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 19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9、第 1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9、第 19 章

  超市在两条街外的广场。

  到十字路口的分岔旁,萧若拉拉萧若的手,示意另一头:“哥,这个月的书到了。”

  谌冰不解,萧致扯着唇解释:“她喜欢看的杂志,什么《知音漫客》《青年文摘》。”

  萧若又拉拉他手,不依不饶。

  萧致拗不过似的,抬了抬眉,朝书店方向过去:“走吧,给你买。”

  小书店靠近萧若念的初中,狭窄,但货架堆满了书。萧若径直走到杂志栏翻找。

  谌冰随意瞟了眼过去,杂志和儿童读书挤在一起,入目有几本书——

  《我能自主学习:考试难不倒我》《不放弃才是最酷的》《耶,作业写完了》。

  画面绘有小人儿,一看就是给小朋友看的。谌冰走近,将几本书拾起来。

  萧致瞟他一眼:“萧若学习积极性还可以。”

  “不是。”谌冰否认,抬头和他视线相对:“这是给你看的。”

  “……”

  萧致静了两秒。

  随后,“你有病啊?”

  谌冰翻开书页扫了扫,随后到柜台结账。

  萧致原地站了站,似乎无话可说,随即跟着他到柜台边:“你赶紧把书退了。”

  老板露出疑惑的目光,谌冰当没听见,想了两秒问:“还有没有同类型的书推荐?”

  老板:“劝小朋友养成学习习惯的吗?”

  谌冰瞥了眼萧致,点头:“对。”

  “目前这套买的最好,如果你有需要还有很多儿童绘本,适合没什么基础的小朋友看。”

  “没什么基础的小朋友。”谌冰重复了一遍,转向萧致,话里意有所指,“你觉得需不需要?”

  “…………”

  要他妈换个场景,萧致现在扛着这小兔崽子就往床上砸。

  但现在,萧致舔唇思索了两秒,回头,若无其事甩锅:“萧若,你冰哥问你要不要?”

  萧若忙着翻弄杂志,不知道他俩的战况,脆生生道:“不要!”

  赶在谌冰暴言前,萧致抽出丢回了原书架:“她说她不要。”

  “是吗?”

  谌冰视线内敛,凉凉地盯着他,暂时没有揭穿。

  走出小书店,路口,萧致挽着袖口折了几折,高大的身材走近,在谌冰退到安全范围前扣手将他抓了回来。

  “怎么说?刚才阴我那一波。”

  谌冰被他攥紧手腕,斯文后退:“别这样,我是为你好。”

  “你再为我好,”萧致想了几秒,道,“今晚别想上我的床了。”

  谌冰:“……”

  萧若闻言,抱着书,转来的表情十分迷茫:“哥哥,你好内个哦。”

  才意识到旁边还有这小孩儿。萧致松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你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萧若眨巴眼睛:“好吧。”

  傍晚超市人多,不过菜还很齐备。萧致逛看了一圈,回头问:“今晚吃什么?”

  谌冰想了想:“别是昨晚那锅菜就行。”

  “……”

  萧致压着眉梢看他,明显因为心中的提议被否定掉,不乐意:“昨晚没粘锅前不还可以?”

  昨晚的火锅对谌冰造成了心理阴影,现在不太想碰。他拒绝,萧致应了声:“那只能买速冻水饺和汤圆了。”

  萧致手艺有限,平时要么在学校要么在王姨家吃饭。走到冰橱尽头,萧若看到摆放在橱柜里的抄手,小巧可爱,顿时不走路了:“想吃这个。”

  萧致过去问,回头:“玉米猪肉馅儿,三鲜馅,还有海鲜的,要什么?”

  谌冰想了下:“都称点。”

  到里侧称斤两,萧致接过袋子,看到了旁边的月饼。

  “中秋节,双节啊,快忘了。”

  萧若歪着头:“去年也没吃月饼。”

  他跟萧若的口味像杨晚舟,不爱吃这些东西,以前老萧在的时候会买,不提醒萧致快想不起来了。似乎想起什么走神了两秒,萧致转向谌冰:“你吃不吃?吃我就买。”

  谌冰看了看,点头:“过节,还是买吧。”

  回到家七点多了。

  萧致划拉手机搜了搜教程,随后给抄手下了锅。

  萧若搬了张小板凳坐茶几前,翻那本《青年文摘》。

  谌冰观察他半晌,走到厨房,特别喊了下萧致:“你看看你妹妹。”

  萧致注意锅里,偏头看了一眼,很快转回视线:“怎么了?”

  “她在看书。”

  “看书怎么了?”

  谌冰说:“就很好。”

  “……”

  萧致顿了两秒:“你想干嘛?”

  “没事儿,”谌冰轻描淡写,“吃完饭我们写作业吧。”

  谌冰说话嗓音很轻,冰冰凉凉的,拂过的气息浅浅落到鼻尖。

  特别像在哄人。

  萧致顿了顿,手里给勺子放锅里,无意拂兴,但话里确实懒散地没边儿。

  “恐怕你要失望了,我没带作业回家。”

  “……”

  谌冰直直看着他。

  他眼角往内敛,色泽浅的眸仁顿时蒙了层寒气,似乎被惹到了。

  “……”萧致反正也没带作业,不妨碍他此刻表态,“我也想写啊,这不是没带么。你要相信我,这段时间跟你同桌后,学习热情前所未有地增加。”

  谌冰压紧的唇小幅度动了动:“骗狗吧你。”

  说完,谌冰怔了下。

  “……”

  萧致偏头,唇角扬起弧度:“这不是我说的啊。”

  莫名其妙为这个字眼杠上了。

  狗狗那么可爱为什么要说狗狗。

  谌冰重心就不在这上面,他作业在家没带过来,低头按手机。

  萧致:“你干嘛呢?”

  “给文伟发消息,让他拍作业过来。”

  萧致:“?”

  谌冰极其冷漠道:“还记得小学没带作业回家怎么补救吗?”

  不等萧致回答,他直接说,“自己把题抄下来。”

  “……”

  就很绝一学神。

  萧致舔了舔齿槽,掠低的眼皮敛了点恹恹,但因为理亏迟迟没有说话。

  ……他妈的刚才表态表早了。

  就没有这么做事的。

  文伟这会儿还在游戏里冲浪,为了上分到王者他已经不眠不休每日每夜爆肝,到现在走路腿都发软的地步。听到谌冰找他要学习资料,总算拔出视线,从书包摸出试卷和教材一一拍照发过去。

  同时很惊讶,发消息:[冰神,你没带作业回去啊?]

  没多久,对方短短回了几个字。

  CB:[不是,给萧致做。]

  文伟想起了昨晚群里看到他俩同床共枕的事……起初他一度以为在做梦,第二天重新确认消息,发现原来是真的。

  冰神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混到了萧哥的床上。

  而自己作为他一年多的好友,还没混上过几次车队。

  淡了,感情淡了。

  文伟有点儿难受,重新打字。

  九中转世战神:[您千万多监督他做几道题。]

  九中转世战神:[有需要随时找我。]

  “……”

  萧致看他玩手机,若有所思抬了抬眉:“文伟发的作业吧?”

  谌冰查看图片,应声:“怎么了?”

  “没事儿,就黑名单添人了。”

  “……”

  说起黑名单,谌冰怔了怔想起个大问题。他和萧致还没加好友。

  谌冰转向他,递过手机:“加好友?”

  “加了干什么?”萧致坐在椅子里,眉角压着,觉得多此一举,“不出三天就给你拉黑了。”

  谌冰没想到一男的可以傲娇到这地步。

  他磨了磨齿列,气得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萧致看他要炸毛,这才伸手接过手机,道:“那加吧。反正加了肯定没好事。”

  “……”

  谌冰心说你还挺聪明。

  刚加上,谌冰点进收藏夹给这段时间浏览的帖子全部分享。

  “如何劝一个不爱学习的学生学习?”

  “高中生不爱学习怎么办?用这招改变孩子厌学情绪。”

  “一分钟告诉你问题所在:孩子为什么不爱学习?”

  “……”

  消息“叮叮叮”直响,萧致低头查看,手指划拉屏幕。

  谌冰十分平静道:“你多看,再试着自我攻略好好学习,看看能不能成功。”

  “……”

  萧致抬手挠了下头侧的头发,唇角紧紧压着,半晌抬起手给谌冰竖了个大拇指。

  他话说的真心实意:“谌冰,你是这个。”

  “……”

  抄手早盛到碗里,还加了几棵小青菜,味道很不错。

  谌冰时间抓得紧,吃完直接去洗漱,临去卫生间还嘱咐:“你别忘了抄题。”

  萧致感觉真绝了。

  谌冰出来时萧致已经洗漱完毕,换了身白色T恤坐在书桌旁,微露的锁骨清峋,指尖夹着页面将本子翻来翻去。

  他长腿随性地分开,迎着台灯的光线,上半脸隐在阴影里,唇角削薄,身上有股沐浴液的清新薄荷味儿。

  给手里的本子丢桌面上,萧致百无聊赖:“抄好了。”

  谌冰走近,拉开凳子坐下。

  这两天他看了些帖子,说父母想养成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比起说教,陪伴更合适。

  谌冰虽然不是父母,但肯定得陪着他学习。

  谌冰拿起本子,上面题倒是抄了几道。

  但那个字写的,不能说难看,只能说非常的轻狂。字骨架拉的很大,不知道写的是狂草还是狂楷,一笔一划拖到天上去。

  谌冰告诉自己忍耐:“这字你能看懂吗?”

  萧致:“能。”

  谌冰:“……那老师能看懂吗?”

  萧致:“怎么不能?”

  “……”

  他这么自信,谌冰一时不知怎么开口,拿手机备忘录出来打了俩字。

  【1.字帖】

  打完,谌冰关了手机,同时把萧致手机也拿走了:“你写作业。”

  萧致手腕撑着下颌看谌冰,感觉这个场景怎么说呢。

  特别像带小学生。

  但是,谌冰认真一步一步试图纠正他学习习惯的样子,又很……可爱。

  萧致瞟了眼作业本,说:“行吧,逢年过节的,我勉为其难让你开心开心。”

  他说完开始转笔,笔转的倒是很花哨,指骨周折非常漂亮。不过他认真审题半分钟后,似乎不怎么好开口:“手机还我一下。”

  “?”

  “我想确认,我这抄的数字是6还是8。”

  “……”

  谌冰也拿出了下午做的竞赛题,准备给它吃透。

  落笔只有“沙沙”的声音。

  书桌不算很宽,另一头放着学校教材,谌冰跟萧致的距离挨得很近。

  两个人都是180+的大长腿,小腿跟小腿靠着,在夏天的夜晚逐渐产生了离奇的高温。

  萧致写着写着,嘶了一声,手指扣住椅子往后抬起重重一挪:“你别瞎几把乱撩,让我分心啊。”

  “……”

  有、病、吧!

  谌冰拿过他的本子:“我看你写了几道。”

  他探出的手腕很白,对着台灯偏头查看。之前谌冰在一中时,班群搞无聊的游戏,给他弄了个“仙男”的称呼,声称长他这样的高冷性冷淡气质的男生少之又少。

  “你这题过程错了,没有分类讨论。”谌冰指出后开始讲题。

  萧致先还看题,接着,思路就完全走神了。

  位置的关系,他能看清谌冰耳侧上那颗显眼的黑色小痣,浸在肤色中,格外地惹眼。

  也格外地撩拨。

  浑身上下都冷冷淡淡,唯独这颗痣长得过分风流。

  萧致不知道梦里反复亲吻过几回。

  “我们遇到这种题要长个心眼,分母的乘积大于0还是小于0,可以分类讨论出几种x的取值范围……”

  谌冰在这儿讲题呢,萧致若有若无应了声,目光落在他脸上。

  谌冰:“我脸上有答案吗?”

  “……”萧致唇角弧度压着,眼底轻浮散尽,某种情绪逐渐明晰。

  他轻声道:“有啊,有答案。”

  “……”

  谌冰听出了他话里的内涵。

  低头看表,十一点半了。

  很好,还有半小时,这骚东西估计又要解开封印。

  到现在,估计再学也学不进去,帮他调整生活作息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谌冰拉开椅子起身:“该睡觉了。”

  萧致垂下目光,看着谌冰熟门熟路上了自己的床,毫无戒备心,不知道想到什么,靠近床边居高临下俯瞰他。

  “你真把我当好人啊?”

  “……”

  谌冰心说,够了。

  掀开被子踏进拖鞋:“我睡外面沙发。”

  刚准备走,被萧致抬手拦住了,他单条长腿踩着床头柜,用身体形成了一个束缚逼仄的三角。

  阴影垂落其中,萧致眉眼涂抹着层层的影子,下颌线条却利落骨感。

  “你睡床,我到外面去,”他嗓音低沉,“我怎么舍得让你睡沙发。”

  “……”

  谌冰心里隐隐有感觉。从最开始萧致对他锋芒毕露的敌意,到现在有所收敛、若无其事相处,或许他在调整什么。

  重生之前高考出成绩那天,他偷偷来看自己,那样的分量轻不了。

  只不过现在为了让自己好受,调整着表现。

  萧致去了客厅。

  谌冰躺下,不怎么睡得着,直到万籁俱寂。

  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谌冰给萧致的陪玩账号设置了特别关注和消息提醒,显示对方在线了。

  不过也就不到半分钟,下线。

  谌冰察觉到什么,随即登陆了自己的微信小号。

  ——“love冰”发布了新动态。

  -[会不会有抱着你睡觉的一天,在我们精疲力竭之后。]

  谌冰怔了两秒,才明白“精疲力竭”是之什么样的精疲力竭。

  我他妈——

  谌冰看着屏幕,想维持面无表情,但唇角不可抑制地抿了抿。

  弧度并非向下,而是轻轻啮了啮唇。

  不觉得恶心,这样铺天盖地的感情,只让他感到心口一阵潮热。

  接着,是耳尖莫名燥郁的暗红。

  这一晚上谌冰有些失眠。

  他分不清自己对萧致的感情。虽然日常互怼,还觉得他可恶,有时候被气得咬牙切齿,但心里早早给他放在很高的位置。

  高到,无论萧致对自己的感情如何变质,谌冰都不会改变对他的看法。

  这个人,又野又坏,还中二,但对自己真的很重要。

  思考不出答案,谌冰慢慢睡着了,第二天周一,不过他平时放假也起的很早。

  走到客厅萧致还在睡觉,头半偏到枕头里,因为空调温度低将被子搭在腰间,微微抓握的指骨修瘦,往上延伸着青筋。

  谌冰在旁边坐下,按照自己日常生活习惯,打开了手机音频。

  萧致放假了作息不规律,这会儿还在沉睡,梦到自己面前站了个人,面露微笑,正拿着扩音器不断用播音腔说话——

  “Whalesharksarehighlymigratory,travelingupwardsof4,000milesonastandardroutethat……”

  ???

  “WhalesharkscanbeseenalongtheeastcoastfromNewYorktoFlorida.”

  萧致手指搭着头发抓了一下,睁开眼皮,茶几上的手机撞入视线。接着听到动静,谌冰从卫生间出来,刚洗漱完,额头垂着几缕潮湿的乌发。

  萧致直接气笑了:“……这就是你们学神的习惯?刚睡醒就练听力?”

  “反正耳朵闲着,顺便练习语感。”

  谌冰走近,看他时脚步顿了顿,想起昨晚那条动态。

  心里微微有些异样。

  但大白天的,很快忘在了脑后。

  “你也起床。”

  萧致看表,现在才他妈七点不到。他细长手指闷着耳侧暴躁忍了好几秒,告诉自己这是谌冰才能忍住杀人冲动。

  “起床干什么?”

  “吃饭,学习。”

  “……”

  谌冰接着看了下手机,脸上情绪变淡:“或者回家。出来一天了。”

  许蓉知道他在萧致家可能不好打电话催,但心里肯定希望他回去。

  萧致低头看看别的地方,随即若无其事,去了卫生间:“行,那我现在送你回去。”

  走之前萧若还在睡觉,萧致没管她,跟着下楼,谌冰在路边打了俩出租车。

  谌冰开了车门,转身,萧致穿件白T恤,唇缝咬了根烟,懒洋洋看向他这个方向,视线被烟雾侵占看不太清晰。

  看他上车没别的话,转身就要走。

  谌冰想起什么,叫他:“这几天作业继续写,晚上发我检查。”

  “……”

  萧致头也没回。

  走几步,等车驶远了,他停在原地站了几秒,唇角一直绷着的情绪压下去。

  不过没有任何别的表情,舔了下唇,到早餐店买了早饭上楼。

  书桌放着昨晚写题的本子,拿起来,上面初时字迹狂乱,但被谌冰提醒后开始规矩工整,一点不像自己写出来的。

  萧致看了几秒,撤手,给本子丢到了桌面。

  萧致躺回床上补觉,身体另半侧,似乎残留着丝丝缕缕头发的香味和余温。

  能想象少年躺床上安恬的睡颜,眉眼冷,有些薄情的长相,熟睡后拒人于千里的疏离感却淡了很多,终于像个清澈柔软的少年。

  那颗小痣,红的似乎发暗……

  温度逐渐攀升,萧致盯着天花板抿了下唇,心说我操,起身快步进入卫生间,打开了冷水开关。

  当头淋了半晌,皮肤沾着冷意浸入肌理,那股感受才好了不少。

  萧致一整天都有些懒。

  晚上坐书桌前翻作业本子,文伟视频过来了。

  “萧哥,晚上开黑吗?”

  萧致瞥他:“你怎么有脸来找我?”

  “……”文伟脸在屏幕中忽大忽小,摸了摸鼻子,“咳咳,这不是冰神逼着我给作业我才给的么,不然凭咱俩的交情,我肯定帮你对不对?”

  萧致单腿横到桌底下,坐姿野腔无调,半晌才道:“今晚没空,我要写作业。”

  文伟:“!”

  文伟:“没想到冰神真有用啊!居然能催动您写作业!我收假了就去管他叫爸爸。”

  萧致唇角弧度收敛,拿起笔,低头开始算题。

  文伟不太好影响他,凑近鬼头鬼脑问:“真的从今天起就学好了吗?”

  “真的认真学习了么?”

  “那不行啊,倒数前十没有你我会寂寞!”

  文伟知道萧致实力不止于此,当初中考,铁板钉钉的年级第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认真了,闭着眼睛都能比大部分九中人考得好。

  他这话,约等于试探。

  萧致垂眸,手指飞快在本子上划线,字写得又乱又狂。

  暂时没回答他的话,等到文伟快觉得手机网卡时,他才开口。

  声音很低:“认不认真又怎么样?”

  “啊这……”

  文伟只是看这段时间谌冰存心想拉他,所以好奇。而此刻听萧致说话,似乎并非想象中的携手并进。

  文伟等待时,萧致嗤笑了声。

  他眼底的漫不经心才是本色,写完给笔一丢,骨碌骨碌往地上滚。

  声音浑不在意。

  “认真学?逗他好玩儿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萧哥:老婆不给甜头我不学。

  冰冰:一定要我茶你才快乐?

  微博有love冰人设,超帅,可以去看看。

  这章再抽100个红包!大家有营养液什么的灌灌小冰鸭!!谢谢大家!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