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 22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22、第 2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2、第 22 章

  谌冰一脚踢上他凳子:“你有病啊?”

  萧致:“我就随口一说。”

  谌冰不在意张自鸣的事儿,反扣住他衣领,往下拉扯凑到试卷前:“你看看自己答的题,到底认没认真?”

  萧致懒洋洋的,瞥了一眼:“不认真?怎么也用了我八成功力吧?”

  “……”

  谌冰觉得再不阻止他看中二漫画人要傻了。

  旁边文伟依然面露愁容,打量张自鸣在的位置。他坐在原位显得很暴躁,时不时偏头看向这边。

  文伟咂舌:“估计我也在他暗杀名单上了。”

  “……”

  张自鸣这个人,读高中了还处于某些初中男生的蒙昧期,性格鲁莽,热衷暴力,享受别人的眼球和追捧,经常做出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据说偶尔还参与社会人的群架,非常疯,不太像高中生。

  正常人没人害怕,但疯疯的就怎么让人畏惧几分。

  萧致抓着谌冰的手,轻轻往旁边推,若无其事朝那边瞥了一眼。

  晚自习很快下课。

  文伟疯狂收书后招呼谌冰:“冰神,走嘞!回寝室。”

  谌冰收拾试卷,旁边萧致本来在玩手机,踢开凳子起身:“我跟你一起。”

  文伟:“你干嘛?”

  萧致脸上没什么情绪,示意谌冰,接着抬起手指轻轻往后一点。

  文伟看过去,立刻懂了。

  眼看下课,张自鸣朝谌冰,虎视眈眈。

  他报复心这么重,谌冰有点儿没想到,怔了一怔。

  萧致:“就说吧,惹上这种非正常人。他时间和精力折腾得起,你哪儿有功夫理他?”

  谌冰一时无话可说。

  教学楼到宿舍要上一道缓坡,栽满盆景和大树,放置了几桌乒乓球台。回头,张自鸣还幽灵似的跟在背后。

  萧致:“我要不跟过来,估计这地方就是战场。”

  谌冰觉得很烦:“给陆老师打电话?”

  “陆老师管不了他。”

  文伟跟着一起走,回头看了几眼后开始烦躁:“卧草他好像个尾随女生的变态啊,我能不能回头揍他?这么跟着好几把恶心。”

  “别。你打他,反惹一身腥。”萧致回头看了眼,“你们还要干自己的事儿,没他这么无聊,每天光想着复仇和打架。”

  谌冰觉得,绝了。

  背后张自鸣隔了十多米,看不清脸,一声不吭,但又牛高马大异常的危险。

  就让人非常不爽,不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

  宿舍楼底,道:“你们进去,我跟他说几句。”

  文伟扯了下唇,想拒绝,但又把话咽了回去:“估计他就听你的了,真恶心。”

  谌冰没走:“你跟他有什么好说的?”

  又不是一路人。

  他问完,气氛安静了几秒。

  萧致半张脸掩在阴影里,笑了下,话里不干不净:“放心,反正不是谈情说爱。”

  “……”

  谌冰一时语结。

  萧致朝张自鸣过去,他本来蹲在墙根,看见他过来立刻往后跑,但被萧致勾住衣兜烂步似的拎回来。

  声音很低:“你他妈跑什么?”

  “……”

  “跟着人家到宿舍,你是不是有病?”

  “……”

  声音逐渐听不清晰。

  文伟见谌冰迟迟不走,开解道:“放心吧,张自鸣不会拿萧哥怎么样,他再横到萧哥面前也是孙子。”

  谌冰站了几秒,准备回寝室,突然见墙根底下的身影一拳一脚比划起来了。张自鸣先动手,猝不及防一拳后猛抓萧致肩膀,似乎想怼着他,但随即被踹出去。

  萧致拽着他头发就要往墙上撞——

  “我靠!怎么打起来了?”

  文伟赶紧过去。

  萧致揪着他头发却没撞,控制着力道:“我叫你离他有多远滚多远,是不是听不见?”

  张自鸣被紧紧钳制住动作,头贴近冰冷墙面,龇牙咧嘴,气得拿眼睛瞪谌冰,但立刻被毫不留情揍了一拳。

  “再看他?”

  萧致唇角有伤口,张自鸣刚才阴他那拳太突然,没反应过来挂了彩。知道打不过也解决不了,张自鸣笑了下:“萧哥你松手。”

  萧致没松。

  张自鸣眼睛都直了:“我他妈不打了!”

  萧致揪住他衣领,用力推开,直甩得张自鸣连退四五步:“你再试试。”

  张自鸣抿唇朝地上咳吐一声,扬长而去。

  萧致本来说去聊两句,现在直接又干起来了,除了无辜路人,文伟一辆懵逼:“我靠你俩怎么打起来了?”

  萧致碰了下唇角的伤口轻描淡写说:“没事。”

  “……”

  伤口不严重,萧致从张自鸣背影收回视线,接着说话:“这种傻逼,就是看谌冰跟他不一样,不可能拿时间精力和他耗,才敢这么疯。我把锅揽自己身上就行。”

  文伟怔了一秒:“你揽锅,转移火力?”

  萧致若无其事:“对付这傻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文伟没再说话,闷头闷脑表示理解。

  而旁边谌冰目睹全程,怔在原地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本意就想收拾一个作弊的,但现在反而是倒惹了一身腥。

  义务教育九年加高中好几年,揭发作弊谌冰一直以为很正常,但到九中干了这事儿居然被尾随骚扰。

  谌冰只想问,九中是他妈什么鬼地方?

  这群人待在九中不学习,到底想干什么?

  夜色中谌冰站着一直没说话,肩身落了层路灯橙黄微凉的薄光。萧致似乎意识到他心情不好,试图开解:“吓到了?九中这样正常,很多无所事事的混子,说不定还有好大一部分未来的犯罪分子预备役,你一个好学生怎么斗得过人家?”

  他顿了一秒,“九中不适合较真的人。”

  他用指腹蹭了蹭唇角的血,没事人似的,唇中呼出一口热息。至于萧致为什么敢挑衅张自鸣转移火力,因为他知道怎么治这种傻逼,遇到疯批表现得比他更疯批就行了,打在身上才知道疼,人人都怕非正常人。

  谌冰明白后心情有些复杂。看着他再想到两年前萧家的大少爷,他人似乎开始野蛮生长,变得有力量,但同时也在危险边缘游走。

  谌冰骨头发热,拉他手腕:“去校门外买药。”

  “……”

  萧致微不可查地磨了磨牙。

  谌小少爷摆明了关心他的伤势,萧致不去就是不给面子,大爷似的点点头:“行啊,那估计要走快点儿,不然伤口都愈合了。”

  “……”

  谌冰看他一眼,心说你可使劲儿骚吧。

  往校门口走的一路,谌冰心里脉络逐渐清晰。

  九中是个大染缸,或许刚开始大家都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陶梦,但最后变成佛老无为的陆为民。

  被这种环境碾压,道德只会磨灭得更加薄弱。

  一路气氛沉默。

  谌冰说了带他拿药,脸色却一直很难看,手指和眸底的温度低到令人发指。萧致偏头追他的目光,轻声问:“你怎么回事?”

  他声音很轻,带着安慰和询问。正常人遇到疯批不得产生个心理阴影吗?很正常。

  谌冰:“我没事。”

  但他的脸色完全不一样。

  萧致看着他,想了想说:“下次别去惹这种疯狗,有什么事情告诉我,让我来。”

  谌冰回头,少年站在夜色中的灯光下,身材很高,肩背骨性宽阔,阴影垂落到身前,遇事的神色也显得相当熟稔和从容。

  萧致继续用若无其事的口吻说:“你待在九中安安心心学习就行了,别被这些破事影响心情。”

  谌冰却不这么想。

  药店在校门口,萧致熟门熟路往药房里过去,还跟店里阿姨随口撩骚了几句,惹得对方多送一条创可贴。刚打过架的少年没事人似的,拆开药瓶给自己消毒处理。

  谌冰在不远处看他几秒,动了动唇却没发出声音。

  “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里。”

  人来人往,上完药萧致勾起长椅上的药袋,左右看了看:“你回寝室,他不会在半路堵你了。”

  谌冰摩擦指尖,还若有所思,暂时没说话。

  萧致笑了下:“还要我送你回寝室啊?”

  谌冰不答。

  间隙,萧致手机响了。

  语音刚点开,发出萧若幽怨的声音:“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等他回应,下一句道:“自从遇到他后,你回家都不准时了。”

  “……”

  谌冰总算收回了思绪,无视这些有的没的,“给她换手机了?”

  “嗯,之前那小天才电话手表不太好用。”

  萧致晃了晃手:“我走了。”

  谌冰看了他好一会儿:“行。”

  萧致没别的话,回头踩上他的电瓶车,很快消失在了街道。

  谌冰回头走向学校。

  校门口还是跟刚来那天一样破,这段时间看习惯了还好,但现在再看总觉得多了几层意味。寝室里文伟在app上倒卖二手笔记,周放偷偷摸摸打游戏。谌冰站了几秒觉得有点儿陌生,还是走了进去。

  “冰神,赶快洗澡啊,一会儿热水停了!”文伟提醒。

  谌冰应了声,刚找衣服时听见敲门声,朱晓白着脸站在门口。

  “你有事儿?”文伟抬头

  朱晓手里拎着东西放到谌冰桌面:“这几天的事情谢谢你。这是我家那边的柠檬鸡爪,我妈做了,我给你带点。”

  谌冰很少吃这些东西:“谢谢,我不要。”

  他拒绝直白又干脆,但朱晓笑了下,丝毫没有被他表面的冷淡所打击:“反正我就送你了,不想要扔了都行。伟子哥和周放吃也行,明天我再拎一袋给萧哥。”

  “……”

  谌冰没想好说什么,他已经快步跑了出去。

  文伟直接蹿下床铺:“冰神你不吃啊?不吃我吃。”

  周放速度也超快,夺命狂奔,飞快跟文伟拉扯。

  谌冰说:“拿自己座位上去。”

  不再管他们,谌冰找好了干净衣服,趁有热水去了卫生间。热水从头淋到皮肤每一处,谌冰抓着扶杆,手指攥紧,感觉到一种刺痛在身体内蔓延。

  想到萧致,想到他这两年的变化,再想到这样的环境,谌冰心情复杂。

  那是他砥砺出来的生存能力,但谌冰看见,只觉得……

  说不上来的心疼。

  第二天陆为民的早自习,他端着茶杯在教室里走了一圈随即来敲谌冰的桌面。

  “谌冰,我听杨老师说了你物理竞赛的事,准备的怎么样?”

  谌冰:“还行。”

  陆为民可开心了:“好!九中就你一个进决赛的独苗苗,反正实验室你想用就跟张老师说一声,随便你进去。”

  “好。”

  谌冰报竞赛只不过因为重生前也在学,按部就班地走而已。

  陆为民说完听见了打铃,皱眉:“萧致又迟到了啊?”

  他话音刚落,门就被敲响。

  萧致肩膀抵着门,站得没骨没相,拖着腔喊:“报告。”

  陆为民先看见他唇角的伤口,怔了一下。

  “你又打架了?”

  萧致淡淡道:“没打架。”

  “那这伤口怎么回事,让人亲秃噜皮了?”

  “……”

  萧致看了他两秒,“能不能别说这么恶心的话?”

  陆为民点头:“行,知道你不早恋。”等萧致拉开凳子坐下,他重重拍了一巴掌,“再迟到?非让你写检讨不可。”

  萧致还挺烦的,坐下,小幅度开始打瞌睡。

  陆为民拿他没办法,继续叮嘱谌冰:“你决赛的地点在附中,附中你听说过吧?就是我们市最牛逼的高中,跟一中齐名那个。”

  附中谌冰很清楚。他之前在的一中,生源和附中一般五五开,常年打校架,省状元基本今年你学校出、明年我学校出,学生互看不爽,认出校服都得互相龇两声。

  陆为民说:“你要有空可以先去踩点,这周末过去熟悉熟悉,免得到时候出岔子。”

  谌冰嗯了声:“好。”

  “我也不催你了,下午的课你不用去上,到实验室泡着,没关系。”

  陆为民再三叮嘱,随后出了教室。

  萧致手指搭着支笔,懒洋洋看他:“你要去考试?”

  谌冰:“下周星期四。”

  “行吧。”

  他没再说话,文伟话听到一半转过来:“考试?什么考试?怎么又他妈要考试。”

  “……”

  谌冰没理他,下午第二节课后是自习,正好找杨旺仔要实验室钥匙。

  高中生实验课上得少,基本过了那个章节实验室就锁门吃灰。

  杨旺仔在阅卷,看了看他说:“你再找几个同学跟你一起过去,注意安全,看着打扫一下。”

  谌冰回来时,发现教室气氛很凝重。

  刚下课陶梦突然进教室宣布要默写单词,写不出来罚抄20遍,现在大家全在不情不愿背书。

  萧致将单词翻来覆去几回,明显根本就没看进去。

  谌冰踢踢他凳子:“背好了吗?”

  “没。”

  “……”意料之中的回答。谌冰敲敲他桌面:“跟我去实验室。”

  萧致掠低视线,注意力还在英语书上:“有事吗?”

  “帮我去实验室拿器材。”谌冰话里有话,“特别优待,不去?”

  萧致明白可以逃过默写单词后,起身:“走。”

  “……”

  实验室左手边图书馆的一楼。图书馆平时不开放,楼平时也废弃不用。走到底层,几乎可以察觉到阴嗖嗖的凉风。

  谌冰握紧钥匙,背后萧致道:“你知道九中实验室的传说吗?”

  谌冰:“?”

  “据说以前有个老师跟学生起了口角,被学生辱骂恐吓,笑话传遍学校。两天后大家突然发现这个老师不见了,找寻无果,最后被人发现上吊自杀,死在实验室。”萧致补充,“他是教物理的。”

  “……”

  谌冰对他的内涵若无其事:“你有没有听过我的秘密?”

  “嗯?”

  “其实我已经得癌症死了,但莫名其妙又活了过来,时间还回溯到两年前。而且你也已经死了,我为了阻止你重蹈覆辙,用有限的生命来换取你一个光明的未来。”

  “……”萧致直直看着他。

  谌冰表情完全不像开玩笑。

  萧致舔了舔唇,半晌道:“你是不是做了一场过于真实的梦?”

  “……”

  连谌冰偶尔也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了精神疾病和,摇头,抛接着钥匙没回答,朝巷道深处的实验室走。

  谌冰稀里糊涂一通话,萧致全当他在怼自己,不以为意边走边说:“实验室真的闹鬼,据说进去时不能穿带红的衣服,否则半夜吊死的物理老师会来找你。”

  他搭着谌冰的肩膀,在他耳边吹了丝气:“你不怕吗?我记得你小时候最怕鬼。”

  “……”

  谌冰打开他的手:“来找我正好,顺便透一透这次竞赛的题。”

  “……”

  萧致对他的胆量表示欣赏:“您可真棒。”

  门锁积灰,刚打开门,立刻抖落出一股阴嗖嗖的寒气。

  萧致随意扫了眼,往另一头走:“那老师就吊在窗户旁,据说现在窗下还有他皮鞋蹭开的脚印,我去看看。”

  “……”

  谌冰一把给他拽回来,“有完没完。”

  他动作太快,萧致被抓到头发烦得要死,但又只能低头:“行了行了不看,你松手。”

  谌冰松开手指,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萧致突然靠的很近,十月难得的大晴天,实验室温度低,而眼前少年温度却很高,燥热气息拂过鼻尖。

  萧致眉眼生得好看,尤其距离近时,那样年轻鲜活、肆意生长的野性猝然落到眼底。

  萧致眸底散漫:“你凶什么?”

  他瞳色深,眉形漆黑,轮廓利落干净,有种能将人吸进去的沉溺感。

  谌冰心跳莫名漏了两拍,感受非常奇异。但他不太分得清楚,松手后迅速转头向另一边:“……帮我找实验器材。”

  “操。”

  萧致直接暴躁,“刚打了我又让我帮忙找东西。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说话?”

  压低的嗓音些许不满。

  谌冰没有理他,打开柜子找出实验器材,但耳朵的温度维持了半晌才平息。

  着手做实验,谌冰心里猜了几个大纲里的题型,重生前早已得心应手,现在复习练练手感。实验室灯光不够亮,谌冰选了靠近窗户的位置,橙黄的阳光正好从大窗户投射进来。

  萧致拉开椅子,沐浴在阳光里,半搭着长腿懒洋洋看着他一举一动。

  少年穿着纤尘不染的校服白T恤,手腕蒙着光,瘦而白净。谌冰垂头一丝不苟记录实验数据,写写划划,那双色泽浅淡的眼眸仿佛烈日下的冰碴。

  这么冷淡,又干净。

  萧致静静看他,偶尔回头眺望窗外明艳的日光。

  半晌,谌冰想到了什么,启唇道:“来背单词。”

  萧致换了个坐姿:“??”

  “背单词,反正坐着也是坐着,”谌冰说,“我随便抽几个高考高频词汇。”

  萧致:“你再这样我走了。”

  谌冰抬头,面无表情:“那你就让我一个人在这儿?”

  “我也帮不上忙。”

  “但是,”谌冰顿了两秒,调整了语气,“你刚说这里闹鬼,我害怕。”

  萧致:“你现在的表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

  谌冰面不改色,“那是因为现在有你在。”

  ——虽然他还做不到绿茶的表情,但至少语言上,这句话示弱的成分可太强烈了。

  就不信、萧致不会、被打动。

  “……”

  萧致神色阴晴不定,看了他好几秒,重新拉开椅子坐下。

  他似乎在想什么,但又想不明白,只能道:“那背单词就背吧。”

  得偿所愿,谌冰搭着卡尺说话:“dispose的词性和意思。”

  萧致对他一来就认真很不满,但还是配合道:“解决,处理。”

  “嗯,还有除掉、处置的意思。后面一般搭配of使用。你拼写一遍——”

  “……”

  他俩关上实验室时离下课还差五分钟。到食堂时难得打到了最新鲜的菜,刚坐下吃了没多久,文伟跟管坤找了过来。

  “我靠,”文伟烦都烦死了,“你俩跑哪儿去了啊,留下我们听写英语单词,错一个抄20遍!”

  管坤也烦的:“陶梦这个女人,心肠好歹毒。”

  谌冰说了去实验室的事。

  文伟当场拍下筷子:“这种好事你居然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你室友我?冰神,是不是感情淡了?”

  他们现在全是听写单词后的愤怒,无处发泄,谌冰也没理他。

  “下次一定要叫我!”文伟气冲冲吃饭。

  谌冰转而说起别的:“这周末放假我要去附中周围踩点。”

  文伟怔了下:“附中?”

  管坤嘴里含着菜,也抬头:“附中,我记得我之前去参与过招考,划线470,我考了160。”

  “……”

  文伟面露同情:“为什么要自取其辱呢?”

  管坤直接摇头:“那他妈题都不是人做的,我考完出来直接哭了,以为自己不配读书。现在发现九中也很不错。”

  “九中永远滴神!”

  “……”

  谌冰中考时在附中和一中考虑过,因为一中离家近就读了一中。听着他俩闲聊,说:“周天去附中看看?”

  文伟:“我可以。”

  戳了戳萧致的肩膀:“你去不去?”

  萧致筷尖点着碗内,无所谓:“去就去吧。”

  “那就很完美,”文伟嘶了声:“我怎么还紧张起来了,学渣的自卑么?”

  管坤表示他想参与:“我也要去,我想看看那些学霸是不是都长了三头六臂。”

  萧致笑了下,示意谌冰:“你看他不就行了吗?除了脾气大,长得可以,也就正常人。”

  “……”

  谌冰看他一眼。

  文伟还是紧张:“哎,反正就是说不出来的……卑微。”

  谌冰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对于学霸普通同学可能都有敬畏之情,想了想谌冰只能说:“你也很棒。”

  文伟立刻起身给他鞠了个躬:“谢谢您嘞。”

  转眼到了周末。

  早上,约好在校门口见面,谌冰就穿了身简单的白T恤,拿着手机走到校门口,待看清阵仗时突然想掉头就走。

  凑了起码四五个男生,黑压压一排,看见他齐刷刷地道:“嗨~冰神~”

  文伟,管坤,朱晓,杨飞鸿,傅航,搭上他自己,凑起来七七八八凑在一起,不像去踩点更像去打群架的。

  谌冰强行忍耐:“干嘛呢?”

  朱晓:“附中一直是我梦中的学府,但我的成绩根本不足以就读,所以今天过去看看,圆一个儿时的梦。”

  杨飞鸿:“我就是单纯去看看热闹,听说附中辣妹很多。”

  “……”

  谌冰无话可说,旁边响起别的动静,文伟看过去后立刻挥舞双臂,高声喊:“萧哥!”

  萧致从十字路口过来,穿了件简单的黑T恤,他是标准衣架子,不穿都好看。往这边走,背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

  萧若穿碎花小裙子,头发扎了小揪揪,一直拽着萧致的手臂。

  “……操。”

  谌冰直接破防了。

  文伟不明所以:“怎么了?”

  谌冰凉着嗓子道:“不如你把全班同学都叫上,一起去附中秋游?”

  “……”

  文伟思索了两秒:“那也太内个了吧。”

  萧致走近时随手指了下萧若,随意道:“我妹高中想读附中,跟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谌冰盯了他两秒。

  萧致抬了抬眉:“怎么了?”

  谌冰走到僻静的地方,朝他勾了下手指:“过来。”

  萧致走近,就见谌冰微微皱眉,认真地道:“你能不能把他们都轰走?”

  “……”

  那边文伟开始打车了:“哎,一辆车肯定坐不下,我打两个车,我们分开坐。”

  萧致回头看了看,神色略为复杂,转过来:“这不好吧?”

  谌冰出了口气:“算了。”

  人多力量大。

  人多气势足。

  打车到地铁站,下车坐地铁。

  九、十点钟出发,先去附近的酒店周围看了看,再到附中门口已经快中午了。

  成大附中校门修得很气派,但除此之外都普普通通,很符合“历史名校”的气质,朴实无华又古老沉淀。

  校门紧闭,现在看不到一个附中的学生。

  文伟抬手搭着扇子,道:“他们星期天还上课?”

  “估计上半天,休息半天,我在一中也这样。”谌冰说。

  “懂了。”

  附中不放假外校生不能进校门,正好接近十二点,先到旁边的干锅店坐下点菜。

  “先吃饭吧我们,吃完了估计附中下午放假,就能进去看看了。”文伟开始招呼大家。

  稀稀拉拉点完菜,门口传来少年说话的动静。

  “一诊题他不坑爹吗他不坑爹吗?全市联考完,接着附中又他妈自己组织考一次,附中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高贵?”

  “天天考试,我他妈人傻了。”

  “……”

  开朗活泼的少年音。

  “尘哥,我再问问数学最后一道选择题选什么?”

  阳光下,少年穿简单的蓝白校服,干净地折了几折在手臂,身量挺拔又清峋,偏头看了他一眼:“你确定你想知道?”

  “……”

  章鸣直接抱拳:“算了,让我开开心心吃顿饭再对。”

  声音明显是朝干锅店这边来的。

  杨飞鸿瞟了眼:“操,辣妹没看见几个,附中靓仔这么多?”

  回头,几个男生正好推门进了店内。

  走在最前面的少年几步折回去,勾了下另一位少年的袖口,说:“走快点,吃饭了。”

  另一位少年长得特别帅,只不过眼角眯窄,划拉手机似乎脾气不好。

  说话也冷:“别烦我。”

  谌冰看清来人,怔了一秒,随即回头:“这就是附中这届高三的第一名。”

  ——高端局屠杀机器、学海混沌者、白衣贤者、至尊考霸。

  但现在,他被叫做“尘哥”。

  陈尘进了门,目光不经意扫过角落这桌,无意停留,最后停在谌冰身上。

  谌冰站起身。

  陈尘似乎在辨认他,随即,微微笑了笑:“学弟好。”

  作者有话要说:陈尘是我第一本校园文的攻,在附中就读,即兴联动一下~

  大家有营养液可以灌灌小冰,这章再抽100个评论字数多的小红包~

  感谢在2021-02-0321:47:38~2021-02-0422:31: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往事不要载体3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不服。2个;重度中二病患者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年糕精rw、江月、安总不是霸总、墨珏、麋鹿迷路、荼鱼、lief、闻闻、七七咕捱、adf、蓝蔚蓝、杀死庸碌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相顾九里30瓶;瑾年25瓶;-画个逗号给明天、池映雪、太阳好高、纤飞、江月20瓶;作业去死、尊先生总是不开心15瓶;落槿、有点笨拙的少女心、星寒link、=~=、q软姜糖、晚霖、好好看书不行吗、云乐、饺子、4329050210瓶;江月、好好看书8瓶;我的小玫瑰6瓶;夏梦、泗桥明月、阿楠、小红帽、胖胖、。5瓶;离昭、一只年糕精rw3瓶;墨白、墨泱、好多虞、罐装望仔是添的、迟砚、lief、苏世誉小娇妻、ly944826lyl、五+七2瓶;路过人间、、一杯柚子茶、七札、蒋丞的小宝贝、啾吖、1coin—肖枫、民政局、西山雾酒、幽篁铭啸、痴念、阿罗、January、鸳鸳相抱何时了、夜泺、喉咙好痛、钰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