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012_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笔趣阁 > 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 第12章 01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章 012

  九岚城中近期来了不少外乡人,漫步长街之上,看到许多背着阔剑,腰别大刀,穿着露胳膊露腿的奇装异服的人,他们不分男女,大多肤色较深,手臂、脸额纹着各式各样的图腾。

  也有不少身边跟随几个身手不凡的老仆暗卫,眉眼冷漠,姿仪气度不凡的贵公子大小姐,这些人走在街上,大家很有默契的避而远之,让出道儿来。

  走街串巷乱逛溜达,张灯结彩花花绿绿的,魏菀看什么都新鲜。

  人流多的地方,自然少不了伺机做生意赚钱的小摊小贩,沿街到处都有卖各种特色吃食,特产伴手礼之类,还有些个扎髻老头,瘸腿二麻子,神秘兮兮的坐在街角巷前,往地上铺一张三尺见方的破布,上面摆上些碎玉、古铜钱、残破符箓,或是怪禽爪子,兽类鳞甲之类的稀奇古怪之物。

  魏菀好奇,凑过去看了一会,老头侃侃而谈,一会说什么是传家之宝,一会说是筑基修士太爷爷传下的法宝残片,还拉着魏菀要给她看相,神叨的故事亦真亦假,当说书的听还有几分意思,也只能哄骗一些不谙世事,懵懂对神秘事物感兴趣的人,魏菀当然不信,拍拍衣袖啥也不买,走人。

  一转眼,夜已乘站在一个摊位前看了小半天。

  摊贩见夜已乘感兴趣,拿起一块嵌着红色晶石的玉佩,卖力推销,“公子且看,这块红晶来头可大了,是一只名为绮戌鸟的百年内丹,长期佩戴在身上,保证邪不入体,青春永驻,用来送心上人再合适不过……”

  “价格是多少?”夜已乘将玉佩拿在手中把玩一会,有些心动。

  “不贵,只要三百两纹银!”

  夜已乘手指没入袖口,刚想拿出钱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哇,不是吧,你怎么也想当冤大头?”魏菀在他身后听了一会,没想到小贩们天花乱坠的言语,把夜已乘弄得五迷三道,附耳小声说,“这玩意根本不是什么鸟兽妖丹,就是一块品质次劣的红石,送我我都不要!”

  她不喜欢,买了又有什么意思,夜已乘收回钱袋放下玉佩,跟上又有新发现的魏菀。

  “你这臭丫头,不买还坏人生意!”小贩气急败坏,又蹦又跳,冲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指指点点。

  “卖凉糕嘞,汤圆子——”白发老汉挑副担子在石桥边上卖甜品。

  魏菀花了五文钱,买了碗红糖凉糕,举向夜已乘,示意他要不要来上一口,他摇头。

  不吃就算,只怪他没口福,站在河边静静望着水绿鸭肥,戴着斗笠的船夫撑船过桥,开心舀起半透明挂着红褐糖水的凉糕,吸溜溜的嗦着,不一会见了底。

  就在这时,街东头,和街西头同时传来骚动。

  街东。

  少女娇娇小小,身穿飘逸的粉白裙裳,轻咬蔷薇色的下唇,怯生生不敢抬头,长睫之下眼中光晕忽闪,三名油头粉面的油腻公子哥,摆出自以为帅到掉渣,实则土爆的造型,一边搭讪,一边不怀好意靠近,少女害怕的半步半步后退,脚跟抵到墙角无处可逃。

  “嘿嘿,在下名叫李友封,兄长是云野宗内门弟子,筑基期修士李友团,这两位是我的好弟兄,咱哥几个想请小娘子赏个脸,移步到楼上喝杯茶聊会天,如何?”李友封抬起下巴,往上一比,示意茶楼就在不远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李友封一上来搬出靠山,直言其兄是筑基修士,一是指望少女心生敬畏,如生攀附之心事情全都好办,也是给她一下马威,别给脸不要脸,拒绝他等同于拒绝筑基修士,吃不了兜着走。

  街西。

  只见,一名面如白玉,挂着顽劣笑意的少年,丝毫不顾形象的飞奔在人群之间,他时不时的朝身后望,免得被身后的五六名精壮成年男人追逐上。

  “麻烦让一下,让一下!”少年火急火燎的叫着,路人们忙拽着年幼孩子躲在一边,倒霉书生避之不及,不免摔了个屁股蹲,画笔纸张滚了一地,本想大骂几个威风凛凛的壮汉一瞪眼,吓得哆嗦爬开。

  [系统:叮咚,主线任务‘英雄救美’已开启。你来到民风淳朴的九岚城,前有被臭男人缠住的美少女,后有遭遇围捕的美少年,只能帮助一人的情况下,你会选择解救谁?注意,根据选择的不同,后续剧情走向也会有所不同。]

  任务一、街东美少女,1000成就点。

  任务二、街西美少年,1000成就点。

  空碗还给卖凉糕的老汉,魏菀拍了拍手上残留的食物残渣,“那还用说,两个人一起救,不过我能力有限,任务奖励同等的情况下,我肯定是选男孩子,毕竟我的取向还算正常,至于女孩子,自然是交给夜已乘应付。”

  魏菀手背打了一记夜已乘,指着东边说,“喂,你看那边,几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女生也不嫌臊得慌,你怎么不去表现一下?”

  “表现什么?”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还用我说,英雄救美啊!”

  “我与她无亲无故,为何要救她。”

  “哇,你难道没觉得她很漂亮的么,要不是缠着她的三人太过棘手,一群围观的大老爷们早冲上去了。”

  “哦,是吗?”夜已乘托着下颌不以为然,对其他女子相貌好坏没有兴趣。

  魏菀愤愤不平,“不救就算,真被你说对了,城中一点也不安全,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人调戏女子,下次我一个人上街时还得小心点,谁让我天生丽质难自弃,登徒子见了我,没准也会拦着我不给走。”

  她开玩笑拿自己打趣说着,夜已乘听在耳中,存在心里。

  魏菀说的没错,如若放任他们三个无赖不管,没准还会有更多女子遭殃,万一其中有魏菀……

  想到这,不可遏止的怒火一瞬点燃。

  他依旧伫立在身边,气质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魏菀察觉到如针如芒的凛冽寒意蔓延而出,充满杀意。

  魏菀吓了一跳,“你怎么回事,要做什么?”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英雄救美。”夜已乘言辞没有半分感情,说完跨步走向墙边少女。

  魏菀腹诽道,“男人真是口是心非,刚才还说没兴趣,啧啧。”

  李友封突感后脑勺发凉,回头一看,一名面无表情的墨袍少年,不知何时站在身后,“打哪儿来的穷小子,没听到本公子刚才说的话,我兄长可是云野宗内门弟子,这儿有你插手的份?!”

  小跟班矮胖酒糟鼻男哈哈一笑,“就你,还想凭一己之力对付我们三个,脑子没坏吧?”

  “就是就是,脑子坏了!”手拿折扇脸上坑坑洼洼像是月球表面的男子附和道。

  “小兄弟我劝你一句,从哪儿来,滚哪儿去!”李友封轻蔑一笑,指着夜已乘的鼻子开骂。

  “李少爷让你滚听见没有?!”

  “就是就是,还不快滚!”

  和这群蠢货多说一个字,夜已乘都觉得是脏了自己的嘴。

  他一抖长袖,举起手臂,一把捏住李友封的大臂,转门把似的随意一扭,咔吧清脆异常的断裂声隔老远还能听见,李友封的手臂像是拧起的毛巾,以一种诡异角度耷拢下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至此,夜已乘仍没放过他,又把他另一手的指头一根根掰断,堪称酷刑。

  “啊啊啊!”李友封疼的差点昏厥,汗水打湿后背,五官扭曲痛苦哀嚎,指示道:“二弟,三弟别看了快给我打他,往死里打!”

  两人相视一怔,吓得面无血色,又不敢背弃李友封独自逃跑,只能硬着头皮半蹲马步做出接招架势。

  夜已乘人狠话不多,两个小喽啰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先是拳捣在酒糟鼻男的脸上,那人鼻骨断裂,牙齿碎一地,蜷缩在地上抱着脑袋打滚,哀嚎呻.吟。

  又横腿一扫,踹在另一人腹部,巨大冲击力下倒飞十几丈远,撞上屋墙才止住,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夜已乘没有动用苍离珠,一招一式全是在镖局学来的武技,对付杂鱼足够用。

  “大侠饶命,饶命!”李友封彻底丧失希望,他怎么能想到夜已乘手段利落,三下五除二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他红着眼哭喊道:“我们没动她一根汗毛,大侠看上她带走便是!”

  夜已乘看都不看少女一眼。

  比出修长两指,剩余三指蜷起,像是敲木鱼一样,轻敲在李友封的额头,他话语一滞如遭重击,眼皮往上一翻,露出三分眼白,咚的一声直直倒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多,多谢公子相救,洛瑶不知该如何报答公子的恩情。”

  张洛瑶眼中噙满泪花,小鹿般楚楚可怜的眼睛,上下打量起夜已乘,他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疏离感,生的清峻朗逸,气宇轩昂,不论是那个女人见了,都会脸红心跳,更何况,是解救她于水火中的救命恩人,心底又多了一种异样情愫。

  “精彩啊,干得漂亮!”

  “英雄出少年啊!”

  “郎才女貌在一起!”

  看客们纷纷拍手鼓掌,有的还吹出口哨,口无遮拦的说着。

  张洛瑶听了路人们混账话,倒是不恼,仅是羞涩偏头,她自小以美貌出名,家乡的公子少爷称她为‘小洛神’,靠着美貌,张洛瑶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不论是人,还是物,只要她想,都会乖乖的落入手中。

  偷偷抬眼一看,夜已乘的目光与无数男人一样,毫不避讳的落在她的身上,她心中窃笑,又是一个沉溺在她容颜中无法自拔的男人,太好了,正巧她也看上了他。

  这时,夜已乘挪开眼神,露出极度不解与惑色,“魏菀说她漂亮,我看了半天,着实普通。”

  张洛瑶一僵在风中石化,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说她长相普通。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阅读更多精彩小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