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斩杀(下)_灵气复苏:我能重铸万物
笔趣阁 > 灵气复苏:我能重铸万物 > 第二百零八章 斩杀(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零八章 斩杀(下)

  【请支持正版阅读,依旧是老时间上传正式章节】

  天色渐渐变暗。

  随着临近,那片灯火通明之地慢慢清晰的浮现在陆难眼前,可以看到那是一处被巨大褐色石墙围起来的屋舍。

  虽说范围不是很大,只有约莫数百丈的样子,但是在陆难眼中,这里却让他感到无比温馨,隐隐的从石墙内传出阵阵欢声笑语,似乎是有许多人聚集在一起。

  部落的大门是由黑色的巨木组成的,这种巨木被森林中一种植物汁液浸泡,甚是牢固,褐色石墙表面也被这种汁液覆盖,使得石墙表面光滑无比,寻常野兽根本不可能攀爬上来。

  傍晚部落大门不会随意开启,以防止林中野兽袭击,在石墙上面此刻正有几个魁梧壮汉,目光森严的盯着四周,当看到不远处跑来的陆难时,这几个壮汉都咧嘴一笑。

  “小陆难,又出去了啊?”

  “看起来今天收获不错啊!”

  “还可以,先拉我上去吧!”陆难得意的拍了拍腰间的鹿腿,快步跑到石墙下面,大声的喊着。

  话音一落,一根碗口粗细的绳子从石墙高处垂下,陆难一把抓住绳子扯了扯,顿时绳子上方传来一股拉力,借此力量,几个呼吸间陆难便攀上了了石墙顶端,看到了那几个巡逻的汉子后笑了笑,便从一旁楼梯走了下去。

  “这娃儿从小胆量就不错,这般年龄就敢一个人去牧原林间狩猎!”

  “再过几日后,就是他们这一辈娃娃启灵了,就看他启灵祭祀能不能得到修炼口诀了,成为启灵巫士了!”几个壮汉看着远去的陆难身影,互相讨论着。

  陆难进入到了部落里,朝着不远处篝火处跑去,很快就看见了篝火旁聚集的许多欢歌载舞的族人。

  篝火外,一名身子魁梧,但只有一只手臂的汉子,正坐在一块枯木上面,在认真的烤肉,其旁边已经摆放着许多已经烤的流油的肉块,散发着阵阵香气。

  陆难穿过人群,挤到那名壮汉旁边,蹲下身子,将腰间两根鹿腿肉递给那汉子。

  “南御阿叔,帮给我烤下这个鹿腿,可以不?”陆难朝着那汉子笑了笑。

  “小陆难啊,又去林中打猎了啊,看起来今天收获不错啊!”听到陆难的声音,壮汉侧头笑着看了眼陆难手中的鹿腿,顺手接了过来。

  “今天运气不错,小白抓到一只鹿!阿叔,我先去忙下,等会过来取啊!”临走前,陆难从其旁边抓起一块香气四溢的肉块,一边咬着,一边朝着人群外面挤出去。

  在距离篝火不远处,一位穿着黑色衣衫的老者坐在一块枯木上,那老者白发苍苍,下巴处长长的白须编成一根小辫,看起来都极为苍老,但双目确实颇有神韵,旁人看之一眼,就会不由自觉陷入其中。

  此刻,老者周围正有四五位族人围着,他正在倾听旁边一个汉子说话,周围剩余的人均是神色严肃。

  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陆难,老者脸上露出笑容,朝

  着陆难点了点头,示意其坐在一旁,这才和旁边的族人交谈起来。

  那几个族人也是看到了陆难,

  纷纷看着陆难笑了笑。

  “觋祝,这次元辰部传来消息,要周边部落半年内全部合并到他元辰部,成为其附属部落,这简直欺人太甚!而且他们还要求各部落七日后必须去参加他们的祭祀大典!”说话之人,是一个约莫三旬的汉子,他是桑梓部的族长,也是狩猎队的队长,其身子极为魁梧,似充满了惊人的力量,在其脸上有一道贯穿鼻梁的伤疤,这让他显得有些凶神恶煞。

  尤其是在其身后,因为其语气的激动,更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黑色长刀,闪烁着阵阵黑芒,仔细望去会发现长刀附近有七八点白色光芒环绕其不断飞舞,只不过这长刀很是模糊,似乎始终无法凝聚起来。

  陆难看着那若隐若现的黑色长刀,眼中露出羡慕,虽然自己没法修炼,但这些年来也通过其他族人那里知道,那是尚未成型的灵相,如今整个部落里还没有人可以令灵相完全凝聚的实力。琇書蛧

  那怕是修为最高的觋祝族公也只是蕴养后期,灵相凝聚大半而已。

  但就是这样子,也让桑梓部成为牧原林海诸多部落里面的最强部落,能与之抗衡的寥寥无几。

  “我桑梓部虽说是小部落,但也是得到寂灭巫主承认并赐下传承的部落,不是他元辰部说合并就合并的。”那黑衣老者缓缓开口。

  “唉,周边几个部落都得到了通知,百越部和囚牛部已经打算先合并在一起,随后再一同前往元辰部了!可惜我桑梓部当年遭逢大难,族内造化强者身死,不然的话……”旁边另外一个老者,低声叹了口气,也是喃喃睁开双眼开口,但其目中却是黯淡无光,赫然是一个瞎子。

  这老者是桑梓族的悼言,是族内能与寂灭主沟通的唯一祭祀者,主要主持启灵祭祀仪式,在族内地位仅次于觋祝族公。

  “过去的事,提之有何用,没有造化强者守护,部落早晚都要成为元辰部附属。只不过这些年来,元辰部一直没有提及罢了。

  唉……老夫修行多年,但始终无法完整的凝聚出灵相,难以跨出那一步,成为造化境。”黑衣老者轻叹一口气,缓缓开口。

  “罢了,明华,你双眼有疾,就驻守族内吧……黑涯,你身为族长,七日后,就由你带队,随老夫一起去元辰部吧!那元辰部族公当年与我有一段交情,这次不可失礼!”那黑衣老者缓缓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脸上有伤疤的桑梓部族长,随后转身离开此地。

  见此,黑涯也是连忙站起身来,朝着老者躬身称是,随后便扶着那一旁瞎眼老者,向另一边走去。

  一旁陆难也站起身来,紧跟在黑衣老者身后,一同离开了此地。

  不多时,两人便远离了这篝火处,直至那欢声笑语声渐渐远去,老者才在一处树木处停下,随意的坐在地面上,眉目慈祥的看

  着陆难。

  “又去林间狩猎去了?”

  “嗯,去了沼泽附近!”陆难朝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朝着老者笑了笑,随后从怀中取出两枚红色的果子,递给老者。

  “血灵果?也是了,以你身手在加上那

  头狼崽子,那些水鳄倒是对你没有多大威胁。”老者看了眼陆难手中的红色果子,笑着说道。

  “这果子对我无用,你自己留着吧!以后的话,尽量少去那片沼泽了。”望着老者慈祥的目光,陆难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自己便捧着一颗果子大口吃了起来,将另外一颗收到怀里。

  这些年来,他听从阿公吩咐采集的许多灵果异草都进入了他腹中,再加上阿公时常给他熬制一些药草,所以他的身手才会如此灵敏。

  “三日后,便是族内启灵祭祀寂灭巫主的日子,到时候你也去,看能不能得到启灵口诀……”老者看了一眼陆难,缓缓开口。

  “阿公,我……”闻言,陆难神色一惊,正准备开口说话时,老者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其先不要说话。

  “我桑梓部的启灵祭祀虽然比不上大部落,但在这牧原林海周围部落里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这次祭祀的规模将会超出以往,到时候看你自己。”

  陆难沉默了许久,才轻轻点了点头。

  “好了,这几日就不要再出去了,好好休息,三天后去参加祭祀!”老者说着,慢慢站起身来,转身朝着远处走去,直至身子没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看着老者身影渐渐消失,陆难也是站起身来,神色有些低落的朝着属于自己的木屋走去。

  身为寂灭巫主的信徒,每个人生来有两次祭祀膜拜寂灭巫主的机会,以求去得到启灵口诀,成为启灵巫士,若能得到回应,则会自动获得启灵口诀,不需要让人教,自行便可修炼,更有天资聪颖者,会得到本命天赋巫术,陆难七岁那一年失败了一次,如今只剩下三日后最后一次机会了!

  但第一次失败,就已经清楚的显露出他大概率是没有启灵的资质了,去参加第二次也只是徒劳罢了。

  心中叹息一声,陆难知道觋祝阿公为自己付出的太多了,从小养育自己,为自己开小灶。

  在这一刻陆难害怕了,他心里迟疑了,他害怕自己辜负了阿公的期望。

  但他心里也向往着成为启灵巫士,唯有启灵成功,才能正式踏上成为强者的路。

  “启灵成巫,亦可移山填海,飞天遁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更有灵相通天,手可摘星辰……”陆难抬头看着漆黑夜空中那闪烁的辰星,回想起族人口中相传的大巫的描述,喃喃低语。

  片刻后,陆难轻叹一声,收回目光,走回了属于自己的小木屋,里面布置很是简陋,只有一张小床,但这里却让陆难感到心安。

  躺在木床上,陆难怔怔地看着木屋顶部,丝毫没有任何睡意,阿公的话一直缭绕在耳旁,让他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当年失败的一幕幕。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