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_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笔趣阁 > 黑莲花女配和男主HE了 > 第1章 00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001

  华芜城,魏家。

  早春的雨,绵密又冷清,洒落到屋檐房脊或是树梢花尖,尽情的侵染宅子里每一处角落。

  人工湖堤岸,凉亭边上一株歪脖子柳树后头,站着个撑伞少年。

  少年一身如夜墨衣,束发垂到腰脊,他静静望着雨点倾落的湖面,出了神。

  [系统:主线任务‘初来乍到’,你刚来到这个世界,对一切都不了解,没关系,这些并不重要。你见到命中宿敌夜已乘,他还未发现你,你要怎么引起他的注意?]

  一、嘲讽夜已乘:你真有闲情逸致来看风景,怎么,也想与那落雨一同投入湖里?

  二、打掉油纸伞,扇夜已乘一耳光,说出:真是晦气,不论在那儿都能遇上你。

  三、一脚把夜已乘踹进湖里。

  [系统:完成任务一将获得50成就点,任务二100成就点,任务三200成就点,另额外得到地蕴丹一颗。]

  系统直接把刚确认穿书没多久的魏菀,从卧房传送到湖边,微风细雨劈头盖脸拂面而来,搔的鼻尖发痒,头顶挂着无数小小与水珠。

  魏菀思索一会,考虑角度与众不同,心念与系统沟通,问道:“完成其中一个选项,会得到相应的奖励,如果把三项都完成,可以得到所有奖励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系统顿了下:能。]

  魏菀一听,双眼发出光来,苍蝇搓手跃跃欲试。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就在今早,魏菀穿书了,穿入一本名叫《仙劫》的晋江修真文。

  还被强制绑定工具人恶毒女配系统,成了刺激男主在逆境和悲痛中成长的催化剂,最终死在男主剑下的恶毒女配,魏菀。

  系统一上来开始威逼利诱,无非是不做任务,就会被系统抹杀,完成任务还能赚取成就点数,用来兑换商城里的各种珍宝,何乐而不为呢。

  魏菀看了下所谓的商城,从吃穿用行到白骨生肌的丹药、毁天灭地的法宝,一切存在于想象中物件因有尽有。

  当然,根据物品的稀有程度、特殊效果等差异,需要花费的成就点数也是天壤之别。

  在商城里找到地蕴丹价值30成就点,用处是补气回元、弥合旧伤、治愈顽疾等。

  系统告诫她,做任务时需要注意的只有一点,任务过程中死亡是不可逆的。

  但是,完成最终任务,成功死在男主剑下,即能得到通关奖励,一次转生机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到时候,可以选择回到上一世继续做她的小演员,也可以留在这个世界换个身份重新开始。

  最令人心动的是,在商城里买的所有东西都能打包带走,剩余的成就点数按照1:10兑换灵石,或者1:1000兑换RMB。

  听到丰厚的奖励制度,魏菀跟打了鸡血一样,迅速打定主意。

  完成最终任务之后,换上驻颜丹、傀儡、法宝之类,多余的点数再兑成一大笔钱,选择回到上一世,还能当个小富婆演员岂不美滋滋。

  魏菀看过《仙劫》这本。

  魏菀的经纪公司不久前买下仙劫的版权,准备改编成电视剧力推新人演员。

  小助理提起过,里有个和她名字一样,都叫魏菀的女配,公司有意让她参演。

  出于好奇,魏菀简单翻了一遍,别说恶女的设定还挺对她胃口。

  男主夜已乘,按照惯例自幼父母双亡。

  魏菀父亲魏敬山得知旧友遇害,故人之子流浪街头不知去向,便立刻派人寻找。

  两年后,夜已乘九岁这年,魏敬山把他带回了家。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魏菀第一次见到夜已乘,才知道世上竟有如此肮脏恶臭之人,如同从乱葬岗爬出来的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魏菀反胃干哕,差点把早上吃的米粥吐了出来。

  他不像人,眼神是死的,不论看向何处,都见不到瞳中的光芒。

  犹如移栽到泥土中的莲花,很快就会凋零。

  魏菀从心底嫌弃他,厌恶他。

  如果不是为了找他,父亲就不会错过她满心期许的生日宴。

  如果不是为了找他,母亲痛苦病故前,至少能见上父亲一面。

  他悄无声息,毫无自觉的夺走属于她的一切。

  在魏敬山面前,魏菀总会佯装乖巧贴心,对夜已乘无微不至,一旦离开魏敬山视线,魏菀立刻瞬间变脸。

  流浪那两年,夜已乘吃不饱穿不暖,患有肺疾落下病根,没有汤药吊着都能咳出血来。

  魏菀时常教唆一些黑心奴仆无故找茬,欺辱毒打病弱的夜已乘。

  谁的手段越狠,越新鲜,得到的赏钱也就越多,奴仆们自是喜笑颜开,成日换着法子折磨夜已乘。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夜已乘何尝不恨魏菀。

  可他一来寄人篱下,二来曾经试着反抗过,结果却是,遭遇变本加厉的惩罚。

  后来,他们一同成为云野宗弟子。

  魏菀仍旧没有放过他,到处散布有关夜已乘的流言蜚语,让他成为云野宗一大笑柄。

  夜已乘一再忍让,直到遇到心目中的白月光,张洛瑶。

  开始修炼后,夜已乘过人的资质渐渐显露,他的修为提升很快,与魏菀之间拉开不小差距。

  魏菀难以对夜已乘下手,便另生一计,勾搭上出生修真世家的风流公子陈予修,陈予修虽然不缺女人,可他最钟意的还是云野宗第一美女,张洛瑶。

  张洛瑶一向与夜已乘交好,出于嫉妒,两人间早已结下不少梁子。

  再加上魏菀常常吹些耳旁风,陈予修脑子一热,请来三名家族客卿,趁着夜已乘在门派外历练,拦截住他的去路,直言不讳要取走他的性命。

  当时,夜已乘仅是筑基初期修士,却要面对三名筑基中后期修士,用尽各种压箱底的手段才将三人斩杀,那一战可谓是九死一生。

  夜已乘很快查出,暗算他的主谋是陈予修与魏菀二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念及其父魏敬山救济之恩,夜已乘警告魏菀,如果还是纠缠不休,下次绝不手下留情。

  她自是不会就此罢休,既然夜已乘强大的超乎想象,又把目标转移向他最为在乎的张洛瑶。

  之后,宗门举办的比试大会,魏菀对上张洛瑶。

  魏菀明显技高一筹,在张洛瑶不敌投降的情况下,魏菀依旧没有停手,毫不留情施展法术将她打个半死。

  张洛瑶昏迷不醒,夜已乘暴走发狂,一剑指在魏菀的眉心,压抑许久,最终还是放下剑,抱起张洛瑶转身离去。

  魏菀趁其不备祭出一把淬毒匕首,追上去直接捅进夜已乘的后腰。

  这一次,夜已乘不再退让。

  放下张洛瑶,夜已乘抽出一把三尺余长剑,直接刺穿这名无药可救女子的胸膛,长剑一分分的抽出,搅动着破碎的心脏,涓涓血液从空洞肉.体漫出。

  魏菀凄笑,“如你恨我,我也恨你。”

  说完,一个恶毒的炮灰女配的戏份彻底完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系统:你记性不错,故事内容的确和你回想的差不多。]

  魏菀得意:“背台词的功底还是有的。”

  现在的魏菀刚过十五岁,夜已乘稍长,最多也就十六。

  夜已乘在十六岁那年的冬天成为云野宗弟子。

  也就是说距他开始逆袭,还有半年多的时间。

  不论他今后有多厉害,现在仅是个寄住在魏家,患有肺疾的病秧子。

  魏菀决定了,要扮演最让夜已乘抓狂,讨厌,恶心的女配角,正好顺便磨炼一番演技,增加阅历。

  被系统叫到湖畔边,她也记不清在雨中站了多久,湿漉漉的跟从水底爬出的水猴子没啥区别。

  魏菀满脑子都是赚钱,期待半、紧张半,兴冲冲的跑了过去,泥水溅的身后一滩墨点,鞋面也湿了个透。

  由于动静太大,他慢慢抬起伞面,看了过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这一眼,魏菀心跳慢了半拍。

  他,像是一头被唤醒的野兽。

  当魏菀映入他的眼瞳,仿佛有一颗窜着火星的陨石,砸进一汪沉寂已久的寒潭,顷刻间水面波澜万丈,滚滚水汽蒸发腾升,热浪袭来令她无处可逃。

  是憎恶。

  魏菀一下读懂他的眼神。

  那又如何,不用害怕。

  就当是拿着剧本在演戏不就行了,演戏是她的老本行,临场发挥是演员基本功。

  夜已乘根本不想与她同在一个空间,当看到魏菀走来,不禁蹙眉,一挥衣袖转身离开。

  可他刚走没两步,手腕却被身后的人拽住,把他又拉了回来,不用看也知,拦住他的人是谁。

  夜已乘愠怒:“放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魏菀斜抬下颌,一脸欠揍的表情:“不放!夜已乘,你一点没有风度。下雨天,见到连伞都没打的弱女子,居然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怎么,怕我抢走你心爱的油纸伞不成?”

  雨滴啪啪的打在伞面,顺着伞骨连成条线珠,不断坠向地面,溅起一圈圈小小的水花。

  一展手臂,夜已乘把伞举到她的面前,指望魏菀得了便宜赶快走。

  “现在讨好我?晚了。”魏菀狠狠打在他的手腕,吃痛之下,夜已乘指节蓦地一松,油纸伞掉在地面滚了个圈,两人一同禁受雨水的洗礼。

  她总是我行我素,有使不完的大小姐脾性。

  “你到底想怎么样?”

  雨水很快将他打个半湿,夜已乘病白脸庞挂着强行压抑的怒火,藏在袖下的手指紧紧的攥着。

  “不怎样,只是觉得魏家宅子这么大,不论在那儿都能遇上你,真是晦气。”魏菀指向身侧湖水,嗤笑一声,“夜已乘,你倒是真有闲情逸致来看风景,怎么,也想与那落雨一同投入湖里?”

  [系统:任务一、嘲讽夜已乘已完成。]

  夜已乘不想与她理论,或是说懒得多费口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不回答?那我当你是默认咯。”魏菀狡黠一笑,抬起脚冲着夜已乘侧身猛地一踹,他怎么这么瘦,一脚下去还以为是踹到了石头,咯人!

  “魏菀,你——!”

  他身子骨本就单薄,再加上未能料想到魏菀会来这一出,躲闪不及不受控制向一侧倾倒,他的背后,乃是将要漫上岸边的湖水。

  心里只道,魏菀疯了。

  出于本能,夜已乘倒下的同时,一把拉住还在窃喜的魏菀。

  “我去,你这家伙!”魏菀大惊失色。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掉到了湖里。

  [系统:任务三、一脚把夜已乘踹如湖中,已完成。]

  浑浊冰冷的水无孔不入,涌进衣袖裙裳中,冻的人直打哆嗦,湿掉的衣物紧紧的黏在皮肤上,重的连胳膊都难抬起。

  魏菀傻眼了,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下算是深有体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即使靠近岸边,湖水还是出乎意料的深。

  身体如同无根之须,不断的在水中上下沉浮,还好魏菀小时候学过游泳,折腾两下逐渐稳住。

  可夜已乘就不一样了,他根本不会水,常年多病体力差到极点,刚拽下魏菀那会把她当成救生圈,挂在她的身上。

  魏菀自身难保,低吼了声,“我可去你的吧。”

  随即,一脚把碍事的夜已乘蹬开。

  那孩子扑腾半天,喝了一肚子水实在撑不住,一仰头眼皮一翻渐渐沉入水下。

  魏菀心道:“反正他有主角光环,铁定死不掉。”

  [系统:记得本系统一开始就跟你过,需要注意的只有一点,任务过程中死亡是不可逆的,这句话对于男主夜已乘来说同样适用,如果他死了,你的存在就没有意义,将会被系统抹除灵魂。]

  “不是吧,这么坑爹?!”

  [系统:不坑爹,只坑你。]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