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 125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25、第 12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25、第 125 章

  机场人来人往,航站楼外,傅航拎着包回头看了看萧致,勾着手指往里指:“那我就走了?”

  萧致无所谓,懒洋洋抬眼:“你走你的。”

  “……真的是毫无眷恋呢。”傅航啧了声,说,“我过来就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既然还可以那我也就放心了。寒假见您嘞。”

  “嗯。”

  萧致应声,目送他进去。

  走到外面,落雪压着天边喘不过气,浓云遮掩,天边云层厚重,感觉随时要黑个天。

  萧致想起谌冰刚开始不适应这边的冬天,气候对南方人来说太生冷干燥,他那几天直流鼻血,装上空气净化器才好。

  现在越来越冷,弄不好就感冒,好在寒假快来了。

  谌冰学习状态非常紧绷,学校内卷严重,他在家待着不舒服,现在天天泡图书馆。

  工作室赶在考试周前提交了最后一道程序,萧致瞟了眼手机,拎起挂在架上的外套,头也不回往外走:“复习不完了,兄弟们再见。”

  刘思敏叫住他:“萧哥,不得吃顿散伙饭啊?”

  “……”

  萧致偏头。

  刘思敏一脸理所当然,他平时不善言辞,但在萧致面前非常伶牙俐齿:“萧哥,跟你干了一个学期,这点情谊都没有?也不怕我们跳槽?”

  其他人“噗呲”笑出声,等着编排他。

  萧致丢下手里的包,垂着视线,明显对这种玩笑已经习惯了,抿唇拿腔拿调地思索了片刻,散漫道:“行,吃饭。”

  古意直呼牛逼,拍刘思敏的肩膀:“真有你的,不愧是萧哥最宠爱的男人。”

  刘思敏一脸骄傲地摆手:“不至于,不至于。”

  “……”

  萧致好笑。

  餐厅订在校外不远处,打车估计几分钟。

  到了萧致给谌冰打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才接,谌冰声音挺低:“怎么了?”

  萧致先问:“你在干什么?”

  “在实验室。”

  他在实验室一般不方便接电话,旁边全是学长学姐站着。

  萧致蹲在街边,回头看了眼站门口喜气洋洋的一行人,掐断截树枝:“我跟他们吃饭,晚点儿回来,跟你说一声。”

  “……”

  那边,谌冰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记得复习。”

  萧致垂眼,笑了笑:“记得。刚才差一点儿就跑掉了。”

  “行,”谌冰声音还是挺低,似乎被学姐注意到了,说,“今晚喝酒吗?喝了直接回去。”

  萧致:“嗯。”

  谌冰:“挂了。”

  “……”

  电话另一头传来忙音。

  萧致瞟了眼手机,摇摇晃晃站起身,因为腿蹲麻了稍微搭手撑着树干,往另一边过去。

  餐桌上刘思敏举杯:“祝明年,再创辉煌!”

  方协的死人脸终于有了点儿笑:“今年虽然规模还不行,但明年肯定更好。”

  刘思敏说:“距离你的梦想更近了一步。”

  方协望着灯光,叹了声气,起来跟萧致敬酒:“谢谢您。”

  “……”

  萧致和他碰了碰:“干就完了。”

  喝到最后真有点儿上头,挨个搂着萧致的腿叫“活菩萨”“亲爸爸”,这些人除了搞技术不会为人处世,也不会跟人谈生意,大部分来钱的活儿都是萧致找的。

  刚上大学,他们已经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萧致不怎么想喝,但碍着面子都没拒绝,一群人全喝白的,总之现在喝酒是越来越猛。

  间隙,萧致松了松衬衫的领口,垂眼看手机。

  谌冰发来的消息。

  谌冰:[我估计十一点回来。]

  谌冰:[出报告时间晚,你回家早点睡。]

  谌冰:[记得喂狗。]

  “……”

  满桌人开始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古意起哄全灌萧致,完了问:“萧哥,你真有对象?”

  萧致:“真的有。”

  他的对象属于薛定谔的对象,虽然一直在说有,但就是没人看见过。

  “什么时候带我们见见啊?让嫂子来吃个饭。”

  萧致手里转动着手机,说:“你们已经见过了。”

  刘思敏:“!?”

  古意:“什么时候的事?!”

  “……”

  萧致好笑,起身拿起厚重的外套,晃了晃手机:“账已经结了,你们慢聊,加餐到时候叫我转账。”

  “哎,你倒是说啊!”

  “……”

  背后只剩下呼声。

  “事情差不多就完了,祝大家期末取得好成绩。”同实验室的王学长说完,特别道:“我们要感谢谌冰,虽然他才大一,但对我们的贡献并不少。”

  他递给谌冰一份打印材料:“你可以继续完善你的论文了,数据真实可靠。”

  谌冰说了声谢谢,接过材料,到更衣室换下了身上的白大褂。

  出来时学姐跟他道别:“加油啊,考试考第一!”

  “……”

  以前还不觉得什么,但在这所学校,想考第一还真的下功夫。

  谌冰将打印资料收进文件夹,刚出门时,被外面的冷风吹得往回退了一步。

  随即,戴上口罩,拉高围巾,踏上了地面僵硬的雪地。

  时间十一点多,校门外漆黑,人影稀少,只能看见路灯光照着的落雪。

  谌冰走到巷子的拐角处,听到背后一声动静。

  声音低低的,磁性撩人。

  “过来。”

  谌冰回头,看见高挑的身影靠在墙旁,应该在那儿等挺久了,衣服的帽兜里全是雪。

  谌冰:“你没回去?”

  萧致走到路灯下,眉眼沾着点儿寒气,似笑非笑看着他:“没啊。”

  “……不冷吗?”

  凛冬北方的室外那不是人能待的。

  萧致的唇缝溢出几缕寒气,白茫茫四下散开,盯着他:“不冷。”

  “……”谌冰意识到一个问题,“喝了多少?”

  萧致:“一点点。”

  “……”

  谌冰没忍住,探手,想握住萧致的手腕:“走了,回家。”

  但萧致后退一步,躲开了他靠近的温度:“我身上冷,不让你碰。”

  “……”

  谌冰侧目,神色有点儿不快,白净的手还往前伸了伸。

  萧致果不其然后撤。

  谌冰一把拽住他,往自己面前一扯,萧致连往前走了两步才稳住,漆黑的眼底和他直直对视。

  谌冰总算碰到了他冻的冰凉的手指。

  “等了多久?”

  萧致漫无目的地想了想:“可能也就,快一个小时。”

  “……”

  “居然没冻死你。”谌冰往小区楼走,“不是叫你先回去?”

  “不回。”

  萧致笑了声:“想早点儿见到你。”

  “……”

  谌冰抿了下唇。

  本来还觉得挺生气,心里莫名涌起些奇妙的感触,心里暖洋洋的,又酥麻,好像被羽毛挠过。

  谌冰问起别的:“工作室怎么样了?”

  “暂时关闭,准备期末考试,”萧致晃了晃手机,“还有别的活儿,看他们寒假接不接吧。”

  谌冰有一搭没一搭跟他闲聊。

  “复习到哪儿了?”

  “……”萧致突然陷入沉默。

  谌冰嗤笑了声,懒洋洋地侧头看他:“你挂科怎么办?”

  萧致点头,像是没太睡醒,嗓音低低的:“别说了。”

  “知道别说了?”

  “……”萧致好笑,“我明天开始认真复习行吗?”

  谌冰舔了下唇。

  萧致穿了件宽松的黑色外套,肩头沾着雪絮,眉眼被灯光照得泛了点儿亮色,眼底几分懒散,优越的五官尤其醒目。

  谌冰对他毫无办法:“你自己说的。”

  萧致:“嗯,我说的。”

  乘电梯进门,谌冰系着领子脱外套:“一会儿洗漱完就可以开始学。”

  背后温度靠近,萧致从背后抱住他,也换掉了衣服,体温开始回暖:“好,一会儿就学。”

  谌冰侧头,被他堵住了唇。

  亲吻的力道生猛,带着点儿迫不及待的渴,但唇的温度还挺低。谌冰推了他一下,萧致没事人似的再包上来,亲亲他:“先暖暖。”

  “……”

  谌冰只好让他抱着。

  萧致顺手接过他的文件夹,翻了两翻:“你忙完了?”

  谌冰:“忙完了,”他手指握住萧致的衣领,,“明天跟我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萧致:“嗯?”

  他对这个意见似乎很不满意,垂眼,情绪散漫:“在家里学习不好吗?”

  想起在家能干、而且大部分时间在干的那些事儿,谌冰快气笑了,说:“不好。”

  “……”

  萧致半侧着头,他站姿不太周正,但身材完全不觉得偏颇。明显对这个意见不满意,但又没有反驳的理由,抱着谌冰低声说:“行行行,去哪儿学习都行。”

  他声音有些模糊。

  谌冰抬手,轻轻碰他的额头:“去睡了吧,明天早起。”

  说早起是真的早起。

  期末图书馆爆棚,不早去根本占不到座。

  眼看排队的长龙快进去了,谌冰用力咬掉最后一口的三明治,拽了拽萧致:“走吧。”

  他俩选了二楼的两个座位,翻开书,谌冰督促萧致:“学习了。”

  萧致往前靠了靠,取出支笔:“学学学。”

  “……”

  没多久,对面坐过来一男一女,跟谌冰打招呼:“谌冰同学,我可以坐这里吗?”

  谌冰:“随意。”

  同班同学,他俩注意到萧致,非常友好地笑了笑:“又见面了。”

  萧致不太认识,但还是随口聊了聊:“巧。”

  “我们专业第一督促你复习,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哈哈哈。”对方满脸羡慕,“我也好想有这种待遇。”

  萧致视线转向谌冰。

  谌冰对这种聊天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垂着视线翻书,他眉眼到下巴的线条清晰干净,五官犀挺,带着淡淡的疏离感。

  不过他书页迟迟没翻下去,明显听着萧致说话。

  萧致作为既得利益者,不太好表现出高兴,随口道:“就还行。”

  对面好奇八卦:“在他身边会不会压力还挺大的,这么优秀,感觉相处起来甚至会很恐怖呢。”

  “……”

  主要是同学一个学期,谌冰平时不太说话,也不上体育课,班级活动时更不参与娱乐项目,从来不跟人聚餐,长得好看、性格高冷都不说了,问题是他每次布置作业都能得到最高分,时常被教授夸赞!

  总之是个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他们不知道谌冰不活跃是因为身体不好,聚餐不敢吃东西,不想扫别人的兴所以更喜欢独来独往。

  不熟悉的人,对谌冰的误会都非常大。

  萧致指间轻轻转着笔,笑了笑,否认道:“怎么会觉得恐怖?他特别可爱。”

  同学对“可爱”这个词满脸惊悚。

  “……”

  谌冰听不下去了,探指点点萧致的打印资料,脸上没什么情绪:“复习。”

  对面同学后背一凉,正准备低头。

  就看见萧致满脸无所谓,抓住他的手捏了捏,笑了笑:“看,想撸就撸,很可爱吧?”

  同学:“…………”

  谌冰直勾勾看他:“你有完没完。”

  嗯。

  连不耐烦的样子都这么可爱。

  萧致感觉再逗下去谌冰要炸毛,没再继续,翻开教材转着笔勾重点。

  期末要考高数。

  萧致这学期上课比较马虎,忙着工作室的事,属于有课能翘就翘的状态,到这会儿做了一套练习题,落下的笔慢慢收住。

  谌冰扫了眼他的卷面:“能及格吗?”

  萧致:“说不准。”

  “……”

  萧致所在学院对高数要求特别高,考试也变态,遇到极品的老师挂科率能到30%,做了几套题后萧致眉眼不善:“这教授是牲口?”

  地狱级难度。

  不过好在出题的范围不太宽。

  谌冰拿过他的历年真题,稍微看了看,开始给萧致整理题型。

  “不用太细致,混个及格就行了。”萧致说。

  他到大学以后,逐渐认清自己能力的范围。

  不适合搞学术,更喜欢跟人打交道,做决策,当管理。

  跟他完全不同,刘思敏还好,考前再怎么都得补补课,而方协就是天生搞计算机的怪才,他从来不上课考试还能考90多分。

  ——但方协完全没有和人交际的能力。

  大学的包容性比高中强,及格是对学生身份的基础要求,至于及格往上的精力就要看自己愿意投入到哪儿了。想从事学术研究的好好搞学习,想投入世俗生产的就尽快积累工作经验,所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出路更重要。

  复习到中午。

  萧致关上书:“吃饭。”

  谌冰也起身。

  去了二楼食堂,萧致端着菜过来,坐下:“还有两周半,考完就能回去吃家乡菜。”

  谌冰没有他的热情:“我到哪儿吃都一样。”

  “……”萧致好笑,给他在白开水里涮涮肉片,“冰冰又委屈了。”

  “……”

  谌冰没忍住,手放到桌子底下,在他手背用力掐了一把。

  不过刚掐完就被萧致反手握住,攥紧没松开。

  萧致底下抓着他的手,上半身坐得极其端正,面上没什么情绪,丝毫看不出他握着谌冰的手。

  谌冰好笑:“你放了。”

  “放了?”

  “放了。”

  萧致夹了筷煎鱼:“叫哥哥。”

  谌冰更加好笑。

  神经病。

  不过萧致神色毫无怠慢,明显非要听到那个称呼不可,否则松手是不可能松手的。

  谌冰只好喊:“哥。”

  萧致唇角笑意加深:“早喊不就完了。”

  “……”谌冰又去抓他的手。

  不过这次萧致没反握,显得有点儿清高:“大庭广众,你就牵起来了?”

  “……”

  谌冰莞尔,扒拉着筷子吃饭。

  吃完,萧致递过餐盘回来:“冲,继续学习。”

  还是整理上午的高数题型。

  下午对面那两个人没来,就剩他俩,萧致扫了眼对面空荡荡的座位:“这俩电灯泡终于走了。”

  “……”谌冰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翻开笔记本,“积点儿口德。”

  “不是俩电灯泡吗?”

  “……”谌冰好笑,“你傻逼吧,赶紧坐下。”

  谌冰弹指勾着他衣摆往下一拽,萧致不仅坐下了,坐得太急,重心不稳身体前倾,呼吸顿时靠近到距离谌冰仅仅几厘米的位置。

  目光相对。

  萧致单手撑着桌子制止了身体继续前倾,担心撞倒谌冰的慌张一闪而过,换成了一种玩味的情绪。他说:“这么迫不及待让我亲你啊?”

  “……”

  他气息浅浅的,落在脸上。

  谌冰今天真笑过了,抵着他肩膀,推他回去:“你坐好。”

  谌冰力气不大,跟小猫儿挠似的,还有点儿柔软。主要靠萧致自觉顺他的力气坐回去,拉了拉椅子坐直。

  “我讲题了。”谌冰说。

  萧致给面子地取出草稿纸,嗯了声:“好,谌老师请讲。”

  “……”

  不知道为什么,复习的时间变得快乐又短暂。

  他俩出图书馆,晚上十点多。

  校门口很多摆摊的店儿,灯火通明,还有推着小推车过来的,人影纷杂。

  谌冰注意到旁边的烤红薯。

  他俩现在吹风特别冷,卖烤红薯的戴着一个狗耳朵帽子,军大衣,看起来热气腾腾,锅炉里的烤红薯也热气腾腾。

  谌冰看了一眼,说:“萧致。”

  萧致侧头:“嗯?”

  谌冰想说烤红薯,但觉得吃起来不太好看,又说:“算了。”

  作为一个擅长自我阉割的生理心理双重洁癖,谌冰对有些事情的态度是光想想就成。

  萧致两三步,走近垂眼看他,低声问:“怎么了?”

  他声音很轻,带着安慰和哄。

  每次询问,都惹得谌冰想说出心里全部的事,觉得萧致都能理解和包容。

  谌冰看了眼小摊,说:“饿了。”

  顺着目光,萧致注意到双手合在袖中的烤红薯大爷。

  大爷被风雪吹得满头沧桑,仍然不屈地站着,时不时吆喝两声。

  萧致说:“等着。”他走过去。

  “特别甜,黄皮的肉软甜,红皮的更面实。”大爷从袖子里伸出手,拿塑料袋和手套,“要几根?”

  萧致:“一根。”

  “来,十块钱。”大爷递过来。

  袋子里搭送了个挖红薯肉的小勺子。

  萧致双手捧着过来,边走边已经掰开了烤红薯,中间腾出一股热气,灯光下的肉显得软黄清亮。

  他走到谌冰身旁,拿勺子舀了一块:“来。”

  “……”

  谌冰左右扫了眼,确认周围没有面熟的亲朋好友,凑近刚想咬,萧致说:“可能烫。”

  谌冰全吃嘴里了。

  萧致好笑:“烫吗?”

  谌冰:“不烫。”

  “甜不甜?”

  “嗯。”

  萧致将勺子放在红薯上,知道谌冰拿着嫌脏,挖好了递给他:“暖和了吗?”

  往小区楼走。

  谌冰说:“嗯。”

  “来,”萧致催促,“继续吃,拿回去凉了中间芯变硬,就不好吃了。”

  谌冰接过勺子。

  周围人少,谌冰双手包裹着萧致的手指,垂眼吃东西,即使在冰天雪地他吃相也非常缓慢斯文。

  萧致往左,替他挡住风,将谌冰拢在阴影里。

  谌冰右手拿着勺子,左手牵着萧致袖口,特别像个踮脚找大人要零食的小朋友。

  萧致啧声:“我这是奶孩子?”

  “……”

  谌冰放下塑料勺,转过身:“我不吃了。”

  差不多吃完,萧致将剩下的丢进垃圾桶。

  可能真是这个烤红薯,刚才谌冰手脚还冰凉,现在好像暖了,指尖有种发热的酥痒感。

  他慢慢伸手,几经试探,碰到了萧致微凉的手指。

  谌冰牵住他。

  十指相扣。

  萧致侧头看了他一眼。

  本来是谌冰主动牵他,顷刻之间,换成了被萧致包裹在掌心,好笑:“冰冰今天不冰了,冰冰今天热热的。”

  “……”

  谌冰无语:“你说句人话。”

  “我说什么人话?”萧致探手捏着他下颌,轻轻蹭了蹭唇角,抬眉道,“吃饱就有力气挑我毛病了?”

  “……”

  谌冰被蹭得眼尾发红,抿了一下唇,偏头。

  本来觉得很冷,但现在不仅不冷,身心都觉得异常温暖。

  从校门口到小区的几分钟,平时只要萧致没课,都会过来接谌冰一起回家。两道高高瘦瘦的身影挨在一起,脚步遍及的每一处,就是此时和天涯。

  谌冰对着天空出了口气。

  他走着走着,停下脚步,对萧致说:“你先走。”

  萧致:“怎么了?”

  谌冰坚持说:“叫你先走。”

  萧致好像猜到了什么,应声:“行。”

  让往前走到四五米的样子,背对着他招了招手:“上来。”

  就跟小时候无数次玩过一样,谌冰开始助跑,加快速度到他背后,撑着肩膀一跃而起趴到萧致背上:“驾。”

  “……”

  “操,我的祖宗。”

  萧致被他的冲击力撞得长腿微微打晃,不过很快站稳,他舔了舔唇,手臂搂着谌冰的腿往上托,背得稳稳当当后,往楼上走。

  萧致轻声说:“背冰冰回家了。”

  谌冰趴在他肩头直乐:“哥哥,冲。”

  操。

  真的,真的……好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这里我意识到故事即将完结,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一直掉。

  继续说番外吧。

  评论继续发红包。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