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 26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26、第 26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6、第 26 章

  谌冰小时候起一闹别扭就随地找个东西给自己卷成一团,现在呢,对外人一般冷眼相待,但对萧致还是以前的脾气。

  萧致看了他半晌没辙,凑近给谌冰盖着脸的衣服扒拉开,想说两句好听的话。

  但谌冰一直没理他。

  萧致膝盖抵着床铺挨近了谌冰的脸,下一秒突然察觉谌冰猛身翻起,他重心不稳呢还,顿时被他抓住肩膀摁在了床上。“哗啦——”一声响,周围几个床铺的人都惊醒了。

  萧致咬牙,被摁得脸色复杂,看了他几秒:“你有病吧!”

  还以为谌冰这会儿心里羞答答难过着,谁知道反被他阴了,简直无情。

  总算掰回一局的谌冰隔着衣服开始挠他。他手指很细很长,有分寸力道也很轻,但抚摸的触感却让萧致脸色越来越复杂。

  萧致翻身推开他,似乎说不出话,半晌才道:“你他妈……”

  谌冰:“我怎么了?”

  萧致阴晴不定想了几秒,说:“算了,懒得跟小学生废话。”

  “……”

  旁边护士端着托盘过来,跟谌冰招手:“现在重新换药。换完就可以回去了,不过过段时间记得来医院拆线。”

  谌冰包扎好伤口出来,电梯门口,文伟左手捧花右手拎水果篮、背后还跟着一个萧若。他表情异常沉重:“冰神,听说你不幸受伤住院,我现在过来看望你应该不算晚吧?”

  谌冰笑了:“你再晚来可能就看不见我了。”

  “这么严重?!”

  谌冰绕过去:“因为我马上出院了。”

  “……”

  难得的两天假期就在医院附近奔波,出来谌冰走路还不太方便,萧若就盯着他笑。走两步回头看看谌冰,然后继续笑。

  萧致拍拍她脑门:“笑什么?”

  “……”

  萧若立刻若无其事装乖。

  回到萧致家里才上午九点多,萧致刚让谌冰坐下,就准备出门了:“你自己玩儿吧,我去给你买东西回来炖。”

  谌冰啊了声,估计是午饭,没多说。

  昨晚没睡好脑子里正好昏昏沉沉的,谌冰躺上沙发想闭目养神,莫名其妙睡着了。

  ——然后他是被一阵“咣当咣当”的声音吵醒的。

  那声音比较响,谌冰察觉身上被什么东西拂过,掠开眼皮,萧若正拈着小毯子轻手轻脚往他身上搭。

  见他醒了,萧若也没废话:“我哥让我给你披上的。”

  说完就走了。

  谌冰坐正才清楚这阵“咣当咣当”的来源。厨房里萧致拿着把刀正在跺猪蹄。

  谌冰走到门边,萧致看了他一眼直接给门关上:“危险,你别进来。”

  “……”

  砍个猪蹄跟杀人一样。

  谌冰向来有话直说:“你会不会?”

  隔着门,萧致显然跺猪蹄跺的正烦:“我不会难道你会?”

  谌冰好笑:“那你注意安全。”

  半晌门打开。萧致的粉色围裙沾着骨头渣,厨台上除了猪蹄还有黄豆跟生姜大蒜,以及几道别的菜。

  谌冰站着,就看见萧致边划拉手机屏幕上的教程,边按部就班地动手汆水,翻炒,最后放到炖锅里。

  他高挑的身材扎着粉围裙做饭,深刻的眉眼几分认真,倒是赏心悦目的场景。

  谌冰想起上次半夜他煮的火锅,不太确定:“你这东西能吃吗?”

  “……”萧致给刀剁在案板上,“我也是第一次,你能不能别说风凉话?”

  谌冰:“没说风凉话,我只是担心自己的安全。”

  萧致:“你再说话才该担心自己安全,信不信给你扔楼底下去。”

  “……”

  凶还凶得很。

  谌冰无聊地站了十来分钟,看萧致总算忙活完了,开始做菜。打野时非常灵巧的手,但生活时显然一般般,但也在尽量而为了,似乎还做着谌冰最喜欢的水煮鱼。

  据说吃鱼头会变聪明,许蓉小时候就给谌冰做好多鱼吃,到现在也喜欢。

  猪蹄需要炖的时间长,萧致先按说明书腌鱼,随后抓了下手指:“靠,好腥!”

  谌冰递过洗洁精:“你用这个洗。”

  洗完萧致还是觉得不干净,看谌冰时眼皮压低,气质有点儿阴郁:“等你伤好了别指望我再给你做饭。”

  谌冰得了便宜,心情不错,暂时忽略他的小情绪:“好的,谢谢您。”

  “……”

  萧致示威性地在他颈间捏了捏,绕开去了沙发上躺着,随后拿出了手机。

  “打游戏?”

  “就玩两把,”萧致说,“等十一点了再做饭。”

  谌冰见他登的大号,进去五排四个国标,夹杂中间一个菜鸡。然后还全开麦了,似乎是有人在直播。

  谌冰:“你开语音吗?”

  萧致指节在屏幕上敲了敲:“不开。”

  即使是这种陪老板的局,萧致也根本不想和陌生人说一句废话。

  进去后,国服打野,国服ad,国服上路和国服辅助,加一个混子法师。扬声器里叫得还挺凶的,怎么反蓝抢龙,不断在那儿嘻嘻哈哈。

  萧致打野带节奏,对面阵容也不赖,他操作自然好得没话说,很快拉出了特别好的经济优势。

  厨房里传来汤滚的声音。

  萧致让英雄蹲草里丢下手机,起身去看锅。

  他看的时间长,又加黄豆,扬声器开始有人问:“打野是不是挂机了?”

  萧致听见,远远说:“你帮我动一下。”

  谌冰:“啊?”

  我?

  我帮你动一下?

  不怎么玩游戏的少年开始肩负重任。谌冰拿手机时觉得不太习惯,只打算动一动而已,不过刚出草就被对面电光耗子一镰刀拽到了人堆里。

  扬声器里猛声嘶吼。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萧哥要1打5了!!!拭目以待拭目以待!”

  “这都敢进去莽,我靠,不愧是他!比野怪还野的打野。”

  “……”

  好像被误会成冲入人群准备五杀的猛士,谌冰尝试移动,却被控制住完全动不了,下一秒,屏幕黑了。

  “?”

  这游戏,有问题。

  等萧致弄完炖锅出来,惊喜地发现,谌冰已经给他送了三个人头。

  “……”

  萧致看着屏幕眼皮跳了下,什么也没说,接过手机收拾残局。

  谌冰舔了下唇,觉得有些尴尬,本来经济最高的萧致现在被他败到了倒二,开始走猥琐发育路线。

  扬声器里问:“怎么回事儿啊?刚才失手那么多次,有问题啊。”

  萧z打字:[弟弟玩的。]

  扬声器无情嘲笑:“什么弟弟??快别给他碰手机,戴假肢都打的比他好!!”

  “……”

  萧致本来一直懒得说话,这会儿终于开语音了,心平气和地:“你高考多少分?”

  对面头一次听见萧致开麦说话,字正腔圆,低沉微磁,嗓音特别好听。

  ——不过问的却是这种阴间问题,对面怔了几秒:“也有五百多吧。”

  萧致说:“他戴假肢,也能考得比你好。”

  谌冰:“……”

  玩家:“……”

  说完萧致就给小喇叭关了。本来这边处于逆风局,但他意识好,先发育后蹲人切法师和ad,渐渐又把节奏带起来了,逆风翻盘赢了这一把。卡在聊天频道,萧致打了几个字。

  萧z:[不玩了。]

  扬声器里有人道歉:“不好意思啊萧哥,刚才我不清楚把气氛弄这么尴尬,别介意我,继续玩儿行吗?”

  萧z:[跟这个没关系。]

  频道内顿时松了口气,纷纷说“那就好那就好”,下一秒弹出新消息。

  萧z:[我要去给他做饭。]

  “……”

  扬声器一片死寂。在他们心目中手速称神、操作一流的国服打野,居然说出了给人做饭这种话?半晌才有人尴尬道:“我靠,国服打野的手现在不打野,现在去打饭,很可以。”

  “这要谈恋爱老婆不有福了吗?”

  “……”

  没理会闲聊,萧致退出游戏去了厨房。

  猪蹄还在锅里,现在煮鱼。他下菜还不太熟练,看着菜谱一步一步地做。

  有人特意做饭是一种奇特的体验。

  饭菜上桌,谌冰尝了一口说:“还可以。”

  萧致单手擦着厨房纸,垂眸看了他几秒,对这个夸奖不满意,冷声道:“换个词。”

  谌冰:“好吃。”

  萧致舒服了:“不枉我花这么多时间在你身上。”

  他拉开凳子坐下,刚拿起筷子,谌冰又斯条慢理地道:“Delicious.”

  “……”

  “Tasty.”

  “……”

  “Flavorful.”

  萧致动了动唇:“你有完没完?”

  谌冰英语腔调好听,尾音微长,但此刻丝毫不能降低其中的戏谑感。

  不过也就这么一会儿,赶在萧致拍筷子前谌冰转移了话题。

  萧致垂着眼皮打量他,舔着牙槽忍了几秒,低头继续吃饭。

  太阳很热,谌冰吃完饭感觉出了一身的汗,从前天晚上在宾馆后就没洗澡了。跟萧致说:“我要洗澡,换身衣服。”

  萧致想起件事,问:“你昨天那包是不是在文伟手里?”

  谌冰:“也许?昨晚我们先走,文伟应该把我包拎他家去了。”

  “……”萧致本来懒洋洋躺着,不得已起身,准备出门。

  萧若看他往玄关附近走,警觉:“你去哪儿?”

  萧致指了下谌冰:“给他买东西。”

  谌冰还没明白他要买什么,等人重新回到家门口,萧若好奇巴脑凑上去:“让我康康,让我康康!”

  萧致啧声,抵着她脑门推开:“没你的事儿。”

  接着进房间,朝谌冰勾了下手指:“你过来。”

  谌冰进去看见他拿出两盒内裤,丢床上:“你自己选。”

  “……”

  原来如此。

  谌冰缓慢应声,接过,见是那种店里卖的盒装款式,上面一个猛男的下半身,凹凸有致。拆开见还是条纹款的,谌冰怔了怔:“你买这么花?”

  萧致偏头看了他一眼:“我觉得你穿着可能会好看。”

  “……”

  骚吧,再骚人没了。

  谌冰拿着这条内裤,萧致又笑着补充:“干爽绵柔的。”

  “……”

  谌冰真想给盒子丢他脸上。

  袋子里除了内裤还有别的东西,防水胶带,方便遮掩伤口。谌冰坐床上贴了半天,到腿上时特别不方便,萧致看他生涩的动作,脸上那句“废物”都快冲出口了。

  萧致走近半蹲下身,拿胶布往谌冰缝针的伤口上一阵缠,手法非常娴熟。

  谌冰感受着,意味不明道:“还真是缝针小霸王。”

  萧致抬头看他两秒:“缝针小霸王还提供开线服务,要不要感受一下?”

  谌冰笑了:“怕了你还不行吗?”

  弄好,萧致去了卫生间拿喷头调试水温,谌冰对他家不太了解,这些事都由他全权处理。哗啦啦的水声中,萧致微微弯腰,半身水雾中若隐若现。

  “要不要帮你洗头?”萧致转过来问。

  谌冰右手不太能抬起来,估计这段时间写字都成问题,听他这话下意识想拒绝,但抬手尝试后点头:“行吧。”

  萧致端来张凳子,让他坐下。

  谌冰坐了,右手还得一直扶在旁边。不清楚这个胶布的质量怎么样,伤口浸水就麻烦了。

  水淋下来,萧致指尖从他耳朵旁轻轻地抚过去,那种酥痒的感觉让谌冰打了个激烈,脊背蹭的冒出一层寒意。

  这段时间跟萧致的接触大部分硬碰硬,要么打架,要么在打架的路上,像他现在手法温和地抚过耳侧,肌肤相亲,却莫名有些奇怪的感觉。

  头顶是随性的声音:“我挤洗发水了。”

  “……嗯。”

  挤完洗发水手指更湿滑,带着温和的温度在头皮挠痒,谌冰这时候才感觉他手指特别长,且匀称,指甲拂过发尾的触感都清晰异常。

  谌冰静了几秒,说:“其实你学习不好也没关系。”

  “嗯?”萧致应声。

  “以后去开发廊,应该也能挣钱。”

  “……”

  背后没了动静,萧致的手明显一停,随即在他耳垂捏了捏:“傻逼!老子就给你和萧若洗过头,其他谁谁老子不伺候。”

  他力道似轻非重,略粗糙的指腹抵着耳缘蹭过,洗发水的粘液弄得皮肤湿滑,谌冰不知怎么顿时感觉耳背发热,那种酥痒直入骨髓。

  “行了,你继续洗,”谌冰只能求饶,“……别捏了。”

  但接下来的普通动作越洗谌冰越觉得很痒很痒,不是让他好笑的痒,而是千丝百缕,全汇入下半身。

  ……非常奇异的感受。

  冲完头发的泡泡,萧致边给蓬头搭回架子边说:“我先出去,洗澡还要我帮忙吗?”

  “……”

  谌冰凉凉看他一眼:“洗澡你还能帮什么忙?”

  话里的意思很清楚,萧致抬了抬眉梢,完全没有羞耻心:“你不介意我就不介意。”

  “……”

  谌冰拿蓬头冲他:“赶紧走。”

  身影消失,门关上。热水重新流过身体,总算将奇异的不适感减轻了很多。谌冰不是没产生过教科书上说的那些生理现象,但对他来说除了带来麻烦,觉得无聊,没有别的意义。

  何况,一般来说,产生冲动一般面向喜欢的人。

  所以,谌冰对自己这会儿的反应有些惊讶。

  等他乱七八糟洗完澡出来,萧致甩过来一张干燥的毛巾,帮他擦了下头发。谌冰潮湿地坐在沙发里,仍由他边叼着烟边给自己吹干头发。

  半晌,萧致开始拆他手上的防水胶布。

  刚碰上,谌冰嘶了声:“你能不能轻一点?”

  伤口边缘泛出被水浸过的苍白色,萧致找药前撂下一句:“你能不能少洗澡?”

  “……”

  说完萧致起身走了,谌冰面无表情追逐他,萧致到从柜子顶部取出了医疗箱。他长得高,伸手时不可避免撩了截衣服,露出腰沿的精悍腹肌、蕴含着爆发力的线条。

  “……”

  谌冰莫名想起在卫生间时感觉到的热流,收敛视线,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毛巾。

  ——身材确实不错。

  萧致打开药箱蹲下身,开始处理他的伤口。

  可能因为心里想的不干净,谌冰觉得萧致拂过手臂的气息变得尤为炙热,少年颈口锁骨微凹,黑T恤底的手臂肌肉微鼓,鼻梁到眉眼正在向成熟演进的线条——

  ——又野又撩。

  “可以了。”萧致说。

  “……好。”谌冰走神了两秒才应声,萧致坐回沙发:“今下午干嘛呢?”

  谌冰平时一般待在家看书写作业,随口道:“学习?”

  “……要学你自己学,”萧致摆明了不乐意,摆弄手机到电视机面前,“看部鬼片。”

  谌冰怔了下:“现在看鬼片?”

  “不然什么时候看,深夜看?”萧致找了片源,随后投屏到了电视。

  萧若听见这话,顿时凑到萧致跟前:“哥,啊啊啊……”她很激动,又要坐沙发中间,“我要看,还要你们保护我!”

  “……”

  谌冰没回过神,萧致从茶几下翻出几盒薯片,说着还把窗帘拉了灯关了。

  整间房内黑漆漆的,开始放僵尸片。

  谌冰眯窄了视线,只好跟着看。

  电影讲一只千年老僵尸被封印在棺材内,某天半夜,一个被地主欺凌的小寡妇夜奔到坟头自杀,鲜血滴入棺材内,含恨说生生世世誓报此仇。老僵尸听到了她的遗愿,七天之后复活,要去取那地主豪强全家的性命。

  当然,其中还穿插着各种具有预知能力的道士的阻挠。

  谌冰皱眉看了半小时,总算,老僵尸要踏入这家地主的家门了。

  萧若一边害怕一边往萧致肩膀边缩,捂着脸从指缝偷窥。

  气氛渲染得十分幽静,在僵尸即将闯入宅门的死寂时,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咚咚咚——”

  “咚咚咚——”

  “……”

  谌冰听了好几秒,萧致觉得不对劲儿:“这是电影里在敲门还是外面有人敲门?”

  真真假假分不清楚,萧若猛声尖叫:“是有人在敲我们的门!”

  “……”

  本来什么事没有,被这么一闹突然增添了几分恐惧。萧致起身:“我去开门。”

  “不要开!外面有大僵尸!”萧若惊恐怒吼,“一会儿进来把我们都咬一口,然后我们变成僵尸!”

  “……”

  萧致看了看萧若,压着眉梢,想了想吩咐谌冰:“真有僵尸,你记得保护好她。”

  “……”

  小姑娘这才一脸放心。

  单纯又好骗。

  谌冰笑了:“你赶紧去开门。”

  还以为是王月秋,但真打开时门,外面居然空无一人。

  不知道是小孩恶作剧还是怎么,加上刚才看鬼片的气氛,萧若快吓哭了,拼命往谌冰背后缩。

  谌冰觉得奇怪,不过萧致没事人似的,直接出门了。

  半晌,门外响起脏话:“你他妈敲了门又跑,神经病吧?”

  文伟声音很懵逼:“萧哥你咋这么生气?我这不是敲到一半见管坤来了下去接他么?”门口走出三道高高瘦瘦的身影,文伟手里拎着一只烤鸭,三四瓶啤酒,一包瓜子花生和几道卤菜,被萧致踹得往前一个鲤鱼打挺。

  文伟看到电视才弄清楚怎么回事儿:“你们看鬼片啊?”

  萧若松了口气:“对,你看,这是千年大僵尸!”

  文伟瞥了眼屏幕:“千年僵尸穿清朝的衣服?”

  “……”

  萧若萎了。

  “什么狗屎服化道。”文伟站电视旁剥花生,边盯着屏幕。

  僵尸冲破符阵进了大院,开始见人就杀,文伟直接指指点点:“这个血是不是过于敷衍了?”

  “为什么他看见美女就不杀?老色批了?”

  “……好蠢,直接拿狗血泼他啊?”

  “……”

  经过他这么一通解说,恐怖片的氛围全无,萧致忍了他估计十几分钟:“你先坐下。”

  文伟坐回来继续剥花生。

  不过现在鬼片的氛围全无。当僵尸对着镜头龇牙咧嘴时,文伟拍遍大家的肩膀,指了指自己的脸:“我是不是做这个表情更恐怖。”

  “……”

  萧若被这个憨批吓懵了。

  ——本来挨着他坐,迅速退到萧致旁边。

  他俩来了以后,屋里气氛明显变热闹。

  到晚饭时间,文伟跟管坤进了厨房,他俩边聊游戏,边给菜和饭收拾得井井有条,传来阵阵撩拨人心的香味。

  这出乎谌冰意料,戳了戳萧致胳膊:“他们这么厉害?”

  “厉害?”

  谌冰斟酌用词:“就,贤妻良母?”

  “……你怎么不说男德?”萧致抬了抬眉,“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萧致目光示意厨房,“他们都是家里人管得少,很早就得自己照顾自己了。”

  谌冰突然觉得有些微妙。

  “文伟他爸妈离婚后跟了妈妈,妈妈又组成新家庭了,那边还养着孩子,后爸一般不给他钱。”

  所以他才高二就想着怎么倒腾货卖钱。

  谌冰明白之后有点儿意外,这段时间他只觉得九中很破,很烂,底子不好,真没想过其中还有这么多的故事。

  萧致莫名笑了:“最开始还是我向他们学习。我刚来这儿时什么处理不好,萧若学费也拿不出来,又不能一直问王姨要钱……”

  他话里顿了顿,声音低了几分,“现在总算能过下去了。”

  谌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安慰的话在喉间,突然又咽了回去。

  他之前一直以为萧致只是搬家了,后来才知道他被逼得这么绝。

  半晌,谌冰抬手拍了下他肩膀。

  但萧致很快躲开了。

  带着少年人的骄傲:“没事儿,不需要,别矫情。”

  谌冰不觉莞尔。

  萧致就是最棒的。

  这次在萧致家的晚饭很尽兴。

  谌冰什么都不会,想帮帮忙直接被推回去,文伟说:“冰神你怎么能干这种粗活,让我来!”

  围着餐桌坐下,桌上全是菜,啤酒连开了几瓶,边喝边聊天。高中生聊什么呢,聊游戏,聊妹子,文伟似乎又想到了他以前喜欢的那个不具名的女孩子,心情低落。

  而管坤倒是一直转向萧致:“萧哥一会儿给你看个视频啊,婉儿有他妈十几种上天的方式!但我光看学不会。不如你先学一学,然后再来教我?”

  “……”

  谌冰端着酒杯,在他们举杯时凑近碰了一下,多多少少喝了快两杯。

  然后谌冰就麻了。

  萧致偏头跟管坤说话:“手速再快一点儿,反应慢干什么都不行。像这样——”

  他刚准备给他示范一下,突然感觉袖口被拽住了。

  回头,谌冰指尖轻轻勾着他,半垂着下颌,灯光给眉眼洇了一片潮湿微亮的光影。

  “我困了。”

  谌冰说。

  “……”

  萧致丢下管坤起身,伸手抄过谌冰腋下抱着他,“我先带他去卧室。”

  谌冰走路不太方便,好不容易磨蹭到萧致的房间,刚躺上床突然开口。

  “很痛。”

  萧致以为他腿上的伤口碰到了,低头:“你哪儿痛?”

  “我头很痛,”谌冰形容了一下,“像被很多针扎着。”

  “?”

  萧致观察谌冰的脸,喝了两杯有些上脸,耳颈一带都是红红的。

  “喝醉了?”

  谌冰面色若无其事,安静了几秒又说:“不会再动手术了。”

  问牛答马。

  萧致看他半秒:“你喝傻了吧?”

  谌冰躺回床上,萧致给他盖好了被子准备出去时,谌冰却问:“你去哪儿?”

  “我出去吃饭。”

  “能不能别过去?”

  “……”

  其实谌冰小时候也很黏他,就当成最亲的哥哥,不管做什么都得待在他身旁。

  萧致挨着床坐下,没辙:“行,我就在这里坐着,不过去。”

  他心里算盘着等谌冰睡了再出去。

  这么等了几分钟,萧致察觉到他呼吸安稳,直起腰还没起身,谌冰立刻冷冷道:“你不是不走吗?”

  “……”

  “你多大了?”萧致只能怼,“还要我陪床。”

  陪床等羞耻字眼让谌冰安静了半晌,没招儿对付他了,说:“那你帮我端杯水。”

  “行,喝了你就睡觉。”

  萧致到外面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拧开,递给他。

  谌冰看了看,却转移话题:“上次我就想说,你床有点硌。”

  “……”

  故意找茬,萧致忍了几秒,“你他妈是不是豌豆公主?”

  谌冰:“你他妈凶什么凶?”

  “……”

  萧致舔了下唇,阴郁地盯着他,谌冰现在要说出格也没有特别出格,但行为就是有一丢丢糊涂。

  安静了片刻,谌冰拖着腔,又感慨道:“有一说一,真的硌背。”

  “……”

  萧致认输了。

  他打算看看他是不是压到了充电器。他手臂从谌冰腰间绕过,给他接到怀里,摸索床背后的一块地方。

  怀里,谌冰以为他抱自己,推了两把:“多大了,还抱?”

  萧致话咬得细碎:“谌、冰?”

  “……”

  潜意识察觉到不秒,谌冰安静下来。

  他背后没看见充电器,倒是有下午的内裤盒子。萧致抽出来丢到床尾,准备给他放下去,耳边拂过一阵微风。

  接着,响起谌冰微凉的声音。

  “我抓到你了。”

  时间有一刹那的停止,萧致偏头,见谌冰安安静静搭在他肩头,单薄眼睑阖拢。

  萧致眸底晦暗,而醉酒的少年顿了两秒,接着说:“派大星。”

  萧致:“…………”

  作者有话要说:萧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

  今晚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

  感谢看文,鞠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