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 24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24、第 2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4、第 24 章

  谌冰冷静下来后给萧致推开两三步,思考怎么问出陆为民所说他的病根。

  但对萧致这种逆反心理重的心态男孩来说,过于纠缠反而会引起反感,不经意春风化雨让他吐露真言才是正确方法。

  谌冰想了想,说:“去校外吃个饭?”

  “……”

  萧致:“追大半个学校就叫我吃顿饭?”

  谌冰说:“那你去不去?”

  “……去。”

  晚自习下课十点多的校门外还开张的店铺很少,最佳选择还是吃面条。萧致给萧若发了消息,坐在位子上划拉手机。

  谌冰看他半晌反而不知道怎么问出口,突然说交心的话会显得像爱打探别人秘密的变态。

  谌冰最后什么也没问。

  出了面食店,萧致去路口蛋糕店买抹茶小蛋糕,但出来时手里拎着两块。

  一块递给谌冰:“给你的。”

  萧若一下午加一晚上没看见他了,买蛋糕回去哄她谌冰理解,看了看蛋糕摇头:“我不要。”

  萧致肩背隐在夜色中,声音很低:“为什么不要。”

  谌冰说:“我不是小孩儿。”

  “格局小了,兄弟。”萧致笑了下,“你不就是我带大的小孩儿吗?”

  “……”

  小时候和萧致出去玩儿他一直是是被照顾的一方,如果萧致出门还带着妹妹,那给小孩儿买玩具都买双份,谌冰只需要红着脸抓紧他手指不走丢就可以了,什么都是萧致给他准备好。

  蓦然听他这么说谌冰怔了怔,随后开始动手揍他。

  萧致拎着两盒小蛋糕不方便和他打,一边退,只能口头上劝架:“你怎么又跳脚?我又戳你痛点了?”

  谌冰还没动手又被他腾出一只手抓住了手腕,推推打打,背后突然传来动静。

  回头,陆为民在不远处捧着茶杯:“你俩又在搂搂抱抱干什么?”

  “……”谌冰觉得这也太烦了。

  陆为民两三步走近:“这么晚了不回家,谌冰你不是住校吗?赶紧进去,校门要关了。”

  谌冰忍了忍说:“马上就进去。”

  “过两天竞赛你加把劲,不要老贪玩儿,萧致你也别逗他。”陆为民到旁边骑他的小电驴,“天晚了,不安全,赶紧回家。”

  谌冰瞟了萧致一眼。

  萧致唇角挑起弧度:“我走了啊,你记得听陆老师的话,回去准备学习。”

  “……”

  谌冰升起一股给他揪回来的冲动。

  想了想谌冰转身就走。

  走了十几米,回头,却看见萧致还站在树荫底下,站姿没骨没相,抬手懒洋洋朝他挥了两挥。

  谌冰感觉萧致特别傻逼。

  但是,心里好像有什么地方焐热了,暖得不可思议。

  谌冰回寝室的一路心情不错,但这种兴奋的情绪让他感到有些疑惑,觉得自己也挺幼稚和傻逼。

  到寝室洗完澡出来,手机有了几条新消息。

  萧z:[图片.jpg]

  是那块抹茶蛋糕切开后的照片,绿色归绿色,糕心归糕心,看起来极其诱人。

  萧z:[还挺好吃,你当时不要,现在后悔了吗?]

  “……”

  谌冰想把他好友删了。

  萧z:[明早给你带,要不要?]

  CB:[别。]

  CB:[手机还有99%的电,先不跟你聊了.jpg]

  对面发来了语音,是萧致的一顿无情嘲笑。

  “……”

  谌冰告诉自己不气。门外传来宿管阿姨提醒熄灯和睡觉的走动声,谌冰踢开鞋子上床,见萧致朋友圈有了新动态。

  时隔几个月发了一张自拍。客厅沙发套本来是王月秋的阿姨审美,花团锦簇,但他半躺在上面怼镜头拍脸,还是长得太帅,硬生生给花沙发的逼格提升到了港风滤镜的效果。

  随手拍的图有些糊,但鼻梁和眉眼非常惹眼,五官线条仿佛削刻般的利落干净。

  刚洗完澡,头发潮湿地垂落几缕,越衬得眉眼深沉,肤色干净。

  配了一句话文案。

  -[蛋糕和喜欢的人]

  谌冰皱眉。

  狗东西又在骚什么?

  刚发几分钟,底下多了好多条评论。

  文伟:[妈妈!我的网恋照片终于可以更新了!女朋友再也不用担心我用的网图!]

  萧z:[滚。]

  管坤:[你好,朋友圈抑郁症渣男。]

  萧z:[给你头锤爆。]

  傅航:[帅哥你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列表???]

  萧z:[还聊你妈,删了。]

  文伟:[出息了啊萧哥,还“喜欢的人”,今下午跟冰神干什么好事去了?]

  萧z:[给你爹上坟。]

  “……”

  谌冰关了手机。

  周四时杨旺仔到班上来找人,他特意梳理了发型,给平时微翘的头发打理得平平整整。跟谌冰说:“走吧,学校有车,现在去附中了。”

  谌冰收拾东西起身,萧致看了他两眼,问:“你现在走了?”

  谌冰:“嗯。”

  “什么时候结束?”

  “大概周天。”

  萧致看了他一眼后转移视线,半晌说:“早点回来。”

  看热闹的文伟立刻啧了声:“这么难分难舍?”

  “……”

  杨旺仔在教室门口催促,谌冰走前丢下句话:“到了给你发消息。”

  “嗯。”萧致平声答应。

  竞赛考生住的酒店在附中附近,谌冰到了就给萧致发了条短信,接着被带队老师领过去开会。

  等回来了看手机发现新的消息。

  萧z:[环境怎么样?]

  谌冰:[比九中好。]

  萧z:[论破烂,九中职业选手禁止参赛。]

  萧z:[住的地方还习惯吧?]

  谌冰给他录了酒店的一小段视频。

  对面,还没上晚自习,萧致趴桌上看着手机。文伟看了看他空荡荡的身侧,说:“冰神走了突然感觉很不习惯呢。”

  谌冰才转来九中两个月,起初都把他当异类,到现在他独自去参加物竞决赛,班上又感觉少了些什么。

  文伟还在感慨:“竞赛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啊?”

  “……”

  他们聊天,管坤转过来:“好像拿奖牌了高考能加分。”

  “不加分冰神这成绩也是稳稳的top1啊!”

  “九中终于要出名校毕业生了吗?”

  “谁知道,也许冰神下个学期就转走了,来九中只为感受花花世界,丰富作文素材。”

  “……”

  萧致手抓着耳边的头发,腕骨瘦削,指节很长,半晌推动桌面发出用力一声响:“你们说完了没有?”

  文伟注意到他:“呃,萧哥影响你睡觉了啊?”

  萧致手搭着桌面,没坐一会儿起身往教室外走,丢下句:“没事。”

  谌冰发完视频,没等到消息回复。反而被叫到楼下吃晚饭。

  谌冰看见不少一中的熟面孔。读一个班时感觉是不错的同学,但毕业之后转头就不再记得。一中竞赛班综合起来过决赛的估计二十多个,谌冰在的1班有五六个,跟他打招呼。

  “你怎么说转学就转学了啊?”班长说,“张老师天天念你。”

  “你现在在哪个学校?改天有空找你玩。”

  “……”

  谌冰不太想说话,简单回几句去了别的座位。

  背后是嘈杂的议论。

  “我有个亲戚弟弟在九中,很差很差的学校,他为什么转去哪里啊?”

  “自毁前程?”

  “我听说冰神是去找人,说不定喜欢的人在九中。”

  “……”

  谌冰听得索然无味。

  等他吃完回了房间,萧致还没回消息。按照往常的速度这个逼哪怕是怼人一般也是秒怼,拉黑也是秒黑。

  谌冰有种不太妙的预感,登上了小号,果不其然——

  love冰的新动态。

  -[所以我不想喜欢你。关系从来没有平等过,离开你有资格做选择,而我只有站在原地。]

  -[要么等你过来,要么看着你走。]

  “……”

  我操。

  谌冰先没理解这情绪浓烈的字眼,读了好几遍才勉强看清萧致的意思。

  ……仅仅是去离开学校几天参加竞赛,他居然能想这么多。

  谌冰心情太复杂了。

  这个动态直接导致他这几天心不在焉,心急如焚,只想赶紧考完回九中揍他。

  而这个狗东西最后倒是回了消息,反应却非常冷淡。回学校那天是下周周五,谌冰早上给萧致发了条消息。

  CB:[我今天结束。]

  九中带队老师杨旺仔只带谌冰一个学生,而且谌冰还显得非常不想跟他走一起的样子,正好是放月假的时间,杨旺仔说:“那你自己回家,我就不载你回学校了。”

  “好。”

  谌冰站在附中校门口,想打电话给家里的司机,手机突然来了消息。

  文伟:[冰神!听说你考完啦!今晚给你准备了庆功宴来不来?]

  文伟:[就在之前吃烧烤那条街,今晚吃牛油火锅,萧哥来接你了,给你发消息没?]

  CB:[?]

  谌冰四下扫了眼,没看见人。

  等了估计十来分钟,前方摇摇晃晃驶来一辆公交车。

  学生蜂拥上车,后车门跳下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萧致找寻周围的目光有点儿急切,转头,看见了谌冰。

  谌冰面无表情,眸底染着寒气。

  萧致随即没事人似的过来:“考完了?考的怎么样?”

  想起前两天他小号的内容谌冰就生气。

  但萧致大概以为心事没被任何人知道,对他锋芒毕露的目光散漫挑眉:“你看我干什么?”

  “……”

  谌冰想干脆自爆小号一了百了,但内心又有强烈不妙的预感,只能转移话题:“考得一般,心情不好。”

  “出成绩了?”

  “出了。”

  “到底怎么样?”

  “金牌。”

  “……”萧致莫名其妙笑了,“您可真是当代凡尔赛大师。”

  说完手放到校服衣兜里掏弄了几秒,拿出一盒包装极其精致的慕斯,放谌冰手里:“给你的蛋糕。”

  说完,他转头看向别的地方。

  萧致表现得跟平常没区别。

  但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开往九中的公交车人非常少,谌冰坐在椅子上,给蛋糕拆开吃了。

  4班男生有个单独的群,叫“猛男在线等富婆”,刚萧致若无其事往里发了句:“我们冰冰拿了决赛一等奖。”

  里面顿时沸腾。

  伟子:[我这就嘱咐老板多切两斤牛肉。]

  傅航航航:[为校争光!为校争光!为校争光!]

  管坤:[冰冰,我愿称之为九中最强,神之子。]

  “……”

  热热闹闹的。

  萧致手臂搭着前座的椅背,给谌冰局限在窗户里侧,橙色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

  谌冰吃蛋糕,他垂眸看着,好像看着被喂食的小猫咪。

  公交车里本来温度闷热,谌冰耳尖能感觉到他拂过的呼吸,半晌,踢他:“你靠太近了。”

  “哦。”萧致象征性往后靠了靠,“不好意思,有些情不自禁。”

  “……”

  谌冰实在受不了,出言嘲讽:“一直看,你想吃?”

  萧致怔了怔,若无其事打蛇随棍上:“啊。”

  还啊?

  怎么有脸……

  谌冰舔了下唇,感觉这事本身就很幼稚,顿了半晌叉下一块蛋糕递过去。

  公交车人很少,被阳光照得昏昏欲睡。

  没人看见,萧致偏头,咬住了那块小小的蛋糕。

  咬完,指尖拨了拨谌冰被汗濡湿的发缕,露出白净的额头,像小时候总照顾他一样。

  萧致什么话也没说。

  “……”

  谌冰抓着蛋糕,指节攥的很紧。

  松开时,掌心全是汗。

  到烧烤街时时间不早不晚,走到楼下文伟已经探出了脑袋:“欢迎摘金选手莅临本店恰火锅。”

  边说,边一阵旋风地冲下楼梯,朝谌冰伸手:“冰神,我能握握拿过奖牌的手吗?”

  萧致直接踹他:“滚。”

  “啧,为一条‘我回来了’的消息千里接人,萧哥,”文伟朝他竖大拇指,“你是这个。”

  萧致手指穿过直抓他头发:“你他妈是想离开这美丽世界?”

  “……”

  鸡飞狗跳,两人踩着老火锅店的楼梯迅速跑了上去。谌冰慢慢上去,包间里还有不少人。

  大部分是男生,有两个女生,傅航揽着梳齐耳短发那女生得意道:“介绍一下,我老婆。”

  女生同班,谌冰面熟但不记得名字。

  她很害羞,捂了下脸后粉拳狂捶傅航:“哎,你不要这么说。”

  傅航直接被他捶到脱离椅子摔倒在地,满脸震惊:“我靠,你好猛啊!”

  许蔚抬腿狂蹬:“讨厌,不许这么说我!”

  “……”

  傅航人傻了,但被老婆揍成这样还挺开心,抬手休战:“回去打,回去打。”

  不乏起哄声:“别啊,就在这儿打,傅航真的欠,一直在等有缘人收拾他。”

  傅航感觉自己一谈恋爱就被孤立了,辛酸道:“不是吧?昨天还叫人家小甜甜!”

  管坤看不过去也踹了一脚:“恶心。”

  “……”

  打闹完菜也上了桌子,开始吃饭。

  谌冰不爱说话,大部分时间听他们扯淡。

  萧致一般不当话题发起人,被cue了偶尔说两句,其他时间就动着筷子给谌冰夹菜。

  气氛微醺,还有人开了酒。

  谌冰不知道被谁推到眼底,说恭喜他考试考得好,谌冰喝了小小一杯。

  然后就有点儿上脸,没再继续喝。

  谌冰酒量不行,从小很少碰,差不多一抿之量。

  喝完,感觉有些热。

  谌冰起身到了楼梯口,给校服拉链拉到底,半闭着眼睛吹凉风。想想又拿出手机给许蓉发了条短信,说还在跟朋友吃饭,暂时回不来。

  估计四五分钟,背后响起脚步声。

  萧致撩开帘子出来,问:“你干嘛呢?”

  “里面热。”

  谌冰顿了几秒又说:“我出来吹风。”

  萧致垂眸看了看他:“还上脸了,早知道不该让你喝。”

  谌冰指尖碰了下脸,发完消息,重新看到了这几天跟萧致的聊天记录。

  他回复很少,差不多是自己在发。

  前两天的情绪冲入脑海,谌冰问:“你这几天怎么回事?”

  “啊?”

  “怎么不回我消息?”

  “……”

  萧致心不在焉道:“我在忙其他事情没太注意。”

  “你还装,”谌冰打断他后看向别的方向,话里轻飘飘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萧致莫名笑了,走到他背后,声音轻轻的:“我在想什么?”

  安静了几秒,谌冰才说:“你是不是担心我转头就离开九中了?”

  萧致看着他的眼睛,暂时没说话。

  气氛沉默,谌冰开始给校服拉链往上拉,但手有些扣不稳,几次了都对不上。

  谌冰心说不该喝那杯酒。

  但现在说话口齿都不太清晰:“我看到你发的动态了。”

  空气安静了几秒。

  萧致:“?”

  谌冰转头看着他:“你小号加的那个初中生,是我。”

  萧致站在横梁边,半张脸光影交织,本来眸底情绪清晰,逐渐被一层寒意遮掩。

  谌冰知道他可能会不爽,但现在说出实话总算轻松了,接着道歉:“对不起。”

  气氛依旧沉默。

  萧致目光阴晴不定,稍微抬起了下颌。他从不在社交范围内的朋友圈发有关消息,对他来说,谌冰是放在心底的秘密,即使是他也不可以知道。

  半晌,萧致总算从嗓子里送出两个凉凉的字:“是吗。”

  接着,他干脆地放了句话:“我先让你多跑50米,3分钟。”

  谌冰:“?”

  萧致眼角眯得很冷,声音更冷:“你可以马上打车回家。反正今晚别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就揍你。”

  “……”谌冰知道萧致生气了。

  在跑和不跑中思考了几秒,谌冰决定暂时先避开锋芒。

  谌冰走到楼梯,转头看他。

  萧致身影半溶于夜色,手机亮屏,眉眼被光线映亮,明显在计时。

  “……”

  谌冰小时候因为太皮被他揍过,还挺疼,他加快脚步时突然一阵头晕,接着,脚踏空直接落了下去——

  谌冰先还有点儿懵,手臂被木板磕出锐痛才意识到自己摔倒了。

  “谌冰??”萧致的声音。

  谌冰想站起来,腿却使不上力气,接着就被拉进了怀里。

  “谌冰?”

  萧致呼吸急促,手指拂过他脸颊,声音都是抖的,“你没摔着吧?”

  谌冰没说出话。他第一个反应不是疼,而是丢人。

  站起来后右腿没知觉,估计还没疼过来,手臂的擦伤倒是很尖锐。

  萧致情绪复杂:“我还想揍你,我他妈揍我自己算了。”

  谌冰说:“我没事。”

  萧致明显觉得这事糟心透了,听不进话:“都怪我。”

  “说什么呢?”

  谌冰其实动手还疼,但用力拽他衣服直抵着栏杆的硬处,“砰!”地一声响,顿时让两个人都清醒了。

  谌冰一字一句重复:“我没事。”

  像是打开了什么口子,下一秒,他被萧致用力抱进怀里。

  少年那浓墨重彩、自尊心极强的感情,在此时尽数失败,萧致声音发抖:“你现在什么都知道了,我特别喜欢你。”

  萧致低着头,没看他:“我好早以前就喜欢你,但你,不喜欢我。”

  他自言自语,只是一个藏着心事的少年,说着他不那么光明、没有希望的感情:“那你为什么来找我?我又不需要你……我自己过得很好,我能照顾好我和萧若……我不需要你……”

  “……”

  谌冰用力抓着他校服的指骨收紧,又泄气地松开:“萧致,你好好的。”

  少年身体温度很烫,靠近自己,好像要把他灼烧了似的。谌冰能感觉到他的喜欢,很喜欢,要被这种感情淹没。

  谌冰想到重生前,高考出成绩那天,他是抱着什么心情带礼物来校门外看自己,却不敢见自己一面?

  谌冰没想好怎么回应他的感情,抓紧衣服用力推开:“萧致,先带我去医院。”

  先找点事情做,分散精力。

  萧致头埋得很低,回过神儿拉好他,往楼下走。

  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谌冰的眼睛。

  谌冰等着,等着牵自己的手变得很冷,他心情复杂的情绪依然没有出口。

  上车,萧致开始没事人似的检查他手臂的伤口。

  离别的一年半让他有了很多变化,已经能够若无其事将心事藏匿。

  谌冰想聊刚才的事,但碍着司机在前面,只能隐晦地说:“其实没什么。”

  萧致:“嗯?”

  “我说,”谌冰平视前方,“真的没什么,不管我知道还是不知道。知道了,我也不会因此就觉得你怎么样了。”

  他用了一堆隐晦的“这个那个”“怎么样”,来安慰或者劝说。

  萧致总算听明白了。

  他翻折谌冰的校服袖口,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差不多吧,今晚你不还摔楼梯了吗,都丢人,就当扯平了。”

  “……”

  谌冰没话说了。

  萧致继续折袖口,狭窄的空间似乎不方便动作,他下手很轻,目光放在谌冰的伤口,眼底闪过转瞬即逝的痛楚。

  “……”

  谌冰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拍拍他的头。

  说,你再嘴硬。

  作者有话要说:冰冰心疼love冰啦。

  感谢看文,鞠躬。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