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第 119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19、第 11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19、第 119 章

  第二天的机场。

  航站楼外人群熙攘,萧致拎着一只皮箱,准备进去前转过身:“我走了。”

  太阳晒,一群人满头大汗,文伟擦擦脸:“走吧走吧,没事儿常联系。”

  谌冰往阴影里站了站。

  萧致垂眼,看着他:“这几天注意,回家路上别中暑了,过了喊你。”

  谌冰抿了一下唇:“知道。”

  他还不乐意这件事。

  萧致感觉没什么好说的了,往安全通道过去:“走了。”

  他头也没回,掉头消失在人群中。

  文伟直感叹:“不愧是干大事的男人,心肠真硬。”

  “……”

  “那咱们直接回去了?”傅航问。

  “对,回去。”

  文伟转过来看谌冰:“冰崽,要不要送你?”

  谌冰示意停在路旁的豪车:“有司机。”

  “行,”文伟直接拱手,“那是我自作多情了?”

  “……”

  谌冰不觉好笑:“要不搭个顺风车,让司机送我们一起?”

  “行啊,走走走。”

  簇拥着上车。

  谌冰家里豪车好几台,一群人上去东摸摸西摸摸,啧声:“这就是贫富差距吧?这就是阶级矛盾吧?”

  就是很坦率。

  谌冰坐副驾,拿出手机,看了眼萧致那边的消息。

  他发过来一张聊天截图。

  通知书下来后大家陆陆续续加了班级群,平时在里面聊天,爆照,互相认识。

  萧致在里面发了句话。

  萧致:[今晚到校外,有没有同学出来面基?]

  群里有几个非常活跃的同学。

  刘思敏:[兄弟?我我我我!我现在也在校外。]

  古意:[加我一个?]

  周植志:[可惜了,挺想来的,但还在家里蹲着。]

  “……”

  七七八八,凑了四五个人。

  谌冰点着屏幕打字。

  谌冰:[就这么面基不尴尬吗?]

  萧致:[?]

  萧致:[跟我面基,一般只有别人尴尬。懂?]

  “……”

  谌冰心说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主要还没开学就跟同学见面,作为社恐,真的会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不过萧致似乎没有这种自闭症,他一直朋友都比较多。

  谌冰:[你爱咋咋吧。]

  萧致接着给谌冰发聊天记录。

  他们群里开始商量。

  刘思敏:[兄弟,你现在哪儿呢?要不要先发张照片,到时候我们好认出来。]

  刘思敏:[这是我,先爆照了。]

  一张戴着黑框眼镜的平平无奇的理工男,不过笑得很开心,似乎还是证件照。

  古意:[那我也爆照。]

  这个有点儿小帅,就是长得黢黑。

  萧致:[等等,我现拍一张。]

  片刻,发出张图。

  他们班群直接炸了。

  就是萧致在机场随意的自拍,头发后是挂着的广告牌,微微露出黑色的T恤,他面对镜头随意拍了一张,但眉眼深刻,视线微微下垂,神色随意,莫名形成了相当强烈的帅哥氛围感,非常的夺目。

  古意:[?????卧草?]

  刘思敏:[帅哥你谁????]

  柳柯柯:[靠,靠?靠?]

  古意:[撤回了一条消息。]

  古意:[算了,我还是不献丑了,先撤回吧enmmm]

  “……”

  群里刷屏刷得特别猛。

  谌冰看了眼萧致发来的消息记录,萧致还直叹气:“每次爆照都要面临这种情况,帅哥的烦恼。”

  谌冰:“……”

  他俩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半个小时后,萧致发了条消息。

  萧致:[上飞机了。]

  谌冰:[行,下了再聊。]

  两个多小时。

  谌冰回家睡了会儿午觉,不到六点收到萧致的消息。

  萧致:[到了。]

  附一张机场照片。

  机场里人群熙攘,行色匆匆。萧致拎着行李箱,先换乘地铁去了学校附近,打车去了之前订好的酒店。

  出门,之前群里那哥们儿古意正好发消息过来:“兄弟,到了吗?到了吗?”

  萧致戴上顶黑色棒球帽帽,勾着口罩一边搭上耳侧:“到了。”

  “你在哪儿呢?我开车过来接你。”

  看得出来是本地人。

  萧致下车,一个挺精神的小青年,跟他握手时有点儿感慨:“南方人也能长这么高?”

  “……”萧致瞥他,说,“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没,走吧。”

  聚了大概四五个男生,还有一个女生。

  一起吃饭,刘思敏先问:“你们都哪个寝室的啊?”

  古意说:“我走读,不住校。”

  萧致之前请问过辅导员,非本地生源申请不住校需要家长开具陪读证明,办理退寝手续,所以他暂时默认分到了寝室,开学了再办手续。

  萧致说:“我没加寝室群,不清楚。”

  刘思敏问他:“你这么早就来学校,过来租房?”

  “对。”

  刘思敏拉着瓶罐喝了两口:“找到了吗?我可以找我室友帮你问问。我室友暑假就来了,在他哥的公司帮忙,也住在附近。”

  萧致随口闲聊:“看中几套,这几天挑。”

  “那就行,那就行。”

  古意听说他室友也在,挑眉:“你室友谁?”

  “方协。”

  古意在班群里搜了搜:“确实有这位同学,但没发言记录。”

  “方哥懒得说话呗,他在他哥公司待两个月,大学打算创业了,所以我才现在赶过来,给他搭把手。”

  “……”

  所以这个世界是有参差的,有的小朋友暑假还在看漫画看小说,但有些人已经开始创业了。

  萧致跟谌冰发了这段话。

  谌冰回复:“……管好你自己。”

  就特别凶。

  萧致唇角笑意加深,被刘思敏捕捉,他热情地问:“方哥工作室还缺人,萧哥你来不?”

  萧致抬起眼皮:“嗯?”

  “我们不是学软工的?他打算从他哥那儿包几个项目,我这个暑假自学了Java和C++,应该能帮得上忙。”

  “……”

  萧致当时看自己分高,就报了学校最好的专业。

  但问题是这个暑假他忙着搞钱,完全没有了解过专业课程。听到刘思敏这话萧致才意识到自己态度有些不端正,考上大学的同学差不多都在同一水平,尤其校王牌专业差不多距离清华也就一步之遥,大家都特别优秀。

  萧致放下手机,看了看刘思敏:“我都不会。”

  刘思敏:“啊这。”

  古意直乐,拍刘思敏的肩膀:“帅哥的事你少管!”

  “……”

  萧致打字,跟谌冰说了这事儿。

  谌冰就回了简单一句话。

  [知道了?世界是有参差的。]

  萧致:“……”

  聚餐聚完,古意往班群里发了大家的合影。下午萧致刚爆照,没半个小时,全年级大群都传疯了,说软工三班有个超级大帅逼。

  结果萧致在虎耳的直播账号都给扒了出来,加上他的视频剪辑,所有人又开始传,软工三班有个网红。

  “……”

  还没开学,萧致不出意料,引起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注意。

  刘思敏临走前特意问萧致:“那你改天来我们工作室看看不?”

  萧致抬眉:“有了?”

  刘思敏斗志昂扬,下定决心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目前只有一个寝室,开学后打算跟学校申请孵化园创业,你想来我们就一起干。”

  萧致应声,不置可否:“肯定来逛逛。”

  他回酒店,刚洗完澡接入了电话。

  “你好,请问是萧致吗?”对面是个中年男音。

  萧致:“嗯。哪位?”

  “哦哦,谌总之前让我找了几套房,说等你到之后过来看看,请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找房还是谌重华动的手。他们在软件上找,最后确定了几套,但谌重华看了看觉得谌冰应该住不惯,随即找人帮忙了。

  萧致:“明早就有空。”

  “那行,我们约个时间,我带您看房。”

  “谢谢。”

  挂断电话。

  萧致推开窗户站了会儿,眼底倒映着城市的繁华灯火。他转过身,回头重新拿起手机。

  谌冰十一点发来的。

  [睡了。]

  [晚安。]

  他不能熬夜,现在作息时间都特别规律。

  谌冰睡着,萧致不好再给他发消息,坐床边翻开了手机相册。

  相册里很多他跟谌冰的合照。或者单纯是谌冰的照片,谌冰蜷在沙发里看漫画,穿一件偏宽松的浅绿色睡衣,单手支着漫画书,垂着眼皮,脸上没什么表情,即使在娱乐自己都显得那么冷淡疏远。

  但是……又特别可爱。

  萧致静静地划照片,越看,越觉得谌冰实在太可爱了,非常想找个人分享他的快乐。

  另一头,凌晨十一点半,群里正疯狂厮杀。

  伟子哥:[打游戏打游戏!兄弟们打游戏!]

  航儿:[萧哥走的第一天,想他。]

  伟子哥:[……少废话。]

  伟子哥:[上号。]

  接着,群里显示萧致发了九张照片,刷刷刷,直接挤掉了上面的消息。

  满屏的谌冰高清怼脸照,文伟看着非常迷惑,同时有点儿茫然。

  伟子哥:[咋了?]

  伟子哥:[这几张照片有什么问题吗?]

  伟子哥:[冰冰怎么了?]

  半晌,萧致的消息刷新。

  萧致:[没问题。]

  萧致:[就是想让你们看看谌冰的帅气。]

  萧致:[我冰冰也太好看了。]

  “……”

  醒来,萧致收拾洗漱,到楼下跟接他看房的人汇合。

  一个西装革履的大叔,满脸笑意:“走,先带你看第一套房子比较大,但就是楼层有点儿低,采光不太好。”

  萧致跟他去各个小区。

  “还有两套都去看看?这套装修特别好看,中间有博古架隔开,可能显得客厅有点儿小,但其实面积挺大的。这套其实是最好的,但隔壁邻居在搞装修,一吵一整天。”

  “……”

  萧致没急着回答,给谌冰打通了电话。

  差不多是萧致向中介询问,谌冰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听着,偶尔问几个问题。

  半晌,谌冰说:“选第三套吧。”

  第三套家具有点儿旧,但正好他们打算换新的,采光好,楼层居中,还有单独的书房,阳台面积比较大,可能更适合养宠物。

  萧致觉得也差不多。

  他开始着手找家政和家具公司。

  这一块儿特别忙,萧致跟着去找物业,抄水表,踩点到谌冰的学校,再到自己的学校,来来回回前前后后地忙碌。

  家具公司送来的新的沙发,书桌,餐桌,很多东西都是新买。

  萧致全程给谌冰直播。

  这边人刚走,萧致坐下还没喘口气,另一家公司送的东西又到了,还下楼去车库接人上来。他一天天忙得脚不沾地。

  三四天后,家里才勉强收拾整齐。

  但还得买生活日用品。

  上午去了商场,下午还要去。谌冰看着萧致有些心疼:“要不先歇会儿?等我来了一起去买。”

  萧致穿好鞋,说:“没事儿,马上就弄完了。”

  他去商场买洗洗浴用品。

  谌冰跟他开着视频,萧致边走边往推车里放东西:“洗发水,沐浴液,洗衣液……”

  不知道为什么,谌冰现在对未来充满了期待,特别想飞到他身旁。

  萧致买好,拎着超市的大袋子家走,推开门:“看,这是鞋柜,檀木色,低调奢华有内涵。”

  “……”

  谌冰好笑。

  萧致放下东西,拽着T恤领口散热,躺回了沙发上:“这是我们的沙发,很宽敞,躺我们两个都没问题,很方便我们睡觉。”

  谌冰:“……”

  萧致指了指客厅旁边:“那个角落空,可以给两斤安个窝。”

  谌冰看了看,心里盘算着,确实合适。

  萧致躺了会儿站起身,推开卧室门:“这是我们的床,被子都新买的,已经洗好换上了。”

  谌冰看着摄像头里显露出来的场景。

  还有站在房内,高挑清峋,因为热轻轻喘气的萧致。

  这就是他期待的一切。

  谌冰有点儿等不及了:“我什么时候才能过来。”

  “还有几天?”

  “机票还有两天。”

  “行,反正时间快了。”

  萧致撑着小臂半仰躺上床,腿从屈变直,陷进床铺里,莫名笑了笑:“床好软。”

  谌冰:“……”

  “什么时候来试试?”

  谌冰看了看手机:“我挂了。”

  安静了一会儿。

  呼吸声继续响着。

  萧致声音懒散:“真的好软,你一定会喜欢。”

  谌冰无奈:“是吗。”

  “你再不来,我独守空床几天了?”萧致闭着眼,就有一搭没一搭跟他闲聊,“一二三四,几天了?”

  谌冰说:“五天。”

  “对,整整五天,每晚我都要看着你的照片才能睡着,老是把手弄脏。”

  “…………”

  谌冰没忍住:“你别骚了。”

  “没骚。”萧致换了个话题,“你想不想我?”

  谌冰:“一般。”

  “说一般怎么行?快说你很想我。”

  “……”

  谌冰直接笑了。

  他抿了一下唇,心里莫名有些柔软:“问题是真的不想。”

  “我不管你想没想,我问你了,你就要说想。”萧致话里闲闲的,“会不会花言巧语啊你?”

  谌冰指尖夹着漫画随意翻了两翻,脸上没什么情绪:“不会。”

  那边响起轻轻的气音。

  萧致磨了磨牙,眼底情绪散漫,明显有点儿不满,但心情还不错:“那我教你?”

  谌冰唇角上扬。

  “来,给我说:‘想哥哥了’。”

  “……”

  “‘心疼哥哥’。”

  “……”

  “说不说?”

  萧致催促着,尾调拖长,话里有些难以忍耐。

  考虑到他这几天吃苦受累,谌冰心里发软,轻声说:“想哥哥了。”

  萧致笑意一顿。

  本来以为他会非常满意,但没想到萧致手指拉着T恤,轻轻拽了拽,声音压着莫名的情绪:“操,有点儿上头。”

  谌冰:“……”

  萧致懒懒的:“你继续。”

  “……”

  谌冰深呼吸了一下。

  他指尖抵着书页,顿了顿,声音不太适应:“哥哥这几天累不累?”

  萧致接上了:“哥哥不累。”

  谌冰张嘴,思索了几秒,问:“我现在应该说什么了?”

  “……”

  什么都不会。

  还得继续教。

  萧致抬了抬眉,准备再讲几句,突然想起什么:“你之前看那本绿茶书呢?”

  “……”

  没想到他还记得这茬。

  谌冰只一回忆,那些东西竟然自然而然地浮出水面,好像刻在了DNA里。

  “……”

  谌冰指间不觉夹紧了书页,默默道:“怎么?”

  “你自己融会贯通一下。”

  好他妈无聊啊。

  谁闲的没事想这个?

  但谌冰这会儿还真是闲的没事儿,他思绪漫无目的,只好慢慢跟萧致说话:“哥哥晚上吃什么?”

  萧致顿了顿,接着,正儿八经地道:“哥哥晚上吃你。”

  “……”

  谌冰直接笑了:“不说了,神经病。”

  “确实是有点儿神。”

  萧致在床上换了个更轻松的姿势,侧躺在枕头里。

  聊着聊着,他声音逐渐变低。

  谌冰在漫画书里夹了张书签:“我给你点份外卖?”

  没有回应。

  萧致阖拢双眼,发缕垂到耳侧,安静下来的眉眼维持着深刻,唇瓣轻抿,却消去了部分气质上的冷峻。

  他睡着了。

  谌冰停下了动静。

  他将视频设置为静音,开始收拾东西。

  力图轻便,只翻了几件换洗衣服,其他的打算到学校了重新买。除此之外,是一些较有意义的合照,相机,还有没看完的漫画书。

  谌重华和许蓉要一起送谌冰过去。

  谌冰虽然有些抵抗,但看到许蓉一脸开心地找裙子穿,打算在谌冰同学的爸妈面前艳压群芳……莫名又有点儿不落忍,最后只好在父母的陪同下一起上了飞机。

  刚出机场,萧致穿一件干干净净的白T恤,早在外面等着了,过来拎过谌冰的箱子:“谌叔,许姨。”

  许蓉说:“房子都整理好了吗?”

  萧致应声:“都好了。”

  “那我们先过去。”

  萧致拦了辆出租车,打车到租房的小区。谌重华脸色一直不太好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从阳台走到厨房来回地看。

  气氛有些尴尬。

  萧致看看时间,去了厨房:“我去做饭。”

  谌冰跟他去了厨房。

  隔着门,萧致瞥了眼外面,低声道:“你爸妈还来?”

  “……”

  谌冰对此也有些意见。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

  萧致拧开水龙头,冲洗放在盆里的菜,偏头捏着谌冰下颌吻上来,舔了舔唇瓣:“想死我了。”

  门外传来电视广告的声音。

  “……”

  谌冰往前走,余光注意着门外。

  厨房在门的入口,门开着,只有视野视角,到时候有人猝不及防进来根本注意不到。

  唇瓣被轻轻撕咬。

  谌冰抓着他手,因为紧张脊梁绷紧,注意力全在门外,生怕许蓉会突然进来。

  但他又无法拒绝萧致。

  他鼻息滚烫,漆黑的眼底视线垂落,肆虐地在他唇齿间侵占,搅动。

  发出轻轻的黏腻的声响。

  谌冰有点儿喘不过气,抓着他衣服,觉得脑子里有点儿晕。

  萧致看着门口,左手伸过去匆匆拧紧水龙头,在水滴停止滴漏后,将谌冰抱进了怀里。

  “你知道来了。”

  叹了声气。

  谌冰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萧致齿尖轻轻磨着他耳垂,语气有几分忍耐的意味:“前几天那句话,当着哥哥的面说。”

  “……”

  知道萧致这段时间辛苦,谌冰被他催促,只好硬着头皮轻声说:“哥哥辛苦了。”

  刚说完,萧致沉沉地眯着眼,突然跟疯了似的,侧头再次用力地吻了过来。

  ……

  谌冰手掌轻轻抵住水台,莫名觉得,萧致确实是很喜欢谌冰服软的。

  ——当时走的那条路没错。

  只是有点儿冒进,时机不当罢了。

  谌冰思绪乱七八糟,等再分开,萧致回头拿起菜篮子洗东西。

  许蓉正好从门口进来:“该炒菜了吗?”

  萧致若无其事:“快了,许姨你去坐着,让我来。”

  谌冰也转到另一头,觉得冲手指的水特别凉。

  许蓉来回走了一圈,停下:“咦,电饭锅还没摁吗?我以为都快吃饭了,没想到还没开始。”

  萧致:“……”

  谌冰:“……”

  许蓉开始找围裙:“我也来吧,光让你们两个小孩儿忙,还挺不好意思。”

  萧致本来的意思是想自己做饭,向谌冰爸妈显示:自己是有能力照顾好谌冰的日常起居的。

  但现在只好在旁边帮忙打下手。

  吃完饭待到下午,夜间,两夫妻起身:“我和你爸订了酒店,就不在这儿住了。”

  谌冰有点儿意外:“不待一晚吗?”

  萧致也说:“住几天吧,有房间的。”

  “算了算了,你爸最近还要忙些事情,见几个朋友,”许蓉笑呵呵地说,“这是你们的小家,你们自己住着就好。”

  “……”

  谌冰沉默了会儿。

  他站起身:“那我送你们。”

  送到小区外,已经有车在等着,估计分公司这边的下属。

  许蓉坐进车里,说:“我明早来找你,不要睡太晚。”

  谌冰:“知道了。”

  谌冰帮忙关上门,看了许蓉一会儿,说:“明天早点过来。”

  许蓉满脸笑意:“儿子拜拜。”

  汽车驶入道路的车流中。

  谌冰追逐片刻,收回视线。

  萧致带着他:“从这边进去,有小门,比较近。”

  崭新的环境。

  萧致已经混熟了,轻车熟路,刚才几分钟的路一两分钟就带谌冰上楼,打开门。

  “啪嗒”打开灯。

  房间内灯火通明,明明跟刚出去时没差别,却觉得更加温馨明亮。

  谌冰刚进去,被萧致从背后搂住腰,轻轻推着往客厅走。

  “欢迎回家。”萧致尾调上扬。

  “……”

  谌冰好笑,刚侧头,立刻被堵住了唇瓣。

  萧致垂着视线,眉眼遮掩在阴影中,他唇角牵着极浅的笑,轻轻抬了抬眉:“布置得还行?”

  谌冰:“很好。”

  气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酝酿的,热意上涌,空气好像被牢牢地吸引。

  卧室的床铺跟萧致描述的一样柔软。

  谌冰陷在枕头里,声音破碎,在萧致喑哑的催促中喊出那两个字:“哥哥……”

  “……今夜,到多晚都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萧哥:我把我老婆□□成绿茶:p

  ——

  本章评论全部发红包。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