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_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笔趣阁 > 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 034
字体:      护眼 关灯

034

  魏菀不可置信的看向夜已乘,良久不情愿的吐出两个字,“佩服。”

  旁人吹捧他天资极高,夜已乘眼皮不抬一下,魏菀稍微一夸,他冷冰的眼中透出一抹暖光。

  “此处不宜喧哗,我知道附近有处歇脚的地方,一起过来商讨一下峰主派发的任务。”徐筠一瞟头顶高悬百若堂三个大字,声音压低几分,领着两人来到远离峰主居所的老槐树下。

  老槐树枝繁叶茂,有风吹来枝条相撞,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树下玉石棋盘还摆着一副未下完的棋,一旁白玉桌上搁着半壶灵酒,几盏通透小酒杯,想必昨夜有几名同门师兄弟在此赏月洽谈。

  三人各自坐在玉石凳子上,魏菀百无聊赖,一会拨弄半壶失去灵气的酒,一会摩挲别人落下的酒杯。

  夜已乘拿出南溪道人下发的竹简,细看上面内容。

  夜已乘:“费珠国近百年内未发起过战争,又有云野宗在背后撑腰,一直以来国泰民安,然而,半年前在玖汨城、照月城、途安镇附近,出现共计三百余起童男童女失踪事件实属古怪,如今人心惶惶不可终日,不久前,驻扎在费珠国的记名弟子也在调查过程中曝尸荒野,宗门根据仅存的线索判断,可能是南疆邪修渗入费珠国。”

  “又是邪修?”魏菀一下想起在华芜城遭遇嗜血邪修的经过。

  徐筠摊开竹简,逐字逐句的默声念读,“反常必有妖,仔细看了一遍任务说明,提及只需我们三人查明孩童失踪缘由,如果是邪修所为,只要调查出邪修聚集所在之处,再反馈给宗门,届时将由宗门派人展开围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魏菀听罢,松了一口气,“好在只需调查,要让我们几人铲除邪修,先撇开实力够不够,一把乌辰飞剑和一千功德点的待遇着实太低。”

  魏菀思量一会,又道:“三座城镇皆不太平,我建议咱们三个人先分开调查,一周后再聚集汇总各自获得的情报如何?”

  “分开?”徐筠不经意皱眉,反问。

  魏菀点头,“没错,你们想啊,分开行动不比共同行动更加节省时间,效率更高?”

  夜已乘不满敲叩桌面,不留余地拒绝道:“不行,你忘记上次在小灵境地,我们分开行动的后果?”

  魏菀躲避他诘责的目光,莫名觉得做错什么一样,身形仿佛都矮了半截,“这次不一样,你想啊,宗门怎么可能把难度过高的任务,派发给我们这种练气修士,任务不过是一次测试,试探我等实力几何。”

  “插上一句,我也认为还是三人共同行动比较好,当然,每个人都有出色的能力独自完成任务,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人实在太孤独了!”徐筠一想到路上一个聊天的人都没有,露出痛苦绝望之色,可怜兮兮的看着魏菀。

  “啊这……”魏菀叹了口气,徐筠雨中流浪小狗般的可怜样杀伤力太大,哼哼傲娇道:“行吧,一起也不是不行,你们可不要拖我后腿啊!”

  “莞儿你放心,五天内我必能突破至练气后期。”徐筠听她同意,立刻从苦瓜脸转变为喜笑颜开,眼睛弯成小月牙,拍着胸脯保证。

  “大可不必,大可不必,用不着这样拼命。”他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魏菀差点忘记,徐筠是资质上乘的金属性天灵根,修炼速度自是不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一想到连徐筠都要超越自己,魏菀感叹,把她一个‘普通人’硬塞在天才小队里,压力很大。

  “要说拼命当属夜兄,三月来一直在闭关修炼,未出洞府一步,一举升到练气大圆满,如此神速比起飞升上界的初代掌门,也是有过之而无比及。”

  魏菀想起一句话,比你聪明的还比你努力,比你有自制力,强的人只会越来越强。

  夜已乘对自身过人之处毫无自觉,在他看来,还是太慢了,现在的实力,不足以守护魏菀,保她无忧周全。

  “对了,我这里有一瓶‘和元丹’,准备突破时服用,有助于短时间内吸纳更多精纯灵气,提高突破几率。”魏菀瘫倒在小灵境地之时,吃过徐筠给的一颗八品丹药,刚在商城里买下一瓶价值80成就点和元丹,准备乘机还他一个人情。

  “莞儿赠予我的丹药?那我可舍不得吃了。”徐筠接过青瓷小丹瓶,轻启瓶塞一嗅,药香扑鼻,拿在手中端看许久,不舍收回黑铁戒指。

  “你们怎么都一副德行,我也给过夜已乘一瓶丹药,他也舍不得吃,悄咪咪的告诉你们,我有特殊的购置丹药渠道,你们今后想要什么补气、益丹、回神之类的丹药告诉我,到时候给你打八折,绝对比市场价划算!”

  夜已乘忽然忆起魏菀帮他涂药的曼妙场景,稍显不自在。

  徐筠无奈摇头,若不是宗门一大堆女子对他暗送秋波,或是羞涩告白,他真的要怀疑自个儿是不是一点魅力没有,不然为何魏菀如同铁石心肠,不把他当成男人看待?

  转眼再看端坐一旁的夜已乘,他何尝不是俊逸无双,出尘清绝之辈,寻常女子见他一面,恐都梦中难忘。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然而,过去他们两人同在一个院落长大,魏菀与他朝夕相处不说,两人之间还有婚约在身,魏菀与他依然没能产生半分男女之情,再加上魏菀见到云野宗第一美人张洛瑶时,不曾流露出喜爱之意,排除魏菀喜欢女子的可能性,多半只是她从未想过喜欢上什么人,想到这,徐筠就释然了。

  “你傻呀,又不是因为丹药贵重舍不得吃,是因喜欢赠丹之人,才会珍惜所赠之物,你说对不对夜已乘?”徐筠怕她榆木脑袋还听不懂,琥珀眼瞳满是柔光,手肘抵在桌上,托住侧歪看她的脸颊,低磁嗓音传来,“没错,我的意思是,果然还是喜欢你。”

  夜已乘欲言又止,最终一句话未说出口。

  “那可惜了,我不喜欢你。”魏菀几乎没有犹豫,直接拒绝,想了想又觉不对,补上一句,“也不讨厌就是了。”

  徐筠笑意更甚,“不讨厌?这一回答比刚见我那会,说看不惯我进步许多,我会继续努力的。”

  “就你会贫嘴,时辰不早我要回去歇息,二位告辞。”魏菀一点不含糊说走就走,不一会没了踪影。

  老槐树下,仅剩两个大男人面对面而坐,沉默一会,徐筠打趣问道:“这一次不打我了?”

  犹记得在茶馆那日,徐筠直言对魏菀很感兴趣,夜已乘当场爆发暴怒,揍他一拳。

  今日再次表露心意,夜已乘倒是一改往日狂躁局促,反倒变得波澜不惊。

  夜已乘站起身,两步一跨来到徐筠身后,修长手指搭在他的肩头,五指一分分用力捏下,徐筠痛的不禁一缩腰身,轻嘶一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过去是我唐突失态,现在不会了,你尽管追求魏菀,我不在乎。”夜已乘弯下半身,冷眼盯着他的耳后,气息吹的他浑身一哆嗦。

  徐筠刚想回头,又被夜已乘掐在肩头的五指,硬生生按回去,“因为我确信,魏菀最终选择的人是我,不是你。”

  “凭什么确信?”

  夜已乘嘴角一牵,压抑笑意,说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怪话,“因为,魏菀讨厌我,却不讨厌你了。”

  旋即,夜已乘别有深意的拍了两下他淤青的肩头,随之离开。

  徐筠揉了揉肩膀感慨,他喜欢的人太难攻略,他的情敌太难对付,如果对手不是夜已乘,胜算绝对大很多。

  五天后。

  这几天,魏菀基本把时间全花在练习御剑飞行一事上,数日特训成效不错,终于体会一把遨游在云海,与雁鹤齐飞的畅快感。

  卯时,魏菀收整好行李,与夜已乘徐筠汇合,按照竹简地图指示,三日后抵达途安镇。

  傍晚,夕阳穿透纱衣一般的薄云,绯红一片犹如火烧。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春秋冬来,凡世里刚下过几场雪,虽说出了几天太阳,背阴处还是挂着半化不化的积雪冰碴,凛冽寒风无情拂过面庞。

  嘎嘎嘎!

  还没入夜,镇里长街之上,已是人影稀少,魏菀一行人的到来惊动黑压压一群停站在镇门口牌桩上的夜鸦,违和的凄诡叫声回荡在头顶,久久没能消散。

  涂安镇拢共三千人口,冬季天黑的早,路上的村民不多,他们走的很急,见到三名外乡人来到这里,没有人上前询问,仅是站在原地用一种怪异的望向他们。

  时候不早,三人只找到一处门口挂着破灯笼的客栈。

  室内仅有一名中年男子神色萎靡的露出半个脑袋,呆坐在柜台后头。

  “给我们开三间上房。”魏菀拿起一锭银子砸在柜面,掌柜一个激灵终于回过神。

  “客官请随我来。”掌柜见钱眼不开,默默摸出抽屉里的一串钥匙,领着三人来到楼上客房,一边走一边说,“不是邱某赶客,咱们途安镇最近可不太平,除了一些鳏寡孤独留守此地,大多数人能搬走早搬走了,别人一提到途安镇三个字吓得六神无主,想到今天还有外地人过来,劝你们明个一早离开镇子为妙……”

  魏菀问:“别人都搬走,为何邱掌柜还守着客栈不搬?”

  邱掌柜想起伤心事,眼圈一红,“搬走了,我怕小女儿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阅读更多精彩小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