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010_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笔趣阁 > 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 第10章 01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 010

  少妇也为之惊叹,这名邪修原本是一名筑基修士,修为难以精进苦不堪言,后来受到魔道教徒蛊惑,得到一本邪门功法,需先废尽自身修为,不破不立,方可重修魔功一举登天。

  邪魔之道以功法威力强大,修炼无瓶颈期著称,缺点是功法反噬力强,稍有不慎轻则走火入魔丧失理智沦为魔人,重则神魂俱灭,永不超生。

  邪修重修魔功后,突破筑基时遭到反噬,虽说修为只停留在练气大圆满,但死在邪修手中的筑基修士也不占少数。

  夜已乘一袭墨衣尘埃不染,外表看来不见伤痕,内息稳定有力,多半与邪修战斗时分明处于碾压地位,在看到夜已乘身后冒出缕缕焦气的怪异深坑,显然不是自然形成,而是外力所为。

  少妇感慨万千,不禁多看了夜已乘两眼。

  他正偏过头,看着魏菀与年轻修士言语,忽然察觉到什么,转首视向一侧面含深意的少妇,淡淡一笑。

  心里咯噔一下,少妇神识探寻多次,确认夜已乘是个无灵力的凡人,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咳咳,我想问一下,你们刚才说的报答——?”魏菀当然没有忘记最关键的事情,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也不能说是占便宜,毕竟是他夜已乘实打实的功劳,修真之人的报答该是怎样的东西,杏眸发亮充满期待。

  少年修士嗓音如沐春风,温和道:“我需要先确认邪修确已死亡,两位指出邪修葬身之地,人头我可以自己去取。”

  “喏,就在坑里,不过……已经化成灰了。”魏菀指向身后大坑。

  “化成灰?”少年修士跟随妇人出宗门历练,一路上灭杀不少恶榜有名的邪修、妖兽,他们手段还算温和,尸身拼凑起来还算完整,还未处理过尸骨无存的情况,不知如何是好的看向少妇等待指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无妨,取些余灰拿回宗门,到了功德堂自有法子确认。”

  “了解,我这就去取。”少年也不犹豫,飞身一跃跳入大坑,过了两息才听到咚的落地声,佩服的话语幽幽从地下传来,“我的天,你到底用的什么武技,厉害啊!”

  “你既无门无派,又懂得修炼之法,莫非是一名散修?”少妇对魏菀他们二人很感兴趣,笑盈盈的问道。

  “自然不是散修,我之前帮助过一名可怜的老爷爷,老爷爷为了感谢我,赠与我一本练气修诀,自此才初窥修炼门径而已,我也想投靠修真门派寻求庇护,学习更多修炼法术,奈何一直没有门道。”魏菀先给自己立下助人为乐的人设,又是哀伤叹息,强调有意加入门派,但是没有机缘。

  “我见你们身手不俗,不知你们是否有意参加云野宗入门试炼?”

  “入门试炼?!”夜已乘眼皮一抬,看上去终于有了些兴趣。

  “当然有意愿,还请道姑指教。”

  少妇也不犹豫,一拍腰间乾坤袋,从中飞出两块巴掌大小,通体乳白的玉质令牌,拿在手中微微一晃,向他们展示,“我这里有两块‘试炼令’,拿着这张令牌在两月内抵达九岚城,到时候会有人接引你们参加入门试炼,两枚试炼令用于报答你们斩杀邪修之恩,你们看如何?”

  夜已乘不语,算是默认同意。

  “那就多谢道姑了!”魏菀接过令牌,拿在手中出奇的沉,手感细腻温润,上面雕刻两个从未见过的文字,和一些卷云纹与祥鹤图案。

  “什么,你们要参加入门试炼?没准以后就要以师兄妹相称了。”少年修士飞遁上来,听到他们的谈话,也不见外插上一句话。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嘿嘿,我们会努力,不辜负未来师兄的期望。”拿到大多数人想都不敢想的仙门入门资格,魏菀喜不自胜,嘴巴也甜师兄什么的率先叫上了。

  “事件完结,泽远走吧。”少妇率先离开。

  “我叫韩泽远,你们若是到了云野宗,可以去秋霜山找我。”少年修士嘻嘻一笑,露出尖尖小虎牙,可爱又爽朗。

  韩泽远说完,小跑追上少妇修士,两人一同祭出飞剑,脚踏剑身飞向天际,转瞬消失不见。

  云野宗二人刚走,魏敬山带着一队人马赶来。

  “莞儿,已乘,你们怎么在这?!”魏敬山翻身下马,快步到了他们身边,一看他们偷溜到这里,神色肃然。

  “嗯,这个……”魏菀抓抓头发,避开魏敬山发怒的眼神,想着说辞。

  “魏菀也是担心魏叔您的安危执意过来帮忙,要怪只能怪我没有加以阻拦。”夜已乘话头一转,又道:“我们来此算是运气好,正巧遇上两名修仙之人围剿怪人,如今怪人不但已被诛灭,仙人见了我们,说我们仙缘不浅,赐下两块试炼令牌,说是只要我们顺利通过门派试炼,便能成为一名仙门弟子。”

  夜已乘恭敬,低头瞥了魏菀一眼。

  魏菀心领神会,立马拿出试炼令递了过去,顺带转了个圈,让魏敬山安心,“爹爹放心,邪修与仙人大战的时候我们都在远远的看着,你看,我一点事都没有。”

  想起之前看到林子中骤然亮起的苍蓝光色,以及四下毁灭性的场景,的确不像是武徒武者能够做到的,掂量一番试炼令,此物出奇沉手,五指紧捏试图把令牌攥碎,令牌却像是个棉花,不断的吸收外界压力,确实不是凡物。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走吧,回府再说。”涉及到仙人一事实属隐秘,周围人多口杂,魏敬山领着他们回魏府。

  事情告一段落,又过去半个月。

  这段时间内,魏菀说服魏敬山同意她参加云野宗入门试练。

  魏敬山熬不过小女儿的撒娇赌气,终于松口同意,但是在婚事上决然不做让步。

  三日后,清晨。

  几辆马车停在魏家大门口,镖局正好有一批货物要运到九岚城,此次路途遥远,一月左右的时间才能抵达,魏敬山让他们二人与镖车同行,有人保护路上更为安全些,魏敬山不知他们二人实力过人,如果遇上什么山贼强盗,到时候指不定谁保护谁。

  “爹爹,那我们走了,您快回屋吧。”

  早间风凉,魏敬山仅披着件长袍,抱着发冷的双臂出门相送,魏菀心有不舍,劝道。

  “你先去马车上等着,我和已乘有话要说。”魏敬山摆了摆手,将她支走。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魏菀嘟囔着上了马车。

  “魏叔,您不用担心,我一定会誓死守护魏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这个我不担心,既然你们二人都有抱负、有梦想,我不会加以阻拦,我知道修仙不是易事,下次再见又不知何月何年,我想说的只有一件事情。”魏敬山拍着夜已乘的后肩,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郑重无比。

  “魏叔请说。”夜已乘心也跟着沉下。

  “你们生了娃,不管男孩女孩,必须有一个要姓魏!”魏敬山神情认真无比,仿佛是说着关乎到生死的大事。

  不一会,夜已乘跨上俊马,守在魏菀所在的车厢外。

  魏菀掀起车帘望过去,“喂,爹爹跟你说了什么,和我说说呗。”

  夜已乘别过脸,并不理她。

  “切,不说就不说。”魏菀趴在床边又有了新发现,“你是不是第一次远行,激动地晚上没睡好觉,亢奋到脸和耳朵都红了?”

  “怎么说你一句,耳朵更红了?哈哈哈,你真有意思。”

  “驾!”夜已乘一抖缰绳,骏马奔向前方,冲着所有车夫与镖局伙计下发命令,“启程!”

  马车行驶到街头,魏菀向后望去,魏敬山站在大街中央,还在遥遥目送。

  二十天后。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夜里,车夫加上伙计一共有十人,他们一如既往找处僻静之地扎营,等待明早继续前进。

  魏菀则是吃睡一直都在车厢内,挤是挤了点,但也比风餐露宿的好。

  出门在外不比在家,没有大鱼大肉,瓜果鲜蔬,有的只是烤焦的兔肉,烤糊的山鸡,奇怪的蘑菇汤,还有硬的像砖头一样的馒头。

  有时路过镇子乡村,相对来说还能吃上些热乎的,可是一路上也没经过多少有人家的地方。

  其实吃的方面还算好的,最痛苦的是解决生理问题,还有洗澡。

  别说她本是吃惯山珍海味的魏家大小姐,内心住着个没怎么吃过苦的现代人都难以忍受,魏菀都佩服自己,怎么熬过这二十来天。

  这段时间,魏菀又瘦了一圈,夜已乘看着她逐渐失去活力,消瘦低靡的样子也不是滋味。

  “我好苦啊,好想吃螺蛳粉,好想吃火锅,好想吃炸鸡,再来瓶的肥宅快乐水……”魏菀几乎要出现幻觉,神情恍惚,窝在车内一角自言自语。

  [系统:商城不都有么,只要你舍得花成就点。]

  “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现在才说?”魏菀一个激灵,打开商城面板找了半天,终于在隐蔽的界面找到‘食物’一栏。

  打开一看,从亚洲菜系到法国欧美菜系,七荤八素一顿火锅只要2个成就点,法式五星级酒店套餐5点,蛋糕小面包,各类饮料因有尽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系统:你也没问我啊。]

  成就点算什么,赚钱不就是为了花钱,点,老子有钱!

  不一会,马车车厢小几,座垫,大腿上全都摆满了各类食物,魏菀抓着一坨比她脸还要大一圈,炖的软烂一抿脱骨的酱肘子,把嘴长得老大一口咬下去,入口即化的肉皮夹带入味鲜嫩的瘦肉,混在齿间咀嚼,美味的深吸一口气,简直立刻就能飞升成仙!

  哭了,魏菀真的哭了,“这就是天堂吗?”

  这时,车厢门扉滋啦一声被打开。

  是夜已乘,他气喘吁吁,胸腔上下起伏,额间布满细密汗珠,两人四目相对,纷纷懵逼。

  车厢内弥漫一股各类食物混杂的香气,魏菀的嘴角黏糊糊的,粘着发干的黑褐色酱汁,腮帮子肿的像过冬的仓鼠,手里还举着一根硕大的猪肘。

  见到不该出现的夜已乘,惊讶的眼眸瞪得浑圆,不由自主的咽下一大块还未嚼烂的食物,刮的喉咙发疼。

  夜已乘拿出几个摞在一起的油纸包,里面有他飞奔向最近的镇子,买来的酱鸭酱牛肉,大肉包子,蜜饯果子,桂花糕之类的,来回一趟耗费许多体力,由于口渴干燥,嗓音变得沙哑,他问:“你,你还吃的下吗?”

  魏菀尴尬的头都要掉了。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阅读更多精彩小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