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损友什么的,果然还是绝交吧_大学毕业,被青梅竹马拉去当声优
笔趣阁 > 大学毕业,被青梅竹马拉去当声优 > 441、损友什么的,果然还是绝交吧
字体:      护眼 关灯

441、损友什么的,果然还是绝交吧

  从京都回到东京后,荒村拓也的日子渐渐归于平静,要么就是被那几个女人围得团团转,要么就是坐在录音室里脑子里想着接下来两个多月一眼望不到边的工作唉声叹气,感慨运命对自己的戏弄。

  就这么过去了几天,时间来到了十一月二十一号。

  一个演播厅里,荒村拓也一个人坐在镜头前,低着头装模作样得翻着台本。

  这是《GANGANGA》的演播厅,这次的节目由他和许久未见的内田优马担任节目主持人,另外节目组还邀请了一位嘉宾——岛琦信长。

  翻了几页,荒村拓也实在看不下去了,把台本往桌子上一丢。

  这台本是谁写的?要真按照上面写的来,那这个节目真的还算是一个正经的声优节目么?整整好几页纸的背背山台词…写这台本的怕不是个腐女吧…

  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8点50分,节目开拍时间是在九点钟整,可荒村拓也到了现在也还是没有看到内田优马跟岛琦信长这两个人。

  他感觉有些新奇,他原本以为卡着节目开拍前二十分钟到已经非常晚了,没想到这两个家伙比他还过分。

  以他对他们的了解,稍微掐指算一算,这两个人十有八九还躺在新宿某个风俗店里,享受着漂亮小姐怀里的温暖…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他们两个迟到那这个节目就要延期,要是再晚一些估计还要改天录,这不是正好给了他一个摸鱼偷懒的机会么?

  可事实证明,这个世界是残酷的。

  时间到了,虽然内田优马和岛琦信长还是没有到场,但是节目组的导演依旧固执得决定开始录制。

  导演坐在摄像机的后面,对荒村拓也竖起一个大拇指,「荒村桑,加油!我对你有信心!」

  「…」荒村拓也靠在椅子靠背上,凝视着他。

  谢谢你啊,导演桑,这么愿意相信我…

  沉默了几秒钟,荒村拓也还是决定再最后挣扎一下,试图挽回这来之不易的偷懒摸鱼的机会。

  「导演桑,确定不再等等优马跟信长吗?」

  「哦,这个啊。」导演好像把那两个人忘了,「这个无所谓,反正这次节目的主体是你,你在就可以了。」

  「我?嘉宾不是信长么?」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重要的是你最红嘛,哪怕你就坐在这里自言自语九十分钟,这次节目的播放量都可以靠你那些女粉丝撑住了…」

  嘭!

  演播厅关掉的大门突然发出一声巨响。

  荒村拓也转头看了过去,「那是什么声音?」

  「咳咳!」导演清了清嗓子,提醒道:「荒村桑,先不要管这些,节目可以开始录制了。」

  「好吧…」

  「诸君,各就各位,预备…Action!开始录制!」

  摄像机的绿色指示灯亮起。

  「大家好Sipe…」荒村拓也伸出食指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弧形,「我是荒村拓也。」

  这动作是谁设计出来的…好幼稚…

  在心里吐槽了一番后,荒村拓也翻开台本,用没什么感情的声音读着上面的内容。

  「本节目由ガンガンGA、ガンガンOnline、YoungGANGAN、GA文库提供…」

  「…本期的GANGANGA就开始了…提供GANGANGA新情报的GANGANGA频道…这一期就由我和…」

  荒村拓也停顿了一下,用余光瞟了一下左边空着的位置。

  呵呵…还自称是自己的大亲友呢…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自言自语的大亲友…

  友情,真

  是一件玄妙的东西…

  他开始考虑绝交。

  「啊哈!」

  演播厅的大门被推开,内田优马与岛琦信长像猴子一样叫唤了两声,齐齐走到荒村拓也旁边,一屁股坐下。

  「大家好Sipe~还有我,内田优马!」

  「大家好Sipe~以及我,岛琦信长!」

  「三人共同组成的大亲友组合为大家服务!」

  刚才被那一声叫唤吓了一跳、导致差点把手边的水杯弄撒掉的荒村拓也看了他们两个一会儿,侧过头将目光投向导演。

  是你安排的,对吧?

  十级眼压,启动。

  导演被他那极具压迫感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如芒在背。

  于是乎,他将眼光朝岛琦信长和内田优马身上瞟了瞟。

  不是我,是他们两个,这事你可别赖我头上。

  荒村拓也收回目光,把水杯往外挪了十几公分。

  这人的话只能信一半,要知道业界的这些导演一个比一个丧心病狂,为了节目效果什么事都干得出,说不定这杯水就是他特意摆在这里的。

  所以,不得不防。

  「哟——这不是荒村大爷嘛——」内田优马枕着双手,满脸贱样。

  「是啊,荒村大爷怎么有空来参加节目了啊?」岛琦信长撑着脑袋,神态表情比之更甚。

  「…」荒村拓也撇了他们两个一眼,随后忽得合上了面前的台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确实没什么空,那我就先走了,你们两个加油。」

  「混蛋——!!!」

  内田优马跟岛琦信长红了眼,双双朝荒村拓也冲了过去,一个锁住他的脖子,一个抱住他的腰。

  「居然还想逃跑!?你觉得我们会让你如愿吗!?」

  「这次跑了是不是又要躲起来半个多月看不到人!」

  「咳咳…」荒村拓也被岛琦信长勒得有些喘不过气,「你们两个…最好…最好给我松开…」

  「绝不!」

  「不可能!」

  「你们最好考虑清楚…」

  「痴心妄想…」

  「白日做梦…」

  「啊——!!!」

  霎时间,岛琦信长和内田优马那犹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在演播厅内回荡…

  荒村拓也不留痕迹得收回刚才掐他们的手,云淡风轻得坐回到椅子上,说道:「我说过的,让你们最好考虑清楚。」

  岛琦信长跟内田优马揉着被掐的地方,疼得龇牙咧嘴。

  「哎哟…疼死我了…荒村你这家伙…下手也太狠了吧…都掐出印子了…」

  「你这混蛋是小女孩吗!居然用这招,太不讲武德了!阴险小人!」

  荒村拓也冷着眼望向他们,「你们两个搞偷袭就有武德?劝你们两个好自为之。」

  「另外。」他话头一顿,「信长,前几天在京都我又去了一趟本能寺,还有,优马,你又胖了。」

  咔擦擦…

  诸位,听啊,这是友情破碎的声音。

  「绝交!一定要绝交!」

  「马鹿野郎!从此以后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了!」

  岛琦信长和内田优马冲着荒村拓也大声嚷嚷。

  「是嘛。」荒村拓也回应的口吻毫不在意,甚至还喝了口水,「那我可要谢谢你们了,愿意放过我。」

  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