  谌冰:“回什么学校?”

  萧致前言很轻:“我送你回学校。”

  接着,一字一句,话却格外用力,“然后,我暂时不想看见你。”

  很少有人能理解少年的怒气值在什么地方,他们自尊又好强,隐忍又沉默。谌冰能读懂他话里的意思,他现在非常不爽,如果不是对方正好是自己,可能直接一拳就砸过来了。

  而且谌冰似乎后知后觉到有一道狭窄的口子曾向他敞开过,但现在又紧紧地合拢了。

  谌冰走了两步,不太明白地转回来:“我看不懂你。”

  萧致本来懒得说话,微抬着眉,此刻硝烟味很足地回道:“不需要你懂。”

  谌冰完全没理解他突然的怒气,怔了怔:“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我对你?我怎么对你?”

  谌冰说:“我只是说了两句话,你突然不想见我——”

  他还没控诉完,萧致突然爆发了,眼底极其阴郁:“我从一开始就不想见你!你不明白我们本来就不在同一条路上吗?你就应该跟着你妈妈、像那时候在别墅门口说的、离我越远越好!”

  谌冰心凉了半截,愣住了,看着他。

  萧致似乎有无穷无尽的怒火,从一开始他就没说过,到现在才枪子儿似的吐出来。

  一字一句,极其扎心。

  “我跟你待着一点都不快乐!你只会强迫我干我不喜欢的、你不觉得自己他妈、很像朵白莲花?”

  “我为什么要按你的愿望走?你是不是当我傻?你利用我——”他喉间好像卡住了,那两个字他突然不愿意说了,抓着谌冰的肩膀,嗓音冰冷颤抖。

  “……你那些把戏,别以为我不懂。”

  你利用我的喜欢,玩弄我的感情。

  谌冰直直看着他,脑子里空荡荡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旁边萧若很久没见过萧致生气了,吓得待在原地。文伟跟管坤出来看见这一幕,也吓坏了,上来劝架。

  谌冰总算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了,抬手揪住萧致的衣襟猛力抵到墙上,抬腿就踹!

  边踹边气得骂:“萧致你他妈傻逼——”

  随后,谌冰唇瓣察泛起一阵锐痛,视线开始摇晃,萧致砸了他一拳。

  “卧草?卧草?卧草?”文伟人傻了,拼命卡在中间:“卧草!卧草!你们为什么会打起来?能不能都他妈冷静下来?!!!!”

  管坤拽着萧致拼命往后拉,劝架劝得直喷口水:“你打他干什么?!!!”

  激烈的争斗,不像是小孩儿之间打打闹闹的游戏。

  萧若嚎啕大哭着退到墙角,哭着拼命喊“哥哥”。

  那个凶狠的,眼底阴骘的人是她哥哥,居然这样去打另外一个人。

  谌冰指腹蹭了蹭唇角,全是血,谌冰脑子里的涟漪总算冷静下来。

  他呼了口气,还喘着:“我不想管你了。”

  不想管你了,随便你什么样子。

  再也不想管你了。

  谌冰沿着街往回走,脑子里一跳一跳地疼,等走了很远他感觉眼睛有些潮湿,但很快被风吹干。

  而他背后,萧致盯着他的背影走了好远,才被萧若的哭声吸引回视线,轻轻拍了拍她脑袋。

  萧若哭得满脸都是泪水:“哥,你去给他道歉……你去啊……你再不去他就走了……”

  连萧若都能看出来,谌冰是为哥哥好。

  也能看出来,哥哥是真的喜欢他。

  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突然变成这样。

  萧致深呼吸了几秒,指骨剧烈颤抖。

  他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文伟秒懂他的心思,说:“萧哥你放心,我马上过去跟着冰神,带他回学校。”

  萧致重新动了下唇,额头全是冷汗,还是没声响。

  文伟又秒懂了:“萧哥,不用谢,我们都是好兄弟。”

  说完,挥了挥手:“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他。”

  “……”

  作者有话要说:没事,年轻人火气旺,打一架就好了。

  打一架解开心结,后面就是糖啦!www

  这章评论全部发红包,感谢看文,营养液到1W加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