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 11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1、第 1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1、第 11 章

  萧致从兜里拿出钥匙,开门往里走。

  谌冰没明白这话,追问:“不要,什么意思?”

  “没事儿,你就当她——”

  话说到一半,萧致打开灯,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别人。

  一个体态偏胖的中年妇女,穿件颜色发亮的深绿色薄纱针织小长裙,大马路上随处可见的阿姨款,头发顺顺溜溜梳到后脑勺,打开冰箱正往里面放什么。

  萧致开口:“王姨?”

  萧若溜下来,迅速跑到她身边,从袋子里取出一只橘子剥皮:“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

  谌冰四下打量。

  两室一厅的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墙壁是没贴墙纸的白刷粉墙,感觉像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单位分到的干部房,占地最大的餐桌也就一张朴素的小桌板。

  这地方,贼进来可能还瞧不上。

  “给你们带了点吃的!看看你们冰箱啊,空的像家里没活人。”王姨边放下塑料袋,回头注意到了谌冰。

  她怔了一秒。看清她的脸,谌冰也怔住了。

  王月秋露出笑:“小冰少爷。”

  谌冰点头:“王阿姨。”

  “有一两年没见面了吧,没想到你还记得小致,专门来找他玩儿。”王月秋招呼他坐,“今天星期几?你不上课吗?”

  谌冰舔了下唇:“我转到九中了。”

  王月秋满脸惊讶,在她认知中谌冰学习好得不得了,高中读全市最好的一中,前途不可限量。为什么会来九中呢?

  思索半晌,她只能提出唯一符合认知的疑问:“你家,公司也倒了?出事了啊?”

  “……”

  谌冰:“不是,我就是来找萧致,想跟他一起上学。”

  旁边,萧致从柜子里翻出消毒水和药剂,查看萧若的伤势,听见这句话手指停顿了一秒。

  “一起上学?”王月秋不相信谁会放弃前途,就为句简单的和他一起上学。但不方便多问,点头,“好,我记得当初你们关系可好了,我还在说啊,要是有空你俩还可以约着一块儿玩。但是就怕……”

  就怕什么……

  王月秋笑意隐晦。

  气氛有点儿沉默,谌冰应付了几句,到萧致身旁拎了拎校裤蹲下。

  萧若边啃苹果边由着萧致给她手腕擦洗伤口,还有心思瞪谌冰。

  谌冰看中年女人进了厨房,才低声问:“你跟王阿姨住一起?”

  “没,这是她的房子。偶尔过来看看。”

  谌冰嗯声,算明白了。王阿姨当初在萧家当了好几年保姆,别墅被抵押后萧致无家可归,估计就跟着她走了。

  清理完伤口,萧致又从柜子里翻出一罐针线盒。

  “……”

  谌冰没想到时隔不久他的生存技能已更新换代,“还有你不会的吗?”

  萧致说:“学习不会。”

  谌冰无话可说,半晌道:“兄弟,你路走窄了。”

  “……”

  校服不像其他衣服坏了就扔,缝好了以后得继续穿。萧致穿针引线,谌冰看的心情复杂。

  手艺倒是还不错。

  萧致缝完了给校服丢旁边,拿梳子喊人:“萧若,过来。”

  “来了。”

  萧若丢掉苹果核,搬来凳子,乖乖坐在镜子前。

  “头发打结了,先梳顺。”萧致点了根烟叼着,“她们打你不会跑?”

  “我跑了,但跑不过她哥哥!”

  萧致静了几秒:“这次又为什么事?”

  萧若自己边脱皮筋,边说:“画室老师夸我了,没夸她,出来就骂我。”

  小姑娘现在已经不哭了,端坐在椅子上,像一朵瘦小的蘑菇,特别招人心疼。

  萧致拿梳子梳打结的头发,手停了几秒。

  能感觉出对方打架很用力,拽的眼前的头皮泛红。

  太草了。

  萧致叼了根烟,下颌因为不爽而小幅度咬合微动。他逆光的眉眼敛出几分晦暗,鼻梁削挺,五官的走势都偏硬朗,现在手里抓着一把柔软发黄的头发,轻手轻脚。

  谌冰觉得这场面说不出的诡异,又和谐。

  片刻,萧若抱着脑袋,尖声喊:“哥!”

  “嗯?”

  “烟灰掉我头上了,烫!”

  “……”

  萧致拿手拍了拍,“不好意思。”

  “……”

  谌冰想收回刚才对他的称赞。

  “到底怎么回事儿?”过了会儿谌冰问。

  “那女生跟她一起学美术,怀疑小男朋友喜欢她,处处针对。”萧致弯了下唇,“初中生,谈恋爱。”

  话很轻蔑。

  ——不过谌冰记得他说喜欢自己也是初中。

  萧致捏捏萧若耳朵:“不许早恋,听见没?”

  “……什么啊?”萧若满脸无辜,“我还是小朋友呢。”

  萧致笑了声,点头:“行,小朋友。”

  萧若梳完头,去了厨房。

  谌冰抬手看表:“现在回去上晚自习肯定迟到了,不过跟陆老师解释了应该没事。”

  萧致无所谓道:“你自己回去,晚自习我不上了。”

  谌冰:“?”

  对校霸来说逃课看心情,现在已经到家了,就懒得再回学校。

  萧致起身:“一起下楼,我去弄一下车。”

  谌冰忍了两秒:“晚自习说不上就不上?”

  “不然?”

  还不然。

  谌冰脸色有异,萧致补充了句:“反正在教室也睡觉。”

  意思是去不去教室都不学,多走几步路还亏了。

  谌冰沿楼道出来,被气得没脾气。在小学门口找到萧致的电瓶车,他问:“不要我送吧?”

  “那你是不是送到校门口也不进去?”

  萧致难得唇角有了弧度:“对,到校门也不进去。”

  “……”

  谌冰拿手机打车,思索他为什么能在陆为民面前无法无天。白色奥迪停在街头,谌冰打开了车门,想起什么回头:“加不加好友?”

  短暂的安静。

  闹到现在还没加好友,问起这个话题,天色昏暗,萧致垂头思索了几秒,刚才和谐的气氛顿时变成了僵冷。

  萧致挑眉,直接道:“不加。”

  “……”

  隔了几米的距离,谌冰手指搭着车门:“你至不至于?”

  萧致真笑了,重逢后头一次冲谌冰笑,但眼里一点意思都没有。

  “你怎么会懂我在想什么?”

  这三节晚自习是数学。

  谌冰回到教室,一问,文伟已经跟老师解释过了。

  年轻老师拿了练习册闭着眼睛讲,平时让做题都没人做,讲题自然也没人听。底下聊天的聊天,打游戏的打游戏,只有年轻老师偶尔翻一下白眼,说:“安静。”

  给面子地安静两秒钟,接着吵。

  文伟刚想问问谌冰今晚火急火燎骑电瓶车走了是什么意思,却发现谌冰看了两秒试卷后合上,从兜里摸出了手机。

  隔了整整两三排的距离,只能看见谌冰飞快掠动指尖敲击,完全没在听课。

  文伟正好奇呢,手机上,萧致消息同时来了。

  萧致:【帮忙看看,陆为民在干什么。】

  文伟:【?】

  萧致:【赶紧去看。】

  文伟只能借去厕所之由,到办公室门外装作不经意一瞟。陆为民撑了展小台灯,正聚精会神批阅试卷。

  文伟:【他在阅卷。】

  萧致:【手机在桌上吗?】

  文伟:【没看见手机,但他现在左手压着计分表,右手捏红笔,表情甚是苦闷。】

  文伟没懂萧致突然问这几句话的内涵,下一秒,新消息来了。

  萧致:【操。】

  操完,萧致聊天框没再回复。

  文伟溜溜达达回教室,瞥了眼他的新晋男神。谌冰还在玩手机,但又时不时翻一翻语文书。

  同时,手指敲下几行字。

  hjkl:【哥哥,今天能陪我学《离骚》吗?】

  萧z:【我是个游戏陪玩。】

  hjkl:【我知道的,但我这段时间应该都玩不了游戏,到周末放假才行。】

  萧z;【那就周末找我。】

  萧致语气非常冷淡。

  谌冰看讲台上的数学老师,他没跟其他老师似的把谌冰当唯一精神寄托,上课不寻求眼神共鸣,所以谌冰尚有余力。

  hjkl:【哥哥,陪我吧,我妈妈要检查聊天记录。】

  萧z:【操?】

  hjkl:【这条我会删除。】

  对面安静了四五秒。

  hjkl:【也就一个小时,我讲知识点,你偶尔回复就可以啦。】

  与其让他玩游戏上分,不如耳濡目染看看课文记诵。不能放弃任何人的学习梦想,即使没有兴趣,可以先学一个小时做起、再学一小时、再学一小时,逐渐加量直到完全纠正学习习惯,最终实现做大做强。

  谌冰现在非常耐心,而且冷静。

  猜测萧致正进行心理疏解,谌冰百无聊赖点进“love冰”主页,发现多了一条新的动态。

  发布时间时隔一年半,二十分钟前,也就是他拒绝加自己好友时——

  -不当舔狗[微笑.jpg

  -“我要把我高贵的自尊心证明给你看。”

  谌冰:“……”

  谌冰觉得这个逼是真他妈高贵。

  《离骚》这篇古文难度异常,不仅生僻字多,古今语法差异大,花里胡哨的意象和隐喻更是理解文意的重点难点。

  谌冰找到几条音频分享过去。

  hjkl:【多听,理解文意,会更方便背诵。】

  hjkl:【我们现在先听一遍朗读吧。】

  萧z:【……嗯。】

  音频长约8分钟,谌冰趁这8分钟补上笔记,生僻词解释,标注读音,回忆文中用典的意思,准备一会儿逐字逐句跟萧致讲解。

  八分钟后,谌冰戳了戳对方的聊天框。

  hjkl:【我也听完了,现在我们看词语解释。】

  谌冰等待对方的回复。

  但等了大概四五分钟,完全没动静。

  就这么莫名其妙直到这节晚自习下课,消息才晃晃悠悠回了新的。

  萧z:【不好意思。】

  萧z:【听音频过程中睡着了。】

  “……”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