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拜师(上)_灵气复苏:我能重铸万物
笔趣阁 > 灵气复苏:我能重铸万物 > 第八十七章 拜师(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七章 拜师(上)

  接待厅大厅内。

  十余道人影或坐,或立,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互相低声议论。

  另一旁。

  苏北陆孤身一人坐在偏角木椅上,目光古怪地凝望着无量子离去的背影。

  此刻,他心中也是有些思绪纷起。

  气血如日这个境界,他早就达到了。

  当初重铸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铁布衫时,这门功法所显示的最后一条特性便是:气血如日。

  当时他只以为这个特性只是用来增强自身气血。

  再加上被前面几个实质性的特性所吸引。

  所以并没有在意,放在心上。

  可刚才听到无量子临走那道嘟囔声,他这才明白气血如日代表什么含义。

  “无量子一辈子才见过一人达到此境界,那岂不是我是个天才?”苏北陆抿了抿嘴唇,不由轻笑一声。

  他这般想法倒也没有问题。

  重铸器乃是随着附体重生而来,自然也算是自身的一部分。

  所以说自身武道天赋顶尖,倒也合适。

  想到此,苏北陆嘴角微微上扬,神色有些欣喜。

  看到这一次拜入这位名誉六阶的武道高手门下,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至于说自身资质如何解释。

  苏北陆并没有多想。

  自从选择在天宫内晋升定阶时,他便想好了,不再继续隐藏。

  而是要将自己塑造为一个天才。

  只有地位高了,才能接触的更多,才有更多的资源来快速提升自身实力,

  就如同妹妹苏南兮般,拜入泗水江家那位六阶光属灵者门下,仅仅一夜间便突破至二阶。

  而且还十分轻松的为自己讨来一个遗迹内定名额。

  这一切都让苏北陆愈发觉得地位的重要性。

  修炼一途。

  财侣法地。

  仅仅依靠他一个人累死累活般的寻找,实力提升速度肯定比不上拜入一位好师傅门下。

  更何况,如今并不是在天宫定阶,他只是前来拜师学习武道。

  若是对方问起,大不了将一切原因推到自身武道天赋上面。

  以脑海中重铸器的神异,恐怕仍由对方如何检查,也查不到他有重铸器存在。

  并且天赋这东西,想查也无迹可寻。

  而且有重铸器在,几乎所有功法都可以轻松学会,也不用担心日后会暴露。

  心中快速做好打算后,苏北陆轻轻伸了个懒腰,心情大好。

  他目光扫了眼大厅内其余众人,轻轻摇了摇头,眼中有些莫名之色。

  这次注定了,只有他一人会成功拜入。

  *

  天地门,养心阁。

  “二十四岁,异种雷源,只用十余天,从普通人提升到二阶?”

  穹隆听着身后自家师弟的吹捧,不由轻笑一声。

  他缓缓转过身来,目光望向身后站立的无量子。

  一身天蓝色道袍下摆轻轻摆动,上面用金线绣着一幅幅金色云图。

  此刻随着摆动,云图愈发栩栩如生。

  “那又如何?这个年纪不入气血如日,就算收了又能怎样,还不是浪费光阴。”

  穹隆收回目光,盘膝坐在蒲团之上,轻轻端起一杯浓茶,抿了一口。

  从当年天地灵气复苏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位能觉醒气血如日的人。

  唯一收的一位武道天赋极佳的徒弟清源。

  如今已经而立之年,但也是卡在门外不得入内。

  所以他也已经放弃了继续收徒的念头。

  也不是不想收,而是找不到合适的人。

  “师兄,十余天晋升至二阶,说明此人生命源质提升速度还算上佳,说不定已经达到门槛了。”

  另一旁,无量子上前几步,也是坐在另外一张蒲团上,继续劝说。

  “而且师兄,我也仔细观察过了,此人对于武道也是十分热忱,您可以去看一下,万一呢?”

  他倒是希望师兄能够收此人为徒。

  那怕只是个记名弟子也行。

  这样子一来那柄血玉长剑,他也就有理由拿到手里了。

  “二十四岁,即将达到气血如日境界?吹牛逼呢?你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不信?”穹隆神色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年以他那般天赋资质,突破武道气血如日境界时,也是在三十岁,而立之年才堪堪突破的。

  后来又服用了师尊留下来的宝丹,这才使得自身武道再进一步。

  如今说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即将达到气血如日门槛,他肯定不会相信。

  “这天下这么广,人才济济,谁说的定呢?”无量子耸了耸肩,伸手将面前浓茶一饮而尽。

  他这位师兄几十年都未出过天地门了,就算是有那种武道天赋绝佳的人,恐怕也错过了。

  “你今天如此上心于劝我收徒?”身旁穹隆忽地抬起头来,答非所问。

  听到这话,无量子眉头一挑,讪讪一笑,连忙开口解释,“我这不是担心咱天地门的武道传承么?”

  闻言,穹隆似笑非笑地瞥了眼无量子一眼,黑白分明的眼中满是打趣。

  自家师弟是什么习性,他可是明白的一清二楚。

  “说吧,你收了人家什么东西,值得你如此卖力说服我。”穹隆放下茶杯,随口询问了一句。

  “额....”

  无量子下意识摸了摸鼻子,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俄而。

  “也没收什么贵重的东西,就只是一柄血玉兵器罢了。”

  他摆了摆手,不为在意的应了句。

  “原来如此。”穹隆轻笑一声。

  但下一刻,他笑容瞬间收敛。

  “五万功勋,我收那人为徒。”

  “五万?”无量子顿时跳脚站起来,“师兄,你这不是趁火打劫么?”

  那柄血玉长剑,他卖出去也就顶多五万功勋。

  可一旁,穹隆却是面容如常,目光平静地望着自家师弟。

  良久后。

  “最多一万!”无量子咬着牙沉声开口。

  “看来你诚心不足啊。”穹隆缓缓开口。

  “三万!”无量子深吸口气,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成交!”穹隆微微一笑,直接一口答应。

  功勋值什么的他根本不缺,也不在乎。

  之所以这般,只是为了满足自身恶趣味罢了。

  许久没有欺负自家师弟,颇有些怀念。

  而一旁,看到自家师兄当场答应下来,无量子顿时眼前一黑。

  他知道自己又被坑了。

  “他奶奶的,早知道就说两万了。”他低声嘟囔了一句,心中满是懊悔。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