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九只宝狐-唇舌之触与郁怒之欢_BL书阁
笔趣阁 > BL书阁 > 一百七十九只宝狐-唇舌之触与郁怒之欢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百七十九只宝狐-唇舌之触与郁怒之欢

  这样的身体接触粗鲁又突然,辛秘亲手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原本只是以此来动摇霍坚的理智,现在她赤裸的身体却全然失了阻挡。

  她被沉重的身体按在床褥之上,整个身体都沉沉陷进柔软床面,双手不管是攀附在他后颈还是挣扎着捉紧床单,都别扭得很。她闷闷地咬着唇,双腿撑着床面发力,想动一下身体。

  但双足才一使力,压在身上的男人就紧跟着嵌身而入,穿着轻薄亵裤的下身滚烫地贴着她赤裸小腹,强健有力的大腿使力一撬,就逼着她双腿分开,贴着还未被唤醒的软嫩花穴磨蹭。

  “嗯……”辛秘皱着鼻子,小腹有些僵硬的紧绷。

  但这份不适应的僵硬很快就被情欲蒸腾成了另一种味道,男人腿部肌肉温热强悍,透过薄薄一层布料熨烫着她含羞合拢的下身,稍微使些力气,她颤颤腿心嫩肉便被抵紧,白腻如玉的肌肤染上薄红。

  霍坚憋着怒气,力道很大,也不像往常欢爱时那样体贴温和,他闷头闷脑地啃咬身下神明的下颌嘴唇,连带着肩颈都吮得一片晶亮,辛秘嘴里想说什么都被他含着吞进肚子里,胡乱扭头也挣不开,反而让自己赤裸的胸乳摩擦在他结实胸膛上,乳尖盈盈充血,可怜巴巴地承受着一丝一丝的酥麻。

  腿心的挤压越来越重,霍坚喷在她面上的呼吸烫得惊人,辛秘有些难耐地张口喘息着,又被他恶狠狠地纠缠着舌头吻住,一点反抗都不允许。

  她眯着眼睛,双手无力地环绕着身上男人的颈项,双腿软颤地攀着他,像是一条软滑的蛇。

  柔软的花唇很快充血肿胀,小穴翕张着,逐渐渗出晶莹露珠,在他一次一次用力摩挲之下拉出丝线,原本娇羞藏着的小肉芽被硬生生地挤压按揉着,要命的酥麻感一点点弥漫开来,辛秘软软哼着,腰身随着他一次一次的顶撞颤抖着。

  他、他的裤子被打湿了……她咬着嘴唇乱想。

  原本就轻软的布料变湿之后更紧密地贴合着他的身体,两人的体温几乎亲密无间,他大腿之上柔韧崩起的筋络,在她花穴之上跳动着,软腻小肉核被挤压着越发红润,几乎被按着陷进肉里,又在他抽回腿时颤巍巍地挺立出来,充血红肿。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腰身款款摆动着,似是要躲避这样让人无法招架的快感,又好像在诱惑着他更用力地侵犯自己。

  她的花穴已经被完全打开了,两片湿漉漉的肉唇肿肿嘟起,晶莹的穴肉不满地翕张着,流出暧昧清亮液滴,连带着硬挺的小肉核也晶亮湿透,仿佛在诱人去吮一吮。

  辛秘被吻得喘不过气,霍坚粗喘着放开了她的舌尖,大发慈悲让她呼吸。他直起身子,看到她躺在床上颤抖的模样,凌乱颓散的黑发,酡红的美人面孔……她是仿佛与这丑陋世界剥离的美好,多么幸运他可以握住她,然而这份拥有又如此短暂。

  他闭了闭眼,额上汗珠滚落。

  罢了,便当是最后一次放纵吧。

  腿心被温热的口腔包裹,辛秘惊喘着,几乎尖叫出声,她双腿下意识地绞紧了男人的头颅,硬炸黑发刺得敏感大腿内侧发痛,她都感觉不到了。

  他很熟悉她的身体,一举一动都是她喜欢的,偏偏因为愤怒而带了些惩罚的味道,折磨得她泣音连连。

  不论是柔嫩花唇还是颤巍巍的小肉核都被含在唇内,用舌尖牙齿粗鲁玩弄,这里是她最敏感的娇弱之处,他咬一口,她就辗转着挣扎一下,又一点都逃不开,眼泪都急出来。

  “不、不许咬……”她小声命令,腰身一跳一跳地敏感,忽而因为他的猛然一吸而僵硬,小腹悬空。

  男人不肯听从,他也带着火气,口唇烫得快要将她融化,舌尖绷直了重重扫过小肉珠,又好似凌虐一般将那小可怜吸咬得东倒西歪,越来越肿,他就是要用牙咬,像品味什么精致小点似的,细细咬嚼。

  那可怜小肉粒哪经得住他这样刺激,辛秘很快就说不出话来了,嘴里哆哆嗦嗦地胡乱控诉着,舒服得眼睛都有点发虚,他咬一下腰身就弹一下,小穴翕张着喷出一丛丛水液,全都打在他的下巴上。

  确定她湿得很好,霍坚便直起了身体。

  原本被滚烫唇舌烘烤抚慰着下身的辛秘腿间忽然一凉,男人在她快要极致时抽身离开,就好像没有发现她越来越收紧的小穴、越来越战栗的双腿似的,辛秘睁开被生理性泪水模糊的双眼,不满地蜷起双腿,腿心湿淋淋的发冷。

  霍坚单手抽开腰间束带,那条绸裤倏地滑落,一边裤腿湿得滴水。

  但辛秘没空注意那些了。

  男人胯下的乌紫性器勃胀着翘起,因为怒火而更加粗硕,青筋搏动着,好像什么冤孽缠身的怪物,胀得骇人,顶端渗出热液。

  这怪物,急着想要闯进她的身体里,顶撞肆虐。

  辛秘眨巴着眼睛,有些畏缩地向后挪臀,花穴吐出一大股水液将床单浸得更湿。

  然而就连这一点点退缩都是不许的,霍坚面色沉沉,一言不发地膝行靠近她,单手提着她的脚踝,她整个人就被滑溜溜地抓了回来,双腿被打开到极限按在他肩上,还在敏感战栗的腿心吐着清液。

  才离开不久的灼热重新贴上了她的身体,霍坚喘着气,用自己鼓胀硬挺的性器头部抵着她的小肉核研磨,坚硬对上软嫩,辛秘被磨得呜呜直叫,想合拢腿又被他手肘按住,只能蹙着眉掉眼泪。

  他感知了她的痛苦,然后生气了。

  现在她好像被驯服的野兽咬住了后颈,泪眼朦胧地感受着这种甜蜜的折磨。

  下身一痛,辛秘呜咽出声,是他最为胀大的头部试探性地挤开紧咬肉穴,一点点入侵,若是平时,他会又哄又揉地让她放松酥软,可现在他气狠了,硬生生就要她容纳自己可怖性器。

  即使她已经流了很多水,两边大腿都是湿淋淋的,然而还未放松彻底的穴肉温吞吞地吸吮着对比来说过于粗硕的男子性器,花瓣可怜地战栗抽搐。

  他喘息着试了几次,听到她的痛哼,单指摸索着她红红翘着的小肉核,开始颇有技巧地按压。

  “啊……”她又流出眼泪,腰身一阵颤抖,内里的软肉媚得发酸。

  借着这阵意乱情迷,霍坚猛地用力,借着湿漉漉的花液撞进她的身体。

  下章还是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