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番外 四批1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31、番外 四批1
字体:      护眼 关灯

131、番外 四批1

  “出门了吗?”萧致刚放下手里的碗,回头问他。

  谌冰拎着文件包:“出了。”

  “瓶子里装了蜂蜜水,省着点儿喝。”萧致指了指室内,“我继续写代码。”

  谌冰:“你忙你的。”

  复习周,萧致忙着交作业,放谌冰一个人去图书馆。

  萧致朝他勾了勾手机:“宝,过来。”

  谌冰眯眼,走近:“嗯?”

  萧致“啾咪”在他脸侧亲了亲,笑道:“给你一个元气满满的吻。”

  “……”

  谌冰丝毫没有感觉到元气满满。

  不过萧致有兴致扮演贤妻良母,谌冰无话可说,抬了抬眉:“差不多得了。”

  萧致朝他坐了个恭送的手势:“您起驾。”

  谌冰笑意过了会儿才止住。

  他到玄关穿鞋,刚穿上,突然听到门锁被钥匙捅开的动静,怔了几秒,有点儿意外地看向门口。

  这房子只有他和萧致住,钥匙也就他和萧致有,现在捅门的要么是贼要么是物业。开门的声音非常烦躁,动作粗暴,还“哐当!”恶狠狠往门上踹了一脚。

  下一秒。

  门打开。

  谌冰没做出反应,先看到一截黑色T恤遮掩着的瘦削的锁骨,肤色偏麦色,下颌线骨感分明,左脸贴着创可贴,鼻梁有刚打过架的血痂,头发凌乱得像是泡了网吧打游戏一宿没睡,眼底扫过几分沉沉的黑云,眸色阴沉。

  他手里还拿着钥匙,情绪烦躁,刚打开门便倾身往内走,直到确定玄关站着别的人。

  谌冰和他对视。

  这人长得和萧致一模一样。

  准确来说,像极了重生前高考那天,在谌冰校外漫无目的游荡的少年,一样的阴郁,焦躁,双目漆黑,带着难以压抑的乖戾。

  前世萧致视线落下,注意到谌冰,眼底闪过极为复杂的情绪,意外之后,露出一种带着痛色的狼狈情绪。

  谌冰看向房门轻掩的书房,里面传来敲击键盘的动静,明显萧致在里面工作。

  前世萧致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表情是对谌冰的一切变化不屑一顾,眼底冰冷,执着于别的事:“你怎么有我家的钥匙?”

  “……”谌冰静了两秒,“这是我家。”

  前世萧致:“你开什么玩笑?”

  谌冰往旁边让了让,让他看见房间的全部装修。

  前世萧致抬眼扫了一圈,意识到什么,走出房门。

  ——出去的路和来时的路完全不同。

  谌冰经历过重生,对超出常理的时空错乱更能接受,觉得这可能是一次意外事故。但前世萧致似乎更相信自己是宿醉后忍不住想见谌冰,走错了门或者做了一场梦,他面无表情观察房间,视线定格,注意到客厅一式两份的情侣杯,情侣抱枕,还有晾在阳台明显不合身的男性外套。

  他怔了怔,视线集中在谌冰的脸,眼底闪过一抹痛色,但手里若无其事地晃着钥匙扣,声音像是随口一说:“你谈恋爱了?”

  谌冰直勾勾看着他。

  跟萧致在一起这么久,除了高二刚去找他他还闹别扭,谌冰很少再看见萧致这副表面若无其事、其实暗暗咬牙的表情。

  换成以前,谌冰可能认为他还憎恶自己,但现在,谌冰知道这只是他的保护色。

  谌冰说:“谈了。”

  “男的?”

  “男的。”

  前世萧致嗓子里不咸不淡地“哦”了声,接着,看向空荡荡的楼梯,有一会儿没说话。

  他侧脸线条分明凛冽,但明显宿醉刚醒,眉眼满是阴郁躁动的气质。过了会儿,他声音僵硬:“行,祝你幸福。”

  他转身要走的那一瞬间,谌冰叫住他:“知不知道我和谁在一起?”

  前世萧致似乎不感兴趣,维持着下楼的姿势,舔了舔干燥的唇,脸上没什么情绪:“不知道。”

  谌冰手指无意识握紧,说:“我和你在一起。”

  短暂的寂静。

  前世萧致转过来,直勾勾看着他,漆黑的眼睛像两颗玻璃珠,深沉又透彻。他似乎没听懂,似乎又不敢相信。

  书房响起开门的动静。

  萧致听见门外的声音,以为发生了什么,他高挑的身材依靠在门口,刚说完“怎么了?”,随即看到前世萧致。一瞬间,他喉头滚了滚,眼底敛起某种意味不明的情绪。

  萧致穿了件棉质白T恤,气质干干净净,宽阔的肩背难掩成熟的气质,但整体却偏凛冽内敛。

  而前世萧致穿件黑T恤,黑色窄边的耳钉淬了寒已,鼻梁和脸侧有刚挂了彩的伤痕,神色阴郁暴躁,漆黑笔直地站在门口,有种随时在危险边缘游走的失控感。

  谌冰指了指萧致,一字一顿地重复:“我和你、在一起了。”

  前世萧致跟萧致对上视线。

  两个人都极其意外,而且没吭声,似乎在思索什么。谌冰拎着文件袋往里走:“进来。”

  前世萧致目光加深,站在原地。

  谌冰看他,音量抬高:“我叫你进来。”

  “……”

  前世萧致怔了一秒,随即像受了某种屈辱,但他咬牙直勾勾看了谌冰半晌,却选择了服从,进门带起“哐当!”一声砸门的动静。

  谌冰说完事情原委。

  萧致懒洋洋靠在深色沙发里,曲着腿,跟他隔着沙发全部距离的另一头,前世萧致神色烦躁,掏了半晌,从兜里刚摸出根烟。

  谌冰说:“掐了。”

  “……”

  他顿了两秒,直接带打火机“哐当”丢桌上。

  萧致瞥他一眼,没说话。

  “所以,”前世萧致似乎觉得可笑,又无所谓,眼底情绪淡漠散漫,“所以你的意思是,你重回高二后,跟我在一起了?”

  谌冰:“是这个意思。”

  前世萧致沉默了会儿,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只是目光往房间里重新扫视了一周。

  ——典型的二人世界,温馨小窝,柜子上放着两人的照片,茶杯都是情侣款,谌冰的专业书里堆着几本萧致爱看的漫画。他转头,角落养的胖胖柯基满怀敌意地看着他,辨认几秒后,开始“汪汪汪!”大叫。

  前世萧致后退一步,若无其事:“所以管我什么事?你又不是我。”

  萧致纠正他:“我是你。从前的你,未来的你。”

  前世萧致嗤笑:“别了吧。”

  莫名的硝烟味。

  萧致轻飘飘一句话,戳中他痛处:“你酸了?”

  “…………”

  前世萧致动了动唇,牙齿咬紧,几乎尝到了血腥味儿。

  这个房间全是谌冰和一个男人的味道,明明这个萧致也是自己,但前世萧致却有种莫名的孤独感,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得到,只是个外人。

  他站了两秒,随即,眉眼不屑:“我算酸什么?我高中三年没跟你谌冰见过面,现在高考结束你谌冰说你和我在一起了。他不是我,跟我没关系。”

  谌冰直勾勾看着他。

  前世萧致似乎觉得好笑,漆黑的眼底跟谌冰对视:“你不会以为我一个人过了三年,还喜欢你吧?”话是这么说,他喉头压着,却有若有若无的颤音,“你放心,我只是初中不懂事而已。”

  “……”

  虽然早知道萧致一直叛逆,封闭内心,嘴硬爱说反话,但现在谌冰心里除了微微触动,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按照前世萧致所说的时间线,他现在应该刚高考完,还没看到高考成绩。所以他带着礼物偷偷来校外的事情,都还没有发生。

  谌冰一脸无语,前世萧致在升起一股报复的快意时,莫名心口刺痛。他再次扫了眼整间房,还有角落那条叫两斤的傻狗,若无其事说:“没事我就走了。”

  谌冰说:“你暂时可能走不掉。跟时空穿越一样,到时间了你才能走。”

  前世萧致没听,握住把手开门。

  但没想到,门完全打不开了。

  他想走走不了,烦躁地站在原地,半晌,听萧致淡淡地说:“你可以暂时把这里当自己家。”

  他拿起沙发上的空调被,随意拉扯到头顶,盖得严严实实几乎看不见光线,半侧过身,表示拒绝任何声音和交流,甚至听见谁再逼逼会暴起伤人那种。

  “……”

  谌冰暂时出不去,到书房跟萧致一块儿复习。

  萧致对今天这事儿就一个看法:“孽缘。”

  他给谌冰让了个座:“先学习。等门能打开,他会自己走。”

  不知道为什么,萧致的反应很平静。

  毕竟以前再嘴硬的love冰,也是他自己。

  他相当了解自己。

  谌冰翻开书本,却有点儿心不在焉,白纸黑字入眼,却完全看不懂意思。

  他的位置靠近门口,稍微倾身,能看见沙发上那条作茧自缚的身影。前世萧致明显是在补宿醉后的觉,贴着创可贴的手腕半搭在身侧,黑色长裤包裹着的长腿随意落地,睡相乱七八糟,甚至因为是睡沙发,睡相特别别扭。

  但他认为这里不是他的家,睡睡沙发,凑凑合合过就行了。

  看起来孤零零的,很像……

  ——很像一只被丢弃在马路边,渴望被摸头的大狗狗。

  “……”

  谌冰垂下视线。

  他莫名想起重生前出高考成绩的那个夏天。

  监控里,萧致也算这件黑T恤,在他校门口徘徊了一个多小时,却在看到谌冰那一瞬间,匆匆走到树干后避开了谌冰的视线。

  礼物丢进垃圾桶那一瞬间,他在想什么?

  为什么那么喜欢,又那么自虐地认为这段感情,毫无希望,甚至连谌冰都不愿意再面对?

  思绪回转,

  谌冰耳畔响起声音:“干什么?”

  萧致发出的动静。

  “……”谌冰握紧了笔,侧头。

  萧致指间转着一支黑色圆珠笔,指骨修长,笔在他手背上出神入化,但他声音若无其事,抬了抬眉:“看见他,你心疼了?”

  谌冰:“……”

  谌冰舔了舔唇,喉头压紧,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萧致反而不依不饶,直视谌冰,眼底是同样深沉的黑色,声音低下来:“是不是心疼了?”

  “……”

  谌冰认输:“萧致。”

  “啧,”萧致莫名笑了声,他跟前世萧致敌意毕露的态度不同,他更接受前世萧致是自己的一部分——大概率是他完完全全得到了谌冰才能这么大方。

  萧致好笑:“心疼,才正常。”

  他气息靠近,捏着谌冰的下颌,轻轻吻了上来:“因为你喜欢每一种样子的我。”

  “……”

  唇齿纠缠。

  谌冰后背发紧,手轻轻搭着书桌的边缘避免重心失衡。不知道是不是想到曾经萧致的缘故,被他咬着舌尖轻轻舔舐,谌冰莫名有种别样的快意。

  唇齿发出黏腻的声音。

  声音有些响,谌冰呼吸不上来,轻轻喘息时,没忍住滑出露骨的声音。

  本来平时就他俩在家还好,但此刻,谌冰下意识看了看沙发。

  沙发上前世萧致躺好,身影一动不动,似乎睡得很熟。

  谌冰呼了口气,还没缓过神,被萧致捏着下颌再次深深吻上来。

  ……

  动静不大不小。

  在安静的环境中,却能明显分辨出,书房的情侣在接吻。

  他们没注意到,沙发上横躺着的少年,他手腕横卧在腰腹,面朝着沙发内侧睁开双眼,唇抿成一道薄情的直线。

  前世萧致身形僵硬,听到隔壁,他梦寐以求、从未亲密触碰过的谌冰,被另一个自己亲得喘不上气,发出舒服的声音,明显是身体早已习惯爱人间亲密的举止,甚至感到极度欢愉。

  ——但这些。

  前世萧致,连做梦都不敢想。

  作者有话要说:凭我对萧哥的猜测,他大概率是故意的:p

  后面,前世的冰冰也会出场,嗯。

  对了兄弟们,给我把作者收藏点到5000好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