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_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笔趣阁 > 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 017
字体:      护眼 关灯

017

  测灵珠下方零零散散的立着二十一人,长时间要往测灵珠注入灵气,两位主持施法的道人大感吃不消,容光黯淡汗水从额头冒出,一滴滴的染湿衣襟。

  测过灵根得知最终结果的上百人各怀心思,有的喜笑颜开非常满意,有的面露悲色哀叹不已,所有人都在考虑自己的事情,无暇顾及他人。

  白髯老者振臂一挥,“准备就绪,请开灵!”

  “哇哦哦,万姐姐你快看,他们这一队那两个少年长得真俊!”

  “嘻,我喜欢穿素袍的少年,笑起来如沐春风看上去比较好相处,一起聊天也不用担心冷场的样子。”

  “嘿嘿,那个沉着脸的墨袍少年更对我胃口,你想啊,驯服一匹冷峻凶狠的大野狼,可不比逗玩和善亲近的狗狗更有成就感?”

  “陈公子你看,要我说在场姿色不错的女子不在少数,其中最优的张洛瑶算一位,另外一个,我看队列中的红衣少女就很不错,身段玲珑有致比张洛瑶还好,跟小狐狸精似的魅死个人了!”

  ……

  陈予修唇色泛紫,眼周泛着淡淡的青黑,透着几分不近人情的狠劲,相貌在普通人里算得上英俊,可惜比起站在颜值巅峰的夜已乘和徐筠二人,倒显得平凡普通,他‘啪’的一下合起折扇,带着一丝好奇,眯眼仔细的观察起魏菀,有些感兴趣的模样。

  这时,测灵球强光一闪,如有一件长长的纱衣盖在头顶顺带包覆全身。

  老者教导着:“放松身心,切勿用意志力抵抗!”

  魏菀沉寂宛若死水的丹田,忽然冒气一连串小泡泡,小泡泡逐渐变多变大,充斥在丹田里浑身暖洋洋的,总觉得非常舒适安逸,像是投身在慈蔼长辈的怀抱中。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只见,光幕渐散,测灵珠与魏菀的腰身之间,居然出现了一根一尺余宽的粗大光绳,犹如母体与胎儿间的脐带紧密相连。

  “上,上品火系灵根?!”老者一惊,未曾想为数不多的最后一批人里,还能捡个大漏!?

  张洛瑶满面堆笑正在和围在她身边的男修欢快交谈,她突然察觉到身边的人目视远处接连忘记说话,顺着他们怔住的眼神看去,萦绕在魏菀周身的赤红光绳,要着火了一般刺目异常。

  “和中描述的差不多。”旁人羡慕眼红,魏菀倒是云淡风轻,早已看过剧本只觉测灵仪式颇为新鲜有趣。

  没多久,又是一道灿白光芒从天而降,笔直的从徐筠头顶浇下,他像是一名站在舞台中央的话剧主人公,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他所在之处光辉万丈。

  “不是吧,他们这一队都是什么怪物?又一个上等灵根?”

  “上等金灵根?不对不对,这是极为稀有的金属性天灵根啊!”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就连上空还在施法的两位道人,不禁为之侧目。

  灵根分为下品灵根,中品灵根,上品灵根,地灵根以及天灵根,张洛瑶属于中品,魏菀则是上品,陈予修双灵根资质都不错,勉强算得上半个地灵根修士。

  云野宗每隔三年招收一次门徒,每次举行测灵,运气好还能见到一两名地灵根修士,而上一次出现天灵根,还是在一甲子之前。

  还没等众人缓过神,又一波冲击震荡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神。

  噼里啪啦,电光火石之声愈演愈烈,测灵球本该投下的光绳,转变为成千上万道手指粗细的苍蓝电气,电闪蜿蜒如长蛇,又似穿行在肺叶里的血液,一闪而过后又转瞬即逝,雷光所到之处一片焦黑,脚下草坪燃起幽蓝古怪的火焰,一点点的吞噬着周围一切。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快闪开!”白髯老者活到现在全靠危机感灵敏,他赫然发现异样,招呼着站在夜已乘周边的少男少女赶快远离危险区域。

  一大群人这才回过神,抱头逃窜。

  夜已乘面沉似水,眸色凛冽,禁受无数的狂雷电闪的洗礼,如同从地狱中走来的修罗,森冷可怖。

  “变异灵根中最稀缺的雷灵根,弄出如此大动静,他也是天灵根?!”瘦子男修再也无法掩饰惊骇,讶然道。

  孙姓道长表面平静,看不出心中所想,“如果没记错的话,雷灵根显色应该是紫色才对,此子雷灵根不假,显色竟为苍青颇为特殊,今年一届人才辈出,真是大出所料……”

  半柱香时间过去,夜已乘带来的异变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愈演愈烈,溢散在体外的电流威力过于强劲,一大波无从发泄的能量接连倒流,注入到测灵珠当中。

  肉眼可见,暴走的苍蓝之色在头颅大小半透明的测灵珠中横冲直撞。

  “不好,测灵仪式激发起他体内过剩的灵气,此子没学过修炼之术,无法控制夺体而出的雷属性灵气,测灵珠即将爆炸王师弟快走!”孙姓道长瞳孔一缩,再无淡定之色,他注意到测灵珠的异样,收回还在向内注入灵气的双手,驱使靴下飞剑,几个闪遁迅速飞离三百丈。

  长时间往测灵珠中注入灵气,导致丹田空虚,短时间很难恢复,再加上测灵珠是一件下品法器,法器在近距离爆炸的威能,即便他们是筑基修士,恐怕也将非死即伤,

  瘦子男修眼明手快,听到警告不知使出什么诡异功法,身为筑基初期的遁飞速度居然比筑基中期的孙姓道长还要快上几成,不一会倒飞一大段距离。

  砰!轰隆隆!

  先是一声响彻云霄的爆炸,测灵珠承受过载电流发出嗡嗡震鸣,骤然间爆裂成无数大小不一的晶体碎片,像是无数把蓄满力的刀刃,呼啸着,朝四面八方迸裂开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大部分人在白髯老者的指挥下,惜命逃到远处,只有魏菀吊儿郎当慢悠的与大部队拉开一大截。

  “魏姑娘小心你的身后!”百丈开外的徐筠回头偷看魏菀,却见到让他心惊肉跳的一幕,着急推开挡在身前的人群,奔跑起来逆向折回。

  魏菀疑惑回头,十多块不规则晶体犹如离弦之箭,破空疾驰飞来,速度之快眨眼已至面前。

  那一刻,魏菀脑袋一片空白,尖锐的晶体距离她的眼睛只有不到数寸的距离,躲闪已然来不及,更是没机会施展出光壁术。

  夜已乘异常苦恼,魏菀一袭红裳,极为碍眼,明明总是把视线移开,与她保持最远的距离,她为什么像是甩不开的幽灵,总在他的眼皮底下乱转。

  就在她紧闭上眼,差点要接受这一切的时候,一抹如夜墨色风驰电掣急闪现到她的面前,宽阔坚实的后背挡住娇小脆弱的魏菀,双臂一展牢牢揽住她的肩头,冰凉的下颌抵在她饱满的额间,自身作为盾牌把她围的密不透风。

  嗖嗖嗖——

  十几块晶体碎片接连射入他的后背,在他温暖怀中的魏菀感受的到,他每被射中一下躯体不由自主的抽动一次,喉咙深处发出忍耐苦楚的低沉呻.吟,测灵珠毕竟是一件法器,威力不容小觑,碎片有的打断骨骼,有的透过皮肉直钻内脏,有的划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细长的血痕。

  夜已乘伤痕累累,魏菀毫发无损。

  滞了半响,差点忘记呼吸的魏菀,吐出一口堵在胸腔的浊气,双腿像是塞着棉花的布娃娃发软走不动,手指颤抖不已,每一根血管里的血液失去原有的温度,身心寒凉到了极点。

  “没事了,都怪我,都怪我……”夜已乘一只手骨骼断裂,低垂下去抬不起来,一条条血痕流经白皙的指尖,化作一滴滴血珠,融入生满杂草的泥土,如皑皑雪山之上的一株迎风接雪盛开的红梅,添上一抹极为显目的色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夜已乘自责、愧疚,是他没能控制好自身,灵力暴走情况下测灵珠才会爆炸。

  不然魏菀也不会受到惊吓,她瞳孔涣散,微微长着不可置信的檀口。

  夜已乘一遍遍的抚上她苍白失血的脸颊,试图抹去她柔嫩面颊上滚烫的泪珠,可惜,把她漂亮的小脸越抹越花,挂上许多半干不湿的血印。

  “魏姑娘,你还好吗?”徐筠气喘吁吁跑来,站在他们身侧一看,触目惊心的景致让他不禁又倒退几步。

  只见,夜已乘的后背布满大小不一的血洞,有的约莫拳头大小,小些的也有一指宽度,血洞犹如一团团泉眼,涓涓流出黏腻浓稠的鲜红血液。

  在夜已乘守护下的魏菀,除了精神状态不太稳定以外并无大碍,夜已乘则是失去意识昏厥过去。

  夜已乘到底有多蠢,一厢情愿的喜欢她还不够,居然又一厢情愿的想为她献出性命,不对,应该称赞他聪明狡猾,因她而死的话,魏菀再怎般心狠,也会在心底为他留下小小的位置。

  “嘶——”瘦子男修率先赶到,一看到夜已乘的伤口倒吸一口凉气,念出一串诀法冲着夜已乘轻轻一点。

  夜已乘的身躯轻飘悬在半空,而后又缓缓落在草地上。

  “他的伤势严重,放在修真者身上也不可小看。”孙姓道人随即赶来,他思索一番,摩擦指间储存戒指,一团白光落在他的掌心,是一个塞着一坨红布的细颈白瓷小瓶,“我这里有一颗回元逆转丹,能够暂且保他一命。”

  “回元逆转丹?孙师兄好大的手笔,可真舍得!”瘦子男修不屑一笑,心中暗骂孙姓道人表面看起来不争不抢,实际上心机深沉,如果躺在这里的是一名半死不活中下品灵根修士,他怎么可能掏出七品丹药救人?此人还没正式入门,就开始讨好天灵根修士,高明高明。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孙姓道长:“异属性的天灵根修士,以后的修真界一定有他一席之地,现在死去太过可惜。”

  “呵呵,孙师兄说的是。”

  孙姓道人一启瓷瓶,黑黢黢的小丹药飞出瓶口,盈盈飘动到夜已乘唇口上方。

  这时,呆跪在一边的魏菀伸出手贴在他的薄凉的嘴边,挡住回元逆转丹进入他的口中。

  “咦,你这是在做什么?!”瘦子男修疑惑不解,又觉得很有意思,哈哈笑道:“他舍命救你,你却恩将仇报阻断他的生路?你们之间莫非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

  “没错,他恨我入骨,我怨他入髓,我们巴不得对方不得好死,又不希望对方死太早,死亡是痛快的解脱,我不允许他死,必须要让他活在世上,长长久久的受尽我的折磨。”

  “有意思,有意思,你们这一对欢喜冤家相爱相杀?”瘦子男修拍手叫好,越看魏菀越顺眼,他就喜欢扭曲奇怪的人,“既然你要让他活着,为什么不让他服下丹药?”

  “折磨他的人,杀死他的人,救他的人必须是我。”

  魏菀在系统商城里买下一颗100成就点的修心补身丹,丹效是逆转回阳,修补伤者的残肢断臂,濡养脏器,受伤之人还有一口气在,服下丹药就不会死。

  魏菀要让夜已乘欠她的人情,而不是欠其他人,魏菀要让他欠下很多人情,多到还不清的那种。

  这样才能彻底束缚他,不是吗?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阅读更多精彩小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