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第 122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22、第 12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22、第 122 章

  小时候谌冰跟萧致吵架,不管当时吵得多厉害,谌冰反正憋着脸一句话不说话,白嫩的小脸十分倔强,好像天塌下来也不会认错。

  等熬到萧致受不了跟他道歉,刚说完“对不起”拉他的手,小小的谌冰眉眼一怔楞,能瞬间扑到他怀里嚎啕大哭。

  现在,气氛有些微妙。

  谌冰听到这句话心里软得跟什么似的,往前,探出双臂紧紧抱着他。

  心情很复杂。

  谌冰道歉:“对不起。”

  萧致指节从他发缕穿过:“你没做错。”

  他这么这么说,谌冰越垂着视线,好像受到了指责,几乎不敢正视他。

  他自己知道。

  生病以来积压的压力太大,没找到发泄口,莫名其妙撒火撒到萧致身上了

  谌冰抿紧唇,没说话,又被萧致搂进了怀里。

  “别露出这种表情,谌冰。”萧致声音近在耳侧。

  沉沉的,带着疲态。

  谌冰头更加低着,下一秒,被他用力抱紧:“乖啊乖啊乖啊不要这样,宝。”

  “……”

  谌冰被他抱得往前靠了一步。

  不知道为什么想哭的感觉始终没消停,还没说出话,被萧致搂着腿抱到腰间挂着,身体陷在一起,两三步后停在沙发。

  腰被他有力的手臂紧搂着,衣服往上撩了几层,又被萧致扒着下摆拽得平整。

  萧致脱掉他的鞋,检查水肿情况:“比刚才好多了。”

  谌冰额头抵在他颈间。

  “没事了,没事了。”萧致声音沉稳,在他耳尖用力亲了亲,“真的、没事了。”

  尾调拖长,像哄什么小朋友。

  谌冰坐他怀里的姿势,也特别像被家长抱去打针,但因为怕疼,脑袋一直抵在家长怀里的小孩儿。

  小朋友打针打瘟了,一直没说话。

  萧致指尖勾过旁边的空调被,围着谌冰的肩膀裹了一层,拍拍,确认彻底保暖。

  他问,“头还痛不痛?”

  “……”

  谌冰小幅度的摇头,柔软的发缕在他颈间轻蹭。

  “不痛就好。”萧致松了口气。

  安静了一会儿。

  某种未完的气氛酝酿其中。

  半晌,萧致开口:“谌冰。”

  谌冰:“嗯?”

  “不生气了?”

  “……”谌冰沉默,下颌抵着他肩头,“不生气。”

  “刚才是我不对,一着急没忍住就说你。”萧致搂紧他的腰,“我想想换成是我,感冒这么重还有个傻逼事后诸葛亮怪我,我心里也难受。”

  “……”

  谌冰在他怀里挪动姿势。

  靠的近,谌冰身上没力气,动作也挺软的,很像被撸晕了要换个姿势的猫。

  谌冰说:“我知道。”

  萧致在他发烧微红的脸上掐了掐:“对不起,以后我做什么事情让你不高兴,你就告诉我,今天这样直接翻脸也行。”

  萧致握紧他手腕,声音变低:“我很怕伤害你。”

  “……”

  谌冰垂着视线,听见这句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刚才干涸的眼底又有潮湿的东西往上涌。

  生病,上辈子比这更痛更严重也经历过,那时候心如死灰,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留恋。但是现在,有人陪着,谌冰却感觉自己越来越软弱。

  萧致扶起谌冰的额头。

  少年眼底潮湿,鸦羽长睫微微垂着,唇却紧紧地抿在一起,带着骨子里微凉清冷的倔意。

  萧致搭着他肩膀,让谌冰重新落回怀里,脸埋着。

  感觉到浸透T恤的湿润,逐渐散开。

  萧致想了一会儿,话有点儿漫无目的,也不知道是给谁下的承诺。

  “谌冰,我从懂事起就喜欢你了,一直喜欢,一直喜欢。”

  “我一直想照顾你,你不要觉得自己生病了就怎么样,走不出低落的情绪。身体的事情要你自己控制,外部的原因,比如我,你不用考虑会不会影响到我。我特别喜欢你,我很喜欢照顾你的过程。”

  萧致从没给谌冰写过情书,一向话里来去,但每句话却像烙在纸页的纹路,像太阳烈酒,温暖热烈又醉人。

  “谌冰,是你让我感觉这个世界除了压抑、憎恨、得过且过,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美好,而这些,是我想和你一起继续感受下去的。现在和你住这屋,能照顾你,我真的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

  谌冰喉头压紧,唇瓣咬得生疼。

  萧致身上有股沉郁冷冽的的味道。

  他声音轻缓,附在耳侧,每一个字都深沉缱绻:“谌冰,不要为自己难过。”

  顿了顿,他低声说。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谌冰醒来时,窗外的灯光微凉,透过银灰色薄纱的窗帘,照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谌冰怔了一会儿,听到卧室外的动静。

  萧致半蹲在地上,正在喂两斤吃早饭,他逗狗时容易玩笑过分把狗惹毛,现在两斤就气得汪汪大叫,拼命想往谌冰这屋里钻。

  萧致的长腿横在路中央,勾着两斤又肥又短的小腿,不紧不慢,话里懒散:“你小爸爸还没睡醒,别烦他。”

  “……”

  谌冰抿了一下唇,掀开被子起身。

  预感中腿部的疼痛不再复发,关节水肿消去,谌冰刚走了两步,被门外的萧致注意到动静。

  他过来:“醒了?”

  谌冰过不去刚才那句“小爸爸”的坎儿,冷淡道:“不是醒,你看我像诈尸?”

  “……”萧致好笑,“大清早这么大火气?”

  谌冰伸手推他。

  没推动,被萧致拉着手腕搂怀里了。萧致嗅了嗅他颈间,“好,有力气跟我吵架了。”

  谌冰去客厅抱狗。

  背后,萧致慢悠悠接了句:“不像昨晚,蔫了吧唧的就知道抱着哥哥哭。”

  “…………”

  谌冰侧头,眉间微微皱起来,显得有些凝重。

  萧致笑了,岔开话题:“快去抱抱你儿子,它从昨晚就没碰过你,现在急得直摇尾巴。”

  谌冰沉默。

  没跟他计较,到卧室抱起了两斤。

  两斤还是比较喜欢他的,刚被搂怀里,立刻哼哼唧唧地亲谌冰的脸。

  涂了点儿口水,谌冰又把它放下:“算了。”

  算了。

  现在连逗狗都没力气。

  萧致在餐桌放东西,顺手抱走了黏着谌冰不放的狗,抬了抬眉:“吃饭了。”

  谌冰坐下。

  昨晚生病,看得出来萧致早餐做得还比较花哨。鸡蛋,煎鱼,瘦肉粥,牛肉丸子面,和凉拌西红柿,半个苹果。

  分量不多,但种类繁杂。

  谌冰吃饭,过程中想起别的:“你今天没课?”

  萧致:“请假了。”

  谌冰停下筷子:“我呢?”

  萧致:“帮你请了。”

  “……”

  谌冰哑然,夹了筷煎鱼。

  他总算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请假干什么?”

  “我能走开吗?”萧致探出修长的手指,对谌冰指指点点,“你看看你。”

  “……”

  谌冰觉得没必要:“我自己在家就行,没必要你也请假。”

  萧致垂眼看手机课表,接着递给他:“上午还是基础的编程,我用电脑在家自己练就行。”

  谌冰接过看了看。

  没什么话好说了。

  萧致看完手机熄屏了丢桌上,吃完饭,抱着两斤轻轻摸它的狗头,拿个飞碟丢来丢去,引得两斤在家里嗷呜嗷呜乱窜。

  就很神奇。

  两斤跟着谌冰时是只高冷傲娇的呆萌柯基,跟着萧致就是一条……亢奋的疯狗。

  萧致拿了块肉脯掰碎,指缝间露出小小一角,作势递到两斤嘴边:“来,吃。”

  两斤兴奋地张嘴。

  萧致似笑非笑,藏好肉脯,却向着两斤张开了空无一物的指间:“你已经吃了。”

  两斤呆呆地看着他:“……”

  萧致跟它闲聊:“好吃吗?”

  两斤更懵了,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什么,缓慢地、按照他的暗示吧唧吧唧嘴,好像吃得很香。

  萧致笑着回头:“谌冰,看见了?这傻狗。”

  谌冰一脸冷漠地盯着他。

  “……”

  两斤被糊弄几次,立刻知道自己被骗了,哼哼唧唧往谌冰怀里跑。

  谌冰只好抱起它,掰碎了肉脯喂,两斤这才恢复快乐,软绵绵地趴谌冰怀里。

  萧致过来。

  他懒洋洋地往沙发里一坐,手腕瘦削修长,又要去搂两斤的腰。

  两斤可烦死他了,气得直哼哼,拼命往谌冰怀里撞。

  “……”

  谌冰被它撞得胸口有些闷,觉得窒息,只好示意罪魁祸首:“萧致。”

  “嗯。”

  “你别烦了。”

  萧致舔了下唇,说:“我没烦。”

  萧致捏着两斤的爪子抱它下来,点点额头,认真训导:“你别烦了,冰冰现在身体不好,我都舍不得撞他,你怎么敢撞他?”

  “……”

  谌冰心说你怎么没骚死呢。

  萧致说完,拎着两斤回狗窝,关上栅栏。

  萧致回来,非常轻车熟路,靠近搭着肩膀给谌冰抱进了怀里。

  “现在麻烦没了。”

  萧致满脸的“快夸我”。

  谌冰无语,抽出教科书翻了两翻。

  一上午,萧致在旁边敲击键盘,谌冰学习后面的内容。

  快十一点萧致丢掉鼠标,起身:“冰冰冰,我出去买东西了,有什么想吃的?”

  谌冰确实没有。

  萧致在他身旁站了会儿,指间夹着书页蹭了蹭:“别一直坐着,站起来走走。”

  “……”

  管得真宽。

  谌冰只好站起身。

  萧致没打算让他一起,就说:“你来回走走休息一下,暂时别看书了,累着不好。”

  谌冰无奈:“嗯。”

  萧致拿着手机,到玄关穿鞋:“我出门了。”

  谌冰送他到门口。

  萧致的身影消失在电梯。

  等谌冰走到阳台的功夫,萧致高瘦清峋的身影出现在楼底,有意无意抬眼看了看这个方向。

  “……”

  谌冰唇角上扬,莫名好笑。

  片刻,萧致脚步停住。

  小区门口站着一道高瘦的身影,西装笔挺,头发削减得极短,似乎在门口等了一段时间。

  萧致看了看手机,动身走近。

  ——萧贺云。

  两道高挑挺拔的身影面对面站着,片刻,萧致若无其事开口:“你怎么来了?”

  萧贺云给旁边的行人让开一条路,低头说:“我过来开会,顺便看看你。”

  萧致出了小区门禁,往外走:“刚才电话没看见。”

  “没事儿,我也没站几分钟。”萧贺云跟在他背后。

  小区外是热闹的街区,楼下全是美食店,人群来往行色匆匆。

  经过短暂的沉默,萧致看着公交站台的方向:“你新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不太好,”萧贺云说,“不管干什么都被堵,经常被大公司针对。”

  萧致扯了下唇,笑了:“她指使的?”

  萧贺云说:“是吧?她不想我成什么气候,趁现在苗小,掐死在摇篮里。”

  又安静了一会儿。

  萧致象征性说:“你加油。”

  说完,没什么好气色,垂眼朝另一边走:“我要去忙了。”

  萧贺云站在他身后,鬓角冒出几根白发,想了想又跟上去:“萧致。”

  隔着几步,萧致看了他一眼:“嗯。”

  “你给个卡号,我给你打钱。”

  “……”

  说着,萧贺云总算抬头直视萧致。

  萧致身材高挑,穿件干干净净的白T恤,肩背的骨骼轮廓勾勒得恰到好处,身量挺拔又高大。他深刻的眉眼淬着点儿寒意,鼻梁犀挺,唇抿成一道直线。

  眉眼分明深情,但唇却生得很薄情。

  萧致掠低眼皮,轻描淡写说:“我不要。”

  转头,迈开长腿,两三步跨上驶来的公交车。

  “……”

  萧贺云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站了会儿,有些沉默,想着可能是他以前的错误,让萧致这么疏远自己,并且拒绝好意。

  他站了会儿,回头上车,手机收到一条消息。

  没什么别的内容,简单一句话。

  ——[我能照顾好自己。]

  下午,谌冰重新回了学校。

  他执意要上课,萧致拦不住,加上没课,就跟着一起来了学校。

  为了不吸引视线,谌冰特意和萧致挑后排的位置坐,还幸好是阶梯教室的大课,不全是本班的同学。

  不过进去后,身旁的视线还是不少。

  “这哪个学院的?”

  “长得好帅。”

  “……”

  居然还能有人认出来:“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是隔壁学校的啊!之前军训他不是升旗手?表白墙上天天见!”

  “真的假的?我就说我们学校要是有这种帅哥,应该早就被曝光了。”

  “……”

  谌冰低头翻书,眉眼被窗户落进来的阳光映亮,近乎透明的肤色苍白感。不过抿着唇,明显不是特别愉快。

  萧致没事人似的,长腿横在课桌底下,没带书,顺手从谌冰那边勾了一本:“借我一本。”

  谌冰侧头。

  萧致翻了两翻,收拾了眉眼的散漫,伪装出几分认真:“又是试图伪装成top学子的一天。”

  “……”

  谌冰心说你还伪装个屁。

  花孔雀。

  萧致指间夹着一支黑笔在纸页涂涂画画,不知道的以为他跟着教授的思路做笔记,只有谌冰侧目,能看见书页上写的全部内容。

  谌冰。

  谌小冰。

  冰冰。

  冰崽……

  他拿的书是一本辅导,平时基本不用。

  但谌冰实在忍不住,顺手抽回去:“别烦。”

  “……”

  “行吧。”

  萧致垂眼看着书被抽走,舔了舔唇,修长的指骨握着椅把挺直了脊梁,但坐姿还是相当的野腔无调,没皮没骨。

  片刻,教授开始检查上节课布置的作业。

  场面有些混乱。这位教授性格较真,从讲台往底下绕了一圈儿,尤其喜欢点后排学生的作业。

  果不其然。他走到萧致面前。

  “……”

  萧致桌面空空如也,只摆了一本谌冰下节课要上的书。

  教授皱眉:“你作业呢?”

  萧致站起身,面不改色:“不好意思老师,我是来蹭课的。”

  教授脸上浮出笑意:“蹭课?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蹭马哲的课。”

  萧致:“……”

  周围响起莫名的笑声。

  教授笑意不减:“现在的同学真聪明,不写作业,还知道伪装成外班的同学。”

  这次,谌冰抿紧下唇,笑着转向了另一头。

  “……”

  萧致瞥他,微不可查地磨了磨下颌,翻出校园卡给教授看:“老师,真是外校学生。”

  教授推着眼镜仔细查看,恍然:“是的,不错。”

  他似笑非笑看着萧致:“主动来蹭课,看来你是一位思想进步的好青年了。”

  “……”

  戏谑一番,教授回了讲台。

  萧致眉眼郁着点儿情绪,坐下,谌冰笑趴在课桌,撑着下颌懒洋洋看他:“好青年。”

  萧致低声:“积点儿德吧你。”

  他俩安静下来。

  片刻,萧致眼角眯窄,瞟了整个教室一眼:“想连夜离开这个地方。”

  “……”

  谌冰垂眼看着书页,笑意加深。

  “社死了。”

  “……”

  谌冰更好笑。

  萧致想了想起身:“我很丢人吗?那我走。”

  不过他话是这么说,身体只是微微起势,并不是真正要走的模样。

  谌冰一把抓住他手腕,哄他,免得这影帝没人接戏真尴尬:“没事儿。”

  说完,谌冰又补充:“不丢人。”

  他拉住萧致的手腕,拉得紧紧的,片刻才松开。

  萧致本来还想加戏,被他没什么力气的手拉住,莫名觉得心口有些软,坐下安安静静上课。

  上完马哲,晚上还有课。

  在学校食堂吃完饭,到萧致楼下萧致接过谌冰的水杯:“你先进去,我给你接水吃药。”

  上课在七点十分,现在时间还早。

  教室里只有四五个人,坐位子里埋头看书做笔记,看见谌冰打了个招呼:“谌哥早,谌哥早。”

  谌冰:“早。”

  大家都挺活泼,即使谌冰话不太多,但这群人每次看见他都热热闹闹打招呼。

  为了不吸引注意,谌冰还是选了后排,拉开椅子。

  萧致递过水杯,轻车熟路地拉开挎包,拿出谌冰的感冒药。

  “吃药。”

  接的水有些烫。

  萧致用盖子倒了一杯,放旁边凉凉,等着这会儿帮谌冰将部分比较大的药片掐成两截。

  ——也就是这个功夫,门外打打闹闹进来几位同学,还真好对着后排,正好看见萧致垂眼眼皮,一丝不苟地看谌冰小口喝水。

  “……”

  不知道谁轻轻“噫~~~”了一声。

  虽然大家都高素质,但经过了下午的马哲课,现在看这位帅哥怎么看怎么亲切好吗?!

  谌冰听到这声,直接被水呛住。

  谌冰掩唇咳嗽。

  他一咳嗽,萧致伸手轻轻拍他的背,漆黑的眼底情绪紧张:“怎么了?没事儿吧?”

  大家:“啧。”

  谌冰脸色通红,不知道是呛的还是怎么:“……”

  拜托孔雀王子、在公共场所、收起那副深情的面目、好吗!

  小班教室里的课相对亲切,老师也能叫出大部分同学的名字。一眼认出萧致不是本班同学,没有特别为难。

  整节课萧致没怎么听,一方面是涉及到谌冰的专业课,他听不明白;另一方面,视线大部分都停留在谌冰身上。

  谌冰吃了药,因药力作用有点儿犯困。

  但作为一个上课从没打过瞌睡的祖传学神,意志力要求他不能睡着,所以全程垂着眼皮,紧接着微微皱一下眉,重新抬眼直视着教授。

  ——神色特别认真。

  ……就很可爱。

  全班,所有人注意力都在教授身上,唯独萧致目不转睛看着谌冰。

  所以,他的行为就特别明显。

  教授没看书,信手拈来、游刃有余地讲,讲来讲去总看见后排有个超级不专心的同学,目光专注,那视线都快黏在另一位同学身上了。

  “……”

  下课不到九点。

  谌冰刚准备走,被同班的男生叫住:“谌谌谌哥,来品味一下这道题。”

  另一位男生说:“解了半小时没解出来,问了数学学院一哥们儿,给我写六种解法,笑死,这就是竞赛金牌保送生吗?”

  “……”

  四五个状元聚在一起分析题目。

  萧致瞟了一眼,自觉地拿起谌冰的书,包,收好纸和笔,到教室外面等他。

  外面回荡着夏末的余热。

  最开始谌重华要求谌冰读金融管理,不过谌冰似乎更喜欢单纯地看书,学习,所以选择了偏向研究的专业。

  考虑到谌冰的身体条件,他以后的职业尽量是越轻松越好。

  门后出来几位谌冰的同学,跟萧致打招呼:“嗨!”

  不得不说,谌冰班上的整体氛围,大部分同学,都比其他人自信、大方。

  萧致点头:“你好。”

  同学看了一眼教室内:“你是谌冰的朋友吗?”

  “是。”

  “谌哥很棒啊,在我们班学习名列前茅。”同学笑了笑,“你们看起来关系好好。”

  萧致完全没否认:“对,确实很好。”

  该同学大概没想到萧致回答这么自信,笑了笑,指指楼梯:“走了,兄弟。”

  萧致多等了一会儿。

  楼道人都走光了,门口响起动静,谌冰推开教室门出来,身旁跟着那四五个男生。

  他们走近。萧致自然而然地一伸手,将谌冰拉到自己身旁,就像区分出自己的所有物一样,明明白白地说着“这个人是我的”。

  一切都水到渠成。

  “走了,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萧哥上课一直看冰冰。

  教授:啧。

  教授:难怪不是本校生。

  ——

  评论全部发红包!

  ——

  哈哈哈哈哈没有说谁不好的意思!都是超级牛逼的学校!我理想的绝美院校!另外,高考快到了,高中小朋友们加油!!!!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