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第 108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08、第 10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08、第 108 章

  手腕被抓握着扣入柔软的枕头,骨头磨得发疼。

  夜里灯光隐去,好像空气中漂浮的一叶舟,起起落落,被潮水渡送送至深处。

  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谌冰醒来时是清晨。

  窗外阳光照进房间,光线昏暗,萧致穿着白T恤坐椅子里翻一本书。他注意到谌冰醒了,走近:“起了?出门吃饭还是我现在做?”

  借着灯光,谌冰看清他肩周的牙印。

  “……”

  昨晚病歪歪地不怎么受的住,但又停不下来,谌冰没忍住搭着他颈侧用力咬。

  好像要不够似的,萧致忍了几个月解禁,附在他耳边说了几次还想继续,快忘了白天和黑夜。

  ……思及此,谌冰莫名又耳热。

  他掀开被子准备起身,刚动了动,牵连着腰身动势时,喉头没忍住发出声抽气——

  “操。”

  谌冰直视萧致,没忍住:“你他妈牲口吧?”

  “……”

  萧致垂眼,本来还吊儿郎当,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坐下侧头准备扶他的腰:“我看看?”

  谌冰打开他手:“没什么好看的。”

  算了。

  谌冰慢慢站起身,跟着到了卧室。

  萧致准备去厨房:“炒什么菜?”

  “你随便。”谌冰实在没精力说话,身体有些不方便。

  吃完饭要去趟学校考英语口语,只不过不计入高考分数,也不太重要。

  考完他跟萧致回寝室收拾东西。

  ——学校要求毕业生最好今晚之前搬走。

  谌冰帮不忙就坐萧致的书桌上,宽松的白T恤领口微敞,晃着腿看他收拾:“行李都放我这里?那房子我妈估计搬回去,但可以我俩住。”

  萧致折一件衬衫,语气模糊:“是吗。”

  谌冰听出话里的不乐意:“那你住王姨家?”

  萧致否认:“算了。”

  每到这个时候,话题就有些沉默。

  萧致从柜子里翻出瓶牛奶,抛给谌冰:“喝了?丢掉浪费。”

  谌冰在锡箔纸戳了个眼,抿了口。

  萧致眼睑薄,有种薄情的味道,他低头说:“我打算出去租房子。”

  租房子,也行。

  谌冰轻轻抬眉,问他:“你兜里还有多少钱?”

  “没钱了,”萧致递过手机,“住够一个月滚蛋,暑假找兼职。”

  谌冰饶有兴致:“那打算干什么?”

  “没想好。”

  谌冰闲的没事儿,站着说话不腰疼地给他出主意:“工地搬砖也不是不行,体验生活百态。”

  “嗯,好主意。”

  萧致完全没否认,他收书顺手抽出本教辅资料,侧头短暂地看了谌冰一眼:“凭我昨晚在你身上卖的力气,搬砖应该饿不死。”

  谌冰:“……”

  谌冰被牛奶哽住,咬着吸管,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萧致将无用的书丢到地上:“我打算开直播打游戏,不过初期应该挣不了什么钱,慢慢来走一步看一步。”

  谌冰不太熟悉这些,仔细打量萧致:“你露脸吗?”

  萧致:“嗯?”

  谌冰猜测:“露了可能看的人多一些。”

  “……”

  萧致收拾东西:“照你这话,我不如直接直播唱歌跳舞了。”

  谌冰想了想,觉得这个建议似乎更好:“你可以试试。”

  “……”

  萧致舔了舔牙槽,没跟他怄气。

  他现在确实要仔细思考挣钱的问题。

  “卡里还有两千二百七,先租房租一个月,这个月想想怎么搞钱。”萧致垂眼,指间从柜子内侧夹出一张照片。

  ——他跟萧若的合照。

  萧致看了一眼,指尖摩挲着照片一角,动作很快地夹进书页,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谌冰轻轻踢他小腿,闲闲地问:“挣不到钱怎么办?”

  毕竟他刚高中毕业,还没太接触过社会,又不知道赚钱的途经。

  萧致态度随意:“挣不到钱,我就吃软饭。”他抓住谌冰踢来踢去的小腿,攥在手心,“别烦啊,这儿收东西呢。”

  “……”

  他觉得烦,谌冰就跟小朋友似的,他越不耐心谌冰越来劲儿。

  谌冰再轻轻踢他,垂眼笑着:“就你这态度,还想吃软饭?”

  萧致笑了:“我打折平价卖,要不要?”

  “打折也不要。”

  “免费送呢?就每天管三顿饭。谌总,昨晚你也见识过了,我身体真的好。”

  “……”

  谌冰唇角笑意扩大,刚想接着怼,被萧致回头搂着后背一顿亲。唇齿缠绵,呼吸有些堵窒。

  直亲得他手臂失神地撑到了书桌,指尖不自觉攥紧。

  结束,萧致舔了舔他唇瓣:“我这儿忙得脚都快上来了还要应付你,能别烦了?”

  “……”

  谌冰动了动唇,默默无言。

  不要的书全扔楼底下,宿管阿姨会找人来收废品。除了两个行李箱也没别的东西,先放到谌冰家里,萧致开始找租房的APP。

  半晌,他放下手机:“下午去看房。”

  谌冰点头:“行。”

  地点离九中有一段距离,但离商业广场近,附近还挺热闹。一室一厅的房子,谌冰进去到阳台扫了一圈:“还不错。”

  萧致也觉得:“还行。”

  “租多久?”

  萧致说:“三个月,租到大学开学。”

  谌冰同意:“可以的。”

  老板娘心地善良,按理说应该押一付三,不过老板娘看了这俩的学生证,愿意按月份给。

  房间里家具都有,靠近阳台还有几盆多肉。萧致将行李箱推进来,站在房间里四下看了一周。

  谌冰在看他的手机余额。

  杨晚舟生活费给到18岁就不给了,萧致比较硬气,不卖惨也不问其他人要,所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人有钱,但谌冰知道他身上所剩无几。

  谌冰思考上午那个问题:“萧致。”

  “嗯?”他放完行李箱准备收拾房间。

  “你说找的工作,”谌冰漫无目的想了会儿,“能挣钱吗?”

  “能吧,现在赚钱很容易。”

  萧致到谌冰身旁坐下,翻了翻微信列表,“之前当陪玩儿认识一些老板,他们都有资源和人脉,等着,我发条动态。”

  说完,他指尖在屏幕点击快速打字。

  -[朋友们,现在高中毕业了,时间充足,有能挣钱的事儿就找我。]

  没几分钟,就有人来找他。

  程咬金:[白哥,现在还打游戏吗?]

  萧z:[打。]

  程咬金:[什么段位?]

  萧z:[掉钻石了应该。]

  程咬金:[那你先找找手感,有老板我叫你。]

  打游戏这一行的,都比较干脆,没空说废话,影响自己玩游戏的时间。

  萧致继续跟他聊。

  萧z:[你之前不是咬金很秀,想当主播?]

  程咬金:[妈呀,这玩意儿不赚钱,我直播间根本没人啊!]

  萧z:[是吗?]

  程咬金:[不仅不赚钱,我特么好不容易攒了粉丝,结果一露脸都掉光了,说我长得像出了痛苦面具!]

  “……”

  萧致笑了。

  边笑,边认真打字。

  萧z:[什么傻逼?]

  程咬金:[真尼玛傻!不过你要是想干我可以给你推荐工会。你打游戏厉害,英雄人气也高,刚开始说不定没我这么遇冷。]

  萧z:[那行。谢了,哥。]

  对面推过来一张名片。

  萧致点了申请好友:“生活不易,帅哥直播卖艺。”

  “……”谌冰好笑,担心别的,“是不是还得买设备?”

  “不知道平台提不提供。”萧致没接触过这个行业,之前当陪玩儿下个APP就能搞,现在却是实打实要开始挣辛苦钱。

  他到阳台上张望,眉眼被阳光泊着阴影,声音有些低:“要开始挣钱了。”

  萧致还是干干净净,俊朗冷峻,眉眼里的气质一如当年的矜骄。但他出身好,现在却没什么依靠,什么都得自己来。

  谌冰倒是心情不错,想想未来觉得眼前明亮:“开始搞钱了不好吗?自己靠自己生活。”

  萧致朝他笑了笑:“好啊。”他眼底那丝莫名的忧郁扫落,说,“劳动人民最光荣。”

  谌冰点了点头:“你是最棒的,相信你自己,什么都能办好。”

  萧致往前一步,抱住他,胸口有些烫。

  他的怀抱很紧,声音很低。

  “我什么都能办好。”

  这三年的风霜已经让萧致有些不一样了,不再是以前稍微不如意就叛逆的少爷,他声音比以前稳,呼吸比以前沉,必须开始承担自己的人生。

  谌冰觉得这很不错。

  不管以后的路好走不好走,但人生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哪怕以后过得难点儿,起步坎坷点儿,也没关系。

  只要努力,总可以实现想要的生活。

  他想了想,说:“我暑假也找点儿事做?”

  萧致下颌抵着他耳侧,蹭了蹭他柔软的头发,喉头滑动:“你想干嘛呢?”

  谌冰迟疑道:“我帮你打下手?”

  萧致嗤一声笑了:“给我端茶递水?对不起,我还嫌你身体弱,添水太慢。”

  “……”

  谌冰无语的间隙,被萧致亲了亲额头:“你坐旁边看我忙就好了。”他声音温柔,字句缱绻。

  “……”

  谌冰抬头,对上他的视线。

  萧致再亲亲他:“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幸运和快乐,这是最好的。”

  租来直播设备时萧致还不太会,他跟谌冰拿着说明书研究了几分钟,组装完毕。

  满地的空箱子和纸板,还没收拾好,萧致接到管坤的电话。

  “哪儿呢兄弟?”

  萧致到阳台往下瞟了眼:“你从第三栋楼进来,电梯十五层,第三间。”

  管坤:“来了来了。”

  没一会儿响起敲门声。

  又是轰隆隆一大帮人,文伟穿件花衬衫,戴着墨镜,手里拎鸡鸭鱼肉:“萧哥,恭喜今晚开业啊。”

  萧致不咸不淡应了声:“来得正好。”

  他指了指满屋的纸箱:“垃圾拿去丢了,谢谢。”

  文伟:“你!”

  他一边“你!”,一边默默开始扫地,收东西,像个男妈妈。

  公寓一室一厅,还有阳台。

  萧致七点钟得开播,所以这群爷们儿进屋第一件事是做饭。文伟跟管坤包圆了,就傅航坐在他书桌前的电脑旁左看右摸,“这是设备吗?”

  萧致:“嗯。”

  “这是打光的?”

  “对。”

  “哎,我先试试,”傅航随便开了镜头,刚怼着脸,他直接操了声,“这丑逼谁?”

  萧致淡淡地说:“不知道,你照照镜子看看是不是自己。”

  “……”

  “不是,我想说,”傅航拎着手机翻来覆去好几次,“这个还自带变丑功能吗?!!”

  萧致重新扳正被他怒拳拍错位的灯光:“也可能是你的脸不上镜。”

  傅航起身让位置给他:“萧哥你试试?”

  萧致:“我暂时不试了。”

  傅航:“为什么?”

  “怕出境差距惊人,”萧致若无其事道,“对你的打击太大。”

  “……”

  傅航直接给他竖大拇指:“真有你的。”

  晚上吃饭。

  高考结束后成绩出来前的这段时间是大部分毕业生最快乐的事,大家快乐得有点儿找不着北,喝酒喝得醉醺醺,吵得特别厉害。

  萧致比较保守,等到快七点,垂眼看了看手表:“我去工作了。”

  文伟起身大吼:“萧哥冲,冲他妈的!”

  “冲冲冲!”

  一群人激动得不行。

  萧致好笑,转身进了卧室,关上门。

  外面太吵,担心影响直播效果。

  他刚进去,文伟拿出手机:“那软件叫什么来着?”

  管坤说:“虎耳。”

  文伟:“好,我马上下载,点击进入帅哥直播间。”

  管坤:“我也下一个。”

  “我也!直接打投,送萧哥出道。”

  他们群情激愤。

  谌冰看了会儿,也拿出手机。他早下载了APP,点进去,萧致那会儿刚开播。

  刚开播还真没人。

  不过有推荐位,也有前辈一起直播,帮忙带带新人。

  文伟点开“love冰”的直播间:“我哥这儿怎么没人啊?”

  “没人正常,新手都这样。”

  文伟怔了怔:“那多尴尬,看我开他妈三个小号,把直播间气氛搞起来!”

  “……”

  谌冰对这阵仗相当意外。

  萧致刚开始没开摄像头,另一头那个程咬金哥哥在带他,向他仅有的粉丝介绍:“兄弟们,今天带个刚高考完的弟弟打游戏,他直播间的地址我下面挂着,可以去看看他,是个新人小兄弟,直播不易,大家多多支持。”

  萧致操作好,但刚开始不太说话,就顾着打游戏,不怎么吸引人。

  直播间引流来了几个人,好奇地探头探脑。

  我刀呢?:【没人,我是第一个吗?】

  你伟子哥:【欢迎好兄弟!给我们主播点波关注不迷路!】

  马萨卡:【好吓人,溜了溜了!】

  你伟子哥:【@马萨卡,亲兄弟!点波关注啊!】

  “……”

  谌冰没忍住看了他一眼。

  你航爷:【哇!帅哥这波操作6666!太秀了!】

  你航爷:【太秀了太秀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秀的操作!我愿称之为国服最强李白!】

  你航爷:【太细节了!太细节了!秀得我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手机!】

  “…………”

  谌冰没忍住,再抬头看了看疯狂打字控评的傅航。

  不知道是不是这俩的节奏带起来了,弹幕里陆陆续续开始。

  【确实秀。】

  【还行吧,比隔壁老刘强多了。】

  【这波确实可以。】

  谌冰指尖抚着屏幕,思考其中的运营关系,脸上没什么情绪:“这有用?”

  “有用。就算没用,至少也不能让萧哥在直播间晾着,那多尴尬?”

  “……”

  倒也是。

  谌冰垂眼看着手机屏幕,眉眼被灯光阴着,天生自带冷淡。

  半晌,他在经过仔细地思考之后,慎重地打下了一段字。

  love致:【打的真好。】

  love致:【加油。】

  love致:【会一直关注你的[笑/]。】

  “……”

  文伟扭头看他。

  谌冰发完有点儿忐忑,被目光所及,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中老年发言,不解:“怎么了?”

  “……不是,”文伟说,“你要实在不会渲染气氛复制我的文字也行,倒也不用勉为其难说这种话。”

  谌冰哑口无言:“是吗?”

  他思来想去,就静静在直播间接萧致的话。

  萧致总算开语音了:“这局只能打前期,对面阵容恶心。”

  love致:【那前期加油。】

  萧致:“射手干嘛呢?兵线不吃跑来吃我野,好像有那个大病。”

  love致:【好奇怪,有点过分了。】

  萧致:“辅助跟经济最高的,射手起不来了,跟我。”

  love致:【你经济真的好高。】

  萧致压根没看评论区,一心一意玩游戏。

  等这波推到对面高地,打赢了,他无意瞥了眼直播间,才看到这个一直用无波无澜语气回复他的粉丝。

  love致:【上高地了。】

  love致:【刚才那个五杀不错。】

  love致:【队友真幸运,全程你带飞。】

  萧致:“……”

  安静了几秒。

  直播间传出萧致压低的声音:“等我会儿。”

  说完是摘耳麦的动静。

  再下一秒,萧致卧室门打开,高挑的身影走出,盯着正在疯狂搞气氛的一群人。

  萧致眉眼掠低,气质有点儿隐忍,沉沉地看着他们:“干嘛呢?”

  文伟摆了摆手:“哥哥放心飞,弟弟永相随。”

  傅航也说:“打理直播间这种事交给我这种粗人就好。”

  萧致没忍住抿唇:“真他妈给我逗笑了。”

  “这是好兄弟应该做的!”文伟乐呵呵道,“你回去继续播吧,其他事情交给我们。”

  大家干劲儿十足。

  萧致握着门把的修手指攥紧,似乎想说什么,但随即半眯着眼晃了晃头:“行,那我继续。”

  他关上门。

  直播间重新响起动静。

  萧致:“我回来了。”

  说完,视频左下角画面闪动,几经忽闪后露出被阴影涂抹的眉眼。鼻梁挺直,唇瓣犀挺,气质散漫沉倦,微垂的眼皮有种内敛的危险感,脸上没什么表情。

  萧致说:“开吧。”

  半秒,跟他一起开播那个程咬金直接一声“操”:“我靠,这特么谁啊?”

  萧致:“啊?”

  程咬金:“白哥你这是什么美颜特效?真好看!让我也开一个?”

  萧致好笑:“你让你妈在娘胎里给你开一个。”

  听到这句话,对面又安静。

  接着是一阵狂笑。

  程咬金:“操!我操!你特么这不是玩儿我吗?长这张脸跑来技术区开黑?兄弟!你真的搞我!”

  他边说,边跟直播间闹:“我靠,我长这么大都没跟帅哥说过话,靠!”

  他曲里拐弯地吼了好几句,突然,开始吼另外的内容:“我靠!我直播间热度直接降到一半!我操,哈哈哈哈,这他妈什么怪物!太牛了我的哥。”

  “……”

  确实,也就是那么半分钟一分钟,这边love冰的直播间热度被顶到二十多万,之前寥寥无几的评论开始疯狂刷新。

  老子给你一锭子:【我靠?这确定不是101在逃练习生?长这么帅?】

  不爱吃草莓:【我疯了我疯了我疯了我疯了!这是人类的颜值吗?】

  牛哥:【……这张脸,找富婆一定很容易吧?】

  微光:【向主播“love冰”赠送了深水鱼雷。】

  小新只有一条腿:【就是enmmmmm这个名字略为有点儿非主流了,不过电竞选手普遍学历不高智商不行是事实。】

  傻逼虎耳退钱:【你他妈电竞选手学历才不高!垃圾。】

  “……”

  直播间直接开始过年。

  文伟夹杂在人群中,疯狂地振臂高呼:【兄弟们记得点一波关注啊!】

  “……”

  谌冰看得有点儿意外。

  这个时代,流量的涌入只有一瞬间。

  萧致瞥了眼屏幕,他状态非常稳,细长的指节敲了敲屏幕,在跟咬金有一搭没一搭闲扯。

  程咬金:“兄弟你搞我啊!你这一露脸我这边观众全过去了!是不是改天得回我个深水鱼雷啊?不然完全对不起我今天的收益。”

  萧致:“回,但我们能不能先打游戏?”

  他有点儿冷淡地补充:“要输了。”

  程咬金:“……”

  直播间嘻嘻哈哈。

  小九九:【哥哥冷酷的样子我好爱!】

  咬金家里人:【没错,程狗早就该被收拾了!请你暴打他!】

  青菜不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谌冰盯着屏幕,心情复杂。

  萧致确实长得可以,之前的颜值传播范围在九中,但自拍照被人弄去网恋也不是一两次了。他眉眼简直标准的俊朗,说白了,真就薄唇细梁,眉眼深刻,随便一照就是能视频网站几十万赞那种网图,关键还是天然脸。

  ——但今天这阵仗他确实没见过。

  半晌。

  文伟诶了声:“操。”

  谌冰侧头。

  文伟指了指手机屏幕:“之前萧哥的分类不是‘技术主播’吗?”

  谌冰:“怎么了?”

  文伟再指了指标签:“现在改成‘颜值主播’了。”

  谌冰:“……”

  作者有话要说:萧致创业未半而中道出道。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