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 105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05、第 10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05、第 105 章

  谌冰看向另一侧,安静了片刻:“不说了。”

  萧致的话让他心里有些暖,但脸皮薄,不知道怎么回应。

  “嗯,不说了,”萧致给他拉好被子,“别多想。”

  谌冰轻轻扒拉他放在床沿的手。

  骨节分明,浮凸着青筋,看起来瘦削有力。

  谌冰挤入五指,扣紧后,蹭了蹭他的掌心。

  没多的话,萧致目视着他的视线却变得晦暗,拿起手背亲了一亲。

  谌冰不怎么说话,但肢体语言的感情蕴含丰富,现在很明显是,舍不得他、离不开他。

  还有点儿闹小脾气。

  萧致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下:“没事儿的。”

  谌冰垂眼,还有情绪似的,捏了捏萧致的指尖。

  就这么一个动作,萧致懂他的意思了,偏头,封住谌冰的唇齿。

  按着掌心,直亲到谌冰难忍地挣扎,萧致才松开,漆黑的眼底显出几分笑意。他每次欺负完谌冰后心情都很不错,看了看手机,说:“我要回学校了。”

  谌冰轻轻呼吸,侧头不看他:“你走吧。”

  “怎么?连句留我的话都没有?”萧致气定神闲,坐在床头,指尖有一搭没一搭解谌冰领口的纽扣。

  谌冰肤色白净,底下的瘦削锁骨蜿蜒至肩窝,非常的好看。

  他指尖抚摸颈侧,逐渐往下。

  “……”谌冰无语,“你快走吧。”

  “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萧致似笑非笑,“我走了你半夜不寂寞吗?”

  谌冰深吸口气:“滚!”

  萧致慢条斯理起身,重新看了看表,无所谓道:“行吧。”

  他不要谌冰送,开门前留下句:“你想早睡就睡,毕竟刚才的运动量对你来说还挺大。不睡的话——十点半给我打视频。”

  谌冰拉被子到鼻尖,没出声。

  萧致:“走了,明天见。”

  他轻轻掩上门。

  外面响起许蓉跟他说话的动静,萧致声音低,听不太清,不过很快消失了。

  谌冰准备睡觉。

  思绪却被刚才那句“第一次”侵占。

  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刚才在酒店的场景。虽然过程不太顺利,但萧致,没错,这个狗东西,和他身体的一部分,却是实实在在地触入了自己。

  “……”

  谌冰耳背开始发热。

  期间萧致怕他心理过不去这关,聊些有的没的,但两个人都心不在焉,完全无法抵御最感官的刺激。

  进来时谌冰有些不舒服,但觉得被填得好满。和萧致肌肤相亲、最紧密交合,那种感觉给他的心理愉悦,远远大于生理的不适。

  谌冰脸上没什么情绪,想了一会儿,往被子里缩得更深。

  ……确实是很想——

  跟萧致再待在一起。

  暑气逐渐兴盛。

  距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天气也越来越热,学校干脆消除了每周的一天假期,改为上晚自习,只放半天。

  起初还怨声载道,但所有声音逐渐消失了,忙着学习和高考。

  班上越来越多的同学课间继续学习,或者睡觉,教室里比以前安静了不少,随着倒数日越来越近,气氛越来越沉默。

  谌冰还跟往常一样来去学校,刷题,考试。

  考到后期都有些麻木了,不过谌冰经历过一次,还能游刃有余,没有太大的厌烦。

  倒是萧致偶尔晚自习刷题,刷了一整天,从十几页写到五六十页,闭着眼几乎睁不开,呼吸沉重,下课倒课桌上就睡,连话都少了很多。

  谌冰屈指敲了敲他桌面,说:“出去打会儿球。”

  “算了。”萧致话音疲惫,“还有张卷子。”

  “……”

  教室里追逐打闹。谌冰起身,拉他手腕:“走了。”

  “不去。”

  “叫你走了,别一直坐着。”谌冰再拽他手腕。

  萧致指尖撑着桌沿,推开椅子时“哗啦”一声响,身体有些沉重。他掠开眼皮瞟了谌冰一眼,眸子充着红血丝,摇摇欲坠地靠上谌冰的肩膀。

  谌冰没站稳,往旁边让了两步。

  萧致抱着他,鼻息沉沉,挠痒似的拂过颈侧。

  谌冰看他:“你站稳。”

  萧致:“站不稳了。”

  谌冰:“……这么累?”

  萧致:“嗯。”

  他往谌冰颈间轻蹭,鼻尖擦过去:“要吸吸冰宝才能好。”

  “……”

  萧致性格还挺黏的,可以算是接吻和拥抱狂魔,特别喜欢跟谌冰亲亲抱抱。

  大庭广众影响不好。

  谌冰推他:“别烦了,去操场打球休息一下。”

  萧致半闭着眼,散漫地点了点下颌。

  操场人不少,灯光微暗,高挑的身影在篮筐下来回奔跑,发出鞋底摩擦地面的尖锐的声响。距离高考只有几天,这些高一高二的不受影响,还是照常玩儿。

  萧致找到4班男生占的球场,走近,傅航喊了声:“萧哥?”

  萧致听见,懒得应,点了点头。

  谁知道傅航跟抽疯了似的,开始“萧哥!萧哥!萧哥!萧哥!”一直喊,喊得萧致耳朵都疼。

  他本来没精力说话,应是抬高音量,咬牙用力地道:“嗯!”

  傅航终于满意了:“大爷来玩儿啊?”

  萧致过去,文伟笑了笑:“哪阵大风给您刮来了?不在教室刷题,怎么出来打球。”

  管坤也跟着内涵:“这不好吧?”

  “……”

  萧致备战高考期间娱乐活动降到最低,除了跟谌冰偶尔出去吃饭,散步,看电影再过个节,全部时间都在学习。

  这不,代沟都出来了。

  萧致抬手照他脑袋给了一巴掌,接过篮球,隔着远远的投了出去。

  “哐当”一声响,篮球进框。

  文伟鼓掌:“宝刀未老啊萧哥!”

  “时隔三年,龙王归来?”

  “……”

  “傻逼。”萧致投完到稍远的位置站着,不想再继续,“你们玩儿。”

  操场上分为两队,对垒打球。这边文伟好不容易进个球,在操场学猩猩捶着胸到处跑,哀转久绝空谷传响。

  傅航快被他笑死,半跪在地疯狂用拳头捶水泥地,笑得一病不起。

  非常热闹。

  一群人完全意识不到即将毕业。

  萧致站树底阴影里看了会儿,不知道想到什么,眼底沉沉:“他们能考上大学?”

  “……”

  谌冰侧头。

  萧致若有所思地道:“这群傻逼,不会一考完就散了吧?”

  “……”

  谁知道呢。

  萧致后退一步,突然举起手,食指和拇指呈直角对准操场,取景框内后喉头滑出一声轻轻的“咔嚓”。他鼻梁犀挺,细长的手指正靠在眼前,微微后退半曲着腿。

  标准的拍摄的姿势。

  他没带手机,就这么拍了拍,手指框内是文伟被管坤拎着衣领往球场外拽,边发出阵阵惨叫。

  “OK。”萧致开口,有点儿像自言自语,“记下来了,刻骨铭心。”

  “……”

  谌冰侧头,见萧致举手转向自己。

  他小幅度地半闭左眼,唇角笑意不减,手指比拟的“相机”转向谌冰,似乎准备给他拍几张。

  夏风微凉,他调整姿势,似乎光线和阴影要精心设计,才能以最美好的瞬间,永远储存在他的回忆里。

  他出声,背后繁星明亮,拂过夏日的凉风。

  “咔——”

  “记下来了。”

  谌冰没挡住他的拍摄。

  不过也没多说别的。

  这几天天气晴朗,甚至有些燥热,老陆进了教室几次,提醒大家可以收掉课桌里的书本了,免得高考前一天放假不好不方便全部带回。

  晚自习,萧致整理试卷,从课桌旁堆的厚厚几大摞,再到教室旁用箱子装起来的教辅资料,放地上重叠一看,比半个人还高。

  萧致啧了声:“我真刷了这么多?”

  谌冰抽出一本,里面大部分做着笔记:“都写满了。”

  “那有点儿不知不觉。”

  谌冰莫名有些触动,问:“累不累?”

  “熬过了也还成,觉得累也觉得快乐。”

  萧致整理桌肚里的改错本,快两指厚的订装,整整六本。他瞟了眼直接丢地上:“拿出去扔,对我来说没用了。”

  “……”

  笔记写得很满,书皮都磨破了,卷出毛边,里面是贴着便利贴做的笔记。

  谌冰捡起来:“不一定非要扔,可以留下来当纪念。”

  “但是太沉了,不好拿。”

  谌冰侧头:“有车。”

  萧致停下动作,似懂非懂,瞥他:“你想要?”

  “……”被他明说,谌冰有些无语。

  不过他确实想留下这些东西。作为萧致努力过的证明,他舍不得丢,想完整保存下来。

  萧致翻其他笔记本单词本,垂眼笑了下:“你想要就要。”

  各科试卷整理,几摞几摞的,用文件袋和订书机分门别类装得特别仔细,分数从最开始的几十分到后面语文稳在110+,英语130、140,数学没低于140。

  萧致晃了晃试卷:“这些能不能扔?”

  谌冰抽出几张满分试卷和一张35分的卷子,说:“其他的丢了。”

  他俩慢慢整理。

  旁边文伟探头探脑:“收拾好了?”

  萧致:“没呢。”

  文伟扒拉扒拉他俩的试卷:“你俩咋写这么多?我感觉我就几张,好多作业写完就扔,从来没攒过。”

  萧致眼也没抬:“啊。”

  文伟转了转眼睛,明显居心不良,巴巴地道:“这么多东西,你们搬回家一定很吃力吧?”

  萧致总算看他一眼,简单地说了两个字。

  “有事?”

  “要不要全部交给我,我帮你们送到废品站或者垃圾桶。”文伟笑得像个铁憨憨,“这种粗活累活交给我这种粗人干,帅哥只要保持美感就好了。”

  萧致嗤声,直接拆穿他:“你他妈想干嘛呢?”

  被他一凶,文伟瞬间老实:“……哥,我想卖二手学霸笔记。”

  “卖给谁?”

  “我们学校高三毕业的女生。”

  “?毕业了买什么笔记?”

  “大家想留个帅哥的东西作纪念,几十年后回忆同学情,”文伟疯狂解释,“绝对没有想磕cp或者排解暗恋之情的意思!”

  “……”

  萧致转向他,无言地看了他两三秒,眉眼明显有几分隐忍。不过他没说,抽出物理复习大书叩完桌沿丢地上,直接让他滚蛋:“不卖。”

  顿了顿,再轻轻叩了叩桌面,声音慢条斯理。

  “我马上就拿去操场烧。”

  “……”

  作者有话要说:快高考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