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015_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笔趣阁 > 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 第15章 01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章 015

  茶馆里,客人一溜烟全都跑了,桌椅板凳横七竖八满地都是,其中不乏遭到冲击,对折成两半的残骸。

  铜壶瓷杯中的热茶洒了一地,袅袅水汽转瞬即逝,脚下地砖裂出道道曲直不定的裂痕,一脚踢开翘起的碎砖,掀起数不尽的烟尘齑粉,呛喉迷眼,用手扇了半天不见消散。

  魏菀步伐疾快,踩踏碎砖发出‘哒哒哒——’的声音,走近夜已乘身畔,二话不说,抬手就是漂亮的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清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魏菀甩了甩发红的指头,怒叱道:“夜已乘,你发什么神经?你下手再重些,人都要被你打死了!”

  “我的天,夜……夜公子。”张洛瑶檀口微张,双手捂住嘴,吓得半响回过神,暗叹魏菀是个狠人。

  他们两人间的主导地位,居然是魏菀占上风,魏菀生的明艳脱俗,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可比起她张洛瑶起来,还差一大截,真不知魏菀积了几辈子的福,有夜已乘这般优质的未婚夫还不满足。

  徐筠几句挑衅的话语,他既为之疯狂,又一次让夜已乘意识到,魏菀在他心中地位比想象中的还重要,也更为了解他在魏菀心目中有多渺小。

  屋内光线暗淡,夜已乘不闪不躲孤身站立,重心偏向一侧,大半张脸陷在阴影之中,唯独脸颊嘴边一片红肿渗出血丝,尤觉冷寂。

  实际上,从小到大,挨个魏菀的打骂并不少,所有伤痛加在一起也没这般刻骨铭心。

  夜已乘切肤体会到,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的意味,不怪魏菀,是他自顾自厌恶她,又自顾自喜欢她,到现在,又自顾自的收理终究无果的恋情,准备扼杀在萌芽期。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面颊不感疼痛,痛的地方仅有心尖,仿佛在向外渗血,一滴,又一滴,很快抽干全身血液让他痛不欲生。

  他忽的抬头,一眸子扫来,隔着几缕墨发隐见悲戚之色。

  魏菀一滞,莫非是她下手太重,他眼帘泛红,是要哭了?

  “没错,一直以来,全是因我精神错乱。”夜已乘几度欲开口,万分艰难抬动如有千斤的嘴角,自嘲一笑,“放心,以后不会了。”

  夜已乘说完,深深看魏菀一眼,下定决心后,失魂落魄拖动沉重脚步,消失在人群中。

  “夜公子,等等我!”张洛瑶拎起裙角,莲步轻巧追了上去,依照她的经验,当一个人感情受挫时,只要陪伴在他的身边嘘寒问暖,细心抚慰受伤的心灵,让他认识到她的温柔善良,乘虚而入取而代之不是难事。

  如此一来,室内只剩下魏菀和徐筠二人。

  徐筠失去所有气力,靠在墙角瘫坐在地上。

  “你看,他对你的执着不过于此,如果是我,可就不一样了。”徐筠疼的话语全是从嗓子中挤出来的,每说一句都要停个几息,他一边说着,一边扶墙缓缓站起,腿脚不利索,身体只能半弯着。

  “徐筠,你别自作多情,以为我打了夜已乘一耳光,既是站在你这边。”魏菀冷哼一声,他脱力站不直,来到徐筠身侧正好与她同高,魏菀将手举到徐筠的脸旁,手背一下又一下轻打在他肤质细腻的左脸,朝他耳边小声说,“我看不惯他,更看不惯你,我们今日第一次见面,就惹出一堆事来,你有什么资格激怒夜已乘?”

  “我对魏姑娘一见钟情,是否有资格?”她张狂且富有侵略性,与寻常女子皆不一样,是一个有意思的女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别搞笑了,一见钟情?”魏菀鄙夷,她最不相信的就是俊俏公子哥口中骗女人的鬼话,“我和夜已乘打小在一起生活,也没见得互生情愫,不好意思,我不像其他娇滴滴的小女子,会被你的金玉其表的外在和甜言蜜语轻易哄骗。”

  “我徐筠看起来轻浮跳脱,嗯……可能也的确如此,但我能够发誓从不说假话,魏姑娘戒备心不小,恐怕直接对你说‘喜欢’二字也不会相信,我倒是开始理解夜已乘的心境。”他说着,逐渐变得郑重,不再嬉笑。

  “每个负心汉起初说的都和你一样。”魏菀嘴上这样说,心里泛起嘀咕,里徐筠的人设是从不说假话没错。

  “救你一命的恩情是时候偿还了,你穿着气度不像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茶馆内所有损失算在你头上,从此咱们两清,听懂没。”魏菀吩咐完丢下徐筠,不再多待。

  魏菀听不见,徐筠视向她的背影,自语道:“这点我不认同,救命之恩,需用一生偿还——”

  五日后,深夜。

  这几天,夜已乘彻底避开魏菀,两人同住在一个客栈,但不论吃行再无交集。

  魏菀不在意,他爱生闷气有一天能把自己气死才好。

  夜里,魏菀裹着薄被睡得香甜,蓦地,‘咚——’沉厚悠扬的撞钟声如同在耳边响起,一个鲤鱼打挺垂死病中惊坐起。

  “发生什么了?”魏菀一脸懵逼,还以为做了噩梦,又见黑暗的屋中有朦胧白芒闪烁,点起一盏油灯一看,原来是试炼令牌在发光。

  咚,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撞钟声再次传来,这次是两声,一推窗格朝外面一看,长街上甚是喧嚣,许多人如临大敌,疯狂的往同一个方向奔跑。

  他们当中有人在大声吼叫,“快点,试炼要开启了!”

  魏菀一听那还了得,迅速穿好衣物,下楼后正巧遇到夜已乘,前段时间他不理她,魏菀也不是吃素的,气哼一声表达不满,把他当做透明人直接无视。

  心念一动,踏着疾影步紧跟在人群中,按照试炼令牌的指引,朝着钟声发出声响的高山跑去。

  “哇,你们看那个人!”

  “身手不错啊,刚才一跳得有十丈远!?”

  “机智机智,我怎么没想到另辟蹊径,我也要学习他!”

  不少人注意到,犹如鬼魅在房顶飞速前进的黑影,避开拥挤到跟跑马拉松似的街道,不一会与众人拉开很长一段距离遥遥领先。

  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魏菀一眼认出跳蚤般乱蹦跶的黑影是夜已乘。

  在他的启发下,不少练家子的男女纷纷飞上屋顶,‘啪嗒嗒’踩踏砖瓦的声响不绝于耳。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不愧是男主,吸睛能力强的可怕,翻了个白眼,念叨一句,“大半夜发出这么大动静,真该告他扰民!”

  高山明明近在眼前,却如同海市蜃楼,怎般都无法触及,不知跑了多久,许多人体力不支接连掉队,要不是有灵力支撑,魏菀肯定早已倒下。

  就在体内灵气将要枯竭时,腰间悬挂的试炼令猛地一亮,向前跨过一步,眼前景色蓦然大变,一回首身后是无尽漆夜,再向前看,天空没有太阳,却也一片亮白。

  咚,咚咚咚——

  钟声不再如隔着千百重墙浑沉低重,反而清明振神,谨慎的再往前走了几步,刺目白光逐渐褪去。

  呈现在魏菀面前的是一棵几乎要捅破云层的参天大树,树下阴蔽处,已聚集着数百人。

  魏菀的到来,使得几百道目光齐刷刷的打在她的身上,看的她极不自在,表面还是装作无所谓,高傲冷艳的模样挤入人堆,找了个僻静地等待。

  能穿过禁制,抵达此处的人应该水准不低,有的人热情善谈,形成一个小团体交言甚欢,更多的则是像魏菀这样,充满警戒心默默注视,暗自消化现在的状况。

  照理说,夜已乘应该早就到了,魏菀稍微看了一圈,没能见到他的身影,反正他是男主,肯定不用担心。

  “魏姐姐?!”忽然,少女欣喜,一把拉住魏菀的手,甜甜的唤她,“我运气真好,一到这里就遇上魏姐姐,身边的人我都不认识,总觉得很不安心,有你在顿时放心许多,对了,夜公子怎么没跟你一起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说话的人,自是张洛瑶,她伸长脖子四下张望一会,夜已乘如在这里,卓越傲人的身高必然很显眼才对。

  某种程度上来说,张洛瑶要比夜已乘还要显眼。

  她的出现,嘲杂谈话声瞬间一静,她与魏菀不同,非常享受所有人关注的感觉,一些闭眼养神的男子,抱臂靠在树上的男人,全都望了过来,停留在张洛瑶的身上不愿移开。

  魏菀一点点抽回手,用他指代,连夜已乘的名字都不想提及,“为什么,你会认为我必须和他同行?那天你不是和他一起走的,你都不知道他在那里,我又如何得知。”

  “啊!魏姐姐不用担心,我和夜公子间什么也没发生,那天,夜公子气极又独自离开,我觉得不能放任救命恩人不管……”张洛瑶急忙摆了摆手,面露羞涩辩解道。

  “你不用跟我解释,你们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在乎,只是你要找夜已乘,别来拿我当幌子试探,还有我们不熟,别姐姐、姐姐的叫我,别把你对男人的招数用在我身上,不管用。”

  魏菀在看的时候,对张洛瑶的印象就不太好,仗着美貌和白莲花人设,肆意利用身边男人,为己所用,如今一看果然还是喜欢不来。

  张洛瑶绽放的美丽笑容一僵,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魏菀真乃奇人也,软硬不吃不说,管你是男是女一视同仁,话不投机就开怼,一个字狠。

  张洛瑶是不是该庆幸,魏菀没有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阅读更多精彩小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