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番外 25岁1【修】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36、番外 25岁1【修】
字体:      护眼 关灯

136、番外 25岁1【修】

  讨论公司上市准备的会议开到一半,时间到了六点。

  偌大的会议室,萧致坐真皮黑椅的首位,抬手看了看表后起身:“那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儿,余下的周一继续。”

  “……”

  话说到一半的首席财政怔住。

  旁边的刘思敏也愣了两秒:“哥,公司上市,开这会你都不加班?”

  萧致是公司老板,但也是出了名的反对996战士,万恶的资本主义,其他人爱怎么卷怎么卷,他到点儿了就得走,雷打不动。

  萧致指尖解了解黑色西装的领口,坦露出雪白的衬衫,修长的手指拿起桌上文件袋:“上市这事儿又跑不了,不着急。”

  简单说了句“再说”,他肩宽腿长,径直走出会议大厅。

  新来公司不久的Top毕业天才财政愣着:“萧总下班一直走这么早吗?这当老板的表率作用起得——”

  刘思敏无奈地给出解释:“没办法,萧哥家里有人,他一刻落不下。”

  “有人?”

  财政若有所思:“赶着回家给老婆孩子做饭呢?”

  刘思敏笑了:“可以这么理解。”

  “……”

  赶着给老婆孩子做饭的萧致到车库时看了看手机,谌冰发的消息,说今晚跟生命科学一教授调了课,改到晚上,回家的时间还早。

  萧致啧声,开车倒出车库。

  公司离C大有一段距离,谌冰从国外留学回来后收到不少高校和实验室的邀约,但他最后选择留在成市最好的大学任教,主要是在首都待了几年他不适应那边的气候,还是觉得回家这边好。

  C大很不错,双一流,附近几个省区高校的第一把交椅。萧致轻车熟路到大门停车,刷谌冰的家属卡家属卡进了校门。

  疫情原因,大部分高校开始封闭管理,到现在非本校生基本都进不去。

  萧致看了看时间,六点半了,他下车往谌冰上课的教室过去,上楼刚推开门,后门男生正在窃窃私语。

  ——“什么?!已经点到了?”

  “什么?点了我的名字?”

  “现在不是6:38么?!!!”

  “……”

  调到6:40上课,谌冰让班长6:38点到,也是他缺德的基本操作了。

  萧致尽量降低存在感,走向教室最后一排,但还是吸引了部分同学的注意力。

  “同学,你是来蹭课的吗?”

  萧致顿了一秒,若无其事道:“嗯,我是在读研究生。”

  “……”

  讲台上谌冰让班长点完到,开始冷血无情检查上节课布置的作业,让放在桌角他随意地看一看。

  教室里开着暖气,他脱掉外套单穿了件白衬衫,清瘦的指间还夹着半截粉笔,从讲台慢慢走到教室后排。

  跟着,他看到了一身西装坐后排的萧致,桌上什么都没有,但伪装成学生的姿态倒是拿捏得明明白白。

  他看向萧致:“……”

  萧致也看向他:“……”

  对视了两秒,谌冰漫不经心转过视线,就真跟看见了一个蹭课的研究生似的,背身走向过道。

  在一声“谌老师求放过!”的哀嚎中,谌冰拿起顺手拿起某男生打印的作业。

  看了几秒,谌冰放下,什么也没说去了讲台。

  “昨天那题很难吗?”他问。

  底下:“嗯嗯嗯!!!好难啊好难啊救命!”

  “完全不会做!我熬到凌晨都没写出来!”

  “谌老师,你看我的黑眼眶!”课代表直接站起来指自己的下眼皮。

  谌冰看他:“你戏别太多了。”

  “……”

  课代表在哄笑声中坐了下去。

  谌冰卷书有一搭没一搭磕着讲桌沿,同种类型的题换他本科早写了出来,但上辈子杀猪、这辈子教书,他高中能把萧致带出来,现在挺能理解资质不同的学生。

  他说:“那我讲讲这道题。”

  两节两堂课,中间休息五分钟。

  休息间隙谌冰站讲台翻书,无意识往萧致这边看了一眼。

  但谌老师这个人吧,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干净,正经,一丝不苟,从来不在课堂上跟不知道哪儿来的研究生打情骂俏。

  萧致拿手机打字。

  萧致:[谌老师。]

  谌冰:[说人话。]

  “……”

  讲台有人去问作业,谌冰盖上手机,侧目跟同学聊了起来。

  萧致:[你上课好性感,想当你的学生。]

  片刻,同学走下讲台,谌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

  他眼皮轻轻跳了一跳,唇角抿紧,但凡换成教室里任何一个同学都想不到他的骚孔雀男朋友正在发什么大尺度消息。

  片刻,他回复。

  谌冰:[下节课要投屏,你正常点儿,让我社死了你等着。]

  萧致:[?]

  萧致:[我在你心中这点儿分寸感都没有?]

  谌冰:[没有。]

  萧致:[……]

  谌老师果然是个很注意形象的老师。

  萧致放下手机,那个问完题的同学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声音激动,疯狂跟左邻右舍讨论:“谌老师无名指有戒指!”

  “啊?谌老师结婚了????”

  “不是,谌老师这么年轻,也就二十多岁啊?这么早结啥婚?”

  “真的是!戒指!我发誓!戴在无名指上!特别性感你懂吗?”该同学声嘶力竭,“特别好看!谌老师戴着就好看!”

  后排女生震惊地抬头望一望讲台:“但问题是不合适啊?谈恋爱这三个字怎么能用在谌老师身上?”

  “对,我也感觉,不合适——”

  怎么形容呢?谌冰的日常形象实在是过于漠然,洁癖,高冷,同时理性强大,完全没有人间的红尘烟火气。

  让他们去想象谌冰进行爱情中那些enmm……庸俗的事,完全是一种亵渎。

  “谁能配上我们谌劳斯!”

  “谌老师就是最棒的!”

  “呜呜呜我不允许有人拱谌老师这颗小白菜!野猪行为!”

  “野猪行为+1!”

  “野猪行为,咳tui!”

  “……”

  萧致听得轻轻啧了声,抬手稍稍解开西装的领口,手随意搭在桌面。片刻,那位怒骂野猪的同学似乎注意到了什么,转头,盯着他无名指上的同款钻戒。

  “…………”

  戒指很漂亮。

  窄而细,但纂刻深,铂金制,款式简单但转折锋利。

  风格明显的定制款。

  该同学呆住了。

  下课时间到,谌冰拎着文件包往教室后排走,到萧致桌前时短暂地停顿了一秒。

  也就一秒,就跟心灵感应似的,萧致拉开椅子走在他身旁,身影微微垂落。

  两个人都没说话,肩并肩走出了教室。

  楼底下学生的身影变得稀疏,萧致伸手拿过他包,语调悠闲:“谌老师上课辛苦。”

  话里有明显的调侃,每次萧致来学校听他上课后都会有种莫名的玩味,谌冰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没有萧总你辛苦。”

  “我不辛苦,哪儿有你每天上课被一群迷弟迷妹围着辛苦啊?明星教师,拍张照片比什么招生简章都好用。”

  确实是,谌冰上课中规中矩,但长得好看,招生季时学校微博整天狂发“C大生物学院颜值最高男教师!”,附上谌冰上课抓拍特辑,微博底下全是“我现在复读还来得及吗?”“等我生完孩子就来考你们学校研究生!”“有这种老师我不得考个满分?”确实是最好的招生简章。

  谌冰轻轻喝了口气,没空跟他贫,探手时露出无名指的钻戒。

  “谌老师明天实验室没事了?”

  “有事,不过请假了。”

  萧致拉开车门:“行,明天早点去,文伟好不容易能结上婚,去晚了他闹起来又丢人。”

  “……”

  谌冰上完课懒洋洋,坐到副驾驶,被萧致顺手丢了件外套,霸总语气:“穿上。”

  “……”谌冰刚拿起,身旁阴影落下,萧致指间夹着他领口轻轻掀开,滚烫呼吸落到耳畔。

  有些莫名的气氛,萧致什么都好,就是嘴里没闲着:“谁知道谌老师表面这么正经,衣服底下全是吻/痕?”

  谌冰:“……”

  “昨晚谁这么过分欺负你?”

  “…………”

  操。

  还带剧情的,莫名其妙的羞耻发言?

  没管萧致穿这身西装多正经,谌冰朝他小腿踢了踢:“没完没了?”

  萧致后退一步,对师生play的执念结束,手里把着方向盘:“行行行,走了。”

  谌冰气还没消呢,但萧致开车他什么也干不了,转头看着窗外。不过到楼底下萧致探手牵他那会儿,谌冰自然而然和他十指相扣,什么恩怨都没想起来。

  萧致钥匙开门:“晚饭吃了吗?”

  “没,去了趟实验室,时间来不及。”

  “行,我先给你做饭。”

  刚推开门,房间顿时传出一阵兴奋的狗叫。

  两斤站在门后摇尾巴,屁股扭得极尽谄媚,快扭成了一排“欢迎回家”,然后往谌冰腿边着撞。

  萧致过去拦了拦:“别,也不看看自己多重,你别叫两斤了,叫两百斤吧。”

  两斤:“……”

  萧致摸摸它额头:“你会把谌冰撞伤,信不信?”

  谌冰:“……”

  虽然但是,确实平时出去遛狗谌冰都不牵,有时候真牵不住两斤这头牲口。

  谌冰进房间换衣服,背后萧致推开门进来,抬头看了看谌冰。

  白皙清瘦的皮肤布满吻.痕。

  萧致揽过他,凑近亲了亲侧脸:“先去洗澡,洗完坐着等我,饭菜马上就好。”

  谌冰穿了身居家的棉质长袖,纯白色,被他亲的模模糊糊:“嗯。”

  萧致换好衣服转头去了厨房。

  谌冰在沙发坐了几分钟,跟过去。

  家里很大,但谌冰不喜欢他和萧致的生活有外人晃来晃去,所以平时除了定期找人打扫从来没雇阿姨,这会儿萧致换下了西装,优越的骨架套着件黑T恤,背对他做饭。

  谌冰看了会儿,自觉到厨台洗碗,走近时萧致回头又亲他脸:“刚上完课,你坐着。”

  “我又不累。”谌冰说,“你不是刚上完班?”

  “我上班挺闲的。”说完,萧致靠近在他脸上亲了亲:“怎么?知道心疼人了?”

  “……”

  谌冰感觉他现在亲来亲去的要出事,侧过脸:“你别。”

  “什么别不别,”萧致干脆放下手里的东西,往前一步,棉质长裤底下的膝盖往他腿间抵,说着就侧头靠近,“我亲亲?”

  “……”

  声音挺低的,再堵住他的唇,说话带着喘和气音:“就亲亲……”

  知道要出事。

  火不知道什么时候拧了,水声也变得安静,谌冰被他抱上宽阔的厨台,刚感觉这样不太好,下一秒又想到似乎经历过无数次。

  滚烫潮湿的吻纠缠,他俩一直都非常容易擦枪走火,有时候不知不觉就滚到了床上。

  唇齿被他肆意掠夺,侵占,谌冰白净长袖的领口被拽下去一片,露出昨夜残余的斑驳的红痕,尤为醒目。

  萧致动作顿住,眼底漆黑,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哑声喊:“谌老师。”

  “……”

  自从谌冰解锁大学教师职业后,萧致总怀着点儿什么,按捺的情绪蠢蠢欲动。今天来听了他两节课,情绪越来越躁动。

  谌冰无言,下一秒,萧致指间轻轻摩挲他领口,似笑非笑:“谌老师,什么时候检查我的作业?”

  作者有话要说:懂吧,谌老师谈恋爱经常进行庸俗的事!并不是那种清清白白的小仙男。

  不出意外,25岁整个番外写完就标完结。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