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第 117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17、第 11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17、第 117 章

  空气中有点儿安静,被他一直抱着,有些热。

  谌冰推开他:“想多了。”

  “嗯,是我想的多。”萧致闲闲地坐上旁边的沙发,垂眼划拉手机,握着机身朝谌冰晃了晃,“硬照成图下来了,要不要看看?”

  谌冰接过手机。

  他在摄影棚内拍出来的成片。

  穿着品牌的运动系列,衣服太多简单干净,运动休闲风穿在他身上特别的合适,眉眼的野又给服装添了几分力量感,就差脑门上写“酷哥”二字。

  怼着高清镜头,他的眉眼完全抗得住,甚至照出了更多细节。

  谌冰:“好看。”

  萧致抬手搂着他,随意道:“吃晚饭了?”

  “还没,”

  谌冰想起刚才的事,“我妈让我这几天回趟家,估计又要庆祝。”

  “升学宴?”萧致问。

  谌冰不怎么感兴趣:“应该是。”

  谌冰爸妈比较好面子,现在谌冰通知书稳当,谌重华肯定得想个办法昭告天下,四处推销他争气的儿子。

  萧致应声:“好,吃好一点儿。”

  他站起身,休息了这么一会儿,精神好了不少,“做饭了。”

  谌冰第二天上午回去。

  升学宴时间安排不算快,之前谌重华就放过话要请客吃饭,这会儿通知书正式下来,谌重华立刻将时间定在了三天后。

  谌冰这三天都在家里待着。

  升学宴办的很用心,特意宴请在大酒店,请来的全是谌重华生意上的伙伴和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灯火通明,应酬往来,谌冰待在当中觉得相当尴尬,但谌重华挺高兴,喝得脸有些红。

  谌冰坐在席位上,许蓉穿了身水绿色的旗袍,在阔太太中侃侃而谈育儿之道,眉眼含笑:“其实我们当父母的没怎么管,全靠他自己努力。”

  其他人附和。

  “实在太优秀了,小冰真的了不起。”

  “你等着享福了,谌太太。”

  “……”

  谌冰仰回座椅,闭了闭眼,拿出手机看了看消息。

  现在七点,萧致从六点半没回复了。

  消息停留在上几句。

  萧致:[我跟文伟他们吃饭去了。]

  萧致:[逼着我请客,说考上了大学。]

  谌冰:[你去。]

  萧致那边也算升学宴,不过只有几个朋友,看他发来的照片,就在之前路边的烧烤店里。灯火暗淡,五六个男生坐椅子上喝酒,影子绰约,萧致半隐在阴影里。

  他们忙着吃饭,萧致也没顾上回消息。

  谌冰关上了手机。

  一位叔叔过来:“谌冰,小谌总?要不要来喝一杯,等你毕业入职,我还要听你的指挥,现在先来碰碰?”

  那叔叔满脸堆笑,像是开玩笑。

  谌冰不知道说什么,倒是许蓉闻言匆匆转过来:“孟经理,谌冰他喝不了酒,身体不太好。”

  那叔叔一脸惊讶,连忙道歉:“那不好意思了,我确实是不知道。”

  “没事儿,”许蓉满脸社交微笑,“他还小,以后还要你多多照顾。”

  “……”

  这俩举着酒杯,一来一往地闲聊。

  谌冰觉得空气有些闷,起身想到阳台,注意到回廊一道高挑的身影。

  西服笔挺,应该是刚上完班过来,眉眼有沧桑的痕迹,但遮不住神采间的锋利和沉稳,正向他这边走过来。

  谌冰看着他,片刻,萧贺云抬起视线。

  谌冰:“萧叔。”

  萧贺云蓦地笑了:“哎,小冰,长这么大了?我现在没来晚吧?”

  谌冰:“没晚。”

  “这是给你的红包,恭喜你。”萧贺云递完东西整理着西装,因为热,他指间稍稍解开了领带:“记得当初你还是个小朋友,萧致老爱护着你,现在长大了,还在一起啊?”

  话里有些意味深长。

  谌冰总感觉他知道什么,点头:“在一起的。”

  “那就好。”萧贺云看了看别处,谌重华注意到他,丢下外套往这边过来。

  萧贺云接着说:“萧致性格比较独,很有自己的想法,但有时候路走窄了,你帮忙劝一劝,比谁说话都有用。”

  他话里的意思,谌冰大概明白,看来这位老父亲已经知道这三年萧致的遭遇了。

  谌冰说:“好。”

  谌重华走近了:“老萧?”

  明显看他跟谌冰窃窃私语,很不愉快。

  萧贺云笑了笑:“这不听说谌冰升学宴嘛,我带着礼物来了。”

  谌重华看着他,暂时没说话,表情也不能说不欢迎。

  但他往角落瞥了一眼,似乎在注意什么,揽着萧贺云往外面走:“你过来,我跟你说几句话。”

  萧贺云顺着他过去,不知道谁突然喊了声:“萧总?”

  本来热闹的场面,部分人转移目光,纷纷落到了这里。

  那些目光有惊讶,有迷惑,有嘲弄,还有感慨。但很快,更多人将注意力投向了另一边。

  角落的石竹花盆旁,坐着位穿长裙的女人,慢条斯理站了起身。

  ——杨晚舟。

  今天来参加升学宴,她穿得比较休闲,裁剪的方格长裙衬托得身材玲珑有致,头发松松地挽着,妆容清淡,似笑非笑地站在原地。

  萧贺云顺着视线,跟杨晚舟对上了目光。

  他眼底似乎有波澜掠起,不过稍纵即逝,跟着笑了笑:“这不是晚舟吗?”

  杨晚舟穿着窄细的高跟鞋,过来:“老贺,哪天的事?”

  “大半个月。”

  杨晚舟笑道:“你也不联系我。”

  “联系你干什么,知道你忙的很,怕打扰你。”

  杨晚舟说:“不忙,要是你,还能见一见。”

  萧贺云笑了:“怎么,想见我,商量复婚?”

  “……”

  安静了一会儿。

  杨晚舟笑了,笑得特别漂亮:“你说话还是这样啊,不正经。”

  他俩客客气气地交流。

  “是啊,因为我一直不太长记性。”萧贺云叹了声气,“我就说老谌怎么不请我,原来是因为你在。”

  “那这就是老谌不对了,我俩有什么见不得的?”杨晚舟看了看他塞给谌冰的红包,“你封了多少?”

  萧贺云说:“没钱,就封了200。”

  “那确实有点儿少了,”杨晚舟淡淡道,“我封了十万。”

  话说出来,气氛有些尴尬。

  许蓉继续招呼人吃饭,说:“没事儿没事儿,大家喝酒……”

  谌重华站在旁边看这俩,视线警惕,免得当场闹出乱子。

  但萧贺云一直很温和,要笑不笑地跟杨晚舟说话:“给这么多?你好有钱。萧致也考上大学了,不知道你准备了多少?”

  “……”

  他声音平稳。

  杨晚舟本来脸上无波无澜,莫名有了点儿裂痕,直直盯着他。

  萧贺云笑意收起来,眼底的尖锐的情绪放出:“晚舟,你不给。那等着,以后我来给。”

  这句话意味不明。

  杨晚舟抬眉:“行。”

  他俩没再说话。

  萧贺云转向谌冰:“那没事儿叔叔先走了,不耽误你们继续吃饭。刚才我跟你说的,你仔细听听。”

  无非是让谌冰拿着点儿萧致。

  谌冰没说话,倒是谌重华先皱眉:“你跟他说什么了?”

  萧贺云:“没说什么啊。老谌,你过来我和你说两句话。”

  “……”谌重华站了会儿,还是跟了过去。

  他俩往走廊上走。

  杨晚舟朝谌冰笑了笑,往回走,不知怎么又转过来,随口问:“萧致,考什么学校?”

  谌冰当没听见,直接去走廊透风。

  ……

  面对面的玻璃镜里,杨晚舟神色怔忪几秒,随即转过身去。

  她背影窈窕,似乎有一秒钟的疲惫,随即恢复了高高在上。

  谌冰到走廊通风,掏出手机百无聊赖地看消息。

  隔了几米,萧贺云跟谌重华不知道吵架还是干嘛,声音非常激动。

  萧贺云说:“老谌,你真的对不起我!你他妈儿子升学宴不请我请她?”

  谌重华脖子都红了:“你就差这一顿饭?”

  “这是差一顿饭的问题?我们什么交情?”

  “我他妈跟你什么交情?你赶紧让萧致离我儿子远点儿!不然我跟你只有债务关系。”

  “好啊你……”

  刚才在杨晚舟面前还能顶着,但萧贺云现在气得声音都抖,“老谌,白认识你这么多年了。”

  “你还白认识我?我他妈养这么大的儿子都让你儿子拱了!你就说我当时捞没捞你?好说歹说,怎么说都不听,你一意孤行还怪我?自作自受!”谌重华声音激动,“你白认识我?我没请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请你?”

  “我不知道!”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谌重华揉着眉心,“不跟你说了,你想跟她争口气?那你好好想想,你拿什么跟她斗。”

  他俩声音缓和下来。

  注意到前一句话,谌冰侧头看去。

  萧贺云额头绽出青筋,被谌冰视线波及,还是决定要脸:“不稀罕吃你这顿饭!走了,我儿子考的也不差。”

  “……”

  谌重华直直瞪过去,直瞪到他进电梯。

  谌重华点了根烟,抽了半截,往厅室这边走。

  谌冰叫住他:“爸。”

  谌重华转过来:“嗯?”

  “你当时帮萧叔了?”

  似乎没料到谌冰会问这个,谌重华低头掐灭了烟,免得二手烟熏到谌冰:“帮了,但他不听劝,我就没多管。”

  谌重华一直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无损自己的利益,他可能搭把手,要是太麻烦,也就不再继续帮忙。当时他知道萧贺云被算计,劝他反打杨晚舟,萧贺云舍不得,这事儿谌重华懒得多费口舌,就决定不再插手了。

  但以前谌冰一直以为,谌重华袖手旁观完全没伸手帮忙,眼睁睁看着萧贺云进去。

  这是真相。

  ……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谌冰说不清心里什么情绪,转头撑着栏杆,从二十几楼看底下的江景。

  谌重华眼角有淡淡的细纹,斯斯文文的,看他:“你问这个干什么?”

  谌冰:“不干什么。”

  安静了一会儿。

  谌重华没多说,转头回了大厅。

  谌冰给萧致打电话。

  挂断,萧致换了视频切过来。

  先听到欢呼,对面场面特别热闹,满桌的小龙虾,盘子里还放着五花肉,肥牛,烤鱼,牛筋和各种各样的肉串,啤酒瓶,吃得散落一地。

  萧致声音低,有些醉意:“完了吗?”

  谌冰:“没呢。”

  那边隐约响起傅航的声音:“高兴,我哥们儿,在北航,以后我他妈一天吹十遍这个牛逼!”

  光影摇晃。

  镜头里本来是萧致的下颌,场景移动,灯光摇晃,变成了他的正脸。

  眉眼被细碎的阴影涂抹,逆光看不分明,但有种深沉又慵懒的气质,长腿伸出去横在过道,气质极野。

  谌冰说:“你喝酒了?”

  “喝了,”萧致低声反问,“怎么不喝?”

  “少喝吧。”

  “嗯,”萧致声音懒洋洋的,“到你面前保管干干净净。”

  文伟听到谌冰的声音,瞬间兴奋:“冰冰,你咋不出来跟我们吃饭?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了?”

  “……”谌冰好笑,“我爸妈这边忙。”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啊?出来碰一碰?”

  萧致指尖拎着瓶子,往他那边轻飘飘推过去:“碰你马碰。谌冰不喝酒。”

  “啊?”文伟一拍脑袋想起来了,“那我们喝酒你喝水也行!其实就想着你也过来,大家待在一起热闹。”文伟特别喜欢热闹,特别喜欢跟朋友聚会。

  谌冰思索:“过几天我回来,跟你们吃饭。”

  “一言为定啊,不来你孙子!”文伟直接膨胀了。

  萧致瞥了他一眼,抬腿一脚踹上凳子:“没大没小,怎么跟你小爸说话的?”

  谌冰:“……”

  文伟:“……”

  文伟:“我特么——”

  谌冰啧声,好笑,话里还嫌弃:“我没这么大儿子。”

  文伟直接骂:“我有一句狗男男现在就要讲!”

  吵吵闹闹。

  夜风微凉。

  谌冰换了只手拿手机,侧头,灯火通明的大厅内升学宴还在继续。

  手机里,萧致他们这顿饭已经吃到了尽头。萧致摇摇晃晃起身:“我结个账。”

  他气息微醺,眉眼也有几分醉意,呼吸沉沉的。

  谌冰说:“你结完直接回家,别到处跑了。”

  “知道。”

  萧致往回走。

  那边文伟开始招呼:“萧哥,蹦迪去不去?”

  “……”萧致扯了下唇,“不去,从来不出入这种地方。”

  “哎,行吧,男德班典范。”他挥挥手,“那我们自己去快活了?”

  萧致走近,推了推他肩膀:“你他妈赶紧去快活吧。”

  他们都是,不玩到凌晨三四点不回家那种。

  就,特别野,特别能玩儿,心根本收不住。

  萧致沿路往家走:“我现在回去。”

  谌冰:“我也快了。”

  萧致仰头,喉结的阴影半掩,他对着天色深呼吸:“什么时候回来?”

  谌冰:“可能还要过几天。”

  萧致声音沉沉的:“想你了。”

  谌冰:“哎。”

  萧致靠近扬声器,继续那句话:“想你。”

  谌冰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融化,声音还算平静:“知道。”

  萧致百无聊赖似的:“想你想你想你。”

  “……”

  谌冰叹气:“那你想着吧,也没办法。”

  对面倒是安静了一会儿。

  萧致说:“有办法的。”

  “嗯?”

  萧致停下了脚步,站在街头左右张望:“我想现在来找你。”

  “……”谌冰怔了一秒。

  萧致声音很低:“行不行?”

  ……不是行不行的问题。

  谌冰侧头,看了看大厅里举酒应酬的谌重华和许蓉,收回视线:“你不是醉了吗?”

  “小问题,不碍事。”

  萧致住的地方,离谌冰这边隔着区,还是远。

  但现在坐地铁,一个多小时也能过来。

  谌冰犹豫了一秒。

  他安静的过程中,萧致没说话,就等着他的回答,鼻息浅浅的。

  谌冰莫名,感觉自己像是沦陷了。

  “你来。”

  简单两个字。

  谌冰坐电梯下楼,打车去地铁站,再买到其中的中转站,等着跟萧致汇合。

  四十多分钟,他在来往的人群中看到了高挑的身影。萧致拿着手机,行色匆匆,左右寻找着人,随即走到他身边。

  谌冰跟他重新买回程的票。

  夜较深,地铁上全是加班的打工人,满脸疲惫,放个座位就能睡着。

  萧致身上有淡淡的酒气,戴着口罩,因为醉意较容易犯困,在地铁的摇晃中将额头搭在谌冰肩膀。

  他穿了件干净的白T恤,锁骨清瘦,眼尾勾出一道淡淡的阴影,气质消去了平时的野和撩人,倒是安安静静的。

  “……”

  谌冰侧头看他。

  萧致睡着了,睡得很熟。

  地铁上大家各顾着自己,都不太注意别人。

  谌冰伸手,慢慢扣入他的五指。

  刚上出租车,许蓉的电话来了。

  “先回家了?”

  谌冰看了看到上车又睡的萧致,他长腿横放着,侵占了狭窄车间的大部分位置。谌冰说:“嗯。”

  “那你回去休息,我和你爸送送客人。”

  听到这句话,谌冰跟司机说话:“改一下目的地,去江景别墅。”

  别墅阿姨都睡了,没通知不会等着。

  谌冰带萧致进来,开门,开灯,让萧致洗漱后才准他上床:“睡吧。”

  谁知道,萧致现在反而精神了,坐上床沿撩开眼皮:“嗯?”

  谌冰:“不困了?”

  萧致不困,但酒也没太醒,状态有点儿燥热:“不困。”

  谌冰走近。

  萧致喝酒不上脸,神色如常,只能从眼底的晦暗分辨出情绪,几分散漫,几分失神,几分燥热,所以谌冰刚靠近,他直接伸手撩谌冰的衣服。

  “……”

  谌冰后退一步:“干什么?”

  萧致站起身。

  他高挑挺拔,逆着光线身影垂落,眼底跟着了火似的,修长的手指再次握住谌冰的手腕,力道说重不重,跟着过来就咬他的颈侧。

  谌冰垂眼:“……你真的。”

  还没说出句整话,耳畔,萧致的热息随着低音,一字一句极具缱绻:“想你。”

  朦朦胧胧。

  谌冰还抵着他的手,被推就,倒回在柔软的床铺上。

  被那寸高温一点点地碾压。

  明明是萧致的热度,逐渐传递到自己身上。

  很热,热得谌冰耳颈热红,渗出熟透的蜜桃色。

  身畔,萧致继续碾压。

  他下颌流汗,指尖抚过谌冰发烫的眉眼。

  声音带着笑意,极低,吹着热气。

  “好热……”

  不知道是哪里热。

  他顿了顿,声音嘶哑:“我们冰冰,化成水水了。”

  作者有话要说:冰冰什么地方热!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