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修为暴增(下)_灵气复苏:我能重铸万物
笔趣阁 > 灵气复苏:我能重铸万物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修为暴增(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八十四章 修为暴增(下)

  【请支持正版阅读,依旧是老时间上传正式章节】

  陆难沉默了许久,才轻轻点了点头。

  “好了,这几日就不要再出去了,好好休息,三天后去参加祭祀!”老者说着,慢慢站起身来,转身朝着远处走去,直至身子没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看着老者身影渐渐消失,陆难也是站起身来,神色有些低落的朝着属于自己的木屋走去。

  身为寂灭巫主的信徒,每个人生来有两次祭祀膜拜寂灭巫主的机会,以求去得到启灵口诀,成为启灵巫士,若能得到回应,则会自动获得启灵口诀,不需要让人教,自行便可修炼,更有天资聪颖者,会得到本命天赋巫术,陆难七岁那一年失败了一次,如今只剩下三日后最后一次机会了!

  但第一次失败,就已经清楚的显露出他大概率是没有启灵的资质了,去参加第二次也只是徒劳罢了。

  心中叹息一声,陆难知道觋祝阿公为自己付出的太多了,从小养育自己,为自己开小灶。

  在这一刻陆难害怕了,他心里迟疑了,他害怕自己辜负了阿公的期望。

  但他心里也向往着成为启灵巫士,唯有启灵成功,才能正式踏上成为强者的路。

  “启灵成巫,亦可移山填海,飞天遁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更有灵相通天,手可摘星辰……”陆难抬头看着漆黑夜空中那闪烁的辰星,回想起族人口中相传的大巫的描述,喃喃低语。

  片刻后,陆难轻叹一声,收回目光,走回了属于自己的小木屋,里面布置很是简陋,只有一张小床,但这里却让陆难感到心安。

  躺在木床上,陆难怔怔地看着木屋顶部,丝毫没有任何睡意,阿公的话一直缭绕在耳旁,让他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当年失败的一幕幕。

  夜深,四下静谧,不远处族人们的欢声笑语也早已经散去,只剩下远处时而传来的几声嘶鸣。

  “启灵……启灵……三日后的启灵,我会成功吗?我可以修成启灵吗……”深夜里,少年微弱的喃喃声,一直在回荡……

  此刻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其胸口处那块黑色碎片再次有一抹幽光一闪而过。

  时间流转,转眼间便是三日过后。

  这日清晨,旭日东升,照耀整片大地,林中不时有嘶鸣声传来,似是唤醒了林海一般。

  在桑梓部落,早已经有许多族人聚集在一起,围着部落中间一片空地,空地中间站着许多孩童,此刻围成两个圆圈,陆难就在最外围的圈内。

  今日是桑梓部启灵祭祀的日子,作为今日启灵的对象,陆难早早的便已经被族人引着来到此。

  启灵祭祀的仪式往往会持续一整天的时间,完成启灵并且成功的族人,都会被直接归纳入族群狩猎队内,成为预备狩猎队的一员,而且会有专人传授启灵修炼的经验。

  “呜~”阵阵奇异的埙声,带着莫名的沧桑回荡在桑梓部落内,随着埙声的出现,陆难等即将接受启灵的孩童全部跪在地上,低头双手按在心口。

  这是启灵祭祀开始迎接寂灭巫主的仪式,以来表示对于寂灭主的敬畏。

  这一次准备启灵的孩童约莫有五十几人,其中最中心圈的都是第一次接受启灵的孩童,外围圈的是第二次接受启灵的少年。

  与此同时,所有的桑梓部族人,将这些准备接受启灵的孩童环绕后,纷纷跳起原始的舞蹈,扭动着身躯,伴随着阵阵埙声,以舞祭天,用身体表达对寂灭主的敬畏。

  “陆难,听我阿爹说,你前几天又去牧原林海了,还采到了血灵果回来。”在外面族人进行舞蹈祭祀的时候,陆难身边传来一个厚重的声音。

  那是一个与陆难一般年纪的少年,其身体颇为壮硕,同样是跪在地上,却比陆难高出一个头,其双眼很是明亮,此刻正笑着看着陆难。

  望着那说话的少年,陆难脸上露出微笑,这少年叫做都虎,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同伴。

  但不同的是,都虎七岁那一年,因为某种原因并没有去参加启灵祭祀,所以这次才会和自己一起参加。

  “得到了四个果子,我还剩下一个,等晚些启灵祭祀结束了,你来我那里拿走吧。”

  听此,那叫做都虎的少年双眼一亮,身子侧了侧,朝着陆难憨笑起来。

  “嘿嘿,陆难你放心,咱俩从小长大,等这次启灵成功,我罩着你,谁要是为难你,就是和我都虎过不去!”说着都虎用手重重的拍着胸口。

  陆难侧头笑着看着都虎一眼,望着其明亮的目光,心中有些温暖。

  二人正说着,四周的埙声渐渐平静下来,族人们也停下了原始的舞蹈,人群散开,只见桑梓部的觋祝族公,穿着一身黑袍,身后紧跟着一身血袍的瞎眼悼言老者与黑涯族长,三人被一群族人簇拥着走了过来。

  随着三人的来临,周围的族人立刻停止了议论,使得四周立刻安静,所有族人都是目露敬畏,显然对这觋祝族公很是尊重。

  觋祝族公目光炯炯,扫过众多族人,最后看向身旁的悼言老者,低声道:“开始吧。”

  一旁的悼言老者听到后,朝着其轻轻点头,随即向前一步迈出,大手一挥。

  “祭祀巫主!”话音一落,只见不远处人群内,立即走出十多位汉子,其手中都抓着一只只被捆绑的野兽。

  这些野兽似乎是明白自身的下场,此刻全部都是凄厉的嘶吼,不断的挣扎。

  最后一共有一百零八种不同模样的野兽被桑梓部族人抓了上来,环绕在那些少年周围,阵阵凄厉的嘶吼声凝聚在一起,似是能穿透灵魂一般,让中间即将启灵的孩童面色略有苍白。

  就在此时,那悼言老者猛然挥手,那站在那些野兽身旁的桑梓部汉子,全部同时低头动手,手中锋利的铁刃,直接抹向这些野兽脖颈,将它们的头颅生生割下来,大量鲜血喷涌而出,血腥味迅速弥漫。

  那凄厉的嘶吼声,在这一刻随着头颅的掉落,达到了极致,传到人耳中,让人心神震动,而那些将要启灵的孩童们,更是脸色苍白,更有几人隐隐发抖,眼中有泪光浮现。

  陆难面色苍白,但却低头咬牙忍着,余光扫过身旁的都虎,却见他面色平静,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整个人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阿爹之前带我上山狩猎过,这场面我见多了。”似是察觉到陆难的目光,都虎朝着陆难微微一笑,便侧身过来,低声解释。

  而就在这时,那悼言老者的在这些野兽嘶吼声戛然而止的瞬间,一把三寸黑色石刃从宽大的袖袍中滑落到他右手中,被其接住后,顺势在左手掌心一抹,猩红的血液从其掌心滴落。

  “血祭!”话语间,悼言老者猛然将右手一甩,血液洒向空中,但奇异的是血液凭空悬浮,凝聚在一起,同时其身后有团黑雾浮现,瞬间直冲天空,几个呼吸间便在半空中缓缓旋转,扩散开来,似是覆盖住整片天空。

  此刻,黑雾下面桑梓部族人,包括陆难他们这些孩童,都毫不犹豫的咬破舌尖,喷出舌尖血,这些血液似是被黑雾吸引一般,全部升空融入天空中盘旋的黑雾中。

  “觋祝,时候到了。”悼言老者在所有族人的血液都融入黑雾后,转身退到桑梓部觋祝黑衣老者身旁。

  1秒记住猎文网网:。: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