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 115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15、第 11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15、第 115 章

  旁边教练打手势让萧致过去练车。

  他瞟了眼,不紧不慢地,继续跟谌冰说话:“怎么不喊了?”

  短暂的安静。

  谌冰心说我喊你马呢喊。

  教练叉着腰,手拿一瓶水吼出声:“帅哥搞快点儿!”

  “……”

  谌冰卷着漫画抵他锁骨,往外推:“快过去。”

  萧致侧头看了眼,懒洋洋走到了太阳底下。没两步回来,手指无意在谌冰指尖捏了捏:“走了,小瘟猫。”

  “……”

  萧致练完车时间还早。

  回来要给两斤买点儿营养品,去了附近的商圈大厦。宠物食品区在三楼,谌冰挑肉脯、水果干和维生素片,萧致去稍远的地方拿鱼油。

  谌冰拿了两瓶维生素对比,前方,萧致似乎跟人聊起来了。

  有个阿姨拿不到顶层的奶粉,萧致身材高挑,指尖扣住奶粉罐,轻松地取下来递给她。

  阿姨穿西装黑裙,头发挽得精致,她拿着奶粉,笑问:“刚毕业放暑假吗?”

  萧致散漫应声:“对。”

  “高考怎么样啊?我有个侄儿跟你差不多大,也今年高考。”阿姨有一搭没一搭闲聊,指他手里的鱼油,“养的什么狗?”

  “柯基。”

  “这个牌子的鱼油太贵,吃了还掉毛。不如这个牌子,我家乖乖也在吃。”

  萧致跟她过去拿了一瓶。

  本来以为是买东西遇到陌生人,随□□流两句,没想到阿姨满脸带笑地打量他:“狗是你自己养的?”

  “嗯。”

  “养宠物不容易,你买这么多东西,看得出来很上心了。”她话锋一转,“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暑假找个兼职?给狗狗挣点伙食钱?”

  “……”

  萧致抬眼。

  他指间转着瓶子,唇角弯着弧度,莫名笑了。

  “敢情话真在这儿。”

  从刚才她找话题聊天起,萧致就预感。

  这阿姨妆容清淡成熟,眉眼犀利,一看就是职场纵横多年的女性,性格又开朗,如果不是有什么利益关系,是不会随便驻足停留的。

  阿姨也笑了,道明来意:“我是模特公司的经纪人,叫余璐。刚在门口注意到你的外在条件,情不自禁跟了过来。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到我们公司了解一下。”

  “是吗。”

  萧致声音不冷不淡,暂时没发表看法。

  不过他放下瓶子,侧头看了看余璐,眉眼拢在阴影里,话里顺着她有别的意味:“您看我能吃这碗饭?”

  余璐笑道:“太能了!今天遇到你很幸运!”

  萧致点头:“过奖了。”

  旁边,谌冰选好东西,看这俩人聊天聊得太久,以为发生了什么。他过来。

  余璐递给萧致一张名片:“随时联系我。”

  萧致细长的手指夹过名片,看了眼:“行。”

  余璐礼貌地朝谌冰微笑,放下手里的奶粉罐,转身离开。

  萧致继续看名片。

  谌冰不知道他俩聊天的内容,心里有种微妙的不适感,开口:“谁?”

  话里明显不悦。

  萧致侧头,跟谌冰对上视线。

  本来打算直说,但被谌冰眉眼的凉意带偏,没忍住笑了笑:“一个有钱阿姨。”

  谌冰:“……”

  萧致夹着名片,随意翻转了一圈,特别闲:“阿姨给我提供了一种大额来钱的方法。”

  谌冰:“……”

  “让我如果愿意的话,就联系她。”

  谌冰眯着眼,直视他。知道萧致这人特别爱加戏,没什么事儿都能说成像有惊天大隐情,目的是吸引谌冰的注意。

  谌冰完全不配合表演:“说人话。”

  “……”

  萧致抿了下唇,递过名片。

  谌冰接过。

  公司不在附近,在热闹的市中心。那边有产业孵化园,大公司小公司扎堆,人员流动非常大,给全市贡献了相当大比例的GDP。

  谌冰搜索公司,意外地发现没那么野鸡,似乎业内小有名气。

  “你去吗?”放下心,谌冰问。

  萧致拎着狗儿子的零食结账,脸上没什么情绪,抬了抬眉:“可以试试。”

  谌冰:“试试?”

  “钱,能搞一点儿是一点儿,反正暑假也是闲。”

  “……”

  谌冰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袋子。

  萧致跟很多人的不同在于,他什么都敢去试一试,什么都敢去闯一闯,对从未驻足的领域毫无任何畏惧和怯懦,他自信,沉稳,大方自若,面对镜头毫不慌张。从来只有他骚别人,没有人骚他。

  ——就,典型的外放性人格,跟谌冰不一样。

  他有意向,谌冰更没意见:“行,去干干,看看合不合适。”

  拎着东西回到了家里。

  萧致准备直播,今天换谌冰做饭。

  谌冰厨房炒好菜,出来放好碗筷,闲的没事儿点进他直播间,发现萧致又在被喷。

  赢了看黑丝:[厂男今天上班了?]

  惊雷:[这张脸去颜值区骚行吗?我他妈看个游戏直播,弹幕被老公全部刷屏。]

  风云莫测:[有内味儿了。人气这么高,不知道为啥大家都喜欢看装逼厂男。]

  “……”

  萧致被喷,基本操作。

  他这张脸长得,是除了亲近的人知根知底,一般男人会被胎生差距气到直接跳脚的程度。

  直播间又他妈开始吵架。

  萧致瞟了眼,微不可查地磨了磨牙,垂眼继续玩游戏,没说话。

  弹幕乌烟瘴气。

  love冰的下颌线:[叼你妈的爱看看不看滚!]

  智子疑邻:[厂男装你马呢装?有这颜值去搞富婆不香?在游戏区跟人抢饭吃。]

  今日取你首级:[吃相难看。]

  fghj:[吃相难看。]

  傻逼真多:[吃相难看你妈呢吃相?就那几个死肥宅操作有他好吗你就在这儿逼逼,某些人酸得牙快掉了,人家就是18岁学习好颜值高打游戏还牛逼关你他妈屁事啊?]

  “……”

  场面非常混乱。

  萧致等待重新开局的间隙瞟了眼弹幕内容。反正都在说他颜值高,看样子家里还有钱,还来干直播行业跟人抢饭碗,让人甚是生气。

  萧致眼皮掠低,手指扣着鼠标扒拉了几秒,似乎在打字。

  谌冰闻到炖锅沸腾的声音,进去揭锅,盛了一碗汤。

  出来,就听见萧致在哪儿地说话。

  “解释一下,没进过厂,确实高中刚毕业。”

  “既然你们有疑问,那我就一次性说清楚。”

  “对象身体不好,家里还养了条狗,所以得搞直播多赚一点儿钱——给对象一个更好的家,我就这么个朴素的愿望,这也是我在这儿挨喷还没甩键盘走人的原因。”

  “大家都不容易,有这吵架的功夫,不如给你爸妈打个电话,确认是否健在。”

  萧致话里非常地客气,礼貌,克制,但眼底压着点儿阴郁,明显情绪不佳。

  “……”

  谌冰注意到直播间的标题。

  不是以前的什么“国服李白单排十八连胜!荣耀冲分2000!单排101星!”

  而是换成了非常简单的一句话。

  ——【新的煲汤锅,两斤的口水搭。】

  弹幕这下气氛融洽了不少。

  左手牵右手:[哈哈哈哈这是直播为小家庭添砖加瓦吗?]

  flower:[love冰放心飞,改天把你love的冰冰拉到直播间给我们康康!]

  云朵朵:[头一次看到赚钱这么有计划的主播哈哈哈哈]

  “……”

  萧致关了电脑。

  谌冰说:“吃饭了。”

  萧致走近,拉开椅子坐下,拿出手机打开了食谱APP。

  因为谌冰有些东西不能吃,平时又挑食,某几样吃一两次就厌倦了,所以还得变着法儿地想每天的菜谱。

  萧致垂眼看手机,在备忘录记下周的食谱:“早上煮玉米,鱼肉粥,笋片炒肉……”

  谌冰拿筷子扒拉着碗。

  萧致自己吃饭随意,早餐一般到楼下店里吃,午饭以前也点点外卖就算了。但谌冰很多东西都吃不了,忌口多,下餐馆稍不注意吃了多的东西身体就不舒服,吃食堂都要注意。

  萧致不算耐性很好的人,但现在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给谌冰做饭,中午晚上,风雨无阻。谌冰的禁忌和药品他记得比本人都清楚。

  “明天我去公司看看,你去不去?”萧致问。

  谌冰随意道:“我不去,懒得动。”

  “行。”

  萧致吃完放下了筷子:“我一会儿跟余姐聊聊。”

  吃完饭,出去遛狗。

  他俩沿着一条街走了大半个小时,人没事儿,狗累了,必须趴在谌冰怀里要抱抱才肯喘口气那种。

  两斤就蹲路边不动,两条腿扒着地,冲谌冰扬脑袋吐舌头。

  “这狗随你,”萧致抱它,它还不肯,叼着谌冰的鞋带直啃。

  萧致:“走了?”

  “……”

  两斤拼命往谌冰小腿处拱。

  “丑东西,”萧致嗤笑,掠低眼皮,“就仗着冰冰喜欢你。”

  话里的意思有些争风吃醋。

  “……”

  谌冰看他一眼,将两斤抱进了怀里。

  刚买两斤,现在三斤多,抱怀里咧着嘴,特别开心,像一坨黄色毛毛球。

  萧致多看了它两眼,伸手,跟谌冰说:“让我抱。”

  “……”他纯属逗狗来着,把两斤逗得张嘴呼哧呼哧直喘,极度兴奋,在谌冰怀里乱跳。

  谌冰烦了:“干什么?”

  萧致:“我抱,我不嫌烦。”

  谌冰直视他:“我嫌你烦。”

  “……”

  街边光影黯淡,萧致站在树底下的阴影里,看着谌冰似笑非笑:“你再说一遍。”

  “……”

  谌冰唇角上扬,没说话。

  到楼底,谌冰想喝瓶冰酸奶,回头示意萧致:“去给我买瓶酸奶。”

  萧致往路边一站,懒洋洋的:“不太好吧。”

  谌冰:“嗯?”

  “刚才你说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谌冰唇角笑意加深:“你去。”

  “你先回忆一下你刚才说了什么。”

  谌冰抱着狗,和他对视。

  萧致眉眼被细碎的阴影涂抹,眼皮掠低,逆着光线看不清脸:“来,跟我重复一遍。”

  怀里两斤趴着都快睡着了。

  谌冰抿了下唇,只好说:“我刚才说什么了?”

  萧致:“你自己想想。”

  谌冰:“我不就说我喜欢你?”

  “……”

  短暂的安静。

  萧致唇角浅淡的弧度加深,情绪还是轻描淡写,不过没说一句废话,调头去旁边的超市:“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就好。”

  谌冰等他出来。

  刚到家放下两斤,安置在狗窝。

  萧致站旁边看他,手里拎着那瓶酸奶。谌冰安置好后回头准备拿,但萧致细长的指间却扣得很紧,不紧不慢地撩拨他。

  谌冰想说话,被他手臂环腰,往前掂了一掂。

  贴近搂紧。

  微烫的气息拂过鼻尖。萧致声音低:“想喝啊?”

  谌冰抵着墙。

  “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

  “说啊?”萧致轻声催促。

  谌冰抵着他,话在喉头,被勾了半天终于出声。

  话音刚落,就被萧致侧头咬住了唇瓣。

  跟着往床铺带,T恤下摆被扣住上拽,随即散落在床头的椅子。

  刚一靠近,浑身都像被点燃了,温度上升。

  ……

  清晨空气有点儿凉,半夜关了空调,房间闷热。

  谌冰头搭在枕头里,半睡半醒,察觉到身侧的被子掀开。

  萧致走近打开了窗户,凉风透进来。

  谌冰问:“几点?”

  “六点二十。”

  “……”

  谌冰思绪模糊,觉得这是个熟悉的时间点,但现在已经非常陌生了。

  他闭着眼没动静。

  萧致穿衣服,指尖勾着领口将衣服拽的更齐整:“我去做饭,一会儿放锅里温着,就出门。”

  “……”

  谌冰双目紧闭,还有点儿没缓过来,属于累了之后的熟睡。

  谌冰觉得身旁有些冷。

  他撩开眼皮,往萧致那边看了一眼。

  想开口,但困得说不出话。

  再一会儿萧致做好饭,进门,坐下在他颈侧亲了亲:“我出门了?”

  谌冰:“嗯。”

  “中午没回来你就自己吃,下午肯定回来。”

  “嗯。”

  萧致垂眼,莫名笑了下,再亲亲他:“你好好睡。”

  耳边趋于安静。

  谌冰再醒过来,空调重新开了,温度正好合适。

  椅子上放着萧致换下来的衣服,充满了生活气息。

  谌冰闭了闭眼,再睁开。

  以前总跟萧致待在一起还不觉得,现在才发现,他不在时家里竟然这么空阔。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