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 25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25、第 2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5、第 25 章

  深夜医院没几个人,医生给谌冰手臂的伤口清理完再给小腿缝了针,就让他自己去床铺上待着了。

  他小腿的伤医生建议先留院观察,但情况又不是特别严重,所以随手一指:“住院也省省了,床位安排不下来,你去那边走道上的床铺躺一晚上吧。”

  过道上的床铺,地面摆着痰盂,头边还有人来来回回地走,谌冰看了两眼站着没动。

  萧致笑了:“赶紧过去,你站着废腿。”

  谌冰只能单着腿慢吞吞地挪,刚坐下,他前铺一个大叔正掰着腿剪脚趾甲,嘎嘣脆响,指甲蹦得满地都是。

  “……”

  谌冰眉间又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有洁癖的小少爷嫌脏。

  萧致很懂他在想什么,忍不住笑。他一笑谌冰就烦得很,坐下脱鞋上床,凉声道:“你不还要揍我吗?”

  萧致找了张塑料凳坐下:“我哪儿舍得揍你?”

  不过他想了想,又说:“拿小号来加我倒是想得出来。夺笋啊,山上的笋都他妈被你夺光了吧?”

  谌冰还烦着,也笑了:“你不学习,我想不到别的办法。”

  萧致挑了挑眉,偏头看邻床,意有所指道:“这大叔还有灰指甲。”

  操。

  谌冰脸顿时变了,感觉快掀开被子逃离医院。不过他变色时,萧致明显憋着坏,笑了。

  “……”

  谌冰气得闭上双眼,想把被子扯到头顶。

  他刚拉了一下,被萧致拽下去:“医院走道上的床铺指不定谁睡过,被子更脏,别把人闷坏了。”

  “那你就别故意气我。”谌冰说。

  萧致暂时休战:“好,不气你。”他看了下手机时间,“你给你妈打电话了吗?”

  “不用她来,小事,她来了肯定担心死。”

  许蓉是爱操心的脾气,萧致想了一下起身:“行,你坐着,我回去给你拿件厚衣服。”

  周围吵吵闹闹,谌冰看他要走,说:“你把数学发那张试卷也带过来。”

  “……”

  萧致本来要走的,停下脚步,垂眸意味不明地看他。

  一切尽在不言中。

  谌冰没有妥协的意思:“你带过来,我今晚不睡了。”

  过分的要求。但萧致完全拒绝不了:“行吧,冰大聪明。”

  他身影消失在楼道。

  谌冰拿起手机,发现文伟他们在群里不断@。

  伟子:[giao!萧哥跟冰神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这顿饭谁结账啊啊啊?]

  伟子:[@萧[email protected]萧z]

  片刻,看到萧致往群里发了两个红包。谌冰才明白今晚这顿饭他请,特意“庆祝小小冰取得好成绩”。

  “……”

  搞什么。

  好像把自己当成了他的人。

  谌冰轻轻舔了下齿列。

  实在是无聊,谌冰又翻出和萧致的聊天对话框翻出来一遍又一遍地看,看聊天过程字里行间的意思。前两天萧致的确特意生疏过,但每隔几小时还是回短信,虽然冷冷淡淡,但都回了。

  断绝情爱一定很难吧?

  想着时眼前突然跳出语音来电,谌冰点了接通。

  几秒没听见说话,只有略为压低的喘息,呼吸沉沉地拂过耳膜。

  “说话。”

  萧致才开口:“想不想吃宵夜,我给你带?”

  谌冰:“你喘什么?”

  “……”那边混合着风声,“刚才萧若追了我半条街想跟来医院。我给她甩开了。现在在路上。”

  “??”

  想象他俩整条街一前一后追逐的场景,谌冰直接笑了:“随便吧。”

  萧致声音有些模糊:“好,马上来了。”

  一个人待医院挺荒凉,因为萧致这句“马上来了”突然有了盼头,谌冰蹦跶着往电梯边走,五六分钟后看见楼下广场匆匆赶来的身影。

  电梯门打开,萧致出来,见谌冰歪歪地站在窗户边:“你到这儿来干嘛?”

  “……”

  谌冰突然感觉自己像个傻子,只好装作没事发生:“我走动走动。”

  “医生不是叫你别乱走?”

  萧致扶着他又往回去。

  谌冰躺回病床被他搭了件衣服,接着,看萧致取出了试卷和两个过夜的糯米团。

  接近十一点,医院处于一部分人捂着头睡觉、另一部分人高谈阔论的状态。不着急睡觉,萧致翻开试卷,还细心地带了草稿纸。

  他递给谌冰,谌冰没接:“试卷给你做的。”

  “……”

  萧致其实早有预感,但听见他这么直白地说过来,舔了下唇,真气笑了。

  “你他妈——”

  谌冰不想和他争执,给他腾出一块位置:“你写试卷。”

  萧致压低视线,摆明了非常不爽。

  此情此景,谌冰不由得想起了那本绿茶书籍,示弱就好:“我是病人,我不舒服。”

  “?”

  谌冰:“要看别人写题才能好。”

  “……”

  萧致好气又他妈好笑:“谌小冰。”

  谌冰:“嗯?”

  萧致似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眼底情绪收敛,半晌才磨着牙低声道:“你真治得住我。”

  萧致长腿给凳子勾到病床旁,开始写题。

  谌冰半侧身躺的舒舒服服,就看他一道一道解题。

  稍晚时睡意袭来,谌冰本来还想多看他写几道,眼皮一阖倒是慢慢睡着了。

  萧致解完一道数列题,察觉耳侧有节奏感的呼吸,抬起视线。

  谌冰脸被灯光照的润白,唇瓣轻抿,头发垂了几缕在眉心,搭出的阴影晕染着挺直的鼻梁。明明在睡觉,但还是一副很安静很深思熟虑的样子。

  “……”

  萧致笔顿住,看了他好一会儿,抬手给衣服往上拉了拉。

  拉完,萧致速度很快将题目重新过滤了一遍。认真写的话大概只能考七八十分,学业上荒废这么久,成绩不会骗任何人。

  这段时间谌冰一直催他学习,萧致知道他对自己抱有期待。

  但很显然,自己不能达到谌冰满意的结果。

  萧致查看卷面,手指攥紧又松开,突然觉得很无力。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情绪还有点儿低落,旁边那剪脚趾甲的大叔看他半天:“这么认真学习啊?在医院了还写作业,是高中生?”

  萧致思绪顿时抽离,偏头看了他一阵。

  大叔拉过儿子,仔细叮嘱:“向这个哥哥学习知不知道?不要一天天的不学好。”

  “……”

  学你妈呢学。

  萧致想一拳砸过去。他动作很快地给试卷折叠好放到旁边,趴在病床上,索性挨着谌冰闭上眼睛。

  医院氛围不太适合睡觉。

  一直有人走来走去,床又很窄,白炽炽的灯光一直在眼皮外面晃啊晃的。但或许是能察觉到谌冰在身旁的缘故,萧致总算睡着了。

  谌冰醒过来是凌晨四点多,医院彻底陷入了寂静。

  他揉着眉心,抬眼见萧致趴在床尾睡觉,坐凳子上,那个坐姿有些危险,感觉随时会跌下去摔一跤。

  谌冰碰碰他:“萧致。”

  萧致直起腰时闭着眼睛,因为困倦,声音低而嘶哑:“……嗯?”

  “你要不要到床上来?”

  “……”萧致闭着眼朝他这边望了一眼,趴下继续睡。

  谌冰戳他,同时补充:“我的意思是你上来,我下去坐会儿。”

  萧致睡觉时脾气就挺大的,被他碰的很不耐烦,别了下手:“你别烦我。”

  “……”

  谌冰心说,哦。

  你好凶哦。

  谌冰看了会儿手机,等到六点多萧致才彻底醒过来,细长的手指揉了揉眼睛。

  没他挡着,谌冰能下床了:“我上个厕所。”

  “公共卫生间在走廊尽头,”萧致昨天给这层楼踩点清楚了,指了指,“你要是嫌远,可以随便找间病房借卫生间一用。”

  谌冰想了下还是去公共卫生间,高高低低挪动时,萧致在背后似笑非笑啧了声:“不要我帮忙吧?”

  “你帮什么忙?”谌冰回头。

  “我帮你扶着。”

  谌冰色泽浅的眸子看了他几秒,眉间隐忍:“……不用。”

  萧致睡醒懒洋洋的,说:“行,我现在下楼给你买早饭。”

  谌冰确实不太方便,到卫生间这一路大概花了四五分钟,抽纸巾对镜洗了把脸,收拾完回到床位附近,萧致已经拎着早餐等了他一会儿了。

  医院附近有专业的早餐店,谌冰打开盖子见是猪蹄:“还能买到这个?”

  “嗯,你多吃点儿,”萧致坐他旁边:“病人的营养餐,以形补形。”

  谌冰想起问:“你吃了吗?”

  “给你带了我再下去。”萧致指了下,“你手里这个保温碗我要还给店里。”

  “……”

  谌冰笑了:“你又色.诱阿姨?”

  萧致拿出手机看了看,听见这话不乐意了:“说什么呢?”

  等萧致下楼吃饭,谌冰把他的试卷拿过来看了看。

  解答得还算认真,字也比先前工整了很多,有几题选项底下划了几道痕迹但没标具体答案。前三道都是非常基础的数学题,他态度端正后,都是正确的。

  谌冰看了会儿,等萧致再回来,给他讲了后面难解的题。

  萧致爱听不听,岔开话题:“文伟他们知道你在医院,想来看你,要不要?”

  谌冰最烦人挤在一堆了,直接拒绝:“别,来了轰走。”

  萧致正好也不想其他人来:“是,那就都别来了。”

  后面几道大题难度比较大,巩固基础之后讲可能更合适,谌冰讲完闲得无聊,想起昨晚他那个号。

  勾了下他衣服。

  萧致把卷子折好放旁边,被他勾回来:“有事?”

  不太方便说,谌冰抿唇道:“那个号,你打算怎么办?”

  萧致动作停下后想了两秒,视线转向他:“以后不会再更新了。”

  被他发现了心底的秘密,已经不再是他感情的容身之处。

  气氛凝固。

  谌冰打算好好道个歉,萧致语气若无其事:“我已经连夜开了另一个小号。”

  “……”

  谌冰一时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什么?”

  萧致轻轻碰了下他头发:“看把你昨晚吓得。其实不能怪你,是我自己草率了。”

  谌冰:“嗯?”

  “我现在那个小号,你想加都不行。”

  “……”

  他说得非常有仪式感。

  谌冰不觉好笑:“不让我知道啊?”

  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呢?

  安静了片刻,萧致似乎懒得解答这个问题,但谌冰又像个好奇宝宝,半晌,傲娇地道:“因为连你也不能理解我的喜欢,为什么要让你知道?”

  谌冰笑了,他还没遇到过这么高贵的追求者。

  也没想过能心平气和跟萧致聊这些事情。

  谌冰看了他半晌,酷哥即使表白也很酷,一副“我喜欢你是我看得起你,休想老子当舔狗”的模样,非常骄傲。

  ——虽然昨晚还破防了说什么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你,现在明显心理又重建得无坚不摧。

  谌冰突然觉得,这样的男孩子……真的好玩儿。

  谌冰一般很少笑,但跟萧致在一起笑得频繁。这会儿一直看着他,眼底明亮。萧致抬了抬眉:“不过,两码事,等你腿好了我还得收拾你。”

  “……”

  谌冰心说你可算了吧,不动声色:“你要怎么收拾我?”

  这会儿谌冰还搭着他的衣服,头发有点儿被蹂.躏后的凌乱,说话也不凶,反而特别像小时候他俩吵架时叽叽道“你打我呀”“呜呜你打我叭”“反正打死我你也不心疼”……

  特别乖,又恃宠而骄,超级会卖惨。从小养成的臭毛病,简直拿捏着萧致的命门。

  萧致喉头滚了滚,忍耐道:“你等着。”

  “那我等着,”谌冰说,“你要不打我你就不姓萧。”

  萧致气得脑心一跳一跳的,说:“谌冰,好好的,怎么养成这种小泼妇脾气?”

  谌冰冷冷看他:“你有病吧。”

  “……”

  萧致挽了下袖子,坐床上半铺下身开始推搡他,但动作很轻,说白了是挠痒痒。他俩打成一团,谌冰因为手疼腿疼的特别不方便,只能仍由他动手动脚。

  谌冰笑着偏头,露出白净的颈部和敞开的锁骨。

  男生间的打打闹闹。谌冰被挠狠了微微闭上眼,清瘦的锁骨和肩随呼吸起伏颤动,那颗侵入肌理的黑痣上下不定,气息浅浅的,简直勾人得不像话。

  “……”

  十七八岁也是火气旺的时候,萧致眼底晦暗,动作很快地松开手坐回床尾。

  他差点没当场硬了。

  操。

  萧致心烦意乱,却情不自禁往下想到了更多……

  指尖穿入头发抓了抓,松手,眼里充斥着红血丝,半晌没说话。

  谌冰对他的异样有些不解:“怎么了?”

  “……”萧致舔了下唇,眼睛眯了眯,“你不懂?”

  谌冰确实没懂。

  他看了萧致好几秒,萧致也垂着眼皮看他,半晌,对方抬手往某个位置不可说地指了指。

  “你是不是没长那东西?”

  “……”

  谌冰终于懂了,但莫名其妙怒气值蹭蹭蹭往上涨,涨得他耳尖热红,一时却气得说不出话。

  谌冰拉着衣服,转向另一侧,用力搭住了脸。

  猝不及防的动作,萧致没明白他是生气还是不好意思。

  萧致眉眼敛着阴影,站了几秒,伸手轻轻碰了碰谌冰的肩膀。

  谌冰没搭理他。

  萧致撑着床铺探身靠近,空间被挤压到很近,才发现少年藏在衣服里的耳朵尖红红的,都不好意思看他。

  “……”

  萧致怔了下,明白过来。

  这还是不知道喜欢为何物的小朋友呢。

  作者有话要说:萧狗以后床上有福了。

  这章抽一百个红包哦,评论就好(当然字多更好qaq)。

  谢谢看文!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